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ALL喻】榮耀童話之輝夜姬。(中)


  一早起床就喉嚨痛……(哭)而且我媽買了三包喉糖……看了更痛了……


*又來傷眼了(歡樂(已棄療



CP:ALL喻


 

2/10喻文州生賀


 

  「我想要一個石缽。」輝夜姬給出了第一個題目,「這是在一個叫印度的國家才有的寶物,是佛門的重要物品,我希望你能把它帶來給我。」


  「石缽嗎……」肖公子推推眼鏡,笑了笑,「我知道了。」


  肖公子沒有真的到印度去,而是四處打聽、收集資料,得知石缽的模樣後,就在本地到處尋找一樣的東西,花了三年時間才在一座山上找到與傳說最接近的石缽,於是他經過再三確認後,十分高興地回去覆命了。


  輝夜姬接過那個石缽,仔細打量了一陣,然後遺憾地說:「這個石缽是假的呢。」


  肖公子十分震驚,「何以見得?難道你曾見過實物?」


  「這倒沒有,不過真正的石缽是會散發出光輝的,但你給我的這個卻黯淡無光……而且,雖然經過仔細擦拭,但這個應該是在山裡撿到的吧?」輝夜姬笑笑地將石缽遞還給肖公子,「很抱歉,你沒有達到我的要求,請回吧。」


  其實還算老實的肖公子承認了自己的錯誤,道:「請問,在我離去前,能讓我在你臉上留下一吻嗎?」


  輝夜姬一愣,隨即又溫柔地說:「可以。」


  肖公子規矩地在輝夜姬白皙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然後滿足地離去。


 

  得知肖公子失敗的消息後,葉公子十分迅速地來向輝夜姬領取題目。他叼著一根不知名的草根,慵懶地站在輝夜姬面前。


  「我想要一種用玉做成的樹枝。」輝夜姬直覺這人不好對付,於是提升了難度,「這是真的存在世界上的,希望你能找出來,並把它帶來給我。」


  葉公子似乎是看出輝夜姬的忌憚,勾起一絲玩味的笑容,「沒問題。」


  結果葉公子動用人群的力量,把自己能調動的手下都叫出去一起尋找這根傳說中的玉枝,卻一直沒有收穫。他的手下A提出意見,讓葉公子找手藝高超的玉匠做出仿真的玉枝蒙混過關,葉公子覺得可行,於是去找了手藝堪稱驚天地泣鬼神但卻十分不靠譜的玉匠B。


  葉公子仔細檢查過玉枝後,覺得沒什麼問題,於是便拿去送給輝夜姬。這根玉枝做得十分相像,加上葉公子的確也花了不少時間在上頭,讓輝夜姬十分苦惱。


  難不成他真的找到了玉枝?那自己……不就得嫁給他了?


  這時,玉匠B遠遠地跑過來,邊跑邊喊:「那邊那位大哥!不好意思啊!我忘了跟你要工錢了!那個很貴的──」


  葉公子抹了把汗。看來還是大意了,這傢伙果真不靠譜……


  「不好意思,看來你也失敗了。」輝夜姬比著大門,做出「請」的手勢。


  「看來是這樣呢,真可惜。」葉公子無奈地說:「不過,你打算每個人都出難題考倒他們嗎?你就不怕真的有人拿到了你想要的東西?我條件還不錯,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


  輝夜姬依然笑著說:「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呢。然後,我必須要對其他人負責,而且我確實對你沒有那種心思,所以公子還是請回吧。」


  「那好吧。」葉公子也笑了笑,「聽說肖公子走之前跟你做了個小小的要求,我也可以嗎?」


  看來有一就有二了啊……輝夜姬雖然很忌憚眼前的人,但還是點頭應允了。


  於是葉公子拿下叼在嘴上的草根,朝輝夜姬的……唇吻了上去。


  「──!」輝夜姬驚得跳開,卻只見葉公子朝他揮手打招呼、然後被玉匠B追著跑出大門的背影。


  於是整了人卻也被拿走初吻的輝夜姬站在原地、撫著唇,久久不能平靜。


 

