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


啊……明明是女神生日我卻打了黃喻。

相信女神會原諒我的(掩面)

最後我要說!我總算可以睡覺了!大家晚安!(←手感一來就停不下來的人)


*看標題應該知道……會有上下兩篇吧……


-


CP:黃少天×喻文州


 

00


  有的時候,黃少天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幸福得要死。


  因為家境富裕,小時候的黃少天可以說是個小霸王,在學校、家裡都是橫著走的,幾乎要到對一個人看不順眼就出手揍一頓的境界。


  不過,還好,他有一個好哥哥。


  對方是他後媽的兒子,雖然與他同年,但是卻早了他整整六個月出生,個性也比他成熟穩重許多。想當年他還曾經覺得這個哥哥怎麼看都不順眼,處處找人麻煩,對方卻永遠是微笑面對他,也從未在爸爸面前說他壞話,搞得他自討沒趣,就沒再找碴了。


  黃少天記得很清楚,某次他把同班的一個同學打到送進醫院,總算驚動了黃爸爸,似乎是沒想到兒子居然這麼蠻橫,他氣得半死,從沒打過兒子的他抄起衣架重重打了黃少天五十大板。


  那個時候,也才是小學生的喻文州,他那沒血緣關係的哥哥,突然撲上前抱住黃爸爸的腰,永遠帶笑的臉孔皺在一起,用顫抖的童音說「不要打少天」。


  雖然黃少天依然被揍得鼻青臉腫,但這件事讓他對喻文州徹底改觀了。他原本以為這就是個愛裝乖的小孩,其實心裡也一直都看他不爽。但他被爸爸揍一頓之後,是喻文州第一個蹲到他身邊,摸摸他的臉,問他「疼不疼」;也是喻文州幫他上藥,雖然手法笨拙但卻十分認真,還溫柔地說「會疼就喊出來沒關係的」。


  小孩子就是這麼單純,要討厭一個人只需要簡簡單單的原因,就算是看不上眼或者一個表情、一個動作,就可能讓他討厭你一輩子。但相對的,他們也會因為一個簡單的原因,而喜歡上一個人。


  那次之後,黃少天就無可救藥地喜歡上了喻文州。


  還是小孩子的他不知道這種感覺是什麼,但是他對喻文州的態度完全變了,他開始跟喻文州一起上下學、討論功課、下課或午休時間都膩在一起,也不排斥和喻文州一個房間睡了,有時候還會說「要是我們是親兄弟就好了」的蠢話。


  他還記得某一天晚上,他怎麼樣都睡不著,但是面前的喻文州卻早已沉沉地睡去,他猶豫了下,最後還是一把抱住對方。喻文州似乎沒有醒,這讓黃少天更大膽地擠向喻文州,兩人之間的距離近到他能感覺到對方呼出的鼻息,還有吐息之間對方身體的小小起伏。


  當時的喻文州已經開始長身體了,黃少天卻覺得懷裡的人怎麼還是那麼瘦小,抱起來怎麼那麼舒服。不知不覺地,他就這麼睡了過去。


  於是,黃少天的童年,基本上就是這麼無風無浪地過去了。


 

01


  然而在長大之後,黃少天又覺得自己怎麼會如此不幸。


  他那風流成性的老爸又在外頭找女人,被後媽發現,兩人鬧了好一段時間,後來還是決定離婚了。喻文州理所當然地被後媽帶走,而且走得匆忙,兩個人連再見都來不及說,黃少天就沒了對方的消息。


  喻文州轉學了,而且搬離了G市。黃少天還記得自己當時真的氣得要死,簡直想把他老爸狠狠揍一頓,不過最後是他被老爸狠狠揍一頓就是。


  而且更不幸的還不是這個……


  時間的流逝如此快速,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分離了十年,一開始黃少天還被思念這個陌生的情緒折磨得茶飯不思,久而久之也就漸漸平復下來,只是偶爾想起喻文州的時候還是覺得很遺憾。


  他也曾想過,他們會不會已經沒有再見面的機會了。


  而且如今,就算見面了……對方還會是他所熟知的喻文州嗎?


