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蛀牙引發的曖昧事件。


看牙醫的時候,牙醫伯伯都會一直說話……我擔心打擾他工作,但是他問我問題的時候我也總不好一個「嗯」字解決,所以總是很糾結……

然後我就想……如果是黃少,會因為這種事變成安靜的美男子嗎(#)



CP:黃少天×喻文州


 

  黃少天坐在診所內的長椅上,心裡無比哀怨。


  難得的休假……他居然得來這種地方。


  想到那個老是跑來他家混的鄰居小孩,知道他發生什麼事之後就馬上抱著肚子笑得挺不起身,黃少天就恨不得趕快回家去多抽那個熊孩子幾下。


  「黃少天──」


  聽見自己的名字後,黃少天便摀著臉頰站起身,走向那個無論大人還是小孩都避之唯恐不及的診療椅。


  戴著口罩的牙醫帶笑的眼望著他,示意他把嘴張開,「蛀牙?」


  「………………………………」(對啦對啦我就是蛀牙啦……)


  「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很多大人都有這種煩惱的。」牙醫一邊查看他的情況一邊和他聊天。


  「……………………,……………………………………。」(醫生你這是不知道,我被鄰居的小孩狠狠笑了一頓欸。)


  「是嗎,呵呵。」牙醫安慰道:「這也沒什麼,不過為了身體和牙齒著想,你還是要注意,要給孩子做好榜樣喔。」


  「……………………………………」(醫生你該不會是在哄小孩吧……)


  「不是的,你別誤會,我和誰說話都是這樣的,沒有把你當小孩哄的意思。」


  「…………………………………」(你可別忽悠我啊知不知道……)


  「嗯,真的。」


  身邊幾名護理人員交換了驚詫的一眼,他們平常也會聽牙醫和病患聊天,但這次的病患話多得不行,加上嘴又張得開開的,他們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這位牙醫卻和對方對答如流,簡直就像一般正常情況下的對話。


  他們對對方頓時生起了十二萬分的敬意。


  大約三十分鐘後,笑容可掬的牙醫表示:「先這樣就可以了,記得回診時間哦。」


  黃少天愣愣地答是,正當他轉過頭思考自己是不是忘了什麼的時候,身後一名護理人員突然出聲叫:「喻醫生,麻煩過來一下──」


  對了,忘了問名字了。


  他一回頭,正好看見剛才幫他補牙的牙醫拿下口罩,露出一張清秀的面孔。


  他愣愣地走到櫃檯確認回診時間,然後很快地在幾個牙醫的名片中找到唯一姓喻的醫生。


  黃少天拿起了那張名片,二話不說地塞進錢包。


 

×


  「黃少──」


  剛到家沒多久,黃少天就聽見那令人心煩的聲音。啊,為什麼世界上會有這麼多熊孩子……啊,為什麼偏偏就有一個住在他家隔壁……


  「又來幹嘛?伯父伯母喊你回家吃飯了!」黃少天沒好氣地走到盧瀚文面前,很順手地把對方的頭髮揉亂。


  盧瀚文連忙閃過黃少天的魔爪,「我只是來關心一下黃少的牙齒啦!」


  黃少天臉色更難看了,「你要嘲笑我也只能趁這禮拜了,死小鬼!」然後他揪起盧瀚文的衣領,把人給拖到門邊,「你最好別給我蛀牙,否則我一定會每天每天都去拜訪你,一邊嘲笑你一邊在你面前吃糖吃蛋糕吃巧克力,聽見沒!」


  「好過分!而且黃少你就不怕又蛀牙嗎?」


  「要你管啊!你是我媽嗎!」好不容易把盧瀚文趕到門外後,黃少天用力甩上門,「快滾回去吃飯啦!老是在這時間跑出來當心長不高!」


  「這是兩碼子事吧……」


  等盧瀚文的聲音遠離,黃少天才放下心來,走到餐桌旁享用起路上買回來的晚飯,視線卻不自覺瞥到客廳架子上的糖果罐……黃少天下定決心:等等就把這些邪惡的東西全拿去給隔壁的小鬼!


  然後黃少天叼著筷子,翻出錢包裡的名片,看著上頭印著的「喻文州」三個字,自言自語道:「嘿……這名字挺好聽的。」


  而且人也不錯。


  雖然對方是個牙醫,但黃少天也沒太多抵制情緒,對方語調溫柔而且很會聊天,他還覺得三十分鐘太短了點……不過嘴巴是挺酸的。


  黃少天揉了揉臉頰肉。想著那個牙醫慢條斯理地一邊和他聊天一邊幫他補牙的樣子──然後黃少天突然想到了。


  我都在人家面前把形象破壞光了啊!張大嘴巴含糊不清地說話什麼的……而且下次去還要重複一遍這個過程?


  黃少天很鬱悶。


  更鬱悶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為了這種事鬱悶。


 

×


  到了回診的日子,黃少天自覺已經把心情調適好了,卻在再次看見喻文州的時候又鬱悶起來。


  喻文州對黃少天的印象算挺深刻的,要知道在嘴巴撐開且還有隻手在裡頭動來動去的時候說一堆話也挺不容易的。


  不過再次見到黃少天,對方的臉色看起來卻不太對,似乎有點緊繃。


  喻文州感到有點好奇,也有點擔心,於是他問:「怎麼了?今天心情不好嗎?」


  聽見喻文州的聲音的黃少天愣了下,為了不妨礙對方工作他還是乖乖把嘴巴張開,「沒什麼啦……」


  喻文州等了一會,卻發現黃少天沒有再說話的意思。


  「今天很安靜呢。」


  「醫生你這是在說我上次很吵嗎?太過分了,我那不是吵,是活潑好嗎!而且工作的時候有人能和你聊天不是很好嗎你就不覺得我很貼心什麼的……」


  「說的也是。」完全沒提到對方一直說話會妨礙自己工作,喻文州依然笑得溫和,「所以少天今天是怎麼了呢?」


  黃少天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沒、沒什麼好奇怪的……醫生這種職業某方面來說和老師很像,都喜歡直接稱呼人家名字、套近乎什麼的……以前的老師不也都這麼叫我嗎,沒什麼好奇怪的。黃少天連忙自我調適起來。


  「其實我是有點事想問你啦……」


  「嗯?我?怎麼了嗎?」


  「呃……」


  黃少天望向喻文州,似乎完全不在意圍在身旁的護理人員,找回勇氣的他十分直接地問:「你什麼時候下班?有空嗎?」


  「……」


  喻文州十分罕見地愣了下。


  「……嗯,有哦。」


 

  黃少天覺得有蛀牙真是太好了。


 

×


小劇場──和牙醫的約會。


  喻:「少天,讓你久等了。」


  黃:「哪的話,不久不久……」(我靠他穿便服也超好看的啊!)


  喻:「少天想去哪裡吃呢?」


  黃:「哦我上次來的時候發現附近有間咖啡廳──」


  喻:「你才剛補好牙,還是少吃甜食好哦,最好也少喝點甜的……我比較推薦對面的簡餐店,那裡東西好吃也挺健康的。還有,我建議你今天還是先喝些溫開水就好……對了,最近你牙齒有痛嗎?」


  黃:「…………」


  喻:「這幾天稍微注意一下,如果還會痛就找時間過來一趟吧。」


  黃:「……………………好。」


 

  黃少天表示他什麼都不想說。


-END-



评论(4)
热度(66)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