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周喻點文】霸道總裁與他的帥氣保鑣。


 @没钱任性。 姑娘點的梗!本人實在是太少接觸總裁文,打得有點渣,希望你不嫌棄!



CP:周澤楷×喻文州


 

三百粉點文


 

00


  冰冷的風快速掠過臉龐,刺得他又麻又痛,但全身都是傷的情況下,這點痛還真算不了什麼。


  依稀聽見破空的聲音,他連忙朝旁一滾,子彈射向他面前的牆上。


  他在草叢底下摸了摸,摸到自己做記號的地方,連忙把槍收進衣服裡,雙手並用地挖起地來。那塊地在之前已經被他挖鬆了,如今果然沒多久就挖出半米寬的洞。


  他跳進洞裡,隨意把上頭的土埋了些進來,就又開始往下挖,也不顧身上那些滲血的傷口。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挖到了出去的路,一手才剛伸出去,還沒來得及撐起自己的身體,他終於因為失血過多暈了過去。


 

01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一疊資料,一手在桌面敲擊,雙眼幽幽地飄向了站在自己桌前的人。


  「你剛才說什麼?」


  「報告總裁大人,隔壁那幫又來找碴了,說要是咱們不把這個案子讓給他們,別怪他們不客氣。」黃少天撇撇嘴,「想到那尖嘴猴腮的小人我就不爽,那什麼口氣,不過是幫小混混,以為穿上西裝就是商人了?不過你也小心點,他們會做到現在這樣也是有一定手段的,以後出門還是讓我或鄭軒跟著……」


  喻文州停下敲擊桌面的動作,沒有回應對方,「少天,上次我讓你去和宋曉提的事辦得怎麼樣了?」


  「……證據不足。」黃少天咬牙切齒,「那幫人真夠心狠手辣的,物證燒了、人證埋了,一個不留。」


  輕輕蹙起眉頭,喻文州沒發表什麼意見,只是朝黃少天揮揮手,「那沒事了,你先去忙你的事吧。」


  黃少天卻還是站在原地,也皺著眉看向對方,「……文州。」


  黃少天平常不會在工作時間直呼他名字,喻文州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嘆了口氣,淡淡地說:「我自己會小心點的,少天,別當我是需要保護的小姑娘好嗎?」


  「我哪敢!我還得靠你吃飯呢!」黃少天誇張地擺擺手,又說:「我不說你也知道,咱們身邊也分不清那些是奸細哪些是自己人,信得過的都忙得要命,我們當中偏偏你最容易被當成目標,你這愛逞強的個性給我改改了,就算不為你自己想,也為藍雨想想,你一手拉拔起的企業,難不成要被一群混混弄倒嗎?」


  「我自有分寸。」喻文州站起身來,直視黃少天,「不用擔心我。」


  看著喻文州眼裡燃起的情緒,黃少天知道自己這話奏效了,也就不留下來煩他,喻文州的事可比他少不了多少。


  等黃少天走出辦公室,喻文州瞇了瞇眼,從左手邊的抽屜裡拿出一套乾淨的休閒服裝,快速把身上的西裝換下,偷偷摸出了辦公室。


 

02


  喻文州身為年輕一代的成功商人,自然是腳踩著無數手下敗將的屍體一路發展至今,他也從未覺得自己的手段多光明磊落。


  因此,如今因為生意被找上麻煩他並不覺得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這次的對手過去本來是幹黑道的,用一些骯髒的手段得到了與他們藍雨同市的一間小企業,用一些不見光的手段發展得越來越大,最終終於想踩上他們這地頭蛇的尾巴了。


