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暗戀。(中)


我就是,沒辦法虐……我人這麼……好……(閉嘴#)

對不起又來傷眼……


想在這裡向過世的老爸說聲生日快樂,還有我愛你、我想你。以前都不知道你生日,沒給你慶祝,我以後會一直記得,絕對不會忘的。

突然想到、在BL文前言和老爸說生日快樂,是不是有哪裡怪怪的……


*BGM:張智成-暗戀



CP:黃喻



  黃少天進訓練室後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開始訓練,不過大家已經漸漸習慣對方沒有在訓練時間先拉著喻文州扯幾句才訓練這件事,就沒太在意。


  黃少天掛著耳機,卻還是聽見宋曉的聲音:「隊長你怎麼啦?」


  他裝作不經意地抬眼一看,喻文州依然掛著一號笑容道:「沒什麼啊。」


  這表情熟悉地讓他皺眉。要分辨出喻文州的笑容是正常時候還是在逞強,對他來說可是一點難度也沒有的。


  宋曉雖然有點疑惑,但也沒繼續問下去。


  黃少天右手忍不住攥緊拳頭,螢幕上本來還在蹦來蹦去的角色瞬間掉進底下的水池裡。


  於是黃少天鬆開拳頭,終究還是什麼也沒說。


 

  結果上午的訓練結束後也沒發生什麼事,中午喻文州沒在食堂吃飯,下午訓練時間到的時候喻文州依然在位置上笑笑地坐著。


  等下午訓練時間結束,黃少天呼出一口氣。什麼嘛,看來是他白擔心了。


  眾人一邊閒聊一邊走出了訓練室,黃少天裝作沒發現似的滑著手機,往正朝他看來的盧瀚文揮了揮手,對方會意地走了出去。


  等了半天卻沒什麼動靜,黃少天疑惑地抬起頭,發現喻文州一手支在牆壁上,低著頭,似乎有點站不住。


  他心裡重重一跳,連忙上前去扶起喻文州,「隊長隊長你怎麼了?我靠你怎麼這麼燙你該不會發燒了吧!發燒逞什麼強,怎麼沒去看醫生!哎算了算了你別說話,我帶你回房間去!」


  黃少天扶著喻文州走出訓練室,看到等在外頭的盧瀚文,便朝他撇撇嘴。


  盧瀚文被喻文州的樣子嚇了一跳,不過在黃少天的暗示下沒有發作,乖乖點了下頭就回自己房間去了──反正黃少天會顧好喻文州的。


  而獨自扶著喻文州的黃少天覺得有點後悔,喻文州體重再怎麼輕也是個男人,尤其現在又半睡半醒的,幾乎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他身上……黃少天咬牙,他就不信他沒辦法把人扛到房間裡!


  於是黃少天憑藉著驚人的意志力,把喻文州扛進房間、安置到床上。


  黃少天給喻文州蓋上被子的時候,對方眼皮動了動,然後睜開雙眼。黃少天突然就沒動作了,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這麼靠近喻文州,對方的氣息甚至還噴在他臉上,弄得他也有點昏昏沉沉。


  「少天?」


  黃少天連忙撇開眼,這才看到擱在床頭櫃的半塊麵包,想到對方中午沒去食堂吃飯,頓時氣得要腦溢血,「隊長你不要跟我說你中午就吃了半塊麵包!你早上也沒去食堂吧,該不會你今天一天都沒吃東西?你都是病人了就有點病人的自覺啊,跑去訓練就算了,幹嘛不好好吃東西這麼虐待自己啊!你想不開也不是這樣的!」


  喻文州笑了笑,「那是我早上吃的。」


  「……你中午沒吃東西?」


  「有,泡麵。」喻文州指了指角落的垃圾桶,果然有丟掉的調味包。


  然後黃少天又砲轟了喻文州整整三分鐘,直到對方看起來好像又要睡去才停嘴,喝了口水後氣呼呼地說:「想睡就睡,多多休息,等等我給你買吃的來,你一定要吃啊知不知道!」


  喻文州盯著他看,看得他有點發毛,想撇開視線的時候才聽見喻文州回:「好。」


  然後喻文州眨了眨眼,沒掙扎多久就睡著了。


  黃少天看著他沉靜的睡顏和微紅的臉,嘆了口氣。


  他記得他上次生病的時候也是喻文州在照顧他,買粥、買藥,然後坐在他床邊,偶爾伸出手探探額溫,看起來很擔心他,被他趕了幾次也沒回房間裡,他無奈之下也就不管人家了,但其實心裡感動得要命。


