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包羅】敲敲你心門番外。


總算能專心打點文了,嘿嘿(#)


大家聖誕節快樂喔^^!



CP:包羅


 

00


  包榮興今天心情很好。


  曾有不少人評價他個性難以捉摸,一般時候看起來像個傻缺,卻又有些時候犀利得很,更不用提打起架來宛如修羅。


  上一次這麼說他的人在幾天前和他兄弟打了起來,他二話不說地抄傢伙去幫忙,對於打架就像動根手指頭一樣的他而言,實在不用花多少時間和力氣就把人給打趴下找牙了。


  然後隔天,他的住處就被毀了。


  還好包榮興無父無母──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個無依無靠無牽無掛兩袖清風行走江湖行俠仗義瀟灑走一回的俠客浪人──總之,他除了自己用來遮風擋雨的、用鐵皮蓋成的違章建築塌掉之外沒其他人財損失,這還更堅定了他要去重找個房子的想法。


  他點了下自己存起來的錢,還有兄弟們贊助的一筆費用,心想:我在江湖漂泊了這麼多年,也是時候定下來了。那不長眼的倒是幹了件好事……不過這是兩碼子事。


  包榮興真不是腦子有問題,只是想法常常和別人有出入,總之他的意思就是:我在外頭住這麼克難還撐這麼久,現在總算有機會可以去正常的地方住了,真該感謝那不長眼來砸我家的人,不過還是要算帳。


  如今他把那個趕跑去他家撒野的人給收拾了之後,又接到消息說找到適合自己的住處了,心情自然是好得不得了。


  「榮耀公寓?」包榮興耙了耙自己的半長髮,嫌棄道:「這名字一點也不響亮嘛──欸?」


  不知道看見了什麼,包榮興眼裡閃著興奮的光芒。


  「對面有咖啡廳?有火鍋店?而且還有包子鋪?」包榮興立馬忘記自己方才嫌棄的名字問題,拍板定案:「好!我就去住這!」


 

01


  包榮興說搬就搬,而且他也沒什麼行李,收拾一下隨身物品、連個包都沒拎,就這麼瀟灑地要走人。


  好在他靠譜很多的兄弟拉住他,跟他談了價碼問題。


  「單人房這麼貴啊?」包榮興隨意瀏覽了下,「所以我一定得和人住囉?怎麼這麼麻煩啊……哪間有住人的?」


  「雙人房幾乎都是結伴搬進去的,沒有缺人……」兄弟甲幫忙查詢資料,「大概四人以上的套間還有缺人而已。」


  「那就四人吧,四人就很多了。」包榮興一顆挑染的腦袋湊了過去,直接看了最前頭的數字,「3201滿了、3202沒半個人……3203……這串數字好難念,3204順口多了,就住這吧!」


  說完,包榮興就像一陣風一樣離開了,連一抹雲彩都沒帶走……包括榮耀公寓的住址。


  電腦前的兄弟甲茫然:「他……真的知道路嗎?」


  一直在看戲的兄弟乙嘆氣:「隨緣吧!要是真迷路了總會回來要住址。」


  站在門口的兄弟丙理了理被殘風吹亂的頭髮,「和包子同住……可憐,太可憐了,我覺得有點對不起那幾位仁兄。」


  「……等等。」兄弟甲也對3204有點好奇,本只想多看看,卻發現一件事,「這間房現在……只有一人登記入住。」


  「…………」兄弟乙沉默,「所以包子他住四居室……卻只有兩人付錢?」


  「那還不如直接住一間空的二居室!」也有出錢的兄弟丙痛心疾首。


 

