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點文】Recover


 @鱼丸粥~ 姑娘點的黃喻吵架梗……希望你喜歡><"


然後在這裡祝大家白色情人節快樂唷~



CP:黃少天×喻文州


 

四百粉點文


 

00


  喻文州醒來的時候,只見黃少天扳著一張臉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不只這樣……他此刻身處的並不是自己的房間,似乎是俱樂部內的醫務室……?


  見他醒了,黃少天便從旁邊的櫃子上拿起一個裝滿水的紙杯遞給喻文州,喻文州接下水,往櫃子上看去,上頭似乎還放著什麼。


  一邊喝水一邊想自己怎麼會在這裡的喻文州,在過了五分鐘後才發現,黃少天居然連一個字都還沒有說過。


  看了下對方的表情,黃少天正用一種十分恐怖的表情看著他。


  「少天,怎……」


  黃少天飛快把櫃子上的塑膠袋拿了下來,遞給喻文州,截斷了對方的話。


  喻文州接下塑膠袋,裡頭似乎是食物,還有點熱熱的。他疑惑地望向黃少天,對方卻沒有要跟他說明的意思,只是眼神裡充斥著滿滿的「給我吃」的訊息。


  黃少天很生氣。查覺到這一點後,喻文州感覺有點意外,雖然對方看起來總是毛毛躁躁的,脾氣卻算得上不錯,而且也是個冷靜理智的人,和黃少天相處了這麼久,他也沒幾次看到對方生氣的樣子。


  而且這次讓他生氣的人恐怕是自己。


  在黃少天緊迫盯人的視線下解決掉手裡的熱粥後,喻文州終於得以把話問完:「少天,怎麼了?」


  「……你還問我怎麼了?」看喻文州那副好像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黃少天頓時感到火大起來,「你給我說說看你多久沒好好吃飯了!」


  這個問題挑起了喻文州的回憶。身為藍雨戰隊的新任隊長,他的壓力比一般隊員都要大上不少,因此總是沒日沒夜的研究其他戰隊或鑽研戰術布置。本來還會少少去一次食堂,最近卻完全不去了,房間裡有食物就隨便解決一下,沒有了就不管。黃少天很擔心他,但他自己也剛遇到了新秀牆,正苦惱不已,只能在去食堂的時候順手幫喻文州打包一份,沒時間盯著對方吃東西。


  喻文州本來也會規規矩矩地把黃少天帶來的食物吃掉,最近卻因為藍雨的成績沒什麼改善而感到煩惱,都是東西放涼了才想到自己還沒吃……這樣一段時間下來,喻文州可憐的胃終於受不了主人的摧殘了。


  「你也不想想自己都幾歲了,連自己的身體都顧不了,花個十幾二十分鐘好好吃一頓飯有那麼困難嗎!我都沒勉強你去食堂了,你怎麼就不知道吃飯啊!」黃少天一開口就像是忍了很久一樣把想法全都嘩啦啦地吐出。


  喻文州此時的關注點卻不太對。他忍不住想,上一次黃少天這樣對他吼的時候,好像是因為魏琛離開藍雨……這次卻是因為擔心他。


  於是喻文州溫言道:「說起來,我沒去食堂吃飯,少天有沒有好好吃掉秋葵呢?」


  黃少天這下是徹底被喻文州的態度惹惱了:「喻文州我沒在跟你開玩笑!」他口氣也重了點,「你可是隊長,你倒下了我們要怎麼辦?我知道你也是為了藍雨在努力,但是你也多考慮一點好嗎?我也有我的事要煩惱,沒辦法盯著你,這樣你就不懂照顧自己了?你到底有沒有身為隊長的自覺!魏老大就從來不會讓人為他擔──」


  喻文州突然動作俐落地掀開棉被,作勢要起身。


  黃少天見狀連忙伸出手把對方壓回床上,「你又想添什麼亂……」


  「很抱歉給你添麻煩了。」喻文州拍開黃少天的手,語氣平淡卻冰冷,「我知道我還不是稱職的隊長,沒辦法讓你們完全依靠我,我會再努力。」


  不等黃少天開口,喻文州又說:「我已經沒事了,我今後會更加注意自己的飲食問題,少天也不用麻煩來給我送飯了。」


  說完,他逕自離開了醫務室,沒有要繼續跟黃少天交談的意思。


 

01


  從那之後,黃少天和喻文州就陷入了冷戰。


  兩人只會在比賽方面稍微討論一下,其餘時間連一個字也不多說,其他人想打聽一下發生了什麼,不是被文字泡淹死、就是被喻隊長的笑容凍死。


  黃少天終於突破新秀牆,他們卻還是沒有和好。


  藍雨成績漸漸穩定起來,他們卻還是沒有和好。


  新進隊員一一加入,他們卻還是沒有和好。


  藍雨拿了冠軍,他們卻還是沒有和好……


  ……


  …………開玩笑的。


 

02


  幫助兩人和好的大功臣非鄭軒莫屬。畢竟他是目前藍雨戰隊裡和黃少天、喻文州相處最久的人,加上他也知道喻文州因為胃病而在醫護室躺了一天的事,雖然不能把事件原貌全部推理出來,但差不多知道一下兩人吵架的原因還是很容易的。