  喻文州當然不會光和人鬥私底下的,身為一個好公民得懂得善用法律的力量,他如今正在蒐集對方過去幹的惡事的證據,可惜還不足夠。


  於是喻文州決定親自去走一趟對方在發展起來之前的據點,就算物證燒了也得撈個灰、人證埋了也多少帶屍骨回去吧。


  這件事有多危險可想而知,不過這也不是喻文州第一次私下去幹這種危險的事,這也是黃少天會如此不放心他的原因。


  等四周變得越來越荒涼,喻文州小心留意身遭,卻沒注意腳下,不知道踩了什麼讓他一個踉蹌,差點撲地。


  喻文州一低頭,然後看到一隻手。


  饒是喻文州也被嚇得倒退一大步,然後才發現那隻手……似乎是活人的手。


  他蹲下身來,伸手摸了下,果然還是溫溫的……不過這人也不知道埋在底下多久了,要是再不救上來沒過多久也得死,於是喻文州雙手並用地挖起地來。


  沒一會,果然挖到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


  不過對方身上的血大多已經乾涸,而且這人臉色蒼白得和死人差不多。喻文州皺了下眉頭,伸手去拍拍對方的臉,「先生?喂,先生?聽得到我說話麼?」


  ……沒反應。看來真的很不樂觀。


  喻文州拿出手機,也不管自己這模樣被黃少天看到又會被念上多久,畢竟這可是人命關天。


  突然一隻手貼上他的手背,喻文州又一次被嚇得不輕,他看向懷裡的人,對方果然睜開眼看著他。


  「救……」


  『喂喂喂,總裁大人,怎麼啦?我才剛走就想我了麼?』


  電話裡的人與受傷的男人同一時間開口,後者的聲音理所當然地被蓋過去,沒多久這人又昏了,那隻光是抬起來就頻頻顫抖的手也朝地面墜下。


  「……少天,快來救人。」


 

03


  「我的祖宗!你說話就不能清楚點,打通電話來就叫我跟徐景熙過來救人就掛了,我還以為你又幹嘛去,把自己給搞得要死不活了!」


  走出醫護室後,黃少天終於受不了地直嚷嚷。


  「我也沒說是我出事啊。」喻文州早已換下沾了一身血的衣服,一身清爽地站在黃少天身旁。


  「你聲音抖成那樣,我當然擔心啊!」黃少天煩躁地揪著頭髮。喻文州平常那麼冷靜的人,剛才卻是顫抖著聲線要他和徐景熙趕過去救人,他不由得就想到對方上一次命在旦夕的救命電話,也沒這樣過,要他怎麼不擔心?


  「抱歉,我只是……」喻文州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對自己的舉動也感到很不解,要說看到瀕死的人這也不是第一次了,他還親手送幾個人上路過,怎麼剛才會覺得那麼慌張?


  是因為那人在睜開眼的一瞬間……那眼裡的清澈嗎?


  然後他想到了,「少天,他懷裡的那兩把槍查出來了嗎?」


  「嗯,應該是輪迴內部失蹤的雙槍,看來這人身分應該很不簡單。」黃少天一臉沉重,「總裁你說……要不要……」


  「他是在那個據點被我發現的,應該也是被那幫人追殺,加上他身上的傷,我已經請景熙驗過了,沒意外的話能從彈道查出槍型。」喻文州轉向黃少天,嚴肅道:「少天,這人是很重要的人證。」


  「…………」黃少天點點頭,不得不承認,但他還是有點不放心,「萬一這人真的不是什麼善類呢?雖然輪迴已經沉寂了很久,但我不覺得那兩把槍會這麼容易就被不相干的人帶走──」


  「先觀察看看吧,相信我。」喻文州截斷了他的話。


  黃少天還能說什麼,也只好點點頭。「有事一定要打電話來求救啊。」


  他怎麼覺得這天很快就會到了呢?


 

04


  他睜開雙眼,眼裡還有未退去的驚惶。


  但眼前卻不是暗無天日的牢房,也不是陰森的地底,而是雪白的天花板……他眨眨眼,突然想起自己上一次昏迷前看到的人。


  一個留著簡單俐落的黑短髮、看起來有種幹練氣質的男人。


  「醒了?」


  那個男人突然又出現在他面前,朝他溫柔地笑著,扶著他起身、動作麻利地在他身後墊了個枕頭。


  他正想開口,對方又端來一杯水,他這才覺得自己渴得要命。


  「你身體恢復得很快,景……醫生說你清醒過來的話就沒什麼大礙了,不過還是要好好休養才可以。」對方看著他喝水,「我叫喻文州。」


  「……周澤楷。」


  「你好。」喻文州隨意和他握了下手,然後繼續交代:「你睡了兩天,只能先吃些清淡的東西,我等等給你買清粥上來,你先吃一點。」


  突然,一直乖乖坐在病床上的周澤楷用力抓住了喻文州的手臂,杯子掉在了地板上,好在是紙杯,所以沒發出什麼聲音。


  喻文州嚇了一跳,不過他大概知道周澤楷在著急什麼,從一旁的抽屜裡掏出了兩把槍,「想找這個嗎?放心,我一直幫你放在這裡,除了擦掉上面的血跡外,我沒讓任何人動到它們。」說完便將手中的槍遞給周澤楷,然後他看了眼對方發顫的雙手,又道:「你小心點,別太激動。」