  「世上有一種動物叫火老鼠,我想要牠的皮毛所做成的皮衣。」輝夜姬看著這五人當中顏值最高的周公子,給了這麼一道題目。


  「好。」


  周公子記了下來,回去找他的副手J一起想辦法尋到這件傳說中的皮衣,卻一直沒有斬獲,無奈之下,周公子便帶著他最寶貴的皮衣交差了,想著能讓輝夜姬身上有自己的一樣東西也是好的。


  可悲的是,輝夜姬在把皮衣拿到手的一瞬間就把衣服丟進火爐裡燒了,「真正的火鼠皮衣是防火的,不過你這件……似乎不是呢……嗯?」


  周公子癟著嘴,委屈地看向火爐。


  「怎、怎麼了?」輝夜姬被他的視線給搞懵了。


  同行的副手J馬上感嘆:「唉!這件是公子最喜愛的皮衣,他可是珍藏了好幾年了,想來是捨不得吧。當時他聽聞您的要求就舟車勞頓地尋找火鼠皮衣,後來實在沒辦法才拿出這件皮衣的……公子也只是想表達他對您的一片情意啊……」


  越聽,輝夜姬藏在扇子後的唇角就抽蓄得越嚴重,這聽起來……好像是他的錯?


  輝夜姬緩緩地走到周公子面前,「公子的心意我心領了,真是十分抱歉,如果你願意接受的話……請把我的歉意收下吧。」語畢,輝夜姬彎下腰,輕輕地在周公子的臉上落下一吻。


  周公子突然就不在意他冤死的皮衣了。


 

  不知道是不是預料到周公子會失敗,王公子十分迅速地出現在輝夜姬面前,剛好就在周公子離開不久後。


  輝夜姬還沒想到題目,盯著王公子的臉看了一下,靈光一閃,「我想要龍珠。就是龍王頸上的珠子,請你取來給我吧。」


  於是王公子出海去了。但他才航行沒多久,就遇上了驚滔駭浪,海面上風起雲湧,好幾次都差點把他的船掀翻。王公子心想這必然是龍王知道自己要來取龍珠所以才勃然大怒,若自己不打消念頭,恐怕是難以全身而退了。於是王公子認真地向龍王道歉,並表示自己不會再有任何不敬的念頭,海面才平靜下來。


  「十分抱歉,我沒有達到你的要求。」王公子來到輝夜姬面前坦然表示,並說:「但我依然無法放棄你,可以給我一個追求你的機會嗎?」


  「非常抱歉,恐怕不行。」輝夜姬搖頭。


  「那真是遺憾。」王公子走向前,拉起輝夜姬的纖纖玉手,在上頭吻了一下,「願你能找到真心待你的人。」


  「你也是。」


 

  最後是歡脫的盧公子,想來他本來覺得自己恐怕沒機會了,沒想到前面四個人居然沒一個成功,但他也知道這代表輝夜姬出的題目肯定不是普通困難,頓時感到既期待又緊張。


  輝夜姬指著自己身後的房子,「屋簷上有個燕窩,我希望你能摘下來給我。」


  盧公子不敢置信,「只要把燕窩摘下來給你,你就願意嫁給我?」


  「是的。」輝夜姬笑道,「不過,只要你跌下來一次,就算失敗了。」


  「沒問題!」盧公子覺得自己勢在必行,卻因為自己太過心急,在爬到一半的時候摔了下來。


  輝夜姬連忙走向前,「沒事吧?」


  「……沒事。」盧公子十分沮喪。


  輝夜姬笑了笑,低身抱住坐在地上的盧公子,「非常感謝你對我的心意。」


  「我可以問你嗎?」盧公子反手抱住輝夜姬,臉都燒紅了,「你好像是刻意針對我們出的題目,為什麼要這樣為難我們呢?難道你真的那麼不想嫁?」


  「這是有原因的,但恕我不能告訴你。」輝夜姬摸摸懷裡的人的頭,「回去吧,希望你能找到真心待你的人。」


 

×


  盧公子走後,老公公和老婆婆終於鬆了口氣。老實說,雖然這幾人看起來都是不錯的對象,但他們還是私心不希望兒子嫁出去。


  但輝夜姬似乎沒那麼輕鬆,他一臉憂傷地看著逐漸暗下的天色,對老公公老婆婆說:「我有事情要告訴你們……」


-TBC-



评论(6)
热度(22)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