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敲敲你心門番外。


CP:黃喻


 

00


  黃少天曾有過幾個人生目標。


  一、交一個女朋友證明自己不是gay。


  二、未來娶一個會燒飯的、溫柔賢淑的好老婆。


  三、事業有成,養得起老婆和自己。


  悲劇的是,從遇見喻文州的那一刻起,他就註定無法實現這些人生目標。


 

01


  黃少天會發現自己的性向,其實過程和喻文州差不了多少。


  差別在於,由於兩人個性相差甚多,朋友的種類也不太一樣,黃少天的那位好朋友就給了他G片,騙他說是A片,那時在青春期的黃少天對這個也有些好奇,就高興地拿回家看了。


  把門窗鎖緊、關燈開電腦、再準備了一包面紙放在桌面上後,覺得萬事俱備的黃少天點開了片子看。


  一看開頭他就覺得有點奇怪了。


  隨著劇情推進,他開始有種不好的預感。


  進入主題後,黃少天是真的覺得不好了。


  不是因為「我操這死沒良心的小王八蛋居然敢忽悠我給我看這種東西」,而是因為黃少天他看著看著,居然就……


  咳,這部分大概也不用詳述了。


  不過黃少天當然不會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隔天他就把片子摔在朋友臉上大罵一堆有的沒的,把他能想到的詞彙全罵上了,罵得對方目瞪口呆,甚至有一瞬間連自己姓名都給忘了。


  黃少天則是一邊喘著氣,一邊想,這下應該沒被發現不對吧,我真是機智。


  不過這件事成為他心中的一個疙瘩,尤其在他發現他對著女人居然完全沒有反應的時候,他簡直連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


  黃少天不信邪,他相信只要他交了女朋友一切都會改善,但就像是老天和他作對一樣,他每一次交的女朋友都跟他好不到一個禮拜,他根本沒法證實自己的性向問題。


  後來,黃少天長大了,思想也成熟了。他對自己的問題退了一萬步思考,決定:如果能遇到個讓他動心的男人,那要在一起也不是不行。


  不過,真的不能讓他交個女朋友嗎?


 

02


  「少天,怎麼了?」


  黃少天眨眨眼,雙眼聚焦在眼前的人身上,對方裸著上身,躺在自己身邊,腰部以下被棉被給遮擋住了,不過據他的記憶,那底下應該是一件布料也沒有……


  「啊哈哈,沒事沒事,想到了些過去的事情而已。」黃少天打著哈哈,重新將手環上喻文州的腰間,想再睡個回籠覺。


  「哦……」喻文州似乎也只是朦朧之間轉醒,在黃少天臉上印下一吻後便靠在對方旁邊睡去,樣子乖順得很。


  「…………」黃少天頓時來精神了。


  去他的女朋友!


 

03


  黃少天原本也是不會做菜的,他以前小時候看老媽料理魚類的時候有了心理陰影,長大了也沒踏過一次廚房。


  後來因為工作上的挫折,他也知道不能一直吃外食,只好乖乖和老媽拜師學藝,意外發現做菜其實滿有趣的,而且他也有這方面的天賦,老媽高興得雙眼放光,一天內逼他做了近十樣菜出來,結果招呼左鄰右舍也沒能吃完。


  不過這很好地激勵了黃少天,甚至還想過要不要轉行開飯館算了,結果黃母冷冷地說「給你三分顏色你就想開染房啦」,讓黃少天頓時熱血沸騰起來,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泡在廚房裡,廚藝又是「蹭蹭」地上升。


