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周喻】我男神是癡情不是癡漢!01


為了小周,從月考的地獄冒頭出來了。


*被糾正了稱呼所以改正><"



11/24周澤楷生賀


 

CP:周澤楷×喻文州


 

  輪迴的訓練室有個十分獨特的風景。


  周澤楷?當然不是,周澤楷在任何地方都是個完美的風景。我也不賣關子了,實際上,這個所謂獨特的風景就是杜明。


  ……不用回去看標題和CP,這篇是周喻沒錯,提起杜明是有必要的。


  在訓練中間的休息時間,周澤楷總是會和江波濤討論起一些關於剛才訓練的問題,其他人就會圍在一起說些其它的事情,聊聊八卦什麼的,方明華則是打開QQ漾著溫柔的笑容和老婆聯絡。


  而杜明,總是一個人窩在角落滑手機。


  不是其他人有意排擠他,而是他們太清楚杜明在幹什麼了……反正只要杜明一個人去幹些什麼事情,絕對都是和唐柔有關。這不,正在看唐柔的微博呢。


  但是在最近幾週,吳啟發現江波濤過來和他們一起聊天的頻率明顯增加,於是在某個沒八卦好聊的休息時間問了江波濤。


  江波濤一愣,眼裡似乎閃過一抹無奈,然後他伸手一指,竟是比向杜明平常蹲著的那個方向。其他人不解地看了過去,赫然發現角落有兩個人影,一個是杜明,另一個則是明顯拔高許多的人影。


  有些智商的人,此刻一致的動作一定是有眼鏡的把眼鏡摘下來擦、沒有眼鏡的直接揉揉眼睛,然後再定睛一看。


  不在上述範圍內的孫翔低呼:「欸那不是隊長嗎?」


  眾人這才清醒過來,「那是怎麼回事!我的眼睛出了什麼問題!」吳啟首先喊。


  「不是你的眼睛出問題大家的眼睛都出問題了啊!」呂泊遠還在揉眼睛。


  「我好像還聽到杜明在教隊長STK的技巧!」方明華也表示了驚訝。


  「不不不這一定是幻覺!嚇不倒我的!」吳啟搖搖頭,剛好看見了江波濤無奈地朝他們撇來一個「就是這樣」的眼神。


  「所以他們到底在幹嘛啊?」孫翔皺眉,顯然覺得兩個大男人窩在角落的畫面很詭異。


  呂泊遠拍拍孫翔的肩膀,語重心長:「這你就不用管了,為了不要像隊長一樣被傳染奇怪的病毒請謹記不看不聽不接觸──話說副隊啊,隊長到底是怎麼了?」


  吳啟拍拍孫翔的背,「沒想到隊長也會被癡漢病毒傳染,孫翔你一定得小心──話說副隊你知道隊長怎麼了嗎?」


  方明華見沒有地方下手,只好伸長手去拍拍孫翔的頭,「──所以隊長是怎麼了,副隊?」


  所以說為什麼都要問我?江波濤看著眼前一雙雙等待八卦的雪亮眼睛,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給了他們什麼錯誤的印象,導致周澤楷有什麼問題第一個就是找他。


  「我問過小周了,可是他不告訴我。」江波濤說這話的時候語氣裡有一絲哀傷,好像老爸在感嘆「兒子不聽我的話了」的那種微妙感覺,「我想他應該是遇到某種讓他不知所措、但又格外害臊的事情。」


  方明華點點頭,同意了江波濤的猜測,其他幾個聽不太懂的人只好默默蹲在一旁等他們繼續推理下去。


  果然方明華繼續問:「那他為什麼去找杜明說?」


  「很大的可能性是他倆有同樣的問題吧。」江波濤很快給了這個結論。


  「杜明有什麼問題?隊長知道的,我們應該也知道才對。」突然覺得要為八卦奉獻一份心力的吳啟也加入討論,然後就愣了。


  其他人也愣了。


  「…………小周談戀愛了?」


 

