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遊俠10


*請各位,看完後,千萬,別,打作者……(頂鍋蓋逃逸)



CP:黃喻



  「其實……」


  「等等!」


  好不容易鼓足勇氣的索克薩爾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夜雨喊住,他疑惑地看向對方,不知道自己眼裡還留有並未完全退去的無奈與恐懼。


  夜雨嘆了口氣,「你不想說對吧?那就別說了。」他伸出手輕撫著索克薩爾的頭髮,慢悠悠地說,「不管怎麼樣,反正我信任你。這些事情,等你想告訴我了再說吧。」


  索克薩爾這個人總是把自己的情緒都隱藏得極為完美,只有在夜雨的面前會稍微流露出來。夜雨知道索克薩爾很容易感到不安,卻從來沒有跟他要求過什麼。


  夜雨是把索克薩爾當成是他最重要的人一樣珍惜的。會讓他不安、甚至於害怕告訴自己的事,他不想勉強對方說出口。


  但這話說出口後,他就發現索克薩爾看他的眼神越發複雜起來。


  「為什麼呢?」他輕聲說,語氣就與往常一樣溫柔,「你知道黑暗精靈是什麼吧,我們只相處了三年,你沒有理由如此信任我。你應該能想到自己失去部分記憶的原因跟我脫不了關係,加上你說你醒來就想找我這件事……這些足夠讓你懷疑我。但你卻不聽我解釋就說會相信我?」


  說著說著,他的語氣變得僵硬,「你已經要成年了,為什麼你還能如此天真?」


  夜雨聽了他的話,沒有露出氣惱的表情,而是勾起一抹笑容──不像平常開朗的那種笑,而是僅僅勾起嘴角,帶著簡單的笑意。


  然後夜雨越過桌面伸出手,將索克薩爾攬進懷裡。


  少年並不寬闊的胸膛溫柔地包容著他,索克薩爾覺得眼眶一酸,方才武裝起的冷漠也被擊破得一點也不剩。


  夜雨說:「因為我了解你。」


  他反駁:「你怎麼知道?」


  夜雨理所當然地回:「就是知道啊。」


  他頓了頓,「這根本不成理由。」


  夜雨笑了幾聲,讓被溫暖的氣息包覆著的索克薩爾不知怎地紅了臉。


  「索爾,你融入了人類的生活,卻無法真正完全了解人類吧?看在你照顧了我三年的份上,我就教你一下。」夜雨將聲音壓低,顯得十分沉穩,「我們人類啊,對於自己的家人,是可以毫無條件地信任的。」


  而你就是我的家人。


  索克薩爾彷彿聽見夜雨心裡所想的那句溫柔的話語,雖然身為男性,還是個自尊心極高的精靈,在得到了對他來說難能可貴的話語後,他還是忍不住落淚。


  他高興到有些惶恐。這個人類少年、主神賜給他的禮物,似乎比他想像中地還要更加耀眼、美好、遙不可及。


  但是他卻願意將視線放在隱藏在黑暗中的他,然後對他伸出手、分給他不只一點的陽光,還對他說:你是我的家人,所以我信任你。


  不需要任何理由。


  愚蠢至極,卻又溫柔至極。


 

×


  因為發生過那樣的事,索克薩爾最終還是沒有把事實告訴夜雨。


  但他不知道,自己的魔法本來就不穩定,加上他當時的心生動搖,導致他那本就不算牢固的失憶術所形成的玻璃罩裂開了一道蜘蛛網般的裂痕。


  夜雨開始在睡夢中夢到過去的事情,但每次都只有一點小小的片段,有時候醒來還不見得會記得。索克薩爾畢竟是魔力充沛的黑暗精靈,就算不穩定,要完全恢復還是件不容易的事。


  為了不讓索克薩爾擔心、也想搞清楚自己身上發生的事,夜雨並沒有把這樣的事情告訴索克薩爾,而是想靠自己從支離破碎的線索拼湊出他所遺忘的過去。


  這樣的過程無疑是艱辛的。夜雨感覺越來越力不從心,但又不想放棄這樣的機會,他感覺自己體內的光屬性在和殘留在腦袋裡的黑暗魔法鬥爭,讓他更加心浮氣躁。


  更讓他覺得奇怪的是,在那些殘缺的片段中,完全沒有索克薩爾的身影。


  為什麼呢?他想得到答案,但那些回憶的片段顯然不會回答他。


  他莫名感到焦躁起來。


  他知道索克薩爾早就發現他的不對勁,也曾試探性地詢問他,他也只能以自己身體不舒服的理由塘塞過去。


  還是讓他擔心了。每當夜雨被過去的記憶給整得疲憊不堪,心裡還是隱隱有點對索克薩爾的愧疚和不滿。


  但,選擇讓索克薩爾自己決定告訴他的時機的人是自己,夜雨不會真的因此就對索克薩爾產生什麼隔閡。


  這樣艱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某天,夜雨從鐵匠鋪回家後,沒有在廚房看到索克薩爾的身影,他心裡疑惑之餘又忍不住擔心起來。


  難道只是單純在路上耽擱了時間嗎?還是去買菜的時候被誰發現了?


