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遊俠08


CP:黃喻(微王喻)


 

  魔法所造成的傷口絕對不會單單只有外表看得出來的,這是常識。


  雖然避開了要害,但索克薩爾的身上還是烙下許多形狀奇怪的圖騰,似乎是被什麼詛咒型魔法砸到的影響。


  王不留行默默將索克薩爾的斗篷拉回來,「你們家在哪?我過去幫你療傷。這裡黑暗屬性太過濃厚了,我不好聚集光屬性。」


  索克薩爾點點頭,「先處理一下……這裡的人吧。」


  夜雨皺著眉轉頭,發現剛才還倒在地上的黑暗精靈不見了,看起來是趁剛才他們在扯索克薩爾斗篷的時候跑走的。而地上的那堆屍體還是原來的樣子,這多虧了索克薩爾即時放下了結界保護,不然估計在場的屍體絕對不會如此完整。


  王不留行指著天空說:「我來之前有先通知幾個同伴,他們會過來幫忙。」然後他又看向索克薩爾,「現在先處理你的傷勢比較要緊,你應該很清楚這種傷不能拖。」


  夜雨聞言,馬上看向索克薩爾,對方只是回給他一抹安撫的微笑。


 

  廣場離他們家有段不小的距離,出於各種考量,索克薩爾不想住在會有人每天經過的地方。回家的路上,索克薩爾身上的詛咒似乎發揮了效用,他突然痛苦地往一旁倒,夜雨沒能及時接住他,還好王不留行似乎有在留意對方的狀況,很快地攬住索克薩爾。


  雖然很清楚對方是想幫忙,但夜雨還是沒來由地感到不爽快。


  王不留行和夜雨沒有什麼共同話題,而唯一能拯救場面的索克薩爾卻又半昏半醒,三人一路上十分沉默。這樣的沉默讓擔心索克薩爾的夜雨感到更煩燥,在心裡一遍又一遍詛咒那個逃跑的黑暗精靈半路摔死。


  到家後,王不留行將索克薩爾安置到床上,然後從懷裡掏出一個星星掛墜的項鍊,他將項鍊放在掌心,盯著它看了一段時間。夜雨感覺周遭的空氣似乎有所轉變,氣流漸漸往王不留行的身旁聚集,但對方的衣袍卻一動不動,可見這不是真的氣流,而是魔法的波動。


  直到星星的掛墜發出光芒後,王不留行便將項鍊放在索克薩爾胸口處,昏睡中的索克薩爾皺了皺眉,表情開始扭曲。


  夜雨見狀,馬上站不住了。但王不留行好像背後長了眼睛一樣迅速伸出手攔住他,然後在他怒吼前說:「你不會忘記索克薩爾的種族吧?」


  ……不就是黑暗精靈嗎。夜雨這麼一想後,稍微冷靜下來的腦袋馬上開始運轉。


  「治癒魔法都是光屬性的,黑暗精靈卻畏懼光屬性。經過長時間的演化後,黑暗精靈的身體比一般精靈還要強壯,都是因為他們無法忍受光屬性的『侵蝕』。」王不留行緩緩說道,似乎也是在替自己轉移注意力,「但我沒辦法,我是個精靈,這種傷口用光屬性治療才是最快、最有效的。你應該不會覺得我給他傷口隨便抹點藥膏他就會自己好起來了吧?」


  夜雨沉默了,王不留行不知道他聽進去沒,但對方明顯沒有要向前的舉動,他多少放心了點。


  索克薩爾臉色依然難看,全身都開始冒冷汗、手腳也明顯抽蓄起來。


  夜雨又一次站不住了,「你到底行不行?」


  王不留行挑了挑眉,「我不行,難道你行?」


  夜雨快氣炸了,但目前能幫助索克薩爾的就只有王不留行,他不覺得自己去速成治癒術會比真正的精靈還厲害,而他希望索克薩爾盡快康復。


  他很不耐煩、很焦躁,但他是個理智的人。


  頂多等他把索克薩爾治好再說。夜雨想。


  過了一段時間後,王不留行起身解開索克薩爾的衣物,似乎在確認對方身上的圖騰消下去了沒。夜雨反射性抬起頭,就被索克薩爾光滑而白皙的皮膚閃得臉紅,連忙撇開眼。


  「等他醒來就可以了,有後遺症再告訴我。」王不留行收回項鍊,看向了一直站在身後的夜雨,「現在給你件事做,幫他擦擦汗。現在他的狀況不好,很容易感冒,到時候就麻煩了。」


