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你好,我是藍雨隊長喻文州(♀)02


感覺我發文時間都固定了XD 好像不這時候發就不行一樣……


*性轉啊、雷者請自避><





標題:我愛的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是喻文州!

 


CP:黃喻


 

  在黃少天打開訓練室的門、還領著一個他們從未見過的姑娘進來的時候,藍雨戰隊的眾人瞬間不淡定了。在震驚之餘,他們也不忘質問(八卦)──


  「黃少這美女是誰你什麼時候跟美女搭上的你怎麼偷渡美女進來的?!」


  「我靠黃少你居然就這麼正大光明把外遇對象帶進藍雨這樣好嗎!多久了?!」


  「黃少、隊長呢?你該不會是把隊長給滅口了吧?!」


  「等等、我怎麼覺得她看起來有點眼熟……」在一片凌亂當中,唯一沒跟著鬧騰的盧瀚文的話卻馬上被淹沒,他看著那個即使被團團圍住也依然笑著的姑娘,突然覺得冷汗直流。


  何止是眼熟,這個人簡直是……


  宋曉此時也發現了:「這姑娘還真像是隊長!」


  「不會是隊長的姊姊還妹妹大人吧!」李遠驚嘆。


  「你們幾個!我不說話你們全當我是啞巴啦!全給我滾一邊去!現在是訓練時間還知不知道?沒看瀚文還好好待在位置上呢嗎?給我多學學人家!」黃少天終於忍不住開口砲轟,「還有,擦亮你們的眼睛看仔細了,這就是隊長,剛才說是外遇對象的全部都來跟我PK!還有沒有人能管管你們了!尤其是徐景熙,你這傢伙剛才撲得最快,等等自覺點自己來競技場找我!」


  給徐治療點蠟。


  不、不對,黃少剛剛說了什麼──?!藍雨的眾人突然覺得自己漏掉了什麼重要的訊息,連忙開始回想黃少天剛才說過的廢話,但這實在是太痛苦了。


  終於那名「姑娘」開了口,沒讓氣氛繼續怪異下去,卻是讓這種怪異的氣氛變得詭異起來。


  「各位,訓練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先把不重要的事放一邊,現在先把自己的訓練給做完好嗎?」說完後還環視了下眾人,發現他們沒有要照做的意思只好嘆了口氣補上一句:「這是,嗯,隊長的命令哦。」


 

  啊,這姑娘聲音真好聽。


  又溫柔又舒服,感覺就像潺潺流水、陣陣微風一樣啊。


  不過她剛才說啥來著……


  …………


 

×


  藍雨眾人最終……當然還是乖乖回去訓練了。


  就算再怎麼不敢相信,那語氣、那笑容、那氣場,完全就是自家隊長沒錯,誰都無法複製來的,若他們還不能醒悟,估計加訓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而且那槌子絕對會是黃少天。


  不過就算是黃少天也要忍不住吐槽一下,雖然訓練很重要、比賽更重要,可是這不代表「他們隊長突然變成女的」這件事就不重要了好嗎?而且喻文州居然還一臉理所當然地坐下來訓練了,就像一切都沒有改變一樣……


  喻文州皺了下眉頭,把一直干擾到自己的頭髮撇到肩後。


  一切都沒有改變……


  喻文州有點窘地往後仰了下,剛才她似乎注意到什麼、身體自然往前傾,讓胸部直接撞到鍵盤了,她實在不太習慣這種距離。


  一切都……


  喻文州突然垂下雙肩,抬起眼來看向黃少天,說:「少天,怎麼還站在那裡?快點去訓練。你今天遲到了,明白我的意思吧?」這是加訓宣言。


  然後她垂下頭,喃喃:「不過我也是……」


  ……沒有改變?


  這下黃少天總算明白了。喻文州只是在想辦法還原,讓自己變得和以前一樣,一切都沒有改變。她不想讓其他人覺得她很在意,這種在意對她、對其他人而言都是一種干擾。所以她只要表現出不在意的態度,表現出沒有任何改變的樣子,就可以把這種干擾降到最低。


  無論是為了訓練、還是其他的什麼……


  黃少天這才想到,要是喻文州一直都得是個姑娘那要怎麼辦?這已經不是簡單的生理現象的問題了,變成了女孩子,無論是意識還是操作都會有所變化,這種變化還不知道是有沒有期限的。而且要適應的話……他們這禮拜有比賽啊!


