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盧喻】虛擬世界太可怕了01


  各位對不起,三次元有點事,所以我廢到現在才更文(跪)

  實在是力不從心。但對全職的愛還是把我呼喚回來了。

  希望還有人願意看。

  謝謝你們還沒移除關注。



CP:盧瀚文×喻文州



  喻文州與盧瀚文的第一次見面是在遊戲上。


  那時候喻文州正在被一隊人圍攻,周圍幾乎沒有人經過。雖然他要脫離是沒有問題,但還是需要一點時間。


  這時候,扛著重劍的戰士出現了。


  「喂喂喂!前面的在幹嘛!」


  圍著他的人全部刷刷地看向戰士。


  「你們……該不會是在……欺負這個魔法師吧?」戰士發了幾個驚訝的表情,隨後話鋒一轉,「太好了!」


  「啥?」


  「這小子有毛病吧?」


  「你最好別多管閒──」


  ──然後?


  然後就是刀光劍影下,戰士俐落地扛著他的重劍唰唰唰地斬向敵人,毫不手軟,期間還不忘發表一下對戰感想,看起來要多欠揍有多欠揍,十分輕挑。


  但是,站到最後的卻也是他。


  喻文州在遊戲這塊雖然不是很熱忱,但絕對也是很厲害的。他看得出對方的操作十分熟練且精準,雖然級數不高,但是手法卻是遊戲年齡算老鳥級的玩家才會有的。


  這時,對方向他搭話:「沒事吧?」


  「沒事,謝謝。」喻文州馬上回覆,雖然他自己也可以解決,不過對方幫了他的確是事實,道個謝不會少掉他哪塊肉。


  「沒事就好!你等級好高呀,怎麼會被欺負?」


  ……好像被看扁了?喻文州有點無奈地回:「我怪被人搶了,對方還想殺我爆裝,我只好把他殺回城,然後就這樣了。」


  「咦?那感覺你挺厲害的。」戰士在他周圍繞了繞,「你可以帶我嗎?」


  下一秒,就有一個系統訊息跳出來問:流雲申請加你為好友,是否接受?


  …………所以剛才那個「太好了」是這個意思嗎?


  喻文州笑了笑,毫不猶豫地點下「是」。


  流雲很高興地發了好幾排表情表示喜悅,然後興沖沖地對喻文州說:「請多多指教啦,索克薩爾!」


  「嗯,你也是。」喻文州一邊敲著字一邊喃喃:「流雲。」


 

×


  喻文州很負責任地帶著流雲跑了幾個任務,對方如他所想的是遊戲老鳥,馬上就摸清了遊戲的設定和流程,加上那極快的操作,很快就可以自己在遊戲裡橫著走了。


  即使這樣,流雲還是在上線的時候第一個敲喻文州和他打招呼,左一口「師父」、右一口「師父」地叫,纏著喻文州帶自己組隊刷副本或競技場。


  不過,隨著流雲等級越來越高,喻文州不得不嚴肅地和流雲商量。


  「流雲,你已經三十級了。」喻文州在字裡行間透露出他沉痛的口吻,「其實我們在二十級就應該要遇到這個問題,不過因為你我實力都不弱,所以一直不用煩惱,但是我們現在不得不考慮……」


  流雲很乖,等喻文州停頓了才問:「什麼問題呀,師父?」


  「你遊戲玩這麼久了,應該懂的吧?」喻文州在螢幕前嘆了口氣,「我們刷副本越來越吃力了,應該要學著組野隊……」


  其實當初喻文州在遇到流雲時,就已經四十三級了。但是流雲當時才十級,加上他一上遊戲就得陪著這小鬼滿遊戲地跑,為防萬一不讓這孩子死回城他也從不帶對方跨級打怪,於是雖然流雲升級快速,但他自己在這段時間才升到了五十級。


  於是,本來就算流雲一個人會有點吃力的副本,有等級上優勢的喻文州出手還是能輕鬆過關,但喻文州和流雲的等級差距開始縮小,他們要打的副本等級也越來越高,他不得不語重心長和流雲討論一下團隊合作的問題。當然,是兩人以上的團隊。


  他本來以為向流雲這樣遊戲經驗豐富的玩家,應該會比他還先想到這問題,沒想到卻是他先提出。


  感覺……這孩子是不是越來越黏他了呢?