  「啾!」


  小小的噴嚏聲從旁邊傳來,杜明連忙從口袋裡掏出衛生紙遞給周澤楷,「沒事吧隊長?感冒了?」


  「沒……」周澤楷點點頭謝過杜明的好意,用手指磨磨鼻子,「癢……」


  「鼻子癢啊?說不定是有人在想你呢。」杜明挪揄地拱了拱周澤楷。最近這幾個禮拜的相處讓他對接收到周澤楷的腦電波也越來越有心得了。


  周澤楷搖搖頭,耳尖卻紅了。


  「所以,隊長你喜歡的人到底是誰啊?」杜明好奇地瞄了眼周澤楷的手機,這幾個禮拜他們都只是稍微聊聊,他卻不知道周澤楷到底是為了誰才來找他。


  周澤楷似乎有點猶豫。


  杜明不想逼他,又覺得很好奇,於是退而求其次,「那……我猜猜看?」


  這一問總算獲得周澤楷一個羞澀的點頭。


  「楚雲秀?」


  「……」


  「蘇沐橙?」


  「……」


  「……呃,難不成是煙雨的那對雙胞胎?」


  「…………」


  聯盟的女孩子也沒有多少,沒過多久杜明就把所有女生都給猜過了,卻只是得到周澤楷搖頭的回應。


  「隊、隊長你該不會!」杜明一臉天崩地裂。


  周澤楷本來覺得杜明是絕對猜不到的,直男的思路怎麼可能和自己一直線。可是看杜明突然改變的態度又覺得有點忐忑,這下該不會真的要給他矇對了?


  「難道你也喜歡唐柔?」杜明簡直要給他們英俊瀟灑風度翩翩潘安再世的隊長跪下了,「我給你三百塊求不要跟我搶!」


  不要說他沒出息,有眼睛的人看看周澤楷那張臉都會對自己和他喜歡同一個人這件事感到絕望的。


  於是周澤楷真的放下心了,杜明這麼猜就算猜到他追到人也不會知道他喜歡的人到底是誰的。


  不過……他真的追得到人嗎?


  周澤楷看著自己護在懷裡的手機,螢幕上是一個笑容滿面的男人,而且不是輪迴當中的任何一位。他剛才正在挑選要拿來當螢幕保護程式的照片──他覺得當桌面太危險了──還在苦惱要挑哪張就被噴嚏打斷。


  這些照片幾乎是沒有經過當事人同意的偷拍,但是看到對方展露笑顏的時候他就是忍不住想要把那一瞬間保存下來,就算對方不是在對著自己笑。然後他反覆看著那張照片,覺得有點不滿足,才又有後面陸陸續續幾張照片的存在。周澤楷也曾經覺得這樣不太好,不過杜明說把自己當作是對方的粉絲就好了,反正不是私密照而且也不會流出去啊不是?周澤楷就被說服了。


  他從來都沒有像那一刻如此感覺到杜明的存在是件好事。噢不對,他沒有嫌棄杜明的意思。


  總之,周澤楷想了想,覺得那張照片比較有紀念價值,於是就選定了那張對方看著一團馬賽克(被他打上的)笑著的照片,然後緩緩勾起唇。


  笑得那叫一個羞澀,看著這樣閉月羞花……哪裡不對……的隊長,江波濤都有點猶豫要不要去提醒對方要訓練了這件事。


  然後他看到了周澤楷的手機屏幕,反射性低呼:「那不是喻隊嗎?」


  周澤楷整個人一僵,轉過頭來看著他。


  江波濤知道不好,連忙看了看身遭,卻發現連同杜明都已經乖乖回到位置上準備訓練,似乎不用擔心會被聽見的問題。


  但江波濤不淡定了,「小周……你先去訓練吧,等等我們談談。」


  周澤楷看著自己的副隊長兼好友,有點忐忑地點了點頭。


 

评论(15)
热度(57)
  1. 鹤屋南北佐光與聲 转载了此文字
    小周好萌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