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點文】在幸福之路上奔馳吧,少年!


 @南瓜 點的梗!擅自給黃少加了迷弟(?)屬性,希望你喜歡><

一看標題就知道很有病對吧?



CP:黃少天×喻文州


 

三百粉點文


 

00


  喻文州覺得他一上高中就沒幾個好事。


  初中三年級拚得要死要活,當然就是為了在高中前期好好放鬆一下享受高中生的青春校園生活,老師也都信誓旦旦地說過了適應期,在高三之前都還有放鬆的時間。


  但這前提是你沒被坑爹地推出去當幹部。


  當個幹部好像也沒啥,反正這些工作在初中也差不多,就是有些規矩要習慣而已,再說高一能搞出什麼事來?


  但這前提是你們班上沒個專門搞事的人。


  喻文州為人和氣,特好相處,班上人普遍對他的評價都很好。這人氣質和善、好像在他頭上踹兩腳都會笑笑地問你要不要再踹一腳的樣子讓他在競選班級幹部的時候被提名,然後直接當上了風紀委員。


  當然,眾人想法是:這麼個好脾氣好說話的當風紀,闖禍也不怕啦~


  不過喻文州看起來很好說話,卻有種讓人難以形容的氣場,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班上的同學沒半個月就對他服服貼貼,風紀委員混得像個班長似的。


  然而他們班上就是有個人不受喻文州影響,應該說人家也沒機會。這人除了開學前一個禮拜露個面,之後就是有一節沒一節地來上課,而且還是一來就直接趴桌上,來了跟沒來一樣。


  喻文州是有幾次想跟對方談談,但他看見對方的時候人家不是在睡覺就是要死要活的樣子,和他說話也有一句沒一句。但這人他還是非管不可。


  原因就在於老師語重心長告訴他:「喻同學你知道班上那個黃少天吧?他搞車隊的,老是不來上課,成天在外頭野,一點也不像話。我知道這人可能有點危險,但你身為風紀委員,還是得你來處理。當然如果你要直接把他記上也行,我能找教官去給他說說。」


  喻文州瞇了瞇眼。他不覺得他連一個不良少年都治不了。


 

01


  禮拜五早上,喻文州總算等到黃少天多日以來的露面。


  他和坐在黃少天前頭的同學換了位置,笑笑地等人走到他面前。結果就見黃少天連頭都沒抬,書包甩桌上、坐下、趴下、睡覺,動作一氣呵成。


  喻文州當然沒這麼輕易就敗下陣來,「黃少天同學。」


  黃少天還沒睡著,朦朦朧朧之間聽見有人叫他,下意識覺得是那些煩人的老師,乾脆沒理人家。


  喻文州又叫了幾次,見這人還是不醒,只好伸出手推人,「黃──」


  「吵死人啦!」


  還沒反應過來,黃少天飛快抓住喻文州搭上他肩膀的手,一邊罵一邊抬起頭,「不就是上課睡覺嗎?我上課睡覺你管得著?我翹課也沒把考試落下、你還吵屁啊!真不爽我就去找教官啊我怕你不成──」


  黃少天脾氣不太好,被吵醒還被個陌生人碰讓他更不爽,他本來是想把這人的手給扭到骨折讓人不敢再來吵他,結果他一抬頭就閉上嘴,手上動作也停住了。


  眼前的人掛了副細邊眼鏡在鼻梁上,鏡片後的眸子黑沉沉的,看上去特老實,搭上這人長得乾淨的長相、還有那修得整齊的黑色短髮,雖然不是長得特別俊,但絕對襯得上是清秀,還有種特殊的氣質。


  黃少天看呆了。他原本還覺得那種看起來有氣質的男生大多都娘得要命,眼前的人卻有種不容侵犯的感覺──啊,就是禁欲感吧。


  「……黃少天同學?」被抓住的喻文州是真的嚇了一跳,不過很快他就發現眼前這人貌似受到的驚嚇比他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他看。


  於是現在的情況是,黃少天抓著喻文州的一隻手,姿勢還維持在趴在桌上的狀態,只有腦袋抬了起來。而喻文州則是靠在椅背上、因為一隻手被黃少天抓著所以維持傾斜的動作,兩人距離很近。


  黃少天立馬鬆開手,「啊,抱歉,我、我那個……昨晚太晚睡,所以沒啥精神,就想睡一下……你沒被嚇到吧?我這人就是被吵醒的時候特別不耐煩,其實我平常不是這樣的,真的。」然後他看著喻文州手上被他掐出的紅印子,又是不好意思地說:「真的很抱歉啊你沒事吧?要不等會我請你喝飲料賠罪?」


  喻文州又意外了一下。他以為黃少天這樣的人應該脾氣得再差點,剛才那樣子還比較符合他的想像,怎麼突然就換了態度?


  喻文州固然頭腦再好,也不可能想到黃少天被他外表吸引這件事。他只是先把這疑問拋在腦後,反正黃少天好說話那不就好辦了麼?