02


  包榮興哪裡會知道那麼多,不過他攔下路過的出租車才發現自己忘了看地址,只好問司機:「大哥你知不知道榮耀公寓咋走啊?」


  「那裡喔?我知道啊,離這邊不遠。」


  包榮興鬆了口氣,果然車子跑了差不多十分鐘就停下來,他給了錢後才環視起自己所在的小區,感覺很滿意地點點頭。


  「環境果然不錯。」包榮興煞有其事地自言自語,「不過包子鋪在哪呢?」


  他走近榮耀公寓晃蕩,還沒找到明確的目標,就見不遠處有個人從自己面前「爬」過去。


  眼前的人背上背了一個大背包,左右手各夾了一個紙箱,左手拎著一個包、右手則是拖著行李箱。尤其這人看起來身材瘦小,扛著一堆東西看起來還真像是用爬的。


  包榮興正想去幫個忙,那人就突然抬起頭來,然後看到了他。


  眼前的人是個乾乾淨淨的少年,帶著一副看起來有點厚重的眼鏡,整個人瀰漫著書呆子的氣息,一頭短髮也修理得整整齊齊,不過似乎被折騰得有點亂,在風中亂飄亂翹著。


  包榮興沒讀過幾年書,這樣的人接觸得不多,可能連句話都沒說過。心裡泛起一陣新鮮感,他朝對方咧嘴笑了笑──


  「嗨……」


  「啊,抱歉,我趕時間!」眼鏡少年原本就有點泛紅的臉變得更紅了,他朝包榮興點了點頭就衝進一棟樓裡,好像瞬間有了力量。


  「跑那麼快做啥……」包榮興搔搔臉,難道他長得很恐怖麼?雖然他穿著背心,手臂上的刺青和身上那點肌肉都一覽無遺,加上他一頭挑染的金毛……感覺是不是真有點像混混?


  ──不過包榮興本來就是混混。


  「算啦,有遇到再說吧。」包榮興有點遺憾地說,隨後便踏進眼鏡少年衝進的建築物裡。


 

03


  之後包榮興搬進了3204,和那眼鏡少年成了室友。包榮興咧著嘴想:這可真是緣分吶,不知道他什麼星座的?


  眼鏡少年看了看他,雖然還是有點侷促,不過畢竟面前的人是自己未來室友,還是客客氣氣地打了招呼:「你好……我叫羅輯,目前還是大學生。」


  「哦,我是包榮興,你叫我包子就好。」包榮興伸出手來,直接抓著人家的手甩了甩就當作是握手了,「以後多多指教啦!你要住哪間房啊?我住你隔壁行不?」


  羅輯沒想到這人這麼自來熟,愣了一段時間才反應過來,「行……行啊。」


  結果包榮興一放下他的手就跑去看房間了,也不知道有沒有聽見羅輯的回答。


  羅輯正要去放行李,正好趕上包榮興從第三個房間裡出來,他很爽快地把羅輯背上的大背包和左右手夾著的兩個紙箱都給接過,然後幫人放到他還沒看的那間房間裡。


  幫人把東西都放好後包榮興才仔細打量起這間房間。


  哎?怎麼感覺這間比較好啊,早知道就先來看這間房了,便宜了這小子。


  其實四間房間長得都差不多,但包榮興和尋常人的腦迴路本來就不是同樣的。


  雖然有想換房,不過看在羅輯還算順他的眼這份上,就當自己讓他的了。


 

04


  羅輯和包榮興壓根就是不同世界的人,父母給他的這名字也應了他這人的個性,羅輯正好就是個講求邏輯的實在人,和包榮興這種連羅輯和邏輯倆字有啥差別都搞不明白的人是天差地遠。


  但這時的他還沒理解包榮興的個性,只覺得這是個熱心腸的好人。


  來談談羅輯這人吧,他很老實,有點理想主義,還有點中二病。


  先拿老實來說,他從小就是個無論好壞都會說出口的人,還是孩子的時候沒人和他計較,長大了也沒改掉,搞得他十分不受鄰居待見,後來父母教他什麼叫婉轉和善意的謊言也遲了,養成這孩子一個言不由衷就臉紅的習慣,他覺得身為一個男子漢還老是臉紅簡直太不像話,決定想說什麼就說,不好聽的話頂多閉上嘴。


