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暗戀。(上)


好久沒打文,感覺有點生疏(其實也沒多久吧喂)

對不起剛要放假就來傷大家的眼(摀臉)請包容。


*BGM:張智成-暗戀



CP:黃少天×喻文州


 

  會議結束後,喻文州收起投影,朝離開前向他打招呼的隊員微笑示意,默默地收拾東西。


  收拾得差不多後,他一抬頭,赫然發現黃少天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滑手機……看起來應該是在玩遊戲。


  喻文州朝黃少天走去,腳步卻突然頓了一下。


  他站在原地,「少天?」


  黃少天一震,抬起頭,「欸……?怎麼都走光了也不跟我說一聲!」他收起手機,和喻文州揮了揮手,「那隊長,沒事的話我也回去啦!」


  「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嗎?」黃少天背對喻文州,沒有回頭,一向開朗的語氣卻好像混雜著什麼情緒。


  喻文州抿抿唇,他有很多疑問想問出口,最後卻只問了這個問題:「剛才說的還有沒有不明白的地方?」


  黃少天垂下肩膀,好像鬆了一口氣。他轉過頭來,笑著說:「當然沒有啦!隊長你都安排得很好,放心吧!」


  「嗯,那你回去吧。」


  等黃少天走出會議室,喻文州靠在身後的桌子旁,凝視著一個地方,不知道想了些什麼,才將會議室的燈關上。


  「隊長!」


  正在鎖門、沒想到還會有人的喻文州愣了下,看向走廊,就見盧瀚文朝他走過來,接過他手上的東西,「等你好久啦,怎麼這麼慢?」


  「瀚文,怎麼還在這裡?」喻文州笑著揉揉盧瀚文的頭。


  「想說幫隊長拿下東西啊。」盧瀚文笑笑地說,「以前都是黃少在做,也不知道他最近怎麼了,我就代替他來幫忙囉!」


  「這樣啊,謝謝。」


  「不用客氣啦!」盧瀚文猶豫了下,還是問:「不過,黃少是怎麼啦?以前恨不得把自己黏在隊長身上似的,最近卻……」


  喻文州被盧瀚文的比喻逗笑了,在盧瀚文眼裡卻像是苦笑,「沒什麼啊,這樣很正常。」


  盧瀚文還想說什麼,喻文州就道:「剛才我說的你有沒有哪裡聽不懂?」


  「哦,我想問一下……」


 

×


  喻文州喜歡黃少天,確切來說是暗戀著他。


  他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但當他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後,很快就接受了,而且也在心裡下定決心。


  要把這個祕密爛在肚子裡。


  他不打算告白,也不打算採取什麼行動,原本是怎麼和黃少天相處就照樣相處,不給對方一點看透自己心意的機會。


  但這可不容易,黃少天又不是真像表面那樣毛躁,尤其喻文州可以說是他最好的朋友。喻文州心知沒那麼簡單,只好漸漸和黃少天保持距離。


  他們依然是朋友。至少他是這麼希望的。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黃少天離他越來越遠,無論是精神上還是實際上。


  他有種預感:對方已經知道自己喜歡他了。


  某次他替黃少天撿起掉在地上的手機,然後遞給對方,兩人雙手碰觸到的瞬間,他發現黃少天的表情有一瞬間的不自然,看了他一眼後迅速抽開手,口氣卻十分自然地說了句「謝謝隊長」。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那瞬間的感覺。雖然本來就是不抱持任何期望的暗戀,那一刻他卻感覺心臟像是浸泡在冷水裡一樣,那種冷然的感受從指尖蔓延到心頭,然後隨著黃少天的離去漸漸麻木。


  黃少天的態度擺明了是不想說破,體貼地給了喻文州一個台階下,他卻一點也沒有輕鬆的感覺,腳步十分沉重。


  喻文州覺得,他和黃少天的關係就像是一根細絲,脆弱不堪、一拉就斷,而他只能順著黃少天給的台階一步一步走,就算走得心酸、就算走得痛苦,也要為了這脆弱的平衡走下去。


  他想讓黃少天放心,想讓對方認為自己已經對他沒那個心思,但他也做不到。


  隱藏自己的心意已經很困難,既然連這一層紙都被捅破,喻文州不打算繼續掙扎下去。


  只希望自己,有那麼一天,能完全放下黃少天。


  只希望他們,還能是好朋友,就像他們過去那樣。


 

×


  入睡前,喻文州躺在床上,看著自己的手機,突然想到自己有幾次睡不著就會和黃少天聊聊天,直到兩人疏遠,他還是會在QQ的好友列表上看著那個名字,手指有幾次想點上去,卻又打住。


  他笑了笑,不知道是在笑自己,還是在笑黃少天。


  喻文州覺得他已經做得很好了,和黃少天在一起的時候自然的態度讓他自己都差點以為,他對黃少天只是普通朋友的感情。但在對方靠近自己時那瞬間的悸動、和看著對方開懷大笑時忍不住笑彎了眼的時候,他才清楚地認知到自己喜歡著對方。


  他不覺得自己明顯到足以讓黃少天發現。


  究竟是他太自以為是,還是黃少天太了解他?


  不知不覺間,喻文州閉上雙眼,沉沉睡去。


 

  他夢到自己還在訓練營時候的事。


  那時訓練營還是有女孩子的,黃少天和他聊榮耀的時候,偶爾也會說下誰誰誰長得很可愛啊誰誰誰昨天綁兩個辮子你看到沒誰誰誰穿的那碎花裙子好好看……


  喻文州一般都是在一旁附和的角色,不多發表自己的意見。


  於是黃少天問:「文州你怎麼好像都對這些妹子沒什麼感覺啊,難道咱們訓練營沒有你喜歡的類型嗎?你夠挑啊,其實有幾個已經長得不錯啦。」


  當時的喻文州看著黃少天,笑得特別純良,「我比較喜歡活潑開朗的。」


  黃少天沒發現不對,劈哩啪啦地說:「活潑開朗?我覺得那個誰誰誰還不錯啊,可彪悍的!啊活潑跟彪悍不是一個意思對吧……不然那個從B市來的小姑娘呢?我覺得她挺活潑的啊!我想想還有……」


  喻文州笑笑地插嘴:「應該沒有人比少天還活潑了吧?」


  黃少天也沒多想,只當做他是在感嘆。


  「這是當然的啦!本少活潑開朗樂觀陽光積極向上整個一五好青年代表!我都忍不住要佩服自己了好嗎──」


  然後,這個話題就這麼不了了之。


 

×


  喻文州醒來後,感覺到一種不捨的情緒。


  他嘆了口氣,轉頭去看一邊的鬧鐘,還有一點時間……他想,要不要先起床呢?反正自己這下應該睡不著了。


  喻文州坐起身,下一秒卻因為暈眩而躺了回去。


  他愣了下,這才發現自己的腦袋沉重到不行,呼出的氣息帶著比平時還重的熱氣,而且好像還有點鼻塞……


  這是感冒了嗎?喻文州很無奈,怎麼說感冒就感冒……他也只是昨晚睡前忘了拉窗簾……好像還忘了蓋被子。


  喻文州慢慢起身,晃晃頭,三秒後下了判斷。


  還不算太礙事。雖然可能沒辦法訓練,但露個臉還是可以的,這種小感冒不至於讓他請假。他可是隊長。


  於是喻文州無視身體的不適和無力感,起身盥洗去了。


TBC


评论(8)
热度(57)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