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遊俠09


CP:黃喻


 

  索克薩爾清醒的時候,王不留行已經離開了。


  他一睜開雙眼就感覺到身旁熟悉的氣息,那個他照顧了三年的少年正握著他的手,趴在床邊睡著了。


  他抬起另一隻手,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腕,然後將手伸向夜雨。


  一頭短髮因為沒有經過主人細心的整理而亂翹一通,索克薩爾漾著溫柔的笑容緩緩順著夜雨的頭髮,動作輕得不可思議。夜雨在睡夢中隱約感覺到頭上的騷動,卻還是沒能醒過來。


  這樣的感覺讓他覺得安心。


  看著夜雨原本蹙起的眉頭舒展開來,索克薩爾才停下順毛的動作,就這麼安靜地看著夜雨的睡顏。


  在被族人追殺的過程中,他也曾經想過要找個伴。但是他跟黑暗種族合不來、光明種族也無法接納他,亦正亦邪的人類是貪生怕死的種族,更不用妄想他們會接受自己。有一段時間索克薩爾覺得自己像是被整個世界排除在外,他的確覺得孤單,但他不想低頭也不能低頭。


  夜雨的存在就像是給他灰暗而孤獨的生活添進了一絲陽光。


  這個少年比已經有好幾年沒跟人說話的他還要聒噪,但他一點也不覺得討厭。他喜歡少年在與他談天時生動的表情,那種全心全意看著他的模樣。


  或許未來還會有變數,但是無論如何,他都希望夜雨能永遠在他身邊。


  他已經無法再回到一個人旅行的日子了。


  那種無牽無掛的遊俠生活,他已經回不去了。


  索克薩爾垂下眼,試著將自己的手從夜雨的手中解救出來,結果他才剛抽出手,夜雨就睜開了眼睛。


  「唔……索爾?」夜雨眨了眨眼,確定索克薩爾的確睜開了眼睛,還朝他微笑,才露出笑容說:「你總算醒了!你睡了大半天,都快急死我了。幸好那個大小眼的跟我說你剛經過光屬性治療本來就會睡比較久,不然我都想直接把你搖起來。」


  「讓你擔心了。」索克薩爾一邊說一邊坐起身,「晚飯吃了沒?你應該餓了吧?」


  夜雨見狀連忙將人壓回去,「你就別操心我了,多擔心你自己吧。我剛才已經吃過了,大小眼幫你熬了粥,我等等熱好了給你端來,你乖乖躺著別動啊。」


  「……好。」


  等夜雨走出他的房間,索克薩爾才若有所思地撫著自己的額頭。他從醒來就感覺到有一點不太對勁,又說不上來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索克薩爾額頭上的六芒星記號則是在他手指觸上的瞬間,發出了淡淡的光芒。


 

×


  夜雨端著粥回來後就一邊看著索克薩爾喝粥、一邊跟他說明今天發生的事。王不留行他們的領地就在小鎮的西面,但索克薩爾他們住得比較偏一點,離東面較近,要聞訊趕來絕對不可能會那麼及時。索克薩爾早就有疑惑,卻一直沒機會詢問。


  夜雨說了王不留行在他身上留下記號的事,再告訴索克薩爾記號已經轉移到他身上了,再再順便說明一下那個「呼叫器」的用法才消停一會,喝了杯水才繼續。


  有件事他一直想不透,在他的印象裡他是不會劍術的,但在面對黑暗精靈的時候,卻流暢地使出了一套套劍法,就好像他曾演練了無數次……


  「索爾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夜雨一邊說一邊按著額頭,「而且我這麼仔細一琢磨……才發現我好像忘了一些事情……在大眼那裡醒來的時候,我心裡就只想著要去找你,剩下的都沒多想,和你在一起之後,為了能有個地方落腳,我們也沒有一刻閒下來,然後日子安穩了,我就更沒理由多想了……可……」


