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遊俠12


CP:黃喻


 

  夜雨這話一問出口,就見老闆愣住了。


  「你問這幹嘛呢?你想去那裡?」老闆回神後,繼續手上的動作,看似並不在意,卻一直在用眼神觀察著夜雨。


  夜雨知道這老闆以前是幹什麼的,在皇室待過的人,就算只是在戰場上效勞,多少還是會看人臉色,即使現在年事已高,他也沒自信在這點鬥過對方。


  但夜雨可是跟某位心髒的黑暗精靈相處了整整四年,他腦筋一轉,知道那個藍雨村肯定是發生什麼不好的事,要是他實話實說,老闆一定不會老實告訴他,於是他臉色變也沒變地擺擺手。


  「我才沒那麼無聊呢,畢竟那裡……」說到這,他停頓了下,裝作是回想到什麼的樣子。


  「你也知道這事?」老闆稍微放緩了表情,「知道就好,那裡就挨著黑暗精靈住的森林,幾年前又被屠村,如今還不知道如何呢,你想找麻煩也別去找黑暗精靈的麻煩,就是我對上一個黑暗精靈也無法全身而退,更何況你自己去。」


  夜雨愣了愣,沒想到那裡居然發生過這種事,那為什麼自己會夢到呢?


  他想到索克薩爾欲言又止的樣子,似乎害怕他知道些什麼……夜雨臉色沉了沉,還是很快控制住了表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索克薩爾的影響,他從以前就是很沉得住氣的人,一點也不像一般的小孩一樣愣頭愣腦的,反而挺有心計。不過因為多話,很多人都覺得他就是個咋咋呼呼的熊孩子,他的老闆也是,所以他們並不覺得他是那種擅長說謊的人。


  在老闆感嘆的時候,夜雨也在觀察對方的表情,直覺告訴他這裡頭還有什麼隱情,但他此刻心裡也有點慌,能穩住自己的表情就很難得了。


  他心裡有一個猜測,但是他不敢確定,於是他決定從眼前的人這裡獲得證實。


  如果他的猜測是對的,他對自己的身分就有了更上一層的認知;如果不對,他心理的不安也可以減少一點。


  夜雨是個肯冒險的人,於是他問:「我就是要去西面那裡的森林而已,不過之前聽說過那個藍雨村,我也不確定我會不會不小心闖進去,所以才來問問你。我才沒那麼不要命,明知山有虎還偏向虎山行呢。」


  老闆一聽那森林,知道裡頭有精靈進駐,最危險的也不過就是一些魔獸而已,終於放鬆下來。


  他也不忘打趣夜雨,笑呵呵地說:「誰知道你小子會做出什麼事來?不過這次就是你太緊張啦,你一天的時間是不可能走出那森林的,藍雨村在那森林的另一端呢。」


  聞言,夜雨僵住了一瞬。


  不過也就是一瞬而已。


  「這樣啊,那我就謝過老闆啦,可以放心去了。」夜雨揮了揮手,「我就是去晃一晃,明天一定乖乖回來工作!」


  「行,快去吧。」老闆正要趕人,又想到了什麼,「對了,昨天你生日是吧?那把劍就當作是我的一點心意了,你可別跟我客氣。」


  心亂如麻的夜雨也只能給老闆一個笑容,然後簡單道了謝。


 

  夜雨對於自己在精靈族領地清醒前的事一點記憶也沒有,但之後的事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當時他醒過來看到王不留行,由於對陌生環境的不安,他對對方可說是一點也沒客氣,加上他當時不知為何隱約覺得自己應該還要跟別人在一起──當然絕對不會是王不留行──就直在那嚷嚷著王不留行綁架他,把一干看護的精靈氣到不行,又不想對一個人類小孩動手。


