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暗戀。(下)


啊,我已經不想拯救我的腦袋了……


*BGM:張智成-暗戀。(最後貼歌詞)



CP:黃喻



  喻文州睜開眼,心臟感覺要跳出胸膛,泛紅的臉也不知道是熱的還是羞的。


  他緩緩抬起手,摸在黃少天碰過的地方。已經沒有對方的溫度,但他深知一切都不是他的錯覺。


  喻文州沒辦法理解黃少天的行為,他再次閉上眼,想平復一下自己的心情,卻發現十分困難,腦海中都是黃少天的手摸在他臉上的感覺,一下又一下……


  他抬起手臂擋住自己的臉,深呼吸了幾次。


  然後他放鬆了下來。決定當作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


  黃少天早就表明了態度,他不想誤會,說不定對方只是想看他是不是還在燒,那噴在臉上的鼻息也是自己睡暈的錯覺。


  他不想誤會……也不想在這樣情況的暗戀下,給自己任何希望。


 

×


  黃少天買了東西回去後,發現喻文州早就醒來,腿上放著一台筆記型電腦,不知道正在做什麼。


  聽見開門的聲音,喻文州抬起頭朝他笑了下,「少天。」


  他看著對方還是有點微紅的臉,襯上那恰到好處的笑容,感覺心臟像是被什麼擊中了一樣。


  「隊長你醒啦……」他走到床邊放下買好的食物和藥品,接著瞥向螢幕,「我靠,你還在搞比賽的戰術布置啊?我不跟你計較了,快點來吃點東西,等等再用就好啦!」黃少天一邊念著一邊沒收還開著記事本的電腦。


  喻文州攤攤手,自己拿了旁邊的粥,「我今天早上有吃過藥了。」


  「那不行,你別亂吃藥,而且你中午沒吃東西也沒再吃藥啊!你看看現在幾點了,快點吃一吃然後吃藥,接著去洗個澡泡個腳,再舒舒服服地睡個覺,明天早上你就可以繼續當我們認真負責的好隊長了!知道了嗎?所以我們來進行第一個步驟……」


  喻文州此時已經捧著粥吃起來,還似笑非笑地看著黃少天。


  「……哎,所以隊長你還是可以很乖的嘛,今天幹嘛那麼逞強呢?別說你沒有啊,和我們說一聲你不舒服,絕對會有人願意為你買飯跑藥局的,我們也不會阻止你出席訓練啊,何必勉強自己……隊長你吃慢點,你的電腦不會跑的。」


  喻文州突然停下了動作,看著手裡的碗良久,才道:「少天,你還沒吃飯吧?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你還是先──」


  「隊長,其實我剛才順便去逛了幾圈,所以回來得晚了,早就把肚子填飽啦,你不用擔心!」黃少天截斷喻文州的逐客令,「你繼續吃繼續吃!」


  喻文州雖然無奈,但也只能照做。黃少天看他聽話,很高興地又表揚了他幾句,然後不著邊際地說起話來,就像以前一樣,喻文州做自己的事,順便分點心去聽黃少天說的話,然後偶爾給他一點回應,對方就能繼續說下去。


  喻文州不自覺發起呆來。他不知道有多久沒這樣和黃少天相處了,有那麼一瞬間他以為這是一場夢,包括下午黃少天那意味不明的撫摸。


  他抿抿唇,「少天。」


  「嗯?」一聽見喻文州開口就黃少天停下話,看對方臉色不對,也有點擔心,「隊長你怎麼了?不舒服嗎?哪裡不舒服你告訴我,我好幫你?」


  「我喜歡你。」


  喻文州閉上雙眼,然後又睜開,冷靜的眼神直視著已經成石雕的黃少天。


 

  喻文州其實鬆了一口氣。


  這短短的四個字埋藏在心裡不知道幾年,有好幾次他差點打破自己的自制力開口,後來又被硬生生憋了回去。他知道自己不能說,但越是這麼想就越想坦白,直到黃少天開始疏遠他,那桶冷水真是來得及時,把他澆醒了。


  黃少天不可能接受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他一直把自己當成朋友,他不能這樣背叛對方的友誼。