  黃少天翻看著打掃的時候翻出來的相簿,又一次想起了他那個總是面帶微笑,又溫柔又沉穩的好哥哥喻文州。


  還是他的初戀……


  「靠。」黃少天一手用力把相簿闔上,拍出一片灰塵,「老子果然很倒楣。」


 

02


  因此,黃少天從未想過他和喻文州的重逢居然會來得如此突然。


 

03


  黃少天很早就獨立了。大多數原因是,他覺得對於喻文州的離開,他還是怨他爸爸的,於是他高中一畢業就搬出家裡,而他爸爸也沒多說什麼,知道兒子自己能養活自己就隨他去了。


  不過最近,因為兼職被開除,所以黃少天手頭有點緊。他看著擺在廚房角落的那一箱泡麵嘆了口氣,終於下定決心要把房子租出去。


  結果他才剛把招租啟示貼在外頭的牆上不久,背後就傳來一個溫吞得有些熟悉的男人嗓音。


  「請問……您是打算要招租嗎?」


  黃少天當時就覺得自己全身都開始起雞皮疙瘩了。


 

04


  喻文州覺得自己挺幸運的。


  雖然因為經濟不景氣而被公司裁員,覺得似乎交不出這次房租而十分煩惱的他只是換了條路買菜,沒想到剛好看到有人招租,而且價格還比他原來的公寓便宜不少。


  就是不知道房東好不好相處……他看著那個正在貼招租啟示的背影,忍不住開口問了:「請問……您是打算要招租嗎?」


  對方回過頭來,看起來是二十幾歲的青年,卻依然一身T恤牛仔褲,尤其是那活潑靈動的眉眼,乍看之下還挺像個高中生。


  「啊……這位先生有興趣嗎?你還真好運,我才剛出來貼呢!這紙都還沒貼好你就來了。我的房子就是前面這棟,雖然也沒很大但是兩個人住也綽綽有餘啦!你覺得怎麼樣?要不要進去看看?你對租金有沒有什麼意見?」


  ……而且還挺多話的。


  喻文州瞇起眼,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眼前的人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還有那張似乎停不下來的嘴……他甩了甩頭。


  「租金很便宜。」他提起手裡的菜籃,「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想現在就看看房子,可以嗎?」


  「當──然可以!」黃少天眼明手快地搶過了菜籃,「先生你還會做飯啊?看來也是一個人住的對吧!怎麼突然想換地方住了?」


  「我被炒魷魚了,原本的公寓的房租恐怕付不出來。」喻文州笑了笑,也沒堅持一定得自己提菜籃。


  「哦哦這樣啊……」驚覺這不是個好話題的黃少天馬上閉嘴了。


  他看著喻文州的笑容,不知怎地有種奇怪的熟悉感湧上,這種感覺讓他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兩人就這麼心事重重地進了黃少天家裡。


 

05


  黃少天家一共兩層樓,他打算把二樓都給租出去,一早就把二樓給收拾好了。喻文州瀏覽了下,雖然算不上多乾淨,不過對他來說也沒到過不了關的地步。


  於是兩人很快就談好了。


  喻文州抬起手腕看了下時間,「你已經吃過晚飯了嗎?」


  「啊?還沒……」黃少天不自覺心虛地瞥了一眼就在客廳旁的廚房。那裡還擺著一整箱的泡麵呢。


  喻文州指著放在一旁的菜籃,「那就是我耽誤你的晚餐時間了。不介意的話,廚房借我用一下好嗎?」


  「你這是……要做晚飯嗎?」黃少天對眼前的人的手藝十分期待,「好啊好啊!那就麻煩你啦!需不需要我幫什麼忙?」


  喻文州脫下外套,看了看廚房,然後十分乾脆地抓起掛在牆上的圍裙穿上。他一邊挽起袖子,一邊回答黃少天:「可以的話,先幫我洗菜吧。」


  面對如此有家庭煮夫架勢的喻文州,黃少天不自覺地看著對方露出的白皙的手臂發了一會呆,意味不明地吞了口唾沫後,他才意識到喻文州似乎說了什麼。


  「哦!洗菜啊!洗菜小意思啦!雖然我可能不太會做飯但是洗菜這種小事你可以放心交給我!要不要我幫忙洗米呀?」


  喻文州笑了笑,看著不知為何突然慌張起來的黃少天,「那就麻煩你了。」


 