  周澤楷小心翼翼地撫摸著手中的雙槍,確定它們真的沒有半點損傷,才慢慢抬起頭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被他泛著淚花的雙眼嚇了一跳,「這只是小事……」


  還沒說完,他就被周澤楷抱進懷裡,「謝謝……」


  喻文州在驚愕過後,很快回過神來,伸出手拍了拍周澤楷的後背,柔聲地說:「這沒什麼,真的,倒是你小心點,你的傷還沒好全。」


  聽著對方那溫和而關心的語氣,周澤楷更是感動。


  「我會……報答你。」


  喻文州一愣,眼裡泛起再真切不過的柔情。


  「那,你就來保護我吧。」


 

05


  喻文州要讓一個身分不明的陌生人來當他貼身保鑣這件事自然被黃少天大大回絕了,還放下狠話說「要他沒我」之類的話,不過喻文州和黃少天相處那麼長時間了,知道他也只是擔心自己而已,一直努力說服對方,才讓黃少天鬆口。


  這也多虧了周澤楷那安分的性子,他只是默默跟在喻文州身後,若不是喻文州與他說話幾乎都不開口,只要是喻文州說的話都乖乖照做。就算黃少天懷疑他,但周澤楷的確從未做出可疑的事,加上喻文州勸說對方也是被逼上了絕路,動之以情、說之以理,黃少天也只好同意給他一個「試用期」。


  不過喻文州在這之後也開始忙了起來,他還得調查出周澤楷的身分。哪知周澤楷這麼聽喻文州的話,唯獨不肯透漏自己的身分,只承認自己被那幫黑道企業找麻煩而已,讓喻文州這陣子更是忙得要命。


  周澤楷看著又累到睡在辦公桌上的喻文州,嘆了口氣,拿起對方掛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給他披上。


  「小周……」喻文州皺了下眉頭,眼睛卻沒睜開,似乎只是在說夢話:「再等等,我一定……還你個公道。」


  周澤楷感覺心臟重重一跳,他哪裡會不知道喻文州這般拚命是為了什麼,就算主要是為了自己的公司,但那些原因當中他佔的比例也不小。


  他看著喻文州的睡臉發了一會呆,才彎下腰來,在對方髮旋上落下一吻。


  「對不起。」


 

06


  幾個月後,喻文州總算把證據都掌握清楚,做好了混入黑道企業一舉攻破對方的準備。


  「那就麻煩你們了,張佳樂前輩。」喻文州偏了偏頭,剛好看到周澤楷消失在門口的背影,「有警方的協助就好辦了,時間地點我等會發給你……嗯,我會小心,非常感謝。」


  掛掉電話後,喻文州走到門口處,周澤楷也剛好回來,衣袖上沾了點血。


  「幹嘛去了?」喻文州從辦公室裡的休息室翻出一套衣服給周澤楷,「把衣服換下來吧,髒。」


  「有老鼠。」周澤楷靜靜地說,把藏在衣服裡的槍給掏出來,接下喻文州給他的衣服,「你……認識?」


  喻文州疑惑地瞥去一眼,周澤楷話說得少,一開始相處他還真聽不懂對方到底想說什麼,還好最近越來越上手了。他看周澤楷指著自己的手機,馬上懂了對方的意思。


  「張佳樂前輩是我以前高中時候的學長,我創業後沒多久剛好在路上遇到他,就交換聯絡方式了。不過他們當警察的挺忙,也沒時間和他好好聚聚。」喻文州看著自己的手機,感慨道:「不知道又多久沒聯絡了,沒想到居然會是為了這種事。」