  「你吃早餐了嗎?」喻文州提起一個紙袋,「我出門前弄的,不介意的話先吃點?」


 

02


  黃少天一放學就馬上奔到學校後門,果然平常和他一起騎車的朋友都已經在那裡等他了,三人還拿著手機連線玩起了鬥地主。


  「黃少來了!」宋曉第一個看見他,推推身旁的鄭軒。


  「總算是來了!」徐景熙卻是第一個衝上前的人,他用手肘頂了頂黃少天,「你今天是怎麼啦?居然和我們說放學才來,我還以為你被掉包了呢!今天也不是十三號啊?」


  「徐景熙你妹!我想認真點上課不行麼?上次小考還是險險過關欸!」黃少天拍開對方的手抱怨:「我們明明是新生啊還搞這些有的沒的隨堂小考,現在數學老師都這麼變態嗎?不說這個了,我們這次騎去哪?」


  「從××路下去,能到哪就到哪,路上順便去吃點東西當晚餐吧。」鄭軒也沒去糾結黃少天今天居然乖乖上課的話題,雖然他們之中玩得最瘋的就是黃少天。


  「成!我記得那條路往下騎有間網吧呢。」黃少天搓著手,迫不及待,「我的冰雨呢?我不是早上停在這的嗎?」


  「黃少你真是……最近教官巡這巡得可兇,估計是上次鄭軒消聲器壞了搞的。」徐景熙往另一邊的小路努努嘴,他們是有文化素養的飆車族,飆車不拔消聲器。「咱們幫你挪去那了,可真不容易啊,冰雨那機身我們三個來移都夠嗆。」


  「這還用說!那是本少的車呢!」黃少天甩著鑰匙晃去小路,果然見一輛特別不低調的黃色重機停在那,其他人老早就把機車給牽出來了。


  「你就得瑟吧,這次看看誰先到網吧!」


  「來啊!」


 

03


  四輛機車呼嘯而過,喻文州眼神直盯著亮黃色那輛高調的機車看,騎士戴了頂黑色的全罩式安全帽,身體伏在重機上的樣子像隻潛伏的豹。


  喻文州靠著牆邊,眼裡多了些懷念的色彩。


 

04


  幾人在路邊的燒烤攤停了下來,天色已經有點黑,他們卻都還沒飆到網吧,可見這距離也不短,估計直接返回也要騎上好一段時間。


  這就是黃少天「晚睡」和翹課的原因。


  幾人家庭背景都有點特殊,不全是因為叛逆才大晚上的到處跑……像宋曉就是個孤兒,住親戚家,人家也對他不管不問;徐景熙爸媽離婚,被歇斯底里的母親接走,乾脆就自己搬了出來;鄭軒還算好的,父母總出國工作,至少會寄錢回家,但對他個人生活也無絲毫干涉。


  至於黃少天,父母健在、感情也好得很、更沒出國,但他也不是單純叛逆,照他的話來說就是追求理想。


  黃少天的夢想是當個摩托車手,曾發下豪言壯語要靠摩托車跑遍中國,不過如今連一個省也還沒好好跑完過。


  黃少天的父母也不是不知道兒子在幹嘛,但他們開明得很,知道黃少天沒去殺人放火,而且是在「追求理想」,雖然沒表達出什麼支持的態度,卻也沒阻撓他。


  雖然還有其他一起騎車的朋友,但他們都沒宋曉他們和黃少天的關係好,因為那些人本來就是想耍耍叛逆,和他們這些有特殊原因的沒法比,而且他們初中就認識了,幾人關係好到外人都以為他們根本是親生兄弟。


  既然關係這麼好,早就覺得黃少天有問題的眾人終於沒客氣,喝了幾杯(果汁)後就開始逼供人交代出突然想當好學生的原因。


  徐景熙:「黃少你該不會是喜歡上哪個老師了?」


  宋曉:「還是主任?教官?輔導處的還訓導處的?」


  鄭軒:「你們別開玩笑了……我們學校教職人員除了保健室老師和掃地的大嬸都是男的啊……壓力山大。」


  黃少天終於不吊人胃口了,「你們怎麼一下就往這想啊?不過算你們厲害,我是看上學校的人了。」


  幾人目瞪口呆。


  黃少天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我喜歡的是學生!」


  幾人鬆了口氣。


  「黃少你早說嘛,嚇得我心臟差點停了。」宋曉拍拍胸口,隨即又正色道:「哪班的?」


  「我們班。」黃少天說。


  徐景熙也湊了過來,「正不正?」


  黃少天還沒開口,鄭軒就嗆:「廢話,能把咱們黃少迷得都轉性了,這豈止是正,該是女神級別了吧?」


  雖然性別不對,不過鄭軒說得也沒錯,黃少天就沒澄清,「我眼光可不會差,在我看來,他比我見過的任何女人都要好一百倍!」雖然他壓根不是女人,「而且氣質好得很,一看就是很受歡迎的樣子。」


  「黃少你喜歡氣質好的?」宋曉驚訝了。


  「聽你這麼說,對方是個文靜的妹子囉?」徐景熙八卦地笑了笑,「一定是好學生吧!難怪你今天居然把課上完了。」


  「愛情的力量真偉大。」鄭軒總結。


  「別在那說些有的沒的,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想啥嗎?我和他還不熟呢!等追到人我再把他帶來給你們瞧瞧,包準驚得你們跌破眼鏡。」嗯,絕對足夠嚇死他們。


  「真有品質這麼好的妹子?我居然不知道……」徐景熙嘟囔著。


  「哎,黃少,我下次去你們班看看行嗎?」宋曉非常好奇。


  「不行!不准來!誰來我跟誰急!想被輪胎輾嗎!」黃少天摔杯子了。開玩笑!這幫人老拿他打趣,有機會嚇嚇他們當然不能放過,要是先被誰看見他喜歡的是誰不就不好玩了?