  他看著喻文州。


  她在不安?她在害怕?這種情緒他完全無法從對方臉上看到,就連那細聲細氣的加訓宣言她也說得十分自然,好像完全沒有被影響。


  但是這怎麼可能呢,這不是小事,對喻文州來說尤其不是。


  黃少天抿了抿唇,臉色沉得可怕。他一手拉住了喻文州,也不管對方還在訓練,就把人給拉出了訓練室,留下藍雨戰隊的其他人面面相覷。


  他們看著那纖細的身影,那種好不容易消退一些的不適應感又湧了上來。


 

  「少天?你怎麼了?」


  被拉到走廊後,喻文州這才問黃少天莫名其妙把她給拉出訓練室的原因。她看起來並沒有不悅,不過語氣已經有一點責怪的意味了。


  這時黃少天轉過頭來,讓喻文州又被嚇了一跳,黃少天臉色嚴肅而且陰沉,和他平常的模樣一點也不搭嘎,上次見到他這個表情還是因為──


  喻文州的思考瞬間停滯了。黃少天突然把她壓在牆上,對方的身高變得比她高上半顆頭,黃少天還頓了下才低下頭,雙眼緊緊鎖定她,像是要告訴她:看吧,不管妳再怎麼掩飾,不一樣就是不一樣了。


  在陰影下,黃少天的輪廓變得有些模糊了,卻讓喻文州看得移不開眼──她發現這個男人是如此地帥氣,比她所見過的任何男人都要好看,無論誰也比不上,什麼明星還是周澤楷都得靠邊站。


  這時,黃少天又低下頭,讓兩人之間的距離變得越來越近,十公分、五公分、三公分……一直到他伸出手指擋在兩人雙唇之間。溫熱的鼻息在狹小的空間裡交換,讓喻文州覺得有點發暈。


  「隊長,我是妳的劍,無論是不是在賽場上。我可以接受妳保護我、寵溺我,但我希望妳記得我也能保護妳。如果妳覺得難過,就抱住我;如果妳覺得害怕,就抓緊我──我是妳的搭檔、妳的隊友,同時也是妳的愛人,好嗎?」


  說完,也不等喻文州回應,黃少天直接收回手,吻了下去──喻文州覺得心裡的焦躁感全都湧了上來,找不到宣洩的空間。她索性一邊回應著黃少天的吻,一邊抱緊了對方,感覺指甲都要嵌進皮肉裡、感覺身心都要被這個人融化。


  他是她手中的劍,同時也是她的陽光。


  但這個吻卻結束得十分快速,喻文州覺得有點缺氧、但不想放開,還是黃少天發現到不對勁而迅速離開對方,這才發現喻文州是因為胸口被緊緊壓住而感到呼吸困難。


  真是讓人感到哭笑不得。黃少天都沒了脾氣。


  「少天。」喻文州又抓住了黃少天的手臂,抓得緊緊地,雙眼看著他,十分誠摯地說:「謝謝。」


  「謝什麼啊,隊長妳跟我客氣啥,我就是希望妳別太勉強自己了,我看得很不忍啊──話說隊長妳要不要用個橡皮筋還什麼的把頭髮綁起來比較好啊?不,橡皮筋感覺太粗魯了還是用髮圈吧……可是那種東西藍雨會有嗎?我靠為什麼我們連老闆經理都是男的啊,而且訓練營裡也沒姑娘,貌似也沒看過留長髮的漢子啊?看來是得找時間出去買了,不然這樣很麻煩……隊長妳說今天出去買怎樣?看妳還需要什麼先買一些,不然常常跟妳出去估計就會有我交女朋友的新聞啦,我一定會被那群人炮死的……」


  說的也是……把黃少天的說話聲當作背景音樂的喻文州一手托著下巴思考著,那樣子看起來比黃少天還更像一個案情遇到了瓶頸的偵探,果然神韻什麼的是模仿不來的──不過重點還是眼下的問題。喻文州覺得繼續下去訓練也沒太大意義,不如先把眼前的問題解決了再說。


  然後喻文州重新抬起頭面對黃少天,像以前那樣笑著說:「好,就聽少天的。」


  這表情、這角度、這語氣……黃少天感覺心窩被射了一箭。


  果然不管是漢子還是妹子,能讓他如此心動的人都只有喻文州了。



评论(13)
热度(60)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