  周澤楷沒發表意見,只是「嗯」了聲表示自己有在聽。


  「等事情結束後,一起去喝一杯怎麼樣?」喻文州突然轉過頭,微笑看著在談話期間已經把衣服給換好的周澤楷。


  周澤楷頓了下,「……嗯。」


  「怎麼了,小周?」喻文州拾起周澤楷放置在桌上的兩把槍,將一把塞進周澤楷懷裡,「是不是晚上沒睡好?」


  周澤楷一駭,他看著喻文州,總覺得對方好像知道了什麼,但喻文州只是把玩著他的槍,也沒看他一眼,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周澤楷朝喻文州伸出手要槍,然後問:「你相信我嗎?」


  喻文州突然噴笑了一聲,總算抬起頭來,「問這什麼傻問題啊?小周,你真是……」說完,他將手槍塞進周澤楷手裡,然後一把抓住周澤楷的手,放在自己額前,讓槍口抵在他腦門上。


  「──?!」周澤楷嚇了一大跳,然後就聽見熟悉的一聲「喀」──喻文州把保險拉下來了。


  周澤楷連忙甩開手,他寶貝的荒火就這麼掉落在地板上,他卻只是震驚地看著喻文州,感覺冷汗滑過額際。


  這種時候,他突然想起黃少天說過的話。


  「總裁這個人嘛,就是聰明,聰明得一般人無法弄清楚他到底在想什麼,也常常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明明自家已經算名門了,還要離家搞創業;明明手下保鑣數以百計,還常常親自處理一些危險的事,搞得自己差點沒命……不過再怎麼說,他都是我老闆,也是我哥們,如果你敢對他做些什麼事,我一定會殺了你。」


  周澤楷會冒冷汗當然不是怕黃少天幹掉他,而是在那一瞬間,他有種感覺……只要他晚一秒甩開手,喻文州真的會按著他的手指按下板機。


  ……這怎麼可能。


  「怎麼樣?現在還覺得我不相信你?」喻文州慢悠悠地撿起掉在地上的手槍,溫柔的嗓音聽在周澤楷耳裡有絲詭譎的味道,「現在這種非常時期,少天他們沒辦法時時待在我身邊,你是離我最近的人,要想對我動手隨時都可以,包括現在。」


  喻文州抬起頭來,周澤楷這才發現對方居然還在笑,「剛才那個殺手的屍體還沒處理掉吧?你也可以拿他的槍行兇,裝出『殺手趁隙得逞,保鑣趕到時雖然殺死殺手卻沒能救回雇主』的假象,現在少天他們也都挺相信你,說不定真的不會詳查呢?」


  周澤楷撲了上來,咬住喻文州的嘴唇,從對方手裡拿走自己的手槍收進衣服裡。


  他心裡想的事情很簡單。只覺得那一直保持著美好弧度的雙唇說出的話居然如此刺耳,想讓喻文州閉嘴而已……當然可能還藏著那麼一點私心吧。


  「我不會傷害你。」無論發生什麼事。


 

07


  喻文州此刻正坐在黑道企業的總裁辦公室,那個被黃少天形容成小人臉的總裁就坐在他面前,身後站著他的秘書。


  「真想不到喻總居然會突然改變心意啊,都已經這時候了,你退讓還來得及嗎?」小人總裁輕蔑地看著對面的喻文州,細皮嫩肉的,一看就知道沒吃過多少苦,居然敢招惹他們。


  喻文州裝出不安的樣子,細聲細氣地說:「你也知道,最近藍雨狀況有點緊張……這點小案子根本沒辦法幫我們多少,也不是長久之計,但如果能與貴公司聯手……」


  「這是當然的!雖然你們屢次拒絕我們的合作邀請,但藍雨的確是潛力股,只是需要個聰明點的經營者。」小人總裁笑得十分得意。


  他當然不會知道藍雨看起來經營不順的樣子都是喻文州一手推演的,這幾個月喻文州可不是只有順藤摸瓜地找對方的破綻,要不突然來求合作,就是沒腦袋都會想出問題點來。看對面這個白癡一臉得意的樣子,喻文州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隨即掩下。