06


  一頓晚飯兩人吃得十分愉快。雖然只是簡單的三菜一湯,但黃少天不知道多久沒吃到正常的食物了,那吃飯的架勢就好像難民一樣,幾乎忘記喻文州是客人。


  但煮飯的人總是喜歡看到吃東西的人吃相誇張的樣子,代表他做得好吃嘛。於是喻文州雖然在夾菜的時候筷子被黃少天敲了好幾次,但一頓飯下來他還是笑瞇瞇的。總體來說,兩人的心情都很愉快,也對新室友的好感上升不少。


  吃完晚飯後,喻文州很自動地收拾起桌上的碗盤,黃少天見狀立刻搶走對方手中的盤子說:「你可是客人啊,讓你做飯就很不好意思了,洗碗這種小事就交給我吧!別跟我搶啊,我會過意不去的。」


  聞言,喻文州很乾脆地收手,「那就麻煩你了。」


  「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名字欸……」黃少天把碗盤堆放在洗手台內,背對著喻文州開口:「真是……聊了那麼久才發現還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才好,我這反應力也慢得太誇張了,你千萬別介意啊……所以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喻文州。」喻文州一點也不介意,慢悠悠地說:「比喻的喻,文學的文,九州的州──」


  話音剛落,喻文州就聽見「匡噹」一聲,似乎是盤子掉進了洗手台裡。


  「喻……文……州……?」黃少天僵硬地把手上的泡沫清洗乾淨,轉過頭來,走向滿臉問號的喻文州。


  ……這下他總算知道這張臉給他的熟悉感是怎麼回事了。


  雖然喻文州也長大不少,不過對方的氣質和個性幾乎沒怎麼變,也難怪他跟對方相處的時候一直感覺到某種……舒服的感覺。他以為那只是代表他和這人特別和得來。


  「你小時候是不是住在G市?」即使如此,黃少天還是想確認一下,「因為媽媽改嫁所以住進G市?大概在你初三以前都還住在那裡吧?而且你還有一個小你六個月的、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對吧?」


  喻文州愣了下,看向眼前的人。他抿了抿唇,代替對方把名字念了出來。


  「少……天?」


  他吞了口唾沫,感覺呼吸困難。


  「黃……少……天?」


 

07


  對於黃少天,喻文州的感覺是很複雜的。


  在正式住進黃少天家之前,喻媽媽就握住喻文州小小的手,語重心長地說:「從今以後你就要有個新爸爸了,還會有個新弟弟,你一定要多聽爸爸的話、還有要多讓著弟弟一點,知不知道?」


  喻文州眨眨眼,用力點了下頭,「我知道了,我會聽媽媽的話的。」


  可惜的是,黃少天並不打算和喻文州好好相處。喻文州表面總是很和氣的樣子,其實心裡也對黃少天的舉動感到有些無奈和不滿,他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讓這個新弟弟接受他,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去喜歡這個弟弟。


  直到那次黃少天把同學給打進醫院。當時喻文州是在場的,他看到黃少天是為了幫助一名被霸凌的同學,但他從小蠻橫慣了,一被人揍就氣得停不下手,本來想做好事卻變成了壞人,而那個被黃少天救下的同學早就在兩人打起來的時候跑得不見蹤影。


  這些喻文州都看到了,但是他不打算說出來。他覺得是時候讓黃少天知道光靠拳頭是解決不了任何事情的,或許他這次是出於好意,但他也曾經欺負過同學,他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喻文州原本是這麼想的。


  但是當他真的看到黃少天被打的時候,不知怎地卻又不忍心起來──和在跟別人打架時不同,黃少天垂下眼,一點也沒有反抗,乖乖地站在原地任父親打罵。於是喻文州也不知是為什麼,居然衝上前去想阻止黃爸爸,無論喻媽媽怎麼勸他就是不肯退開,直到黃爸爸被他搞得沒了脾氣,氣急敗壞地去連絡受傷同學家長賠罪去了。


  會關心黃少天、幫黃少天擦藥什麼的也都是出於本能,喻文州當時對這弟弟也是沒有什麼好感的,他沒想到的是,黃少天從那之後就開始轉性,對他的態度已經不能說是「好了不少」能形容的,而且他也漸漸不去找人麻煩,修身養性起來了。


  喻文州當時是很高興的,他和媽媽是一起搬到G市的,當然為此他還轉學了,在班上還沒有什麼朋友,雖然附近鄰居都挺喜歡他,但他卻沒有同年紀的小孩陪伴,如今一直排斥他的弟弟突然對他好起來了,喻文州自然開心。


  然後,在他們初中的時候,發生了那件事情──


 

08


  如今,在分隔十年後,早已經成熟的兩個人終於面對面,卻都說不出話來。


  明明才在飯桌上聊得那麼開心……


  明明曾是對感情不錯的「兄弟」……


  明明一直很想再見面……


  於是黃少天鼓足勇氣,乾笑了幾聲後開口:「居然是文州啊……你都長得這麼大了呢,我都認不出你啦!」


  ……啊,他在說什麼?什麼叫「你都長得這麼大了」,他是他媽媽嗎!