  「沒必要這麼激動吧?」徐景熙被嚇了一跳。


  「黃少你這是佔有欲作祟嗎?」鄭軒無意間給了黃少天台階下,「人都還不是你的就護成這樣,壓力山大……」


  「哼!」黃少天不屑道:「反正遲早會是我的。」


  雖然心裡也沒個底,但黃少天身為一純爺們當然不會這麼簡單就退縮。不過是追個人嘛!雖然是追同性……也不代表他真沒機會不是?


 

05


  禮拜一,經過周休兩天的行程,黃少天硬是讓自己在正常上學時間到了學校,將自己的愛車停妥後,他將安全帽摘下、揉揉額際,然後又對著後照鏡整理了下頭髮,才慢吞吞地挪步到後門。


  黃少天踏進教室時已經快到早自習時間,全班的人都用一副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他。平常別說是遲到了,要他來露個面一個禮拜都未必有一兩次,這傢伙上禮拜五才來過,今天這是怎麼了?難道是我們記錯日期了嗎?


  喻文州本來正乖乖坐在位置上做自己的事,突然發現全班安靜得不像話才抬頭看了看,再朝同學們的視線往後望。


  這一看真是讓自己也嚇了一跳,眼鏡差點從鼻樑上掉下來。


  原本還想朝一直盯著自己看的人比中指的黃少天頓時揚起燦爛的笑容,「文州,早安啊。」


  ……呃?我跟你很熟嗎?


  雖然心裡如此吐槽,但喻文州表面還是回以一個禮貌的笑容道:「黃同學早。」


  ……黃同學?叫什麼黃同學啊!聽起來怪彆扭的,這些好學生都喜歡這麼稱呼同學麼?黃少天很不自在。


  不過他也沒說出口,這種事要慢慢來嘛。「文州,我前兩個禮拜沒來上課,可以跟你借筆記嗎?」


  你這學期壓根沒上過課吧。偷偷關注情況的同學們吐槽。


  ……靠,不對,他們聽到了什麼?


  黃少天和人借筆記?他借來幹嘛?抄嗎?他居然要抄筆記?!


  喻文州這次沒有遲疑太久,從書包裡掏出幾本素色的筆記本,又拿出一個資料夾,掏出一張紙拍在筆記本上遞給黃少天,「這是課表,這是筆記本,慢慢抄沒關係,我今天先拿別本記著。」


  啊,這人真貼心,還特別拿課表給我看,我的確不知道今天到底要上些什麼課……啊,他說讓我慢慢抄,一定感受到我想認真學習的心了吧,不知道他有沒有稍微對我動心一點點……啊,碰到他的手了,為什麼我沒碰久一點,我要把這觸感記起來……啊,今天有來上學真是太好了。


  黃少天面色如常地發花癡,喻文州似乎並沒注意到哪裡不對,又朝他笑了一下說句「加油」就轉過頭去了。


  黃少天收起花癡的心態(和無形的滿地口水),認真地看著桌上的幾本筆記本。


  嗯,一切都是為了能追到心目中的男神,不過是幾本筆記本,難不倒本少立誓要用來催動油門跑遍中國的雙手!


 

06


  於是黃少天頂著好學生狀態在全班同學與老師震驚(和驚悚)的目光下走過了期中考。


  這短短幾週他和喻文州相處得十分融洽,兩人的關係就是:喻文州幫黃少天帶早餐來、喻文州幫黃少天補習、喻文州在離開學校前囑咐黃少天騎車小心、喻文州幫黃少天訂正考卷……


  得到男神悉心照料的黃少天表示自己很幸福,覺得黃少天會突然轉性是因為喻文州(雖然也沒錯)的老師也覺得有這種風紀很幸福,但黃少天的小伙伴們表示很驚恐。


  他們本來其實對於黃少天有心上人這件事抱持不怎麼相信的態度,結果黃少天這幾天都是放學才來找他們,而且在途中還會突然S行變道,完全沒發現他們沒跟上,心情好到不行。


  再加上──


  「靠,黃少你說這是你成績單?!」徐景熙瞪大雙眼。


  「你沒騙我們吧!」鄭軒整個人瞬間比他身下機車的馬達還精神了。


  「天啊,我真的見識到了愛情的力量……」宋曉抬頭望天。


  「黃少你喜歡的人到底是誰啊?」新來的李遠問。他對他們有一定的熟悉程度了,他不敢相信這是一個原本連學校都懶得去、成績擦著及格邊緣飛過就謝天謝地的人會考出的成績。


  李遠一問出這問題,所有人頓時都朝黃少天看去。他們從未見到過黃少天喜歡的人的樣子,這也是他們對黃少天陷入愛河這件事保持存疑的原因。


  黃少天一僵,想起自己之前問喻文州一起回家的事情。


 