  當時他盯著自己的電腦,放空半天,才幽幽吐出一句:「壓力山大……」


  雖然兩人都沒有影響到正事,但其他人都快被兩人的低氣壓給壓得喘不過氣來了,每個人在訓練或開會的時候都好像鄭軒附體,擺出一副「壓力山大」的表情。


  這兩人……一個嘴硬,一個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會異常固執,要等他們自己和好……鄭軒無法想像這種畫面在他退役前還能不能看到。


  於是鄭軒,別名壓力山大君,用力丟開自己那「麻煩的事絕不插手」的原則,移動鼠標,尋找起某個網站。



03


  黃少天很準時地在晚餐時間剛過去還沒有多久就敲了鄭軒的門。


  雖然黃少天和喻文州盡力不讓私人感情影響到正事,但非必要,黃少天還是不會去找喻文州討論比賽的事的,如今他最好的人選當然就是交情比起喻文州僅稍遜一點的鄭軒了。


  這也是鄭軒想丟開原則幫助他們和好的原因之一。


  不管再怎麼熟,面對黃少天那像壞掉的水龍頭一樣嘩啦啦吐出話來的嘴,鄭軒還是敬謝不敏的,而且面對這種討論對象,鄭軒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真的和黃少天「討論」起來。


  一定要讓他們和好啊!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鄭軒在心裡吶喊。


  他在聽見開門聲的時候就故作驚慌的瞥了一眼螢幕右下方顯示的時間,然後大爆手速把網頁關了。但黃少天都已經進門來,憑他那用來捕捉機會的犀利雙眼當然看清了鄭軒的動作。


  「幹嘛幹嘛,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啊?」黃少天立馬撲到鄭軒面前,「本少都看到了!你最好從實招來!不然競技場走起──」


  你只是想找人打架吧!鄭軒在心裡吐槽。


  「也沒什麼啦……」鄭軒擺出心虛的表情──其實他也不用特別演戲,畢竟他此刻心情的確是很心虛。「就是看看論壇……」


  「論壇?」黃少天挑起眉。


  「不要那樣看我行不行,告訴你就是了啦……壓力山大。」鄭軒重新點開剛才的網頁,的確是榮耀相關的論壇,而鄭軒稍微瀏覽了一下就點進了一個標題是「關於藍雨隊長」的帖子。


  一看見帖子的內容黃少天就皺起眉。發帖人煞有其事地分析起「藍雨隊長應該是黃少天」的言論,不過寫著寫著就變成偏向「藍雨隊長不該是喻文州」,已經有不少人在下頭掐起來了,不過很多人都是支持這個論點的。


  「以前這種東西到處都是,最近才開始少一點,但還是很多。」鄭軒一邊說一邊飛快地打起字來,「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我偶爾也來幫忙罵一罵這群不懂裝懂的外行,感覺還挺爽的。」


  黃少天看著那些留言內容。雖然藍雨的成績的確已經開始改善,但對喻文州不滿的言論還是滿天飛,因為和喻文州現在鬧得不愉快,加上之前他都還在煩惱自己新秀牆的問題,他倒是不知道有這麼多難聽的言論產生。


  不過,喻文州本人應該也不會理會這些就是。


  黃少天十分清楚喻文州的個性,雖然這些人都是外行,不過喻文州應該也會認真地看過這些評論,合理的批評他會想辦法改進,不合理的就看過去、不放在心上。


  即使喻文州如此坦然,但要說他一點也不會為這種事難過、不甘心是不可能的。


  這時鄭軒重新整理了一次頁面,他的留言下已經有一些回覆了。


  只要一想到喻文州坐在「隊長」這個位置上承受的壓力、還有不得不考慮的大大小小的問題,黃少天就覺得難受。


  這種事,喻文州從來不會找他商量。


  但是他在當時也的確沒有考慮到對方的心情。


  想到自己當時朝喻文州罵的那些話,黃少天就覺得懊惱──這些外人的言論,喻文州可以不放在心上、可以忽視,可是黃少天不僅是他的副隊長、他的隊員,更是他的好朋友。


 

04


  聽見黃少天說的那些話後,喻文州的心情是怎麼樣的呢?


 

05


  沒有多多考慮的到底是誰?


  黃少天握緊拳頭、又很快地鬆開。


  「你這小子打字慢死了慢死了!」黃少天一把推開鄭軒,雙手飛快在鍵盤上飛舞起來,「讓本少教你怎麼打嘴砲!這群人要是在榮耀上分分鐘、不對,秒秒鐘就被我幹掉了!居然敢在這裡自以為是地批評隊長哼哼──給本少看劍劍劍劍劍──」


  感覺到黃少天身周的氣場後,鄭軒默默地退到了一邊。


  所以說黃少你果然還是很在乎隊長的嘛,幹嘛不要老老實實去跟人家和好?過了這麼久也該冷靜下來了吧?鄭軒在一旁無奈地想。


  感覺黃少似乎會順便把別的帖子也給「攻擊」一遍啊……


  鄭軒突然有點同情那些人了。


 