  「您教訓得是。」喻文州不動聲色地在四周瞄了幾眼,這陣子他向埋在這間公司的眼線通過氣,知道了幾條密道,此刻在這間辦公室就有一條密道裡埋了警方的人手,現在就等眼前這個小人總裁動手,警察就會馬上現身。


  小人總裁被喻文州回絕好幾次,此刻不羞辱羞辱對手怎麼對得起他的黑道身分?他上半身往前傾,輕挑地拍拍喻文州的臉道:「早點答應我們不就好了嗎?你們公司也不會落魄到需要別人幫助……你不適合大位,沒見過世面的小少爺還是回家去吧。」


  這時,一直站在喻文州身後的周澤楷突然動了,他拍開小人總裁的手,冷冷地說:「談話,別動手。」


  喻文州一聽見對方的聲音就愣了下。周澤楷聽起來是真的動怒了……他會不會在對方發作前就拔槍?喻文州很擔心。


  不知道是因為周澤楷理性地想起喻文州交代過不能輕舉妄動,還是因為壞人總是沉不住氣,小人總裁的手背冒出了青筋,他手一揮,身後的「秘書」就伸出了一直藏在資料夾後的手,手上正握著一把槍。


  「我原本也是不想動用暴力的。」小人總裁冷冷地說。


  這時,辦公桌旁的裝飾盆栽後方傳來了聲音:「我們倒是很期待你動用暴力呢。這裡視野真不錯,我可是看著他拿著那把槍蓄勢待發很久了。」


  小人總裁瞪大眼睛,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那個位置有一條密道?不過他當這麼久的黑道,身手也不錯,很快就反應過來。一轉向後方,果然有三名警察從密道裡竄出,圍住了他和秘書兩人。


  「外頭也有我們的人把守,你們被包圍了,別想耍手段。」張佳樂瞇起眼,辦案時的他收起平時那種滿溢的二貨氣質,看起來正氣凜然。


  這時,小人總裁卻笑了。


  周澤楷知道是時候了,他看著身旁的喻文州,對方對自己簡直是毫無防備。他一咬牙,伸出手劈向對方的後頸。


  也正舉著槍的秦牧雲倒吸一口氣,「喂,你!」


  異變驟生。


 

08


  喻文州再次醒來的時候,人已經在醫院裡了。


  不過他一點也不覺得有哪裡不適,睜開眼睛就看見有人坐在旁邊。那人雙手環胸靠在椅背上,頭低低的,好像睡著了。


  「少……天?」


  黃少天一個激靈,差點把椅子撞倒,「文文文文文州你醒啦!渴不渴?」


  誰知道喻文州第二句話就是:「小周呢?」


  黃少天沉默。喻文州看他的臉色就知道不對,然後他想起了他似乎就是被周澤楷給劈暈的……可是這怎麼可能?


  周澤楷會在那種時候把他打暈一定是有理由的……但絕對不會是想背叛他。


  那黃少天的臉色又是怎麼回事?喻文州越想越覺得不安,「小周怎麼了?」


  黃少天嘆了口氣,他原本想等喻文州情況穩定點再告訴他,誰知道對方一醒來就問周澤楷的情況,也不問問自己怎麼了。


  「那個小人的辦公室裡有三個密道,其中一個被警方佔領了,另外兩個都不是外人會知道的,沒想到那個小人心機這麼重,談個話也要埋幾個人進去……警察闖進去沒多久,他們就全鑽出來了。」黃少天一邊說一邊倒了杯水給喻文州,「周澤楷在那之前把你打昏丟進沒人的第三條密道,堵在外面幫你擋子彈……好在警察反應也不慢,外頭待命的人查覺到不對就馬上衝進來,最後還是把他們制住了。」


  喻文州深吸一口氣,不知道第幾次問:「小周呢?」


  「……雖然沒傷到要害,不過他受太多傷了,失血過多,現在還沒清醒……」黃少天小心地觀察喻文州的表情,怕對方又昏過去,連忙補充:「不過景熙說死不了。」


  「嗯。」喻文州神情自若,黃少天正感到有點放心,對方下一秒就掀了被子,「少天,別緊張,我只是想去看看他。」


  喻文州看向自己全身上下──竟真的毫髮無傷。


  「小周他……在哪間病房?」


 