07


  第一次。


  黃少天:「文州……」


  喻文州:「嗯?」


  黃少天:「……我突然發現認識這麼久我都還不知道你家住哪呢聽說你都是走路來學校的家裡應該離學校不遠吧──」


  喻文州:「是啊。」


  黃少天:「──文州那我回去了明天見!」


  喻文州:「路上小心。」


  第二次。


  黃少天:「文州!」


  喻文州:「嗯?」


  黃少天:「文州啊雖然你家離學校很近可是你這樣天天走回去應該也會累的吧腳不會痠嗎?你都沒有自行車或機車什麼的代步嗎不然家長載也是可以的你說是吧──」


  喻文州:「不用啊,我不覺得累。」


  黃少天:「啊哈哈、這樣啊──我回去了文州再見!」


  喻文州:「好的,騎車小心。」


 

08


  眾人感覺很無語。


  誰來告訴他們面前靦腆內向還彆扭連邀人放學一起回家都開不了口的這貨是誰啊?!黃少天?同名同姓吧!


  宋曉:「我相信黃少是真的墜入愛河了。」


  鄭軒:「……同上。」


  徐景熙:「黃少你……你這樣不行啊。」


  黃少天炸了:「徐景熙你妹你說誰不行!你們哪能懂我的感受!我、我一看到他對我笑我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好嗎──」


  李遠拍拍黃少天的肩膀,「我了解我了解,凡人面對女神都是這樣的。」然後在黃少天又炸之前問:「不過黃少,我總覺得你開不了口邀人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我沒猜錯吧?」


  李遠這麼一問,黃少天氣勢果然削減不少。


  「我……他畢竟是好學生,雖然他個性很溫和很體貼,也對我很好……可是說不定他還是不能接受我飆車這件事呢?萬一他拒絕我怎麼辦?」黃少天看著自己的愛車,夢想和愛情,他一個也不想捨棄,可是這樣會不會太貪心了?


  現場又沉默了下,然後宋曉率先開口:「黃少,你問過你女神了麼?」


  「啥?」黃少天不解。


  鄭軒接下:「你問過人家介意你飆車這件事了嗎?」


  「沒啊。」我哪敢。


  「她知道你飆車吧?」李遠也問。


  「當然知道!」人家可是風紀欸,問這不是廢話嗎?黃少天簡直想翻白眼了,這群人到底想他問什麼啊?


  「那黃少……」徐景熙幽幽地說:「你想想看,你女神有說過飆車不好要你別飆車之類的話嗎?」


  「…………」黃少天一愣,他從來沒想過這問題。


  「黃少是那種一談戀愛智商就會大幅下降的類型,鑑定完畢。」宋曉撇頭看著其他人說。


  「黃少你的犀利跑去哪了?都拿來對付我們了嗎?」徐景熙鄙視。


  「壓力山大……」鄭軒捶了捶黃少天的胸口,「我拜託你快去邀你的女神吧!說不定她這個好學生就是喜歡飆車少年啊!」


  「我們還等著看熱鬧呢!」這次是眾人一起開口。


 

09


  於是黃少天隔天一到學校就面對著他的愛車,模擬起第三次嘗試。


  「文州,你家住哪……靠,我已經用這個開過頭了!」


  「文州,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靠,太直白了吧,不行不行!」


  「文州,你看今天天氣這麼好,是適合兜風的日子……這是哪來的搭訕台詞?我是在泡馬子嗎?」


  良久,黃少天抓了抓頭,終於認命。


  「算啦……這次就看情況吧……」


 

10


  「少天,你怎麼了?今天這麼晚。」


  黃少天當好學生當了幾個禮拜,班上同學反而對他上課遲到這點感到很不適應,喻文州也是其中之一。


  「啊……沒什麼啦!」想到自己剛才對著機車說的那些有的沒的台詞,黃少天後知後覺地感覺羞恥,「第一節是啥?英文?對對對是英文沒錯──」說著便埋頭找自己的課本和筆記本。


  喻文州也沒追問,把裝著黃少天早餐的紙袋放到對方桌上,「沒事就好。早餐下課再吃吧。」然後就轉過頭去。


  「對了文州,等下我有事跟你說。」黃少天看著對方從衣領微微露出的後頸,腦子裡想著喻文州對他微笑的樣子。


  啊,原來只要不面對他就說得出來嘛,要不要乘勝追擊,直接邀約算了?


