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盧喻】無意聯繫(By your side)


小盧生快!

突然想對願意給我這樣寫法不純熟的寫手按讚推薦甚至鼓勵的大家再次道謝……大家都是小天使><



11/30盧瀚文生賀


 

CP:盧喻


 

  「學──長──!我贏了我贏了!你看到沒有!」


  喻文州朝樓下揮了揮手表示看到了,然後就見盧瀚文高興得在原地蹦來蹦去,像某種小動物似的。身邊幾人看不下去把他拖去一旁沖水冷靜,一群人在底下吵吵鬧鬧,直到被某社團的指導老師開窗大罵幾句才安靜下來。


  「那傢伙還真是精力充沛,老是在樓下這樣喊都不怕喉嚨痛啊?吵都要吵死人了,文州你說是不是?」黃少天一臉嫌棄地撇撇嘴。


  誰敢和你比吵呢。喻文州表面不動聲色,心裡忍不住還是吐槽了對方。


  「欸文州,我看這裡就先這樣吧。」黃少天不想當打擾人談戀愛的罪人,指著筆電說:「這是團體報告,文州你已經把自己的做完了就不用繼續下去了啦,鄭軒又不是沒有手,本少會盯著他打的你放心!你就安心下去找那個小學弟吧!」


  喻文州點點頭,「好的,謝謝少天還留下來陪我。」


  「應該的!不過我總覺得那小鬼老是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看我啊……」黃少天說著都覺得自己很無辜,他可是喻文州的好朋友啊,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被同性朋友的戀人敵視,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瀚文他沒有惡意的,你別往心裡去。」喻文州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安慰黃少天,畢竟是自己的好友。「那少天,我走囉。」


  「嗯,去吧!」


  等喻文州下樓後,黃少天才慢吞吞地收拾自己的書包,他視線不自覺瞥到喻文州的桌子上。那佔據了整張桌子的兩種不同的字跡讓他看得發愣,其中一個很明顯是喻文州的字。


  第一次注意到的時候他真是不敢相信喻文州也會做出在桌上寫字這種事,還以為是不是哪個字跡和喻文州一樣的人寫的,直到之後喻文州和他坦白,還帶了自己的「男朋友」到他面前。


  對方高了他不只五公分,看起來就是運動型,他還頓了許久才意識到喻文州在朋友兩個字前還加了個「男」。


  算了,至少他肯告訴我,代表他還是信任我的吧,這種勁爆的事情……


  黃少天想著想著,看向籃球場,剛好目送了喻文州和盧瀚文並肩走在一起的畫面,背景是一群起鬨的打球組成員。


  「可惡,我也想交女朋友。」黃少天忿忿。


  不過也這個字用得不是很準確啊,黃少天同學。


 

×


  盧瀚文一看見喻文州就黏了上去,「學長你報告打完了嗎?」


  「差不多了。」喻文州摸了摸盧瀚文的頭,雖然對方比他高,但不至於伸了手也摸不到,「走吧,去吃飯?」


  「嗯,反正離門禁時間還早得很。」被摸頭的盧瀚文一點也沒有不悅,反而還十分開心的樣子,就差沒搖搖尾巴了。這樣的行為被身後一群人狠狠鄙視。


  喻文州抬手看了下時間,「我最近剛發打工的薪資,不然這樣吧,我請大家吃飯?」說完便轉向身後笑了笑。


  「喔喔喔喔──喻學長萬歲!」這群人馬上忘記自己剛才還在鄙視盧瀚文了。


  盧瀚文不開心了,「不是約會嗎……」


  「盧瀚文你好樣的,有了媳婦忘了娘啊!見色忘友!」身後有人明顯亂用成語還用得非常順口。


  「本來就是啊,這裡死會的又不只我,你們倒是說說看你們會希望約會的時候身後跟著一串電燈泡嗎?」盧瀚文不服氣地回嘴,然後被曾信然一掌拍中腦袋。


  「我看我得好好教你什麼叫道義了!」


  喻文州站在一旁看他們瞎鬧,過了一會才去把盧瀚文解救出來,「好了,前面就是校門,先收斂點啊。」


  才剛拉住盧瀚文的手臂,對方就像見著尤加利樹的無尾熊一樣不放手了,還用非常哀怨的眼神盯著他看。


  喻文州一邊走一邊安撫著對方,輕聲說:「你不是說離門禁時間還很久麼?」


  「對啊……」


  「難道你打算吃了飯就回宿舍?」喻文州笑了笑,「吃完飯後看你還想去哪,我都跟你去。」


  聽了這句話後盧瀚文立馬原地復活,恨不得直接跳過晚餐進入兩人時間。


  走在他們身後不遠處的邱非表示他什麼都沒有聽見。


 