  「野隊啊……可是說不定會找來拖後腿的傢伙耶……」流雲彷彿垂下了他不存在的獸耳一樣委屈地表示:「雖然有點吃力,不過我們還是有辦法過去的呀。」


  「遲早會撐不下去的……就算我們真的厲害到可以撐過七十級,也要考慮一下續航的問題……」雖然知道流雲明白,但喻文州還是忍不住說明給這個鬧脾氣的孩子聽:「即使我們背包都裝滿藥劑也是行不通的,更何況每次都要這樣刷副本,賠的絕對是賺的十倍。你不想找太多人……至少也邀個牧師。」


  流雲本來似乎還想再反駁什麼,卻又覺得喻文州的話實在沒辦法反駁,只好不太甘願地應下:「好吧。」


  後來,他們便在副本門口找尋落單的牧師。


  但這任務實在很困難,畢竟對一支隊伍來說,牧師是絕對不可以忽視的存在,現在他們眼裡所見的牧師不是有隊伍了就是隊伍沒齊、但也已經有人要了,喻文州無奈之下只好又拉著流雲去角落「促膝長談」一番,終於說服對方乖乖組一支五人隊。


  不久後,他們就找到了似乎還沒組到人的牧師跟一名戰士。


  這個戰士使用的武器是拳套而不是刀劍,似乎是近身類型,應該可以跟流雲做好配合……喻文州一邊打字一邊思考著。


  「你們好,組隊嗎?」


  「咦?有人來了!」頂著「靈魂語者」的名字的牧師看向他們,「還剛好兩個人!阿曉,快把阿軒叫回來吧!」


  戰士停頓了一下才回:「你們好,我們這還有一個槍手,等等就會過來了。」


  不久後,果然有個槍手一邊說著「壓力山大」一邊朝他們跑來,他們各自組了隊之後,就果斷地進了副本。


  魔法師和牧師必須要保護在隊伍中間,這是很基本的遊戲意識,於是喻文州的索克薩爾就和靈魂語者被兩名戰士和一名槍手夾在中間,一行人不快不慢地行走著。


  不久,他們很快遇到第一批小怪,前面的兩個戰士馬上衝出,最後方的槍手則是看準鑽了漏洞要來攻擊牧師和魔法師的小怪射擊,喻文州則和牧師一起讀條吟唱,不同的是他們一個管攻擊、一個管治療。


  槍林彈雨:「咦?!」


  喻文州朝身後的槍手瞄一眼,牧師也奇怪地問對方怎麼了,而槍手沒有多說,又繼續乖乖殺怪。


  總的來說他們這隊人都不弱,很快就清完第一波小怪。


  這時,隊裡戴拳套的戰士開口了。


  濤落沙明:「……索克薩爾,你已經五十級了?」


  戰士濤落沙明、槍手槍林彈雨和牧師靈魂語者都才剛過三十級沒多久,經驗條只比流雲要長上一點。他們一開始也沒多注意(應該說沒想過會有五十級的跑來打三十級的副本),結果喻文州一出手就讓他們看出了等級差距。


  索克薩爾:「是啊。」


  喻文州在螢幕前笑著,操控著手中的法杖指向流雲。


  索克薩爾:「我是他師父。」


  濤落沙明:「臥槽。」


  槍林彈雨:「臥槽。」


  靈魂語者:「臥槽,高手求帶求包養!」


  槍林彈雨:「你素質呢。」


  流雲:「師父已經有我了,你們都別癡心妄想了哼哼……除非你們願意叫我聲師兄來聽聽?」


  靈魂語者:「我拒絕。」


  槍林彈雨:「拒絕。」


  濤落沙明:「那個……而且我剛才才發現,你們兩個都還沒有加入公會啊?」


  槍林彈雨:「咦?明明身手不錯啊,你們是不是惹到哪家大公會了?可是我也沒在黑名單上看過這兩個名字……」


  螢幕前,喻文州手一抖,差點把沒組好的句子給打上去。


  因為現實中還有工作,原本只把遊戲當消遣的他根本沒有很認真在玩,只是上遊戲打打怪做做任務,幾乎要把它當單機遊戲……認識流雲後,他也想過公會的事,不過因為當時流雲等級還很低,比較不容易有公會願意收,所以他沒多考慮,然後……


  他就把這事給……忘了。



TBC


评论(2)
热度(29)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