  喻文州這時轉過頭來,朝黃少天一笑,「好啊。」然後又說:「老師要來了,有事等等再說吧。」


  於是黃少天又聳了。


 

11


  一下課,喻文州就轉過頭來看著已經開始狼吞虎嚥的黃少天,失笑道:「少天,你剛才想問我什麼?」


  雖然他是不太贊成吃飯說話的,不過對黃少天這個人來說,吃飯時間要是一句話也沒說準會憋死他。


  「呃……」黃少天愣愣地看著喻文州,然後一路結巴到吃完早餐。


  喻文州輕皺了眉頭,「少天,你今天是怎麼了?難道你真的不舒服?昨天騎車騎太晚了麼?」


  「沒事……」聽到喻文州提起騎車,黃少天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喻文州的表情,「我沒事啦哈哈哈能有什麼事呢!剛才顧著吃早飯,太餓了一時沒想到要說什麼,我想到再說哈……對了文州,老師剛才說的我有點聽不明白……」


  黃少天把話題轉移到課業上,果然喻文州沒多問什麼就接過他的課本。


  ──他剛才皺眉了,他皺眉了!認識他這麼段時間我也沒看過他皺眉!他果然不喜歡飆車的人吧?他討厭飆車對吧?我這一問是不是往槍口上撞?可是我都決定要邀他了……


  這時,有個別的班級的同學站到他們教室外,喊:「喻文州在嗎?」


  喻文州抬起頭,詫異道:「王班長?」然後他轉頭向黃少天交代幾句就出了教室。


  黃少天連忙跟上去,就看他們在討論一些之前幹部開會的問題──對於喻文州風紀委員當得跟班長一樣黃少天表示已經毫不驚訝了──討論得很認真。


  黃少天不開心了。


  還以為在說什麼呢,不過就是些小問題需要特地過來找文州麼?文州居然還丟下我跑出來和他說話,我們交情都這麼好了,難不成還比不上一個大小眼?


  黃少天也知道自己這樣的心思很無理,所以他只是站在一旁等喻文州和王傑希聊完注意到他。誰知這時候王傑希問了──


  「我看這事一時半會說不完,不然放學你有空嗎?去我家討論一下?」王傑希看了看錶,已經快上課了。


  喻文州還沒回答,黃少天就衝了過去,「喂喂喂這位王同學你別插隊啊!文州放學要跟我回家,沒空啦!有事你們改天約好嗎?」


  王傑希狐疑地望著喻文州。


  喻文州看著用帶有敵意的眼神看向王傑希的黃少天,好像突然想明白了什麼,高深莫測地笑一笑,對王傑希說:「就是這樣,真抱歉,我們改天約出來談吧?」


  「嗯,等等我再來找你。」王傑希說完就走回自己教室去了。


  正發現自己似乎做錯事的黃少天聽到喻文州的回答,在原地愣了許久,直到鐘聲響起,喻文州拉著他進教室為止。


 

12


  他為什麼答應我啊?難不成是不想要讓我在那大小眼面前難堪嗎?還是……還是他真的不排斥和我一起回家?


  直到放學時間,兩人一起走到黃少天停機車的地方,黃少天都還沒想透。


  他覺得喻文州總是會做出一些他料想之外的事情。


  黃少天拋過一個安全帽給喻文州,這是以免他們當中偶爾有人車壞了可以互載而準備的備用安全帽,「文州,我騎車可能會快一點……」


  喻文州笑了笑,「沒關係,你平常怎麼騎就怎麼騎,不用介意我。」然後又環顧下四周,問:「少天你車隊隊友呢?」


  「他們啊?我想說今天要載你回去就讓他們自個去玩啦──」


  其實黃少天的想法是,他還不知道約不約得到喻文州呢,怎麼可能讓這群人等在這裡看他笑話,等他真的約得到人才能把喻文州帶過來嚇嚇他們,於是早就讓這些人自己飆自己的,反正在黃少天轉性之前這些人都是在上課時間飆,也沒差。


  喻文州摘下眼鏡、戴上全罩式安全帽,黃少天正在想事情,也沒注意到對方的手法如此熟練,「是嗎?可是他們好像往這邊騎了呢……」


  我靠!黃少天轉過頭,果然看到那幾輛熟悉的摩托車飛速往他們的方向衝來,然後在距離他們幾米的地方開始減速。


  「你們……」黃少天氣極。


  「嘿嘿嘿,我們上午已經在市區跑一圈了,突然想到現在是放學時間,還特地過來找你,夠不夠意思?」徐景熙拿下安全帽,朝黃少天拋去一眼。


  「這就是你女神?」宋曉看了看已經把全罩式安全帽戴上的喻文州,壓低聲音問:「怎麼平胸啊?而且看著好像比你高……」


  「便服也穿那麼整齊,果然是好學生……」鄭軒喃喃。


  「黃少你不介紹一下?」李遠挑眉。


  黃少天深吸一口氣,面對喻文州比了比後面這群人,「文州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幾個是我隊友,最前面這是宋曉、然後是鄭軒、接著是徐景熙,最後面這個是李遠,最近才加入的。」


  「你們好,我是喻文州。」喻文州沒拿下安全帽,直接向幾人點頭致意。


  「這名字聽著不像妹子的名字啊……」鄭軒嘟囔。


  「這有什麼,很多女孩子都會取些中性的名字,至少這名字聽起來就很文靜。」徐景熙回應,顯得特別有見識。


  「好了好了,我要送文州回家,你們這幾個從哪來就回哪去。」黃少天無視那群人打量和好奇的視線,擋在喻文州身前。


  「哎──黃少,讓你女……同學跟我們一起去附近逛逛唄?」徐景熙發現自己差點說溜嘴後連忙改口。


  「別鬧了,人家還有功課要做──」


  「好啊。」喻文州轉頭看向黃少天,「如果少天不介意的話?」


  李遠和徐景熙交頭接耳:「聽到沒?都叫少天了呢……」


  徐景熙也和對方咬著耳朵:「雖然聲音有點模糊,不過聽著挺不錯的,我都不知道黃少原來是聲控。」


  黃少天這時正看著喻文州,雖然隔著安全帽,但他總覺得好像透過防霧鏡片看到了對方眼裡的某種情緒。


  怎麼……有種要發生大事的預感?