09


  他這次沒有再做被追殺的夢。而是夢到他順著通風口闖進辦公室、摸到地板上的密道逃出來後,找到了自己偷偷挖的洞,馬上鑽進去爬了一段時間,期間他的血一直沒止過,加上他一爬到上次沒挖完的地方還得浪費自己已經不多的力氣繼續挖,直到一絲光芒照射在他臉上,他才像是完成什麼事情一樣暈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感覺身體被人移動,但對方的動作很輕,應該不是追殺他的那些人。然後他感覺上半身被擱在什麼溫暖的地方,他吃力地睜開雙眼,就看見一個拿著手機、一臉呆滯地看著他的人。


  陽光灑在對方的臉上,讓他一瞬間以為自己還是死了,來到了天堂。


  這個人給了他希望。因此他決定,一定要誓死護對方周全。


  就算犧牲自己。


 

10


  「醒了?」


  這一次,周澤楷睜開雙眼,看見的依然是喻文州帶笑的臉。雖然對方臉色蒼白,但至少毫髮無傷。


  他不顧自己全身都還隱隱作痛,立刻撲上去抱住對方。


  「你沒事。」


  喻文州看著周澤楷身上滿滿的繃帶還有點滴,聲音冷了下來,「……小周,給我躺好。」


  周澤楷馬上乖乖躺了回去。


  喻文州這才又笑了,「等你好點,記得要和我解釋清楚。」


  周澤楷吞了口口水,連忙道是。


 

11


  張佳樂一臉為難地看著對面的喻文州,「我說,你保鑣傷應該好得差不多了吧,至少可以講話不是嗎?」


  「我覺得,你可能會無法理解他的意思。」


  「難不成他不會說中文啊……」張佳樂打開錄音筆,「那就麻煩你解釋一下事情經過了。」


  「周澤楷曾在一年前被黑歆企業抓住,利用三個月的時間摸透地形脫逃。因此他大概知道那間辦公室的密道位置,剛好他利用逃脫的密道正好是沒人的那個,於是他把我打暈了丟進那個密道裡,剩下的事就是你們知道的那樣。」喻文州雙手交疊放在桌上,又補充了一些警方應該會有興趣的資料,才讓張佳樂心滿意足地收回錄音筆。


  「不過,都過快一年了他還記得那密道在哪,也真夠厲害的。」張佳樂感嘆,語氣已經脫離公事公辦了。


  「……他一定很努力地回想過了吧。」


  「我還有個問題,雖然黑歆企業的確不是啥好東西,但也沒理由隨便抓人,周澤楷是為什麼被抓?」


  喻文州笑了笑,「你可曾聽過輪迴?曾是地下有名的組織,在兩年前被老大『一槍穿雲』親自解散了。」


  「這我知道,輪迴一開始也沒幹啥傷天害理的勾當,那陣子卻頻繁傳出毒品和非法槍械的交易……」張佳樂說著說著才覺得不對,「你的意思是,周澤楷他……」


  「黑道的確不是什麼好東西,但輪迴從不販賣毒品、也不主動找警察的麻煩,想必是老大管教有方。可是組織一旦壯大,就會有人手腳不乾淨……」喻文州悠悠地說:「一槍穿雲退出了這個花花社會,我想他應該打算永遠不再回來的,誰知道他的寶貝居然被摸出組織賣了。」


  「……難道是那對雙槍?」


  「他找到了買主,不過也被人抓住了。單槍匹馬的,就算曾是輪迴的老大,這下也無力回天。」喻文州說著說著,握緊了雙手,「還好,他沒死。」


  那句話說得極輕,張佳樂也不確定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良久,他嘆口氣,「這些,應該是不能被警方知道的吧?」寶貴的一條信息沒了,不過他又不是他們副隊長,幫朋友保密也不是什麼難事。


  「是的,我只是滿足下前輩的好奇心而已。」喻文州笑了笑,他知道張佳樂不會把這些暴露出去,「對了,我也有件事想問問你。」


  張佳樂已經準備要把喻文州送走了呢,誰知對方好像還沒完。他一臉疑惑地問:「還有什麼事?」


  「前輩最近有空嗎?出來喝一杯吧。」



评论(16)
热度(48)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