  黃少天是他重要的人,他不想讓他失望。


  可是現在,不知道是不是下午的事情卸下他的心防,又或者是自己因為感冒而暈沉沉的腦袋不聽使喚,他把這四個一直壓在他心底、讓他喘不過氣的字說了出來。


  理智一下又回籠。喻文州垂下眼,「少天,你回去吧。」


  黃少天愣了許久,再次聽見喻文州的聲音才讓他清醒過來,對方卻是要他回去。


  但是他很清楚,這個時候絕對不能離開。


  他搶過喻文州手裡的碗,放在床頭櫃上,也不給對方反應的時間,就一把攬住喻文州,湊上去吻住他。


  他感覺到喻文州的僵硬,對方似乎是完全沒想到他會有這種反應一樣,連動都沒有動,嘴唇也是緊緊地抿著,怎麼也撬不開。


  「文州。」他張口,嘴唇貼著喻文州的,用低沉而沙啞的嗓音緩緩地說:「乖,張嘴。」


  喻文州不自覺開了口,黃少天趁機又吻了上去。喻文州似乎清醒了,伸出手要推開對方,卻反而被黃少天抱得更緊。


  腦子更暈了,喻文州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黃少天。


  黃少天一次又一次掠奪他的呼吸,他因為鼻塞,幾乎喘不過氣,手緊緊抓著黃少天的衣領,感覺意識要離他遠去。


  黃少天總算發現喻文州的不對勁,放開了對方。


  「抱歉抱歉,我太激動了……」黃少天歉意地鬆開抓緊喻文州的雙手,在心裡抽了自己千百遍。你個禽獸!叫你對病患動手!叫你對病患動手!


  「……少天,你什麼意思。」


  黃少天一愣,喻文州的聲音很冷,卻有著不易察覺的顫抖。


  他想到對方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自己,隱藏心意,陪著沒心沒肺的自己,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用那樣溫柔的眼神凝視著自己……他想著想著,覺得才剛發現自己心意的他簡直是渾蛋。


  他能理解喻文州的煎熬,卻無法想像。


  如果喜歡他的人不是喻文州,恐怕早就受不了了吧?


  「文州,對不起,我……」他想抱住對方,又怕嚇到人,「我剛才才發現,我好像也喜歡你……你生氣也是應該的,我也覺得我簡直是在整人,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滿腔的歉意和愧疚……呃,你可以打我,真的,如果你覺得你現在是病號打人沒什麼力氣這樣太吃虧了你也可以留到病好了再打,不過盡量不要打臉──」


  喻文州撲抱住黃少天,這下黃少天能清楚感覺到喻文州的顫抖。他心痛得要命,只能拍拍對方的背,柔聲說:「文州,我覺得我真的對不起你。我會很疼你,在我還喜歡你的時候,我會用盡全力疼你。」


  喻文州沒說話,黃少天還想說什麼,就感覺到自己胸前似乎,濕了一片。


  「……你不能騙我啊。」喻文州的聲音傳來,微弱得很,「不能……說這種感覺是錯覺,不能說你只是想安慰我……」


  「我才不會呢!」黃少天吻了下喻文州的髮旋,「別哭,我心痛。」


  喻文州的笑聲低低地傳來:「痛死你。也該讓你嘗嘗我的感覺了。」


  「……啊,好吧,我罪有應得,你儘管懲罰我吧!」黃少天也笑了,眼眶卻有點紅,「不過你別悶著自己啊。」


 

  直到黃少天擁著自己入眠,喻文州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切都是真實的。


  他暗戀了對方這麼久,對方卻在短短一天內,發現了自己的心意就急吼吼地表示,好像他過去受的傷都白受了一樣。


  不過這都不要緊。喻文州閉上眼。


  「你可不能騙我啊,少天。」



-END-

 

×


  小劇場:你可不能騙我啊。


  喻文州:你可不能騙我啊,少天。


  黃少天:欸?這當然的啦!我是很認真的!隊長你看看我真誠的雙眼──我說的是隊長,你看什麼看!我這可不是抄襲,方銳有買版權不成!


  佐光:……我什麼都不想說了……你們繼續。


  黃少天:所以隊長我跟你說啊你一定要相信我作為你的男朋友我覺得兩人之間的信任是不可或缺的BALABALA……(以下省略一千字)


  喻文州:……少天,我相信你了。



張智成-暗戀


四目交接的時候 不要停留太久
適可而止的問候 關心不能太過
好奇也別去探索 妒嫉只能深鎖
如果忍不住寂寞 也不能對你說

啊 好朋友 啊  我的好朋友
不小心的沉默 不想讓你太難過

*我們就站在落地窗的兩邊
 就算觸碰也有了界限
 如果跨越過彼此那道邊界
 是靠近還是更遙遠*

相信我們走到另一個境界
搭肩高唱友誼萬萬歲
要是我愛你變成了語言
什麼會多一些 什麼會少一些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就讓別人去猜測 我們清白的很
就讓自己去承受 那種清白的悶
就算我只是朋友 能不能有要求
如果會發生甚麼 也是我想太多

啊 好朋友 就只是好朋友
不小心說出口 微笑中藏著難過

REPEAT*

你會不會也曾閃過這感覺
一念之間就要差一點
要是我愛你變成了利劍
甚麼會被消滅 甚麼才會復原
那是我的底線 繼續將你暗戀



评论
热度(40)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