 

13


  黃少天又一次不淡定了。


  不是喻文州居然答應要和他們一塊飆車這件事,而是對方此刻正坐在他身後,當然為了確保安全,對方的雙手還環住他的腰,輕輕靠在他背上……


  黃少天努力讓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前方的路上,卻還是忍不住心猿意馬。


  其他幾人像是明白黃少天此刻的心情一樣,報復似的S行騎過黃少天身邊,很高調地兩人一排排在路旁,像是要為黃少天開路。


  喻文州似乎問了他什麼,但呼嘯而過的風讓他沒有聽清楚。


  只覺得那隔著一層外套環住他腰間的手,點起了難以削減的熱度,而且還在風聲掠過的瞬間越燃越烈。


 

14


  天色微暗的時候,黃少天等人才把車停在路邊,在老地方吃燒烤。


  黃少天此時真是慶幸自己前不久才去把坐墊改裝,就算騎一兩個小時也不會有什麼不適,他是不要緊,要是喻文州覺得不舒服就不好了。


  一停下車,黃少天就奔去老闆身旁的冰桶翻找飲料。畢竟他們算熟客,老闆也沒說什麼,直到黃少天翻出一瓶啤酒。


  「同學,你不是要騎車──」


  還沒說完,黃少天就拉開拉環、咕嚕咕嚕地灌了一大口。


  他不知道多久沒喝酒了,這一下就是一大口、再加上他還空腹,頓時感覺清醒了不少。


  「黃少你傻啦?騎車喝什麼酒?」宋曉拍拍黃少天,沒想到和女神同坐一輛車對對方造成這麼大的衝擊。


  「你難不成要我們把你和你女神載回家嗎你?」李遠拍了拍黃少天微紅的臉。


  「得,我看他就算沒醉,也鐵定不能騎車了。」鄭軒從冰桶裡撈出一瓶汽水。


  喻文州這時也摘下安全帽,走了過來,「少天?少天你還好嗎?」他也拍拍黃少天的臉,「怎麼還沒吃東西就喝酒?」


  四周頓時一片寂靜。


  「喂……是我眼睛花了嗎?」宋曉看著那個怎麼看都是條漢子的喻文州,揉了幾次眼,「我怎麼覺得他是男的?」


  「而且,好像有點眼熟……」愕然的徐景熙不自覺道。


  「黃少整我們?」那他幹嘛特地支開他們?李遠覺得腦袋打結了。


  喻文州轉過頭來,「我的確是男的……難道看不出來?」他語氣當中不自覺帶上一絲笑意,「麻煩你們先去弄點吃的來吧,我帶少天去那邊坐。」


  「好……」鄭軒怔怔地回應,然後才後知後覺地說:「所以黃少他……喜歡的人……是男的……?」


  眾人感覺壓力山大。


 

15


  喻文州把黃少天領去旁邊坐好後,黃少天此時已經完全清醒過來了。


  「抱歉啊文州……可能不能載你回去了……」黃少天按著頭,懊惱地說:「你等等去找鄭軒載你吧,他騎車比較慢點……反正別找宋曉,你別看他那樣子,他騎車可快,簡直不懂剎車為何物,看他騎車連我都膽戰心驚。」


  「少天,我能問你個問題嗎?」喻文州截斷他的話,沒讓他嘮叨下去,當然他也不想讓對方自責,「你是索爾的粉絲?」


  黃少天一愣。


  「索爾」是個有名的摩托車手,在市競賽奪過冠軍,他和他的愛車「滅神」曾在G市揚起一陣風波,而且有傳言說索爾還是個初中的少年……不得不說黃少天會想當個摩托車手和索爾也有很大的關係。可惜他在一次比賽後就沒再出現過,讓身為他粉絲的黃少天失落很久,他還把車身的紋路改裝得和滅神一樣,就是為了離偶像近一點。


  但索爾再怎麼有名也是對於他們這些人之間,他很訝異喻文州居然也知道這人,難不成喻文州是……索爾的車迷?