06


  黃少天還真的把論壇都給「整頓」了,而且每個帖子還特地換一個馬甲留言。


  鄭軒還在旁邊玩手機遊戲呢,黃少天就突然一推鍵盤,十分帥氣地說:「喂鄭軒,電腦還你。我等一下還有事要去處理就不跟你討論了喔!」


  太好了,黃少你一定不知道我等你這句話等了多久。鄭軒十分感動地想。


 

07


  打開房門之前,喻文州完全沒想過站在外頭的會是黃少天。


  當看到對方坦蕩蕩地站在門外、卻在看到自己的瞬間又一臉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時,喻文州才發覺自己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和對方好好說句話了。


  看黃少天這個樣子,也不像是要來討論比賽的事。


  而且這種態度……難道他是要來和好的嗎?喻文州嘆了口氣,「和好」這兩個字浮現在腦海中的時候他就覺得有點彆扭。都多大的人了,居然還為了這種事嘔氣嘔了這麼段時間,看來他也越活越回去了。


  其實他早就不生黃少天的氣了,只是他心裡還是很在意黃少天的話,而且這段時間黃少天又是那種態度,他就沒了主動和對方和好的心思。


  再加上,他的事可比黃少天多出許多。


  如今背負著藍雨已經不只是壓力而已了,這是他的責任、也是他想做的事,他希望能對藍雨盡心盡力,對藍雨的每一個人也一樣。


  包括黃少天的新秀牆在內,他有很多要考慮的事。


  不過在看到黃少天久違地來敲了他的房門後,他才發現,自己是真的不想失去黃少天這個朋友。


  他們是藍雨的隊長和副隊長,他們是好朋友、好伙伴、好搭檔。


  而他,喻文州,不想讓這些成為「過去」。


  他們都還沒有真正向未來邁進,怎麼可以在這裡,因為這樣的小事止步不前?


 

08


  喻文州露出多日以來第一個真心的微笑,側身讓路。


  「少天,好久不見。」


  真的是,久違了。


 

09


  夢醒。


  喻文州睜著還有些朦朧的雙眼,看清床頭櫃上的鬧鐘的時間後才緩緩坐起身,打了個呵欠。


  他走進浴室,過了十分鐘後又慢悠悠地走出,站在衣櫃前隨意挑了一套西服和一件襯衣攤在床上。


  穿衣服的同時他也在回憶著剛才的夢境。


  那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沒想到會突然夢到……是因為最近的那些事嗎?


  簡直就像是過去的自己透過夢境在提醒他什麼事一樣。這種玄幻的想法一浮上,喻文州忍俊不住地勾起了嘴角。


  站在穿衣鏡前,他看著鏡中的自己打領帶,好像看到了過去自己幫同居人兼戀人打領帶的畫面。


  出門之前,他轉過頭,看著空蕩蕩的大房間。


  「我出門了。」


 

10


  喻文州退役後就和黃少天住在一起,黃少天在俱樂部工作,他不想閒著,也到外面給自己找點事做。


  不過,他們也因此變得越來越忙,在一起的時候也漸漸沒有話題。


  諷刺的是,他們最常有的交流就是吵架。


  不管是大事、小事,從黃少天把襪子隨手丟在沙發上到喻文州因為工作而忘了給陽台上的花澆水導致多起死亡案件,他們總是在吵架,吵個不停。


  喻文州不像黃少天那麼能說,但他說的話總是一針見血,黃少天就算用字數淹沒對方也不能掩飾這個事實,每到這時候他就會冷著一張臉摔門而出,挪窩到書房睡覺。


  但即使睡覺的地方也分開了,他們還是有辦法吵架……


  有時候喻文州也會想,既然在一起這麼辛苦,幹嘛不要乾脆分開算了?


  他看著自己手上戴著的銀色戒指,想,這種東西總不能束縛一個人一輩子,異性戀都能天天嚷著離婚,他們就更好辦了,直接把戒指扔了就行。


  於是喻文州無數次看著窗台,將戒指摘下,放在掌心握緊、鬆開……最後又將戒指戴了回去。


  然後他想通了,不是戒指束縛著他們,而是他們自己束縛著自己。


  就算每天都吵架、就算每天都不給對方什麼好臉色、就算一見面就冷言冷語,就算無數次因為寂寞而更加怨懟對方。


  他們終究捨不得這段感情。


  更捨不得對方。


 

11


  喻文州突然明白,為何當初黃少天會主動跑來找他和好了。


  那時還是個少年的黃少天對他說的話,他永遠也不會忘記。


  ……怎麼感覺都是成年人了,他們卻依然一點長進也沒有呢。


  於是喻文州拿起手機,直接按下他早已熟記的號碼,等待電話撥通的時候,他沒發現自己是多麼緊張。


  然而事實證明,有情人終是不會分開的。


  「…………喂?」


  「少天,我想你了,回來吧。」


 

12


  當喻文州側過身讓黃少天進門後,對方卻是直接一把抱住他。


  「文州,我想你了,回來吧。」



-END-


评论(8)
热度(60)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