  喻文州倒是出乎意料地配合,「是啊,少天也是。」他似笑非笑地說:「多話這點卻是一點都沒變呢。」


  黃少天的表情不知為何變得有些不自然,「文州你……不記得了嗎?」


  「嗯?」喻文州疑惑,「怎麼了?」


  「沒什麼……」黃少天不自覺失落了一下,然後又像想到什麼似的看向喻文州,「對了,文州你,交女朋友了嗎?」


 

09


  初中的時候,黃少天曾撞見過他爸爸和喻文州的媽媽接吻的樣子。


  他當時也稍微懂了點這方面的事情,但已經習慣當乖孩子的黃少天並沒有這方面的經驗。親眼看到這樣的場面對他打擊很大,小時候或許沒什麼,當時的黃少天卻不由自主地想,他總有一天也會遇到個喜歡的女孩子,他會很喜歡很喜歡她,也會和她有各種的親密行為……


  腦海中的女性形象不斷變換,最後居然變成了喻文州。


  他當時都嚇出了冷汗,慌忙把腦海中的想像給甩掉,卻怎麼也甩不開。然後他在看到喻文州的時候就想,或許感覺沒有那麼糟糕呢?也許我可以……試試看?


  於是,當時才十四歲的黃少天趁著喻文州想關燈睡覺的時候撲了上去,捧住喻文州的臉,朝對方的嘴輕輕點了一下。


  軟軟的……


  黃少天說不上有什麼感覺,但他覺得並不討厭,還有種想再親久一點好多感覺一下的心情。


  而當時才十五歲的喻文州還不太會隱藏自己的心思,臉馬上就紅了,嚴肅地告訴黃少天這是只能和喜歡的人做的事情,不可以隨便對他做……至少不能親嘴。


  黃少天不服了:「可是我喜歡文州嘛。」


  喻文州臉更紅了:「你說的喜歡……和我說的不是一個意思。」


  黃少天繼續不服:「不然還有什麼意思嘛?」


  喻文州繼續臉紅:「總之……你再長大一點就懂了。你會遇到一個你喜歡的、在乎的、想保護的、想疼愛的、想在一起一輩子的人……但是那個人絕對不會是我。」


  「你怎麼知道嘛!」黃少天癟嘴,聽喻文州這麼說他覺得很不高興,「那等我長大了,懂更多了,你會跟我在一起嗎?」


  喻文州腦筋還沒轉過來,從被黃少天親的時候開始他就一直處在不甚清醒的狀態,「就算你沒長大我也可以和你在一起啊?」


  「我是說交往!」黃少天很快想到他想表達的意思,「和我交往!」


 

10


  不過之後黃少天沒能等到喻文州的回答。


  因為黃爸爸和喻媽媽離婚了,喻文州也跟著喻媽媽搬走了。


  於是如今,黃少天認真地看著喻文州。他對喻文州的感覺一直都沒有變,或許這只是他的執著,但他想和喻文州交往的心情還是沒有改變。


  喻文州似乎也想起了那時候的事──該說他其實一直都沒有忘。


  「女朋友啊……我是沒有。」喻文州垂下眼,緩緩地說。


  黃少天很直接地說:「那你能和我交往嗎?」


  沒等喻文州反應,黃少天直截了當地告白:「我現在長大了,也早就懂誰會是我喜歡的、在乎的、想保護的、想疼愛的、想在一起一輩子的人。如今我說這個人就是你,你會相信我嗎?」他直直地望著喻文州,「你會接受我嗎?」


  「少天……」喻文州也看向黃少天,心裡卻直嘆氣。


 

11


  已經過了十年……你是怎麼確定,如今的我,還是你喜歡的那個喻文州?


-TBC-



评论(2)
热度(43)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