  「文州你也喜歡索爾麼?」黃少天激動得握住對方的手,「難怪你不討厭飆車,原來你是索爾的車迷啊!我告訴你,我可喜歡他了,雖然他騎車不算快,但是他每一個轉彎、搶道、壓車、擋車的技術真是其他的毛頭小子比都比不上的!我看過他的比賽就喜歡上他啦,可惜他都沒露面過,我真的很好奇他長什麼樣子……而且我還沒來得及要他的簽名呢,他怎麼跑一年就消失了呢?」


  看黃少天說著說著就失落起來,喻文州柔聲問:「你真的這麼認為?」


  「啊?什麼?」黃少天不解。


  「你真的認為『索爾』的騎車技術很好?就算他車速不怎麼樣?」


  喻文州這問題讓黃少天想到那些黑粉說的話,他撇撇嘴,「那些不懂的人才覺得車速重要,如果索爾沒技術也不會拿那麼多冠軍了不是?他可是冠軍車手!而且自己騎過才會明白,車速也是要看自己能不能駕馭,太慢不過癮、太快容易出事,我就很欣賞索爾不貪快只求技術的精神。我告訴你你看過他快車競賽沒有?那一場可精彩……」


  喻文州笑笑地聽他形容索爾的各種英姿,不知道該哭該笑。聽自己的粉絲對著自己形容自己騎車的樣子,感覺還真是彆扭。


  「少天。」喻文州拍拍黃少天的肩膀,「其實我也會騎車的,但是我並沒有你那麼快,如果你不介意的話,等等讓我載你回家?」


  「文州你也會騎車?」黃少天驚訝了,「好啊好啊,那就麻煩你啦!下次一定載你回家,雖然比不上索爾,但我技術也是很好的!」


  「對啊,少天很厲害。」喻文州依然只是笑笑。


 

16


  聽說喻文州要載黃少天回家後,雖然還是有點擔心,但對方看起來還算靠譜,於是宋曉等人就先和他們告別,畢竟他們可不想帶一個喝酒的人上路。


  「黃少。」臨走前,宋曉深沉地拍了拍黃少天,「我支持你。」


  「加油。」李遠也拍了拍他。


  「祝你成功。」鄭軒跟進。


  「拿出你飆車的氣魄來,不要大意地上吧。」徐景熙壓軸。


  黃少天沒好氣地朝他們揮揮手,「這還用你們說啊?快點走吧!明天見!」


  等幾人消失在他們視線範圍後,喻文州才拿著黃少天的安全帽遞給他,「少天,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沒事,我也才喝了半瓶。」黃少天擺擺手說。不過他很久沒喝酒了,感覺真有些暈沉沉的……但是意識還很清醒,應該不算醉了吧?


  喻文州點點頭,戴上安全帽後便跨上黃少天的車,姿勢優雅且俐落。


  黃少天怔怔地看著喻文州催動油門,然後轉過頭來看著他,揚了揚頭部像是要催他趕緊上車,眼前突然出現一個畫面──


  年輕的冠軍車手跨在一輛銀藍色重機上,一手拿著獎盃、一手朝觀眾揮了揮示意,然後在粉絲的熱情哄抬下,摘下了那頂藍色安全帽,清純的少年臉蛋有著顯而易見的喜悅與驕傲。


  那場比賽是索爾初次參加的比賽,黃少天那時還沒關注對方,不知道這件事,但索爾的粉絲當然有把偶像真容給放在論壇上掛著,黃少天有幸看到,只是畫質並不是很清楚,讓他覺得可惜,但也因此讓他下定決心一定要親眼看看自己的偶像。


  黃少天感覺有點微醺。不知道是因為酒精、還是因為喻文州坐在摩托車上颯爽的英姿,讓他想到了那個年紀輕輕就連奪好幾項飆車競賽冠軍的偶像。


 

17


  索爾的強不在快,而在穩。


  每一次的轉彎,他從容壓低車身的樣子總是恰到好處,明明只是個少年,卻能和重型機車搭配得十分巧妙,然後就在對手洋洋得意的時候飛速掠過,搶道搶得乾淨俐落,往往人家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就已經被超越。


  他就像把每一個彎道、路面起伏都爛熟於胸一樣,每一次的顛簸都像是為他的穩健姿態加分,就算車速沒其他人快,但過硬的技術讓所有人都只能愣愣地看著他靈活穿越車陣,哪能分出心思管他的車速如何?


  尤其是對方在越過終點時的那一記甩尾,瀟灑而帥氣的模樣,要不是因為那瘦小的身形,恐怕沒人相信這人只是十幾歲的少年。


  黃少天就是因為一記甩尾而喜歡上這個索爾,從而關注他的各種比賽,包括他錯過的那幾場。


  坐喻文州身後的時候,黃少天一開始只能緊張地環著喻文州的腰,忐忑要不要抱緊一點對方會不會當他是變態之類的問題,後來就被喻文州騎車的技術給震驚得無以復加。


  轉彎、變道、壓車……


  在黃少天的指示下,喻文州很快騎到了對方家門前,準確地在前方不遠處一記漂亮地甩尾,停下車。


  那記甩尾就像是迎面的一棍一樣打得黃少天頭昏腦脹,他這下很確定絕對不是因為酒精了。


  雖然他以往只是以觀眾的角度在看索爾的比賽,但他可是朝摩托車手這個目標努力前進的,自然也有在私底下模仿過索爾騎車的樣子,不過每一次都沒有得到令他滿意的結果。他這才清楚認知到,個人的風格是模仿不來的。