  夜雨點點頭,正打算出去打點水,王不留行卻又攔住他。


  「你又想幹嘛?能不能一次把事情交代完啊我說,你們精靈都這麼囉嗦嗎?你剛才不是才說索爾可能會感冒,要是他真的感冒了我一定找你算帳!不要跟我說感冒這種毛病光屬性也治得好,我不懂魔法但我不笨好嗎!」夜雨終於不耐煩了,恢復了他多話的毛病。


  要知道剛才他都只能在一旁乾著急,快憋死他了。


  「如果你話少點,我們可以省下至少十秒鐘。」王不留行抓住他的手腕,「你不介意我把你手上的記號給索克薩爾吧?」


  夜雨一愣,馬上就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了。他伸出手,王不留行則將自己的手掌平放在夜雨的手背上,不久後那個地方就泛起淡淡的光芒,乍看之下有點像六芒星。


  這是三年前,夜雨離開精靈的領地前王不留行留下的記號。他說,他們要是要踏入人類的領地,一定會有很多麻煩的問題,如果真的解決不了,握住記號所在的地方呼喚他,他就會即時趕到。


  「我本來是想把這個記號留給索克薩爾的,顯然他會比你需要這個。」王不留行一邊進行手邊的工作一邊說:「……雖然這不代表他惹麻煩的功力強過你。」


  「你到底想說什麼?不要這麼拐彎抹角的,聽著就煩。」夜雨不悅地說。


  「這個記號是來自於我,當然也無法避免地帶著點光屬性,我如果直接放在索克薩爾的身上,恐怕會給他留下不好的影響。不過這個記號在你身上三年,而他也跟你接觸了三年,普通的黑暗精靈我不敢說,但我想索克薩爾應該可以接受這個記號。」王不留行說著,似笑非笑地看了夜雨一眼,「而且你本身就光屬性旺盛,他也沒出什麼事。」


  夜雨撇撇嘴,語氣酸溜溜地說:「你還真是替他著想啊。」


  王不留行不以為然地說:「既然我都幫他了,就沒有理由害他。我們精靈不會出爾反爾。」他將手移開,夜雨手背上的記號已經完全被他消去了。「如果我真的想害他,一開始不讓他留在我們領地就夠了。」


  王不留行說的的確是實話,可以的話他其實是想在兩個人身上都留一個記號的,以防萬一……但夜雨很顯然不願意接受他的幫助,要不是為了索克薩爾,八成不會想讓這樣的記號留在手上。


  「我不是笨蛋,你說的這些我都懂。」夜雨看著王不留行說:「我好奇的是,你為什麼要幫他?就我所知,精靈就算不至於恨黑暗精靈入骨,也應該對他們沒有半點好感。」


  「你說的對,我一開始的確沒想過要幫助他,頂多想幫你而已。」王不留行伸出手指點了下索克薩爾的額頭,「但是我感覺得出他不太一樣,而我的直覺告訴我,如果我不保住他的命,我以後恐怕會後悔。」


  夜雨挑起眉,「就這樣?你真不應該當精靈,人類有個職業叫靈媒師你知道嗎?我覺得你可以混得很好。」


  索克薩爾的額頭發出淡淡光芒,那個六芒星的記號又漸漸浮現,然後隱沒。


  王不留行此時才又重新面對夜雨,「我已經兩百歲了,而你只是一個十七、八歲的人類少年,你真不應該試著套我的話。」他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著,然後朝著房間門口走去,「他應該快醒了,你快去幫他擦身吧。」


  夜雨看著王不留行的背影良久,才僵硬地吐出幾個字。


  「…………精靈心也太髒了吧!」


 

×


小劇場──大眼你真是太搶戲了。


  黃:我什麼都不想說。


  喻:我好像只出場半章不到……


  王:這麼說,這章的主角是我嗎?


  黃:憑什麼啊!!這篇是黃喻!!你看一下標題好嗎!!


  王:然後作者還在CP那列標了「微王喻」。


  黃:你還好意思說!只是微而已啊!這不代表什麼!


  王:只是微而已還能佔一個章節的出場數,感覺也不差。


  黃:…………我覺得心好累,感覺再也不能愛了。


  喻:……你們能別吵了嗎,這章出場最少的人在這裡呢。



-TBC-


评论(8)
热度(28)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