  然後再說說理想主義,羅輯從小學起就對數學有著異常的天賦,一點也不懂怎麼班上許多同學總把數學當成洪水猛獸。班上也有些對數學比較拿手的,但人家幾乎是靠補習和自己刻苦讀出來的,和羅輯不同,但教起人來比較容易。羅輯覺得他既然有能力也可以教同學,毫不吝嗇表示自己有才能歡迎來問我問題,結果人家都不愛來找他,他還覺得是別人不肯定他的實力,一次又一次地以成績證明自己,甚至還被老師公開表揚了好幾次,但到他上了初中也沒能改善自己人緣不好的事實。


  最後就是中二病了。這得追溯到他從小時候不受鄰居待見的時候開始,一直就沒什麼好人緣,他漸漸覺得這要不是人不懂欣賞他的能力,就是人家忌妒他,也不再在意自己沒有朋友的問題,反正真正懂他的人總會站出來的。


  但他就算主動去找人聊天也沒人樂意和他聊(誰愛湊在一起聊數學呢),更何況是他壓根就不理人,於是羅輯從小就頗受師長歡迎,但卻被同儕排擠得很嚴重,也沒少被霸凌過。


  羅輯這時就覺得自己有點悲劇英雄了,他覺得這裡的人都不懂他,至於他爸媽雖然管他管得嚴,但也是沒讀多少書的人,哪能懂他的心情。


  然後他小學時為了排解寂寞的網路遊戲又被他翻了出來,沒玩多久又不想玩了。憑什麼我在網路上都找不到幾個朋友?羅輯越想越忿忿不平,這時剛好一個視窗跳出來刷存在感,是聊天視窗。


  啊,羅輯差點忘了,他還是有朋友的。


  君莫笑:好久沒見你上線了啊,還以為你不玩遊戲了。


 

05


  君莫笑是他在一次組隊打副本的時候偶然認識的,他算數學起來格外犀利的雙手打遊戲卻是一點也不行,君莫笑好心想教教他,意外發現他理論非常好,但實際操作實在是慘不忍睹。


  於是那一陣子羅輯當了電腦兒童,三不五時在線上和君莫笑聊遊戲,結果被父母嚴格控管了上線時間,再久一點他就上初中了,乾脆就沒再碰電腦。


  羅輯想了想,自己也不會常常玩這遊戲,但一想起君莫笑,他頓時覺得這人是他唯一的朋友,就這麼斷了聯繫也太可惜。


  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君莫笑後,對方馬上來一句:不然咱們互加QQ唄。


  ──QQ?羅輯感覺有些激動,他早就辦了QQ號,但裡頭除了家人卻是一個朋友的名字也沒有,如今總算要多了一個。


  於是他加了君莫笑QQ,有空的時候就掛著,偶爾對方會來敲他聊幾句。他們越來越熟悉,也互相交換過自己的個人資訊。


  然後羅輯上了高中,某天他被同學欺負後回家還被鄰居的小孩捉弄,忿忿地告訴了君莫笑,對方來了這麼一句。


  葉修:不然你等成年之後搬出來住啊。


  搬出來住,意味著離開父母親,也就是有自己的私人空間,而且還代表了獨立。羅輯的理想主義被激發出來,果斷問葉修有沒有推薦的房子,葉修被他嚇了一跳,說你別這麼急,好歹也要先有生產能力吧?


  羅輯羞愧地一拍腦門:怎麼把這最基本的事給忘了?


  於是他就在葉修手下打工了。


  再之後,賺夠了錢的羅輯就搬進了榮耀公寓。


 

06


  由此可知羅輯對葉修的依賴心挺重的,搬家也要搬到對方隔壁去──其實他原本想搬葉修那間套間來著,但韓文清太嚇人了,住在一起有壓迫感──雖然知道租金問題,但他想只要有室友就一切好談。


  如今還真來了一個。


  但他們平常並沒有什麼互動,包榮興還是有自己的交友圈的,至於羅輯,他是個好學生,還是個對數學有興趣的好學生,自然都是乖乖待在家鑽研苦讀。


  雖然包榮興後來想想應該要和室友打下關係,但看羅輯悶在房間裡誰都不理的樣子又覺得苦惱起來了:室友看起來不太好相處啊,怎麼辦?


  包榮興對待兄弟的態度都是大剌剌的,哪裡糾結過這種事,打招呼的時候一拳就順便給對方招呼上了。但包榮興看了看羅輯這細胳膊細腿的,覺得不可行。這會不會一拍上去就骨折啦?