×


  最後兩人還是回到了學校。


  沒有約會經驗的盧瀚文很沮喪,不過喻文州看起來一點也不在意,還反過來安慰對方。盧瀚文覺得不能讓人繼續把他當小孩子,很快又振作了起來。


  「學長學長你會打籃球嗎?」兩人在學校裡沒走幾步,盧瀚文就想到了還有一件事能做,卻是打球……但這也不能怪他沒浪漫細胞,畢竟他無聊就是打籃球而已。


  「……不太會。」沒有運動細胞的喻文州想了想,委婉地表達了自己的困窘。


  盧瀚文顯然沒接受到腦電波,興沖沖地說「我教你啊」就拉著人往籃球場跑,喻文州雖然無奈但也由著他去,臉上是寵溺的笑意。


  很快地,盧瀚文就領教了什麼叫「不太會」。


  「……學長你真的打過籃球嗎?」盧瀚文不知道幾次輕易扣走了喻文州運的球,開始懷疑對方是不是連球都是第一次碰。


  「初中以後就沒玩過了。」喻文州攤手,也對自己沒辦法,「下次我讓少天來陪你打吧,他比較厲害。」


  ……又是他啊。盧瀚文不高興了。


  「瀚文?」喻文州拍拍盧瀚文,「抱歉,不能陪你玩了。」


  「……啊?沒關係啦!」盧瀚文又拉著喻文州去坐板凳,試圖想點浪漫的話題,然後他看到了對面的教學樓,伸手一指。


  「學長你看!我都是在這個位置看著你的喔!」


  喻文州很慶幸自己沒在喝水,不然恐怕真的會噴出來。他忍不住掩著嘴笑了起來,笑到都快支撐不住。


  「學長……」盧瀚文看著笑得正歡的喻文州,突然壓低了聲音。


  「嗯?」喻文州抬起頭來,嘴角還是勾起的。


  於是盧瀚文低下頭,小心翼翼地吻上喻文州的嘴角,他感覺喻文州似乎僵硬了一瞬間,不過很快又放鬆下來。他也鬆了口氣,伸出手攬住對方的腰,想試著更進一步。


  一開始喻文州還擔心他們身在學校,要是不巧被哪個路過的夜校學生還是住宿生撞見就不好了,但隨著盧瀚文越吻越深入,他也漸漸覺得……好像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前提是他沒感覺到有什麼東西頂著他。


  「……瀚文。」喻文州連忙推開對方,又一次感嘆年輕真好,「這裡是學校。」


  「噢……」盧瀚文很沮喪,不過他還是乖乖地退後了。


  看他一副失落的樣子,喻文州失笑,摸摸他的頭說:「下禮拜你生日對吧?要不要來我家?是我為了通勤租的房子,就在附近而已。」


  盧瀚文先是一愣,然後很快懂了喻文州的意思,馬上點頭如搗蒜,「好好好!當然沒問題!」


  「你門禁時間快到了吧。」喻文州指著手錶,「快回去吧。」


  「啊……可是我想先送你回家……」急著展現男友力的盧瀚文又一次沮喪了。


  「沒事,我可以自己回去。」喻文州站起身,然後彎下腰在盧瀚文額上印下一吻,「晚安,明天見。」說完便轉身離去。


  「晚安……」


  盧瀚文覺得他今晚睡不著了。


 

×


  小盧你第一次正式見面就和人告白啊,夠厲害。


  盧:欸?沒有啦……就是、看到學長的時候一個沒忍住就說出來了。


  喻(摸頭):瀚文很可愛啊。


  盧:別說我可愛了啦,我都是大學生了……學長你才可愛呢……


  ……受不了了,這小劇場沒法繼續下去了。



评论(7)
热度(33)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