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遊俠06


耶~要放暑假了~
暑假要去北京玩哈哈XD 而且我被我媽放生了,身為一個路痴居然要自己搭飛機,還要轉機……我覺得我的未來堪憂啊,會不會回不來?(#)



CP:黃喻


 

  日子就這麼和平地過去,和平到索克薩爾都要忘記自己還在被同族追殺的狀態。


  其實像他這種算是叛逃的黑暗精靈,對於族裡來說是可有可無,他們應該不會多花心力去抓他,如果真的太倒楣遇上了,那就躲。


  現在他和夜雨所住的小鎮周圍已經不是被森林環繞的地形了,除了一邊有精靈的領地的森林外,另外一邊就是正常的陸地,連接著通往下一個地區的道路。


  黑暗精靈雖然偶爾會出來晃晃,但他們最多也就是晃到自己所住的森林鄰近的城鎮或村莊而已,他們還沒有勤勞到會翻山越嶺去找另外一座城鎮的人的麻煩。


  索克薩爾認為自己已經夠了解黑暗精靈了,還以為自己不去主動招惹就不會惹來麻煩。


  某天,夜雨還在他那小小的鐵匠鋪興高采烈地向經過店鋪的路人推銷的時候,突然查覺到了一陣騷動。


  原本熱鬧的街市的人群開始大量疏散,每個人臉上都是極度恐慌的表情,好像街上有什麼吃人的怪物一樣。


  難道是森林裡的魔獸跑進來了?可是那種東西應該還是有人能解決的吧,手持武器的人滿街都是,能夠活用的當然也不少,小村莊都能臥虎藏龍,他們這種城鎮就更不用說了,不然他們這個鐵匠舖是幹嘛的。


  所以出現的一定是更加不簡單的……


  夜雨神色一凜,直接從一旁抓了把比較順手的長劍,對老闆說了聲「老闆借我用一下啊」就衝出鐵匠鋪,與眼前的人群奔向相反的方向。


  驚恐的人們在騷動著。


  「來了!」


  「是黑暗精靈!」


  「為什麼我們這裡會出現黑暗精靈?」


  「必須逃出這座城鎮……」


  「死人了死人了……我不想死……」


  ──黑暗精靈?


  夜雨皺起眉,他是知道這座城鎮是有黑暗精靈的,就是他家的索克薩爾。可是索克薩爾除非必要不會往外跑,以前他還沒有賺錢能力的時候,索克薩爾也是盡量小心不讓人看出來,怎麼會被人發現?


  而且,死人了?


  越想臉色越是難看,夜雨逆著人群繼續向前奔跑,沒多久就跑到了被清空的地方,那裡是城內的廣場,還有裝飾用的噴泉立在中央,以往都是吟遊詩人駐留的地點,此刻卻是一個人都沒有。


  如果地上的屍體不算的話。


  夜雨瞇起眼,噴泉旁站著一名穿著斗篷的「人」,但此刻斗篷的帽子早已摘下,露出一頭銀色的長髮,那個站立著的侵略者手中還掐著一名男子的脖子,後者露出扭曲痛苦的表情,已經沒有生命跡象。


  感知力敏銳的黑暗精靈早就察覺到夜雨的存在,他轉過身來,腥紅的瞳孔注視著夜雨,散發一股讓人不寒而慄的殺意。


  他勾起嘴角,「他在哪裡?」


  夜雨陰沉著臉,冷聲道:「什麼?」


  「他在哪裡?我感覺到了,你的身上有他的氣息,非常濃烈……」黑暗精靈一邊說一邊慢慢地走上前,「可是他居然沒有死,為什麼?」


  他說的話,夜雨沒有一句是聽懂的,但他隱約知道對方想找的是誰。


  夜雨默默舉起長劍指向黑暗精靈,「你是要自己滾出去,還是由我來攆你出去?我是建議你選前面的選項啦,不過我也不介意親手把你趕出去就是了,你總得為地上的這幾人的命付出代價。」


