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魏喻點文】屬於我們的日常。


 @成寇败王 姑娘點的魏喻日常梗!希望你喜歡……!

第一次打這個CP真是好激動啊……欸?我好像常常說這句……

上網查了下發現,水瓶和天秤意外挺相配的呢!



CP:魏琛×喻文州

 

四百粉點文

 


  「喂,文州、文州、喻文州!」


  陽光溫和地灑進室內,魏琛卻一點也不溫和地搖晃著把自己包裹在被子裡的喻文州,後者被這麼搖了十來次後終於醒來,一張開雙眼就被陽光刺激得瞇起。


  從被子裡伸出手遮擋陽光,喻文州微皺著眉,雙眼逐漸聚焦在旁邊的人身上。


  然後他開口,語氣柔軟,「魏隊……?」


  喻文州的聲音本來就比較溫和,還沒清醒的時候聽起來更是像在撒嬌一樣,不管聽了幾次魏琛還是習慣不了。


  好、好想親下去……


  魏琛甩甩頭,拿出自己身為年長者的理智忍下了。


  「怎麼了?」喻文州半坐起身,打了個呵欠,看起來稍微清醒一點了。


  「你把我的襯衫給放哪去了?」魏琛此刻穿著背心短褲,頭髮也沒梳理整齊,看來大概也剛起床沒多久。


  「嗯……魏隊你以後別再把衣服亂丟了。」喻文州笑了笑,「衣櫃左邊倒數第二格抽屜裡找一下。」


  「哦,好……」魏琛說著說著就又去翻衣櫃了。


  喻文州看著被翻得亂七八糟的衣櫃,心裡十分無奈。看來今天得早點回家來整理了呢……不過估計魏琛不用幾天就能再把衣櫃恢復原狀。


  喻文州也不是很會整理的人,他只是比較不會把東西給弄亂,自然也不用擔心整理的問題。但魏琛不但不會整理還老是把家裡搞亂,喻文州就算不擅長也只能默默收拾──反正就算跟魏琛說了他也不會改。


  「怎麼突然想穿襯衫了?」喻文州一邊掀開被子一邊問。印象中魏琛是隨便套件T恤和褲子、有時候還直接穿著背心就出門的人,今天居然想起了他的襯衫……話說,要不是魏琛衣服丟得到處都是,喻文州還真不知道對方有襯衫這種東西。


  「哦,就是那個,訓練營又來了一堆小鬼了,我想說順路去看看。」魏琛很快就找到了被折得很整齊的素色襯衫,把衣服丟在床上後又埋頭去找褲子了。


  「……這樣啊。」喻文州拿出手機看了下,「今天藍雨有聚會……魏隊要不要來?我們大概一整天都會在外頭。」


  魏琛頓了下,然後感嘆:「唉……不知不覺你們也都退役了啊……」然後他轉過頭來,揉了揉喻文州的頭髮,「我就不湊熱鬧了,替我向少天問好啊。」


  ……這是把他當小孩子了嗎?喻文州有點無奈,但也沒拍開魏琛的手。


  說起來,他在訓練營的時候,魏琛幾乎都只把注意力放在黃少天身上,可能偶爾也會看下其他有潛力的孩子,反正不會去注意他。摸頭這種對小孩子會做的事,魏琛好像真的從來都沒有對他做過。


  這麼想著,喻文州低下頭,任魏琛把他睡亂的頭髮揉得更亂。


  魏琛則是有點出神地看著喻文州的臉。在對方身上還是能看出一點少年時期的模樣,溫和的眉眼、細長的睫毛、看起來就很柔軟的臉頰……他以為自己根本沒有多看過喻文州幾眼,這才發現自己其實早就把他的樣子給牢牢地記在了心底。