  他不知不覺睡著了。夢到了自己還在訓練營的日子,看到那個還是少年的喻文州掛著與現在相近的笑容,說「應該沒有人比少天還活潑了吧?」的模樣,當時的他沒心沒肺地回應,還歪了題,而現在的他看著夢裡的喻文州,腦子裡有個燈泡忽明忽滅,不知道是哪裡不對勁。


  恍惚地作夢、恍惚地醒來,他還沒睜開眼睛,就感覺到一隻手放在他額頭上,他想一定是喻文州,結果對方的手就突然移到他臉上。


  輕輕地、溫柔地撫著他的臉,就算他沒睜眼,也能想像出喻文州此時的表情會是多麼溫柔,用那雙沉靜而專注的眼神看著他。


  黃少天發現,喻文州一直都用溫柔的眼神注視著他,和看別人的眼神都不一樣,多了幾份信任和別的什麼,但他一直當作是對方看著副隊長、看著好朋友的眼神,從來沒多想過。


  這時,停留在他臉上的那隻手緩慢地抽離,不知道是不捨還是他的心理作用,他感覺那隻手移動地十分緩慢,在指尖離開皮膚的時候他甚至有種觸電的感覺。


  黃少天沒敢睜眼,一直裝睡到喻文州離開。


  燈泡完全亮了。這下他想自欺欺人也不行。他不是笨蛋,就算喻文州表現得隱晦,但他還是能感覺得出對方的心情……他也不是沒談過戀愛,當然能懂。


  當下他感覺心裡一團亂,抓頭髮揪床單自言自語了好一會才調適過來。


  他冷靜地想了想,他必須跟喻文州保持距離。


  喻文州的個性黃少天是很清楚的,他也明白喻文州就是不想讓他知道,更清楚喻文州絕對是打算一輩子都不和他說開。但他不能繼續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和喻文州如往常那樣相處,他不想給對方哪怕一點點的錯覺,那種美麗的誤會一點也不美好,只會讓人想通了以後更難過,喻文州是他的朋友,無論如何都是,他不能這樣對他。


  他不再晚上不睡找人競技場打一把順便聊聊天、不再留在對方房裡復盤討論、不再跟前跟後地煩人、不再像以前那樣頻繁地找對方不管有沒有事。


  但他依然會和喻文州說話,會討論比賽的問題,遇到的時候會打招呼,在食堂也會坐在一起吃飯。只是不像以前那樣親密。


  令黃少天疑惑的是,他發現他完全不能狠下心。


  他看著喻文州收拾會議室,朝隊員點頭示意、看著喻文州在訓練結束後稍微說了幾句話便放行,卻自己獨自留下來……他看著一個人的喻文州,覺得自己沒辦法真的這樣一走了之。


  他以前從不覺得喻文州是一個人。


  不過他很快想通──那是因為有他在。


  於是他留下來,等喻文州要走的時候再跟他道別,私底下和盧瀚文說好讓他去等喻文州。盧瀚文疑惑的眼神在他眼前揮之不去,他那時才覺得自己有多傻,但卻沒辦法真的放著喻文州不管。


  他已經不知道,他和喻文州,到底算不算朋友。


  有時候他也會埋怨喻文州,埋怨發現喻文州心意的自己,卻還是搞不懂自己的這種矛盾到底是為什麼。如果只是因為喻文州是他的朋友,不過是稍微疏遠對方,根本不該有那種類似心痛的感覺。


  黃少天看著熟睡的喻文州,想了很多很多,一直到他回過神,才發現自己的手不知何時放在對方的臉上。


  手下的溫度是滾燙的,這讓黃少天清醒了不少。


  他站起身,先回自己房間拿了件外套,盤算著要去哪裡買粥給喻文州吃,還有藥局的路線,經過喻文州房門的時候又朝裡頭看了一眼,確定對方還在睡,才放心出門。


  但這下他又不淡定了。


  他看著自己的雙手,無法理解自己為何會情不自禁地做出那樣的舉動……更奇怪的是,面對雙頰泛紅、睡顏恬靜的喻文州,他居然有種想一親芳澤的衝動。


  這個想法一鑽入黃少天腦海,就抹滅不掉了。


  如此荒唐、如此老套、如此狗血。


  這種心情根本不用多想,如果他不是接吻狂也不是變態,那就只有一個原因能說明這個問題。


  ──他喜歡上喻文州了。



-TBC-


评论(6)
热度(39)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