  王不留行當時故作冷淡地說,「不過是認識一天的人,還是個黑暗精靈,你還真是敢巴上去。」


  夜雨當時一點也不記得黑暗精靈是什麼,可是他就覺得對方的口氣讓他很不舒服,就罵道:「就是那什麼黑暗精靈也比你這綁架犯好多啦,快告訴我你們把他藏哪了!」


  王不留行挑起眉,「索克薩爾還挺幸運的,居然有你這麼一個笨蛋肯跟著。」


  他對於索克薩爾的存在一點也沒懷疑,就是因為他的直覺還有王不留行那句話,讓他認定這個人一定和他有什麼關係。而他現在想想,王不留行當時會這麼說,多半是在試探他還記得些什麼,知道他只記得要去找索克薩爾,卻連對方名字都不記得的時候,還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後若無其事地提起索克薩爾的名字,讓他瞬間想起了有關這個名字的人。


  但他也就想起了對方的樣子而已,當時還擔心著索克薩爾的夜雨沒有細想──還是個孩子也不可能真想那麼多──就急匆匆地要找人。


  他和索克薩爾才認識了一天,而那個藍雨村就緊挨著他醒來時所在的那座森林。這些線索並不算多,不過綜合他的夢境還有他對索克薩爾的了解,夜雨已經可以大膽推測出一些事情。


  他現在已經知道精靈和黑暗精靈的關係,而當時的王不留行表現得和索克薩爾很熟的樣子,但又不願意讓索克薩爾在那裡久留,可見對方和索克薩爾並沒有什麼很深的交情,會願意讓索克薩爾留下一定有什麼其它原因……但那會是什麼呢?


  精靈的個性他差不多了解,雖然高傲、自負,但也絕對是善良的。他們或許容不下一個黑暗精靈,但一個需要幫助的人類,他想精靈們應該不會真的狠心拒絕。


  那接下來再大膽推測一下,在他的身上到底發生什麼事?讓索克薩爾下定決心去尋求精靈的幫助,就為了他這個才認識了一天的人?


  他的夢境告訴他和藍雨村有關,加上索克薩爾的身分還有他打聽到的事讓他不得不考慮一些可能性。


  「啊──頭痛死了!」夜雨停止了思考,他覺得繼續想下去他就會開始懷疑索克薩爾了。


  於是他開始給自己做思想工作。


  「我傻啊?到底在想什麼?索爾跟那些猥瑣的黑暗精靈才不一樣,都相處了四年我還能看不出來嗎!就算他對我有愧也沒必要特地去冒著生命危險找精靈幫忙,還照顧了我四年吧?這四年當中我難道還看不出索爾對我的真心嗎──一定有其他方法可以解釋這些,說不定我還想錯了什麼?」


  最後他敲了敲腦袋,「對啊,索爾這麼躲躲藏藏的除了怕被人類發現外一定也跟這件事有關,那個黑暗精靈屠村的事情絕對跟他毫無關聯,我不能再胡思亂想了,得快點動身,天黑前沒回家索爾一定會擔心。」


  想到會等自己回家的那個人,夜雨的眼神不自覺柔和了點,好像頭也沒那麼痛了。


  對他來說,找回自己的記憶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索克薩爾好。他不想讓索克薩爾為難,也想讓對方知道自己是有擔當的。


  他摸了摸自己的左手背,想到如今在索克薩爾額上的記號,感覺自己和索克薩爾之間的羈絆好像又多了點,心裡頓時喜孜孜的。


  「索爾,等我回家。」他喃喃:「我會向你證明,我已經可靠到足夠讓你依賴了,所以……」


 

×


  索克薩爾正在打掃夜雨的房間。為了環境衛生著想,他一個禮拜至少會打掃屋子兩次,而夜雨的房間總是最需要他操心。


  這時他感覺額頭有種發熱的感覺,忍不住伸手摸上去,突然想起這是夜雨說過的,王不留行所給的記號的所在之處,他不禁感到微妙。身為一個黑暗精靈,身上居然會有精靈所留下的東西……


  正在一邊思考一邊整理書桌的索克薩爾不小心把夜雨堆在桌上的書給推倒了,大部分都掉到地板上,索克薩爾連忙彎下腰去撿起,然後再和桌上幾本書放在一起,打算把它們重新排序後放好。


  這時他發現有本書下露出了一角什麼,他伸手去拉,結果拉出了一張紙條。


  在看到紙條上那熟悉的筆跡所寫的「藍雨村」三個大字後,索克薩爾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TBC-


评论(9)
热度(18)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