  不過,因為喻文州低下了頭,鼻子以下的地方就看不到了。魏琛也低下頭去看喻文州的表情,剛好看見對方眼裡沒能及時收住的感傷。


  雖然喻文州什麼也沒說,但魏琛就是覺得對方好像在對自己撒嬌似的。他伸出手把對方抱進懷裡,力道十分溫柔地拍了拍喻文州的背。


  喻文州也回抱了魏琛,將臉埋進對方頸窩,還順帶蹭了蹭。


  魏琛打趣道:「少天可從來不會跟我撒嬌,你就可愛多了。」


  「嗯。」喻文州低低地笑了一聲,「魏隊很有父親的感覺。」


  魏琛不高興了,「說什麼呢你?」他推開喻文州,這次沒有再猶豫地吻了上去。


  雖然是親吻,但魏琛也只是淺淺地吻著對方,一遍又一遍地舔舐著喻文州的唇,或是吸允、或是輕咬,就是不深入。


  即使只是這樣,在分開的時候,喻文州還是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


  「嘖……」魏琛無奈地下床,感嘆自己的自制力也跟著退化了,「我先用一下浴室啊……」


  「嗯……」喻文州看著魏琛的背影,勾起一抹淺笑,「魏隊。」


  「怎麼?」


  「早安。」


  「……嗯,早安。」


 

×


  待兩人都穿戴整齊後,喻文州走進廚房準備早餐,魏琛則是一手報紙一手搖控器,坐在沙發上,擺好姿勢,然後……等早餐。


  這期間魏琛也會抱怨一下興欣的事,多半都是公會搶BOSS不順利、誰誰誰被敲詐之後居然去找戰隊的來對抗他們、或者葉修又在抱怨公會倉庫等等的事。


  喻文州一邊聽一邊回應幾句,偶爾也會無奈地笑笑,然後也說起藍雨的事情來,不過多半是在說黃少天。


  雖然退役了,不過大家還是有在聯絡,尤其喻文州現在搬到了H市和魏琛住一起,藍雨的眾人更是隨時都在想辦法把昔日的隊長約出來,黃少天還總嚷嚷著「魏老大可沒下限了隊長你千萬別被他汙染」之類的話。


  不過他知道,黃少天其實也是想念魏琛的。


  「嘖,別說少天了,說到他我就頭疼……哎唷,估計我老了以後第一個不管用的就是耳朵。」


  ……而且他想,魏琛應該也是想念黃少天的……吧?


 

×


  解決完早餐後,喻文州一面整理衣著一面看著魏琛整理衣著,要是對方哪裡沒弄好他就會去幫下忙,魏琛還會感嘆喻文州簡直是賢妻。


  「……魏隊,別耍嘴皮子了。」喻文州一邊幫對方整理頭髮一邊說:「還有,你襪子似乎也穿錯了……」


  「哎?我平時出門穿雙拖鞋就解決了,哪想得到這麼多。」魏琛垂下眼看喻文州,「不知道幾年沒穿正裝了……」


  你只是穿了襯衫。喻文州想,但沒說出口。


  轉念一想,要是和魏琛平時的穿著比較,那這一身的確算得上是正裝了。


  整裝完畢後,喻文州拍拍魏琛的領口,在對方唇上點了一下。


  「早點回來。」


  「你也是,別跟那幫臭小子混太晚啊。」


 

  他們雖然同居,但時間大多數都還是分給彼此以外的人。


  不過至少在這時候,他們還是屬於彼此的。


 

×


小劇場──所謂的分開行動就是在別人面前放閃光彈。


  喻:「喂?魏隊,出門前忘了問你,你晚餐想吃些什麼?」


  魏:「啊?嗯……想吃魚。」


  喻:「咳……好的,我知道了。上次的馬鈴薯燉肉還有剩一點……要不順便把冰箱裡的那點青菜也一起解決了?」


  魏:「行啊,你煮我都沒意見。」


  喻:「嗯,那你要記得回家吃飯,別在外頭吃了啊。」


  魏:「你也是,要記得陪我吃飯啊,肚子給我留著。」


  喻:「呵呵,好,那再見。」


 

  興欣公會部門表示:「魏老大拜託你老婆的電話出去聽好嗎──」


 

  (昔日)藍雨戰隊眾人表示:「隊長咱們難得一次相聚啊不帶這樣的──」


 

  閃光彈這類攻擊看來是沒有同隊豁免的呢。



-END-


评论(6)
热度(42)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