  他一直對兩人的關係毫無懷疑,也因王不留行暗示性的幾句話而對索克薩爾的事更加確信,但現在仔細一想才發現,他記憶的漏洞早已由不得他忽視了。


  夜雨放下按著額頭的手,看向索克薩爾,「索爾,我們到底是在哪裡、又是怎麼認識的?為什麼我對清醒之前的事情一點印象也沒有?你知道嗎?」


  索克薩爾拿著湯匙的手一頓,隨後又面不改色地繼續喝粥。他早就想過夜雨有可能會發現自己記憶上的違和,卻沒想到會來得這麼突然。


  會在森林附近、尤其是在有黑暗精靈入住的森林附近生活的人類們,就算不是由某個國家的皇家軍隊退役的,也一定會懂得舞刀弄劍、或在法術方面技高一籌。夜雨他們看起來是個平凡的農家,但顯然也是會武的,而且還是從小就會一兩套劍法,可見村民們對黑暗精靈的忌憚。


  更何況過了三年都沒有練手,只憑著殘存的記憶也能讓黑暗精靈吃虧,這要不是夜雨本就天賦異稟,那就是夜雨的父親來頭不小了。


  只是個尋常農家就如此不簡單,索克薩爾相信其他村民也絕對不會輸給他們。但這樣的藍雨村卻在一個晚上被滅……黑暗精靈的實力果然是強悍到令人恐懼的程度。


  尋思了這麼多,時間卻只過去短短的幾秒而已。索克薩爾放下碗,看著夜雨──已經過了三年,以人類的年齡來說,這個少年快要成年了,而他的心智也的確夠成熟,但索克薩爾不確定對方能不能接受這樣的噩耗。


  突然得知自己的家園其實早在三年前被毀,一定會覺得很不知所措吧。索克薩爾這麼想想也有點沒底,他不想繼續瞞著已經發覺不對的夜雨,但又開始害怕起來。


  他害怕他又得一個人了。


  索克薩爾在心裡嘆了口氣。雖然次數不多,但他的確和人類接觸過了一段時間,他居然漸漸受到人類的影響,也開始自私了起來。


  夜雨盯著索克薩爾一段時間後,突然傾過身,握住索克薩爾的手。


  「索爾,你有事瞞著我,對不對?」


  夜雨早已過了變聲期,此刻的他沉下聲來,聲音格外有魄力。索克薩爾依然看著對方,不知為何伸出手觸碰著夜雨的臉。


  這張臉他看了三年,仔細回想才發現對方變了很多。過去的稚嫩也漸漸退去,開始有了稜角。但夜雨從不會吝於露出陽光般的笑容,於是這個少年在他印象中就和小時候無異,依舊天真活潑。


  但這個少年已經長大了。他會更成熟、會懂事,但也會有心機、懂得與人保持適當的距離。他只跟夜雨相處過三年,說長真的不算長的一段時間,加上他突然發現自己記憶的缺失、還有各種對於黑暗精靈的言論,會懷疑他也是正常。


  而當他得知一切後,又會怎麼想?


  他會相信黑暗精靈當時的入侵真的跟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嗎?


  他會相信自己真的跟那些黑暗精靈不一樣、消去他的記憶也只是為了保護他嗎?


  他還會繼續待在自己身邊嗎?


  許多的疑問閃過索克薩爾腦中,他知道夜雨沒有理由完全信任他,那些疑點足夠讓他將自己定罪。如果夜雨真的要離開,他也無法留下他。


  索克薩爾又一次因為自己的種族而感到無力,但這是他的命運。或許和夜雨相處的這短暫的三年,已經是主神給他的最大補償。


  雖然短暫地,足夠讓自己在百年後將這個人類遺忘地乾乾淨淨;但也長久地,足夠讓自己將這段寶貴的時間牢牢刻在自己的記憶中。


  索克薩爾一直都是知足的。有過這段時間,總比什麼都沒有來得強。


  於是索克薩爾深吸了幾口氣,直到他認為自己能夠做到敘述整件事也不會讓夜雨察覺到他聲音的顫抖。


  「其實……」


 

×


小劇場──其實……


  喻:少天,其實……


  黃:什麼?文州你想跟我說什麼?沒關係你說吧我受得住!


  喻:……其實……


  黃:什麼?


  喻:其實…………


  黃:…………


  喻:其實……嗯……


  黃:文州,我聽出來了,你壓根就不打算說對吧。


  喻:噓,總要留個懸念嘛。



-TBC-


评论(13)
热度(23)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