  黑暗精靈與夜雨隔了一段距離站著,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憑什麼?就算你的光屬性的確比一般人類強,但也只足夠殺死那個叛逃的廢物而已。」


  夜雨蹙緊眉頭。


  這個城鎮的人其實多少是有一點實力的,聯合起來的話未必不能趕走眼前的黑暗精靈,但他們從未見過黑暗精靈,如今這個惡名昭彰的種族真的出現在眼前,所有的人都失去了反抗能力。


  夜雨並沒有學過劍術,就連基本的武術也都沒有。但此時此刻,願意站出來面對這個黑暗精靈的也只有他。


  而他很清楚,既然已經站在對方面前,除了殺死對方外,他沒有其他能活著離開的選項。


  唉……本來還想早點回去吃索爾做的飯……夜雨不合時宜地想著。


  此時,他突然偏了偏頭,一支詛咒之箭削過他的頭髮,要是他剛才沒有及時避開,那支箭就插在他腦門上了。


  黑暗精靈皺了下眉,「明明只是個人類小孩,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躲過?」


  「喂你說誰是小孩啊!我已經要十八了好不好,快要成年了!噢不過如果是跟你們這些年齡上限至少有五百歲的非人類相比,好吧,我大概、也許、應該……還是個小孩沒錯。」夜雨一邊廢話一邊與黑暗精靈對峙,只有他才知道,在閃過剛才那支箭後,他的後背開始冷汗涔涔。


  他唯一自豪的就是自己的反應能力,一般人根本沒辦法輕易辨別出對方藏在袖中的手比劃出的動作,他卻能夠察覺到,並依空氣中不尋常的波動閃躲開致命的攻擊。


  黑暗精靈也是個狡猾的種族。


  夜雨此時覺得索克薩爾平常的那些惡作劇真是再可愛不過了。


 

  攻防戰就這麼展開了。


  黑暗精靈擅長魔法,但其中之最還是黑暗魔法,於是黑暗精靈一遍又一遍地對夜雨扔出各種比詛咒之箭還要具有殺傷力的黑魔法,但每次都被夜雨閃躲開、或是被他手中的長劍格擋,黑暗精靈開始覺得不耐煩了。


  他瞇起眼,往後退了一步,然後手臂向前一揮,夜雨反射性地後退,以為這又是什麼攻擊手段,卻只見對方面前出現一面渾沌的魔法護盾。


  夜雨不解地看著面前的護盾,突然一種不祥的感覺爬上背脊。


  ──他在吟唱咒語!


  需要吟唱咒語的魔法一般都是殺傷力極為強大的,這種常識夜雨當然有。但是就憑眼前他與黑暗精靈的距離,要打斷對方是不可能的了。


  還沒來得及感到絕望,突然夜雨心裡湧上一種奇怪的感覺。


  他揚起手臂,長劍往旁一揮,劃破了凝重的空氣。夜雨雙手握緊了劍柄,直直望著面前被護盾遮擋住的對手。


  黑暗精靈此刻不知為何升起一種非常不妙的預感,他彷彿穿透了護盾看見那個人類少年的眼神。


  凜然而自負。


  此時夜雨再也沒有猶豫,朝地面揮下長劍。地面好像再也承受不了威壓而崩裂,劍氣瞬間破開了由黑暗屬性組成的護盾。


  氣勢如虹。


 

×


小劇場──換喻隊失蹤了。


  黃:看在這章的本劍聖還算帥氣的份上,我就不跟作者計較年齡差距的問題了。


  喻:呵呵。


  黃:可是為什麼文州都沒有出場啊!喂!作者!!


  喻:放心吧少天,我相信作者不會把我放置兩個章節的。


  黃:……我想也是。啊啊啊文州才一章不見我就好想你啊──


  喻:我知道了,乖。(摸頭)


  黃:…………



-TBC-


评论
热度(21)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