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ALL喻】榮耀童話之輝夜姬。(上)


  生賀總算給打出來了……好在這次沒爆太多……只能先說,童話系列內文我都不會把人物名字打出來的,不過嗯……還是看得出來誰是誰……

  然後我掙扎很久,還是覺得不把所有標籤打上了……感覺還挺煩的……而且魏果真的只有一丁點,所以也不打標籤了。

  偏偏在喻隊生日要到的時候感冒了,現在頭還有點暈,貼文的時候差點睡著了XDD(#)總之OOC、求不打臉!求撫摸!(咦)



CP:ALL喻(微魏果)


 

2/10喻文州生賀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對貧苦的老夫婦,他們沒有小孩,只能靠著一些手藝活維持家計,老公公每天都會上山砍竹子以編竹籃賣,老婆婆就在家裡做家事等老公公回來,日子過得悠閒卻又孤獨。


  這天老公公依然上山砍竹子,砍著砍著就犯了菸癮,又想到老婆婆交代為了避免火燒山,絕對不能在工作的時候抽菸,頓時鬱悶不已,他焦躁地轉來轉去,突然看到了一根發光的竹子。


  走近一看,那根竹子只有大約幾寸的地方發著光。但老公公從未見過這樣的竹子,心下猶豫,最後還是朝著光源之上砍了下去。


  光芒刺激得他瞇了瞇眼,結果這眼一睜,不得了,竹子裡居然躺著一個娃娃,大概只有他兩個手掌大小。老公公小心翼翼地捧起那個娃娃,居然還有溫度,可是這娃娃是怎麼生在竹子裡的?還是被人丟的?這可新奇了,他見過丟在巷子裡、別人家門前、甚至水溝裡的棄嬰,就是沒見過丟在竹子裡的。


  而且這娃娃可乾淨了,皮膚白白嫩嫩的,看著真討喜。老公公盼著能有個孩子也盼得久了,當下就決定要把娃娃帶回家。


  一回到家,聽見聲音的老婆婆便馬上走到門前迎接,「今天怎麼這麼早……竹子呢?」


  見老婆婆瞬間變臉,老公公連忙伸出手給她看自己一直捧在手心的娃娃,「老伴妳看!我今天從竹子裡砍出來的!還是活的呢,妳不是一直想要孩子嗎?不然我們就養他吧?」


  老婆婆卻重重拍了老公公一掌,後者差點把娃娃摔出去,連忙穩住,「妳妳妳幹啥?!發什麼瘋!」


  「誰發瘋了!你給我老實說,這是不是你去外邊偷的!」老婆婆揮舞著拳頭,臉色很難看。


  「喂,妳可別含血噴人啊!老夫人品好著呢!我像這種人嗎!」老公公不服氣了,表示不被老伴信任的自己很傷心。


  這時,娃娃張開了雙眼,老婆婆看著那雙黑沉黑沉的眸子,一眨也不眨地望著她,頓時心就軟了,從老公公手上抱走了娃娃。


  「這麼可愛的孩子,一定是上天賜給我們的吧!」於是老婆婆立馬改口了。


 

×


  這個可愛的孩子就在老公公和老婆婆的細心照料下漸漸長大,成為一名亭亭玉立、風姿綽約的──不對,是玉樹臨風、英俊瀟灑的少年。


  一開始,少根筋的老公公和老婆婆都以為這孩子會是女孩,給他取了個好聽的名字叫「輝夜姬」,不過之後發現原來這是個男娃娃兩人也沒太沮喪,名字也不打算改。


  輝夜姬留著一頭如墨的黑色長髮,由一直想養女娃娃的老婆婆天天變著花樣折騰,就算只是把頭髮盤起來,也能從那相映之下格外潔白的肌膚襯托出輝夜姬的美貌……咳咳,是英俊。


  還有另外一件令兩人開心的事,就是老公公發現自己每次上山砍竹子,都會在竹子裡發現許多金幣,於是兩人並沒有因為多養一個孩子而感到經濟上的壓力,反而逐漸富有起來,這讓老婆婆非常開心,每天都給輝夜姬穿上不同樣式的服裝,讓老公公幾乎要忘記自己家的這位是兒子。


  令人意外的是,輝夜姬就算長大了也沒排斥老婆婆給自己穿上女性服裝的事情,總是笑笑地任老婆婆打理,老公公總是嘟囔「總覺得他的笑容讓人背脊發涼」,然後被老婆婆施以愛的鐵拳外加一句「人家這是孝順!」讓老公公覺得很不是滋味。


