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遊俠16


本章小劇場又回來了~(終於?)



CP:黃喻


 

  夜雨站在索克薩爾身前舉著劍,抵擋時不時飛來的魔法攻擊;索克薩爾則是努力鎖定黑暗精靈的位置,並以魔法回擊他們。


  還有,期間他也沒有停止試圖聯繫王不留行。


  乍看之下索克薩爾只是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但實際上他可比夜雨累得多。使用魔法和聯繫王不留行都需要耗費魔力與精神力,雖然他如今比較能駕馭自己的魔力了,但要混合著精神力一起消耗還是讓他累得夠嗆,更別說他傷口還沒好了。


  每當他使用一次魔法,就感覺腹部的傷口隱隱作痛著,彷彿是殘留在體內的光屬性想要「淨化」他的身體一樣。


  漸漸地,他感覺自己的眼前已經開始模糊不清。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們遲早會死在這裡。


  至少先把霧驅散……


  「索爾!你沒事吧?」夜雨正想轉頭看看索克薩爾的情況,就發現對方的臉色又變得更糟,連嘴唇也發白了。


  這樣下去不行……夜雨抿緊了唇,望向眼前的一片黑霧。


  霧的顏色漸漸變濃,他們就好像身處在一幅潑滿了墨水的畫裡一樣,四處都是濃厚的黑暗氣息,夜雨對黑暗屬性的敏銳度反而成為了絆腳石,他開始無法確定攻擊會從哪邊來了。


  索克薩爾就在他身後,無論如何,他都要保護對方到底。


  夜雨抬起持劍的手,他的身周開始圍繞一層淡淡的光芒,那是戰士們專有的「鬥氣」,可以當作盔甲使用。要練成鬥氣並不容易,夜雨也沒多想他怎麼就會了,而是集中精神在自己的四周,身體也緩緩向索克薩爾的方向靠,希望能用自己的肉身多幫對方擋一點攻擊。


  索克薩爾抬起頭,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


  他眼前出現了一團耀眼的光芒,隱隱約約看得出是人形,身影還十分熟悉。


  周圍景象已經變得不同,卻絲毫沒有往好的方向發展。


  他十分不安,往後看了一眼,卻發現身後也是一片漆黑。


  那是不正常的黑暗,好似被潑上了墨水,連一點點的光亮都沒有,好像只要一跨入那個區域,就會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那是他好不容易脫離出來、並打算一輩子都不要再踏入的地方。


  然後他轉回頭,眼前的光芒似乎顫動了下,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那個人是在轉頭看著他。


  受到這嚴重的既視感驅使,他不自覺地開口。


  「夜雨──」


 

  他的意識中斷了幾秒。


  他想起那已經快要記不起來的、幾年前曾做過的夢,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夢境,但精靈一族一向是善忘的,他這幾年心裡裝著的都是夜雨,自然也沒有再想起過那個奇怪的夢。


  如今他卻記了起來,還無比清晰。


  不知為何,他對他們此刻的處境不再感到絕望。周圍的霧並沒有被驅散,但心裡蒙住的那層霧卻已經完全散去。


  他想到了自己還小的時候,因為偷跑出去玩而交上的人類朋友。對方就和夜雨一家一樣,沒有因為發現他的種族而逃跑,反而與他日漸親密起來。


  某天,他發現了精靈族的一種法術,可以通過契約的方式與另一個人──無論種族是否相同──共享生命,他興沖沖地去找了他的人類友人,但等他到了與友人約好的見面地點,見到的卻只有他的屍體。


  殺害他的兇手就在屍體旁,應該是剛「行兇」完,見到他還挑了挑眉當作打招呼,然後就轉身離開。


  他第一次攻擊自己的同族人。


  以往他知道自己無法理解族裡的理念,也只是做到眼不見為淨,雖然總覺得對不起自己的人類友人,但他很清楚自己的力量有多薄弱,一直不敢和族裡鬧翻。


  一直到自己唯一的友人死在族人手下後。


  那名黑暗精靈毫不手下留情地把他狠狠打了一頓,還諷刺他只有他這種體力沒有達標而無法習武的廢物才會跟無用的人類聚在一起。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笑出來的。


  「那麼不屑人類,幹嘛還要特地對人類動手呢?」


  他真的覺得黑暗精靈的存在就是一個笑話,他自己也是。


  說什麼無法傷害人、他卻也只能袖手旁觀而已。和那些黑暗精靈比起來,他也沒有高尚到哪裡去。


  之後他真的和族裡鬧翻了,對黑暗精靈來說他的存在就是一種恥辱,於是他有幾十年的時間都活在被追殺的恐懼中,還有無人陪伴的寂寞感。


  過去了這麼長一段時間,他早就淡忘了那名友人,卻從未淡忘自己對黑暗精靈的仇視。


  如今想起那名友人,他發現對方和夜雨很像,活潑、開朗、陽光,對他來說幾乎是相反的存在。


  但他卻沒有在夜雨身上看到任何友人的影子,卻在友人身上看到了夜雨的。


  現在他最重要的人是夜雨,而且已經深深根植在自己心裡,無法拔除。


  他知道應該要怎麼做了。


 

  索克薩爾終於睜開了雙眼。

 


×


  王不留行處理完了事務後,騎著掃把準備回到自己的領土。他在半路上突然收到一封信,是木恩捎來的訊息,說索克薩爾跑到森林來,還說要去找人。


  王不留行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他留給索克薩爾的印記雖然能及時聯絡他,但卻是有距離限制的,頂多到藍雨村那裡是極限,但他不久前才到更遠的地方去處理事情,如今也無法確定索克薩爾是不是曾經找過他。


  果然沒飛到一半,印記所傳來的呼救和訊息頓時撲面而來,王不留行急忙用他強大的精神力才穩住自己沒從半空中掉下去。


  最近的一次是在不到半個時辰前,訊息十分頻繁,想來兩人應該是遇到危險了。


  王不留行頓時後悔沒有讓木恩他們多關照一下索克薩爾。他本來對索克薩爾的身分有所顧慮,擔心這麼做反而會讓族裡的人產生抵制情緒,對索克薩爾沒有任何好處。但如今看來,他還是低估了索克薩爾惹麻煩的能力,對方惹麻煩的能力根本不能跟族裡人的抵制情緒相提並論。


  於是王不留行也沒打算回族裡收拾行囊了,他擔心再繼續耽擱下去就要直接幫兩人收屍……幫一個黑暗精靈治療已經是精靈族史上的奇葩了,再幫黑暗精靈收屍,他覺得自己簡直可以載入史冊。


  王不留行嘆了口氣,誰讓他自己想交索克薩爾這個朋友呢。


  現在他只能祈禱自己的黑暗精靈友人能再撐久一點,他想憑他的能力,只要對方還有一口氣,他應該都能救回來。


  ……說起來,救助一名黑暗精靈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


小劇場──大眼你心累嗎?


  黃:我還想說我們好久沒出現在小劇場了,結果就要跟這傢伙一起。


  王:喻隊,麻煩你管一下自己隊裡的隊員。


  喻:好的,還請王隊別跟少天一般見識。


  黃:喂王大眼我怎麼覺得你的口氣是在叫文州管兒子啊,還是說你自己做爸爸做得太過熟練,忘記文州跟你不一樣了嗎?文州可是正牌的隊長。


  王:……我也是。


  黃:不,你不是隊長。


  喻:是爸爸。


  (黃喻兩人愉快地擊掌)


  王:…………作者,我可以要求把這兩人BE嗎?



-TBC-


评论(13)
热度(16)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