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ALL喻】榮耀童話之輝夜姬。(下)


啊啊總算來到這一天了,我的心情好激動……!

有太多話想說了,不過話癆模式還是留給白天的我吧><


喻隊生日快樂————我愛你————



CP:ALL喻


 

2/10喻文州生賀


 

  輝夜姬看著撫養他長大的老公公老婆婆,用一種十分悲傷的語氣說:「你們應該也注意到了……我其實不是這地球上的人。我原來是住在月球上的,今年的八月十五日,就是我回去的日子,他們會來接我回去的。」


  「什麼?!」老公公震驚,「這算什麼!你可是咱們養大的,憑什麼他們來了就得把你交出去!」


  老婆婆也緊握著輝夜姬的手道:「放心!乖女……乖兒子,我們一定會保護你的!沒有人可以強迫你離開我們!」


  「不,他們……恐怕不是你們能對付的對象。」輝夜姬沉痛地說。


  但老公公和老婆婆當然沒有因此放棄,一向聲譽還算良好的兩老去拜託縣太爺的幫忙,於是縣太爺派了許多優秀的弓箭手在輝夜姬家門外戒備。


  八月十五當天的夜晚,老公公和老婆婆強打起精神,等著會來接走輝夜姬的人,正當老公公口水流了有三尺長的時候,一段優美的仙樂響起,天上有一輛華美的馬車緩緩朝著輝夜姬家的方向行駛,那馬車駕著雲端而來,一旁還站著幾名侍女,畫面看來頗為壯觀。


  弓箭手們嚴陣以待,老婆婆則是抱緊了輝夜姬,但一陣強光襲來,老婆婆只感覺自己懷裡一空,待她睜開眼,輝夜姬早已不見蹤影,而已接近地面的馬車前,站著由侍女攙扶著的輝夜姬。似乎是忌憚著他,弓箭手們沒有隨意射擊。


  老婆婆手握緊了拳頭,感覺神經繃斷,於是她衝到馬車前對侍女們就是一頓罵,老公公想拉也拉不住,那群侍女只能目瞪口呆地看著老婆婆張牙舞爪地指著她們亂罵,不由得佩服此人之彪悍,連輝夜姬也愣住了。


  這時,馬車裡傳來了人聲:「怎麼這麼久啊?外面在吵什麼?」


  輝夜姬猛地回頭,剛好看見從馬車裡走出來的人。對方也穿著華麗的服飾,有點不悅地看著眼前的情況。


  輝夜姬重新看向老公公老婆婆,面帶笑容地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夫君……我此次回去,就是要與他成親。」說著,從馬車裡走出來的男人揮了下手,馬車裡有幾個僕人搬著箱子走了出來。


  男人拉住輝夜姬的手,誠懇地說:「這是聘禮。岳父岳母我很有誠意的,你們就把輝夜姬交給我吧,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他的,我們都分開那麼久了你們不會狠心又拆散我們的吧對吧對吧──」


  「吵死了!」老公公看了看有點臉紅的輝夜姬,不禁感嘆女……兒大不中留。「老伴,妳說呢?」


  老婆婆此時早已淚流滿面,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輝夜姬,以後記得要回娘家看看我們啊。」


  輝夜姬笑了笑,似乎終於放心下來,「好。」


 

  於是,眾人就這麼看著輝夜姬乘上馬車,朝著月亮駛去,離他們越來越遠……


 

×


CAST


  輝夜姬(喻文州 飾)、老公公(魏琛 飾)、老婆婆(陳果 飾)、肖公子(肖時欽 飾)、葉公子(葉修 飾)、周公子(周澤楷 飾)、王公子(王傑希 飾)、盧公子(盧瀚文 飾)、手下A(安文逸 飾)、玉匠B(包榮興 飾)、副手J(江波濤 飾)

 


×


幕後小劇場──(沒錯這才是正文)


  「我靠!總算結束了!」黃少天一來到休息室就開始脫自己身上繁雜的衣物,「我說導演這是坑爹呢,拍這種東西簡直閒得胃疼還破壞小朋友的童年有沒有?而且憑什麼我就出現那麼幾下連便宜都沒有佔到,演員表上也沒我名字!這算啥!本少也是有台詞的好不好!」