  夜雨越想越淡定不能,正想要再走出去找人,就和急匆匆返家的索克薩爾撞了個正著。


  「索爾?你怎麼才回來啊,急死我了。」夜雨一邊嘟囔著一邊注視索克薩爾手中抱著的物品,「你搞什麼搞這麼晚啊?晚餐都還沒準備呢……這是啥?我可以看看嗎?」


  已經很習慣的索克薩爾並沒有因為夜雨一次性拋出的一堆問題感到無措,他繞過夜雨走進飯廳,將手裡的籃子放在桌邊,然後在夜雨的注視下敲了敲桌子,被施了隱形術的一桌食物就這麼冒了出來。


  夜雨愣愣地說:「索爾你今天怎麼做這麼多啊……」


  索克薩爾笑了笑,把放在水果籃上的布掀開,裡頭是一些夜雨喜歡吃的點心,以往索克薩爾都會以吃多了對身體不好的理由制止他在街上亂買,免得回家吃不下飯,這次他卻親自去搜刮了所有夜雨會喜歡的點心回來。


  「今天是你成年的日子,不記得了?」索克薩爾溫和的嗓音似乎還多了種愉悅的情緒在,畢竟夜雨也算是他看大的孩子。


  因為不清楚夜雨在哪天誕生,所以索克薩爾就私自將他們初次見面的那天當做了夜雨的生日,每年他都會記得幫夜雨慶生,但今年的夜雨因為被記憶的問題困擾,居然一點也不記得了。


  夜雨看向索克薩爾,心裡滿懷歉意,「準備這些很累吧?對不起啊索爾,我一點也不記得了……你說我這記憶力……」


  「別跟我道歉,今天是屬於你的日子。」索克薩爾依然笑得溫柔,「餓了吧?快吃點東西,我還幫你釀了點果酒。」


  還有酒?夜雨瞪大眼,對於一個孩子來說,酒這種東西絕對是很有吸引力的,但以前索克薩爾不准他喝,他也就沒再留什麼念想,不過心裡還是很渴望的。


  迫不及待地在餐桌旁坐下後,夜雨中規中矩地先吃了點東西,才拿起索克薩爾替他倒好的酒,澄澈的液體還有帶點酸味的氣味讓他口乾舌燥,他忍不住一口飲盡了杯裡的酒,然後毫不意外地嗆到了。


  「慢點喝,沒人和你搶。」索克薩爾無奈地幫他拍拍背。平時夜雨挺懂事的,但果然還是個孩子。


  夜雨抬起頭看向索克薩爾,朦朧的燈光下,精靈那完美得彷彿不是人間物的樣貌像是隔了一層紗一樣,他不自覺地伸手去觸碰,想確認眼前的人是否真的存在。


  「夜雨?」索克薩爾看著夜雨恍惚的表情,不禁有點擔心起來,難道這孩子才喝一杯就醉了麼?


  聽見索克薩爾的呼喚,夜雨反射性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然後他猛地捧住索克薩爾的臉,將對方拉近自己。


  索克薩爾被這展開嚇得不輕,心跳無法控制地加快。


  夜雨的臉離他前所未有地近,他幾乎都能數清楚對方的睫毛了。夜雨的氣息也噴在他的臉上,弄得他感覺臉上溫度上升了不少,也不知道是熱的還是羞的。


  「夜雨……?」


  索克薩爾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音,卻發現自己的聲音是顫抖的。夜雨的唇離他的不過一根手指的距離,只要稍微側過臉就能貼上。


  這樣的距離很危險,但索克薩爾卻沒有一點想將對方推開的心思。


  然後夜雨看著他笑,嘴裡念了次「索爾」,接著就頭一歪,不省人事了。


  急忙接住了夜雨突然癱軟的身軀,索克薩爾感覺懷裡的人平穩的呼吸,馬上就從剛才那曖昧的情況清醒過來,感到哭笑不得。



-TBC-


评论(19)
热度(29)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