  喻文州這記甩尾卻是與索爾的如此契合,簡直就像──他們是同一人一樣。


  而且當黃少天下了車後,喻文州將安全帽摘下,他這才發現對方從放學後就沒有再把眼鏡戴上過。沒有了眼鏡的遮擋,黃少天很清楚地看到了對方的樣子,經過一比對,和他設成手機屏保的那個少年如此相像。


  只是這個人氣質更加成熟,但這不影響他辨認自己偶像的臉。


  「文州你……」


  「少天,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喻文州朝他眨眨眼,「不介意你的車借我騎一下吧?明天早上我騎過來載你去上學,怎麼樣?」


  「啊……沒、沒關係……」


  「那就這樣了,晚安。」喻文州捧起黃少天的臉,在對方眼角印下一吻。


  「謝謝你對我的支持。」


 

18


  隔天,黃少天頂著兩個黑眼圈,早早就站在家門口等喻文州。


  「少天,早安。」喻文州果然騎著他的重機到他面前,依然是那記漂亮的甩尾──在旁觀者的觀賞角度,黃少天要是認不出這是索爾的標準甩尾姿勢,他就枉為對方的鐵桿粉了,「抱歉讓你久等了,我們走吧。」


  黃少天沒說話,逕自摘下喻文州的安全帽,然後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攬住對方的後頸,將自己的唇湊了上去。


  他們在清晨的路旁接吻,分開又再黏上,不知道過了多久。


  「你早了十分鐘過來。」黃少天粗喘著氣,似笑非笑地說:「我能當作你這是投懷送抱的表現嗎?」


  「沒辦法,少天動作太慢了。」喻文州也喘著氣,還有辦法朝黃少天笑笑。


  「你嫌我慢?」黃少天本想耍耍流氓,但他馬上想到更重要的事情,追問:「你當初為什麼突然消失?」


  喻文州知道這是黃少天身為粉絲對索爾的怨念,態度也認真起來,「少天,你知道我當初出道是幾歲嗎?」


  「初中……差不多初中二、三年級吧?」


  「初中二年級,十四歲。」喻文州又問:「那你記得我出道多久才消失麼?」


  「不就一年嗎?」黃少天皺著眉頭。然後他突然發現到了什麼。


  「那時是什麼時候?」喻文州又問。


  「初中三年級……你不會就是為了讀書所以才突然消失的吧?」黃少天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少天,我的父母親不同意我騎車的。」喻文州淡淡地勾起一抹笑,「所以我本來只打算不露面,默默地騎個幾年就好,可是那次我太興奮……把安全帽摘了。」


  黃少天默然。接下來的事他也能想到,大概就是喻文州的父母不信任他能把功課顧好,使勁逼他,然後喻文州一次也沒再摘下安全帽過,接著在初中三年級比完最後一次比賽,從此消聲匿跡。


  「文州,我真的很喜歡你騎車的樣子。」黃少天握著喻文州的手,「就算不比賽,你還是可以騎車的,加入我們的車隊吧……你沒把滅神丟了吧?」


  喻文州一掃方才有點陰鬱的臉色,笑著說:「當然。」


  「啊,對了。文州!」黃少天正為偶像要加入自己車隊這件事激動不已,突然又想到一件事。


  「嗯?」


  「和我交往吧!」


 

19


  「隊長隊長!這次我們去哪裡!」


  「少天想去哪?」


  「這次放連假,我們騎遠一點好不好?騎去隔壁市怎麼樣?你跟你爸媽說你要去參加讀書會啥的唄!」


  「好啊。」


  「隊長!為什麼你只摸黃少的頭!我也要!」


  「我靠!瀚文你都幾歲了還要人摸頭!」


  「黃少你年紀比我大吧!」


  「這不一樣!文州是我男朋友,你哪根蔥啊!」


  宋曉看了看那邊熱鬧不已的場景,嘆了口氣,「自從隊長加入我們車隊後,本來就吵的黃少好像變得更吵了。」


  「我覺得小盧也立了不小的功勞。」鄭軒嘆氣,「而且黃少就不能稍微注意一下影響嗎,老是天天在小盧面前嚷嚷隊長是他男朋友……壓力山大……」


  「我就覺得隊長眼熟,居然是黃少的男神。」想起初次見到喻文州的那天,徐景熙就覺得激動,「說起來我也喜歡索爾啊!早知道那時候就上去要簽名了!」


  「現在也能要啊,人就在那呢。」李遠不解地說。


  「不一樣啊。」宋曉指著那端還在鬧騰的三人,「現在隊長的身分可不只是索爾,還是黃少的男朋友。」


  「誰敢在黃少眼皮底下和對方要簽名?」鄭軒聳聳肩。


 

20


  「哈啾!」


  「少天,怎麼了?感冒了?」


  「沒──哎隊長你穿這樣才會感冒啦,來來來穿我的外套吧,要不要圍巾?你看你看這是索爾的周邊喔,我自己做的!花了我好多錢呢!不過你放心啦這是我要用的沒有外流,只有這一條!」


  「呵呵,需要等等我簽名上去嗎?」


  「──好好好!」



评论(4)
热度(69)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