  之後黃母才語重心長地告訴黃少天:「告訴你,老娘以前也是開飯館的,那時候還沒你呢!」


  黃少天不信,「真的假的?老媽妳沒忽悠我?那你們是不是生意很差所以關了──我靠妳別打我頭!我還要靠腦袋吃飯呢!」


  「傻兒子,你以為你的天賦是誰遺傳給你的?」黃母收回手之前彈了下黃少天的額頭,「當時可以說是熱鬧得很,整條街的人都來我們店外排隊呢。」


  黃少天半信半疑,又怕自家母親的黃金右手,只好淡淡地「哦」了一聲,「那妳之後怎麼沒做啦?」


  黃母看著黃少天,眼裡的深情讓後者一瞬間以為對方被掉包了,「那是因為,你開了飯館後就不是為了自己或家人做菜的了,是為了營利,一整天都要泡在廚房做菜,還是為了自己壓根不認識的客人,久而久之,你就是自己在家,也漸漸不想做飯了。」黃母用過來人的口氣說:「我也曾經有懷疑過我到底是為什麼要做飯啊,結果你爸就憂傷地抱怨我最近都不開伙了,我面對自家廚房卻覺得連點勁都提不上來,這才放棄了飯館的生意。」


  黃少天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總覺得他好像能理解黃母的意思,但又有點不太懂。


  「總之,少天啊,你要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做菜。」黃母將雙手重重搭在黃少天肩上,「既然你喜歡做菜,除非你只想靠這賺錢,我勸你還是別拿這當生意了,要在每天都得做同樣的事情的情況下維持興趣一點也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


  黃少天這次回答了:「好啦,我知道了。」


 

04


  雖然黃少天自己就廚藝了得,但他還是做過一回家就有個圍著圍裙的女人朝他笑笑地說「回來啦?可以吃飯囉」的美夢。


  然而現實是,黃少天冷汗涔涔地拉住喻文州握刀的手。他不拉對方下一秒就會看見流血畫面了。


  「……文州,其實我很喜歡做菜的,還是讓我來吧?」


  喻文州也知道自己恐怕是真的對這領域沒辦法了,只好點點頭,解下自己身上的圍裙給黃少天繫上。


  他順手環住了黃少天的腰,朝對方笑笑說:「那少天,我去幫你放洗澡水吧?你回來都還沒好好洗個澡呢。」


  黃少天又一次的氣血上湧。


  去他的會煮飯的老婆!喻文州就算不會煮飯也一樣溫柔賢淑!


 

05


  至於事業,黃少天還真是一臉血淚。


  因為眾所皆知的毛病,他每一次工作壽命都不長久,之後甚至被解雇了。他當時回到家後,環顧著自己住了有一段時間的公寓,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欠了兩個月的房租和物業管理費……


  於是他當下只能收拾了行李,去找別的地方住。然後他找到了榮耀公寓,被葉修誆去做室友,從此開始了他苦逼的保母生活。


  不過葉修他們倒真幫了他個大忙,加上剛好盧媽媽也住在這裡,黃少天雖然多少動過要搬走的念頭,但一次也沒有執行過。


  雖然他目前也不能說是事業有成,但他已經對現況很滿意了,只是在跟喻文州交往後多少還是有想賺錢養對方的念頭,直到……


 

06


  某次盧瀚文的小考考了滿分,盧媽媽開心得要命,特別給黃少天加薪讓他吃好點,黃少天興沖沖地就拉喻文州出門吃飯了。


  當時黃少天坐在餐廳裡,很帥氣地把菜單甩給對面的喻文州,說:「隨便點,盡量點,都算在我的帳上!」


  喻文州也知道他心情很好,沒有辜負對方的好意,點了幾份也不便宜的餐點。黃少天看了卻還是不滿意,最後把菜單還給服務生前還又多點了一些,喻文州似乎想阻止對方,不過想想還是作罷。


  結果拿到帳單的黃少天頓時悔不當初,喻文州點的東西加上他原本點的他都有辦法付清,可是他之後又多點了那些,看來得留下來洗碗了……


  喻文州這時候拍拍黃少天的肩膀說:「少天,你下次再請我吃飯吧,這次先讓我付好不好?」


  黃少天覺得太羞愧了,還想再掙扎一下,就見喻文州已經拿出一張卡交給服務生,瀟灑地說:「結帳。」


  就算那張卡沒有鍍金,黃少天也看得出它絕對不簡單。


  然後他看向喻文州,覺得對方可能還是有些話沒有告訴他。


  難道他的男朋友還是個壕……?