  沒讓他糾結多久,兄弟甲就來了訊息,說兄弟丙談戀愛了,找他去喝一杯。


 

07


  這一喝就喝到半夜,幾個兄弟酒意湧上就開始打趣著兄弟丙。


  兄弟甲說:「你看上哪家姑娘啦?牽小手了沒有?」


  兄弟丙回:「還早著呢,人壓根不理我,但我看得出她對我是有好感的,我一定追到她給你們看!」


  兄弟乙嘲笑:「你自我感覺太良好了吧?你懂不懂戀愛?你真確定自己喜歡她?」


  兄弟丙不服:「廢話!」


  包榮興這時插話了:「哎,那要怎麼樣才算喜歡啊?」


  兄弟丙頓時來了精神,語帶深情地說:「我一見到她就特別想親近她,想每天都和她說話,就是看看她也好,而且恨不得每天都待在她身邊。」


  包榮興不自覺想到了那個室友。


  對方合他的眼緣,而且他也的確想和對方多說說話……至於待在對方身邊,包榮興可是覬覦羅輯的房間很久了。


  然後他想:欸?難道我真喜歡上他了?


  也沒多思考自己的思考邏輯問題,喝茫的包榮興又問:「那喜歡的人要怎麼追?」


 

08


  ──首先,當然要和對方套關係啦!


  包榮興摸進羅輯的房裡,這次他沒再糾結些有的沒的,沒頭沒腦地就和羅輯聊了起來,也沒管人家有沒有在聽。


  「哎我問你,你有沒有大哥啊?」


  「……啥?我是獨生子。」


  「那我當你大哥,你以後就是我小弟了!」


  「…………啊?」


 

09


  ──然後就是多多相處啦。


  這就難了,羅輯整天都待在房間裡,只有餓了才會出房門,想相處也只能在房間,不過包榮興喜歡羅輯的房間,於是就開始窩在對方房裡了。


  「……你在幹嘛?」


  「看漫畫啊!小弟你有興趣麼?」


  「你還吃零食?」


  「對啊!你要吃嗎?」


  「──滾出去!」


  於是包榮興達到了讓羅輯爆粗口的成就。


 

10


  ──然後就是想辦法討人歡心囉。


  這個包榮興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了,他不管做什麼都能換來一堆粗口,但是喜歡的人又不能打,讓包榮興很沮喪。


  這時候喬一帆搬了進來,看了看被兩個大老爺們折騰的套間嘆了口氣,然後挽起袖子,賢慧技能全開,洗衣煮飯掃地樣樣都行,簡直是賢妻良母的典範。


  羅輯很感動,「一帆,你能搬進來真是太好了!」


  喬一帆只是靦腆地客氣幾句。


  於是包榮興也學著洗衣服……啊,衣服破了;然後他想煮飯……啊,廚房炸了……最後他想掃地……奇怪,怎麼越掃越亂?


  最後包榮興不幹了。反正兄弟丙最後也沒追到人,他的攻略八成不靠譜,於是包榮興決定用自己的方式追求羅輯。


  不過後者一點也沒有被追求的感覺就是。


 

11


  ──當你覺得時機成熟,就酷炫地和她表白吧!


  雖然攻略不靠譜,但表白終究是要的,於是包榮興認真地和羅輯表了白,卻沒得到正面回應。


  他也沒放棄,多次和羅輯表示自己的心意,直到某天羅輯被他煩得受不了,又劈頭蓋臉地把他罵了一頓。


  「你這麼煩這麼邋遢又老愛打架、還喜歡在床上看漫畫吃零食,誰敢要你、誰敢跟你交往啊!你當我室友、甚至是朋友我就很受不了你了好不好!你能不能別老把別人都當作是跟你一樣不正常啊!誰會喜歡你!我一點也不喜歡你!」


  包榮興被罵,卻沒覺得有多沮喪。


  ──唷,小弟還挺了解我。


 

12


  而且羅輯臉紅了。



评论(2)
热度(17)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