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遊俠18(END)


  完結了。順便祝我生日快樂。



CP:黃喻


 

  一名看起來大概只有十四歲的少年淚眼汪汪地聽完故事,抓起手邊的紙巾就大聲地擤了鼻涕。


  「流雲你好髒啊。」靈魂語者表示鄙視,卻忘了自己手邊也堆了一堆手紙。


  「可是很感人啊……團長跟團長夫人的故事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我都迫不及待要去拜訪團長夫人了!」流雲一邊擤鼻涕一邊說。


  「雖然我覺得這個故事添油加醋的成分很值得懷疑,但是我同意流雲的說法。」濤落沙明點點頭,「還有流雲,你還沒加入騎士團,不能直接稱呼團長,要叫夜雨聲煩大人才行。」


  「那些事情怎樣都好啦,團長你啥時回家?」槍林彈雨連忙打斷。


  那個被稱為騎士團團長的「夜雨聲煩」一手托著下巴,思考幾秒後道:「現在。」


  「現在?」八音符驚叫,「你還沒完全卸任呢!」


  「管他那麼多!我都幾年沒見到索爾了,這次你們都別想阻止我!明天是慶功宴還有我的送別會,最近大家都很忙,要溜只能趁今天了。」夜雨聲煩豪氣地拍了拍桌子,把所有反對的聲音都拍了回去。


  「誰要一起來?」


  「我!我要去!」


  流雲第一個舉手,然後被無情地否決。


  「你明天就要正式加入皇家騎士團了,跟我可不一樣,要是搞失蹤惹皇室的不高興了,輕則鞭刑伺候,重則砍頭示眾,你可別這麼想不開,好歹都是本劍聖訓練出來的接班人,這麼沉不住氣可不行。」


  看夜雨聲煩難得的嚴肅臉,流雲只能癟癟嘴,心不甘情不願地同意了。


  「放心吧流雲,你還是有任務的。」靈魂語者拍拍流雲的肩膀,「明天我們也不知道會逃到哪裡,你記得給咱們打掩護,至少確定我們出城了才行。」


  流雲聞言連忙點頭,那力道大得讓人忍不住擔憂他會不會把頭給甩掉。


  「請組織放心,我一定堅決執行任務!絕對不會讓人攔住你們的!」流雲學著夜雨聲煩豪氣地拍桌子。


  「這還差不多!」夜雨聲煩滿意地拍了拍流雲的肩膀。


  「對了,團長,我長這麼大還沒看過黑暗精靈呢,你能給我形容一下嗎?」槍林彈雨好奇地問。


  「黑暗精靈?你們要聽一般版本的嗎?」夜雨聲煩給自己斟滿了酒,像是準備好又要長篇大論一番。


  「還有不同版本啊?」八音符也好奇了起來。


  「那當然!我家索爾可跟一般的黑暗精靈不一樣!」夜雨聲煩眼神毫無掩飾地散發著戀慕,「他有比月光還要耀眼卻又蕭瑟的一頭長髮、比篝火還要熾熱溫暖的雙眼、比白雪還要純潔無瑕的肌膚、還有一張驚為天人鬼斧神工閉月羞花沉魚落雁傾國傾城的美麗容顏……」


  「停停停,聽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槍林彈雨受不了地抖了抖,後悔自己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那一般黑暗精靈是怎樣的?」濤落沙明忍不住問。


  夜雨聲煩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馬上收起剛才的花癡臉,嗓音也沉下幾階,「不就是銀髮紅眼白皮膚的精靈嗎?」


  「…………不是一樣嗎!」只是把形容詞拿掉而已吧!


  「才不一樣呢!你少汙辱我家索爾!」夜雨聲煩忍下朝自己部下潑酒的衝動,「都是你們害的!我原本還能忍住,現在簡直恨不得馬上飛回家了──八音符,快去幫我備馬車!很破的那種,越破越好!」


  「是……」八音符無奈應下。


 

×


  眾人趕了將近十天的路才到夜雨聲煩住的小鎮口,不過因為他們都是訓練有素的騎士,倒也沒出現什麼不良影響。


  夜雨聲煩俐落地跳下馬車,雖然他已經換了一身標準平民裝,但那氣質卻絲毫遮掩不住,路上有不少人都在偷偷打量他們。


  「團長你幹嘛?」靈魂語者湊到夜雨聲煩耳邊問,「你不是說你家在東邊那裡嗎?幹嘛不要等到了再下車?」


  「我要先去一個地方。」


  說完,夜雨聲煩就直接栽進人群裡,幾人面面相覷,也只好快步跟上。可憐的八音符卻還得先把馬車寄放在別的地方,看來他稍晚得花一段時間去找人了。


  夜雨聲煩走到鐵匠舖前,他其實也有點訝異這個店舖還在這裡,而且老闆也還老神在在地坐在原處擦拭著手裡的長劍。


  有那麼一瞬間,他還以為一切都沒有改變。


  「老闆。」


  聽見夜雨聲煩的叫喚聲,老闆抬起頭來。他看著眼前那個儀表不凡的青年朝他笑了笑,突然覺得眼眶發熱。


  有那麼一瞬間,他還以為他那死去的老友就站在他面前。


  「回來啦?」他開口道,聲音沙啞且顫抖,「你早該回來了!」


 

×


  看完一場師徒情深的感人戲碼後,幾人終於跟著已經紅了眼眶的夜雨聲煩回到家,路上還遇到了正在找人的八音符。


  等幾人把剛才的事跟八音符描述一遍後,夜雨聲煩才停下腳步。


  他知道精靈和黑暗精靈有很多相同之處,例如因為千年的生命而變得善忘的個性,所以他在戰場上殺敵時一直都惦記著索克薩爾,擔心對方會不會因為自己太久沒回去,就像曾經交過的那個人類朋友一樣,將自己塵封在角落的記憶中。


  如今到了家門前,他又重新緊張了起來,手早已握緊門把,卻遲遲沒有轉開,看得身後的人著急不已,恨不得替他來。


  「團長你不會是關鍵時刻不行了吧?」靈魂語者推了推夜雨聲煩,「不是說想人家想得要死嗎?現在人就在這扇門後而已呢!」


  是啊,如果索克薩爾的作息沒有改變,這個時間他已經在灶房準備午飯了。


  他只要推開門,就像以前下工後回到家一樣,他可以馬上看到背對他的索克薩爾忙碌的身影。但這次他會從身後環住對方,抱緊他,告訴他自己有多想念他。


  夜雨聲煩深吸一口氣,定了定心神,轉開門把。


  「索爾──」


  他記憶中一直沒有改變的身影就站在他面前,聽見他的聲音後頓了頓,然後轉過頭來,像是早就知道他站在門外。


  又是契約搞的吧,沒能製造驚喜的夜雨聲煩感覺有些遺憾。


  然而這些遺憾都在他看到索克薩爾的瞬間消散了。


 

  「歡迎回來,夜雨。」


 

×


小劇場。


  黃:喔喔喔喔總算是完結了!不過感覺還有什麼事沒交代清楚啊?我現在是跟文州共享生命了,所以我不會比文州先走了是嗎?


  王:是這樣沒錯。


  喻:其實我本來還想說,如果少天先走了,我就在你死後自殺呢。


  黃:…………等等等等等等文州你說什麼!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喻:要我一個人孤單過完幾百年,少天你也太強人所難了。


  黃:文州你放心!我絕對不會丟下你的!


  喻:少天……


  王:…………誰來把這兩個太入戲的傢伙打醒。



-END-


评论(29)
热度(39)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