  也因為輝夜姬那如花的樣貌──作者放棄治療不改形容詞了──追求者(性別男)幾乎都要把老公公老婆婆家的門檻給踏破了,即使老婆婆已經放話說輝夜姬是男兒身,也沒讓他們打退堂鼓,甚至還有人覺得「世上居然也有如此美麗的男人」,反而讓追求者越來越多……


  每一次都是老公公和老婆婆出手把追求者打發走,這次卻聽說對方大有來頭,讓兩老頗為為難,輝夜姬不忍看自己的家人這般為難的樣子,便下定決心自己出面拒絕。


  為了不讓場面失控,輝夜姬很少出現在眾人面前,追求者們一般都是依別人的描述或畫像得知輝夜姬的樣貌,但這些當然都無法與真人相比。輝夜姬一出現,在場的五人立刻就被迷住了,且大大地堅定了要追求輝夜姬的心意。


  輝夜姬看著眾人目不轉睛的樣子,故作羞澀地用扇子遮住自己閉月羞花的容貌,柔聲道:「各位好,我就是輝夜姬。」


  聲音也好好聽……


  幾人頓時又沉醉在這美妙的聲音裡。


  輝夜姬看了看這五人,個個都長得一表人才,都……和他一樣是男性,他在心裡無奈地嘆了口氣,又說:「請問你們幾位是否無論如何都想娶我,即使知道我是男性?」


  肖公子說:「這是當然的,這就是我們這麼拚命的原因。」


  葉公子說:「我才拚命呢,為了趕過來連個菸斗都沒帶……」


  周公子說:「嗯……」


  王公子說:「是的,我能保證讓你過上衣食無缺的日子,並且永遠愛護你,請答應嫁給我。」


  盧公子說:「雖然我年紀比你小,但是我也很可靠的!請你嫁給我!」


  五人互瞪幾眼,葉公子開頭嘲諷了王公子的外表,王公子馬上回擊然後將矛頭轉向戴眼鏡裝斯文的肖公子,肖公子意外地攻擊性不低,順帶罵上了根本是毛孩子的盧公子,盧公子近乎炸毛地把所有人罵了一遍然後帶上了一直沒說話的周公子……


  輝夜姬正要出聲制止,突然感覺自己的右手被拉住,葉公子不知何時走到他身旁,面帶微笑地說:「趁他們還在吵的時候,跟我走如何?」


  突然又有人拉住他的右手,周公子不知何時也跑來他身邊,「跟我走。」


  餘下三人似乎也想走過來,輝夜姬驚恐了,他沒發覺這幾人居然都有些底子,心裡打定主意,甩開了身邊兩人的手,後退幾步。


  「先別著急。」輝夜姬再次抬起拿著扇子的手,從容地搧了搧,「我感受到諸位的誠意了,不過你們實在太讓人難以抉擇……」


  說完,輝夜姬闔上扇子,在唇上一點一點,看上去十分為難。


  「我的誠意絕對是足夠的。」王公子似乎看出了輝夜姬的想法,「這樣吧,你開個條件,能做到的人就娶你為妻,如何?」


  「這倒可行。」肖公子笑了笑。


  看來這群人不只有底子,腦子也不錯。輝夜姬還是從容地笑著,心裡卻有點不安,「那好,你們每個人都去拿一樣東西給我,只要你們之中的誰能把我想要的東西準確無誤地交過來,我就答應嫁給他。」


  「你要讓我們去找同樣的東西嗎?」葉公子挑眉。


  「當然不是。希望你們等一下能決定來領這次挑戰題目的順序,假如第一個人達到我的要求,就可以迎娶我,即使後面四人都還沒拿到題目。當然,每個人要去取的東西都是很難拿到的,而且難度相同。」輝夜姬再次打開扇子,將上揚的嘴角遮住,「這樣如何?」


  五人相視一眼,各自露出笑容。


  「沒問題!」


 

  最後五人是以最公平、最普遍、每個地球人在各自遇到這種要在兩人以上的人當中做出選擇時的狀況都會採取的手段──剪刀石頭布決定順序。


  結果是──肖公子優先,然後是葉公子、周公子、王公子,最後是垂頭喪氣的盧公子。


  肖公子率先走到輝夜姬面前領取題目,輝夜姬朝他一笑,他看著這樣充滿笑意的雙眼,不知為何,有種寒毛直豎的感覺。


-TBC-



评论(3)
热度(33)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