  「你搞錯什麼了吧少天?」葉修沒有急著換衣服,而是連忙從菸盒掏出菸來,要知道他為了拍戲都只能叼著草,「本來你根本沒有出場鏡頭的,是你自己硬要跑出來……而且你連角色名字也沒有還打什麼演員表?身為輝夜姬的夫君卻打『男子A』之類的東西沒問題嗎?」


  肖時欽和王傑希一換下衣服就面對面嘆了口氣,表示他們只想和周澤楷一樣當個安靜的美男子。


  「對了,隊長呢?導演一喊CUT就跑走了,現在也沒看到人。」盧瀚文依然興沖沖地看著身上的衣物,好像還不打算換下來。


  魏琛搖搖頭,他也和葉修一樣來到休息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抽菸,「當然是去換衣服啦,他想換衣服的心情可是比任何人都迫切啊……」


  「唉,其實文州穿那樣挺好看的啊,真可惜。」葉修嘆口氣。


  「可惜什麼?」魏琛挑眉。


  「沒拍照……」


  一直默默待在角落的周澤楷顫了顫身子。關注著場面的王傑希和肖時欽交換了心知肚明的一眼,朝周澤楷伸出手,表示等等傳給我們一份。


  周澤楷想搖頭,又怕兩個心髒破罐破摔把他有拍照的事情說出去,要是被喻文州逼著刪照片就不好了……於是只好點點頭。


  這時,因為得知休息室裡都是男性而跑去洗手間換衣服的陳果跑來敲門,把公會裡還有要事的魏琛帶走了。臨走前她說:「我剛才在外面看到喻隊,他好像換好衣服了,應該等等就會過來。」


  葉修揮揮手,「知道了,謝啦,老闆妳可以把他拖走了。」


  在魏琛還穿著戲服就被拖走的背景襯托下,盧瀚文閃著寫滿期待的雙眼看向黃少天說:「黃少黃少,蛋糕呢?」


  黃少天剛換回衣服,朝休息室的角落努努嘴,「放那邊的小冰箱了。」


  葉修挑起眉,手指叩了下桌面,「那我們來商量一下那個問題吧?」


  王傑希伸出三根手指,「喻隊是三杯倒,你是一杯倒,能灌醉他的可能性大概不超過我們(能灌醉他的可能性)的十分之一吧?」


  肖時欽接話,「應該說是灌醉他而自己沒醉的可能性不超過我們的萬分之一。」


  周澤楷默默舉手,「我力氣大,抬得回去。」


  黃少天一腳踩上椅子,指著對面一群人道:「你們都別想!隊長是藍雨的人,當然要本少扛著回去!(看了下一臉期待的盧瀚文)……瀚文你未成年,等等就直接回俱樂部去,我打電話叫鄭軒來帶你走。」


  「什麼!沒有這樣的!黃少你無恥你賴皮你無理取鬧!」


  「我哪裡無恥哪裡賴皮哪裡無理取鬧!」


  「你就是無恥就是賴皮就是無理取鬧!」


  葉修受不了地撇過頭,揉揉耳朵,從口袋中掏出手機。


  肖時欽表示疑惑,「前輩你這是要幹什麼?」


  「打電話告訴老魏『藍雨的未來已經被少天完全汙染』的不幸消息。」葉修一手拿著手機,一本正經地說。


  「……剛才的問題怎麼辦?要是喻隊喝醉了誰送他回家?」王傑希轉過頭,不想繼續看身後那群人胡鬧。


  肖時欽看了看也是個心髒的王傑希和沉默的周澤楷,前者他沒自信說服、後者……他不忍心欺負對方,於是他露出無奈的表情伸出手,「猜拳吧。」


 

  「叩叩」。


  「你們換好衣服了嗎?我進去囉?」


  喻文州靠在門邊,聽著裡頭各種「我靠我靠誰快去把燈關了!」、「現在是白天,你要製造氣氛是不是搞錯時間了啊少天」、「你們安靜點行不行,外面會聽到」等等的爭吵聲。


  ……嗯,他確實,全部,完完整整地聽見了呢。


  喻文州嘆了口氣,手握上門把的那瞬間,他在心裡暗下決心,今晚絕對不能沾上哪怕一滴酒。


  「我進來囉──」

 


×


  「喻文州、生日快樂──!」


-END-



评论(4)
热度(30)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