 

07


  之後,喻文州和黃少天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句話也沒說,前者似乎注意到對方的情緒,悄悄地伸出一根手指勾住了黃少天的。


  黃少天不知怎地覺得心情好了很多,將喻文州的手整個包入掌心。


 

08


  去他的人生目標。


  他只要有喻文州就夠了。


 

09

  依照一般人和爛俗小說的設定,喻文州就是那種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小少爺。


  他的父母是官員,做得很成功,也早就為他鋪好了路。如果喻文州沒有叛逆期,估計就會一直照著父母希望的那般走下去。


  但現實是,哪家小孩沒有叛逆期?即使是喻文州也會有那麼一段黑歷史。


  初中的時候,喻文州偷偷看了父親耳提面命警告他不准動的電腦,在那之前他還千方百計地騙過看守的僕人和管家,結果一開電腦才發現,果然是需要密碼的。


  有了這麼一層挑戰,原本對偷看父親電腦這件事也沒很上心的喻文州突然就覺得非要打開這台電腦不可了,他在之後上網查了查破解密碼的方法,結果看到一個匿名「索克薩爾」的駭客發的帖,沒有多加思索就給點了進去。


  結果這傢伙貼了一堆專業術語和程式名,喻文州愣是一個字也沒看清,他卻很有耐心地一個一個去查資料找出意思,一點也不覺得過程枯燥,反而感到很有興趣。


  三天。這是喻文州破解他父親密碼所用的時間,從他發現那個帖、在找資料的過程中吸收知識到正式開始破解,只花了三天。


  雖然喻文州很聰明,但他並不是天才,只是意外地有天賦。他也發現了這一點,但在當下他並沒有多想。


  因為他從父親電腦居然連到了更上層的資料庫,他原本只是想試試看,沒想到自己居然真的能做到,也沒想到居然會看到各種政治的黑幕。


  喻文州在被發現前連忙退出、關上父親的電腦,小心翼翼地離開。


  然後喻文州的叛逆期就這麼永無止盡地繼續下去了。


  他沒有依照父母的期望去讀什麼貴族學校,而是在自己蒐集了資料後進入LY大學的附屬高中就讀,並且一路讀到大學,也拒絕父母親各種想邀請他一起上什麼酒會的活動,一個人悶在房間的電腦前。


  由於他所就讀的科系,父母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奇怪,他們一直覺得自己兒子用功,完全沒想到對方居然成了專職駭客。


  喻文州一直在追蹤那個匿名「索克薩爾」的人的帖子,一路學習下去,直到某次他發現了對方在帖裡的幾個錯誤,猶豫之下還是私信對方提出這些問題。不久後他發現到越來越多似乎不太對的地方,一次又一次地向對方指證,而對方也都一一改過,不過態度卻從偶爾會回覆他「小子你不錯嘛!」變成了沉默以對。


  沒想到的是,某次對方在改過錯誤後,從此消聲匿跡。


  只留下最後一個私信,希望他能繼承起「索克薩爾」這個名字,把帳密都給了他,然後就沒了消息。


  喻文州當下心情十分複雜,但他的確也感到了激動。


  與父母無關,他找到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10


  於是在之後,喻文州做了更叛逆的事。


  他告訴父母他想去追尋自己的理想,於是大學畢業後包袱收一收就搬了出去。而且還是直接搬離G市,隻身到了B市。


  父母親停了他的卡,他就透過在網路上幫人編寫程式和各種不為人知的委託賺足了能養活自己的一筆積蓄;沒有獨自生活過,於是他開始一邊學習一邊和左右鄰居都套好關係,倒也混得不差。


  他以為自己的生活這樣就足夠了,直到某次他回到家,面對漆黑的室內,心裡居然升起一股異樣的感覺。


  他居然覺得寂寞了。


 

11


  於是他沒有經過太多考量,就搬進了榮耀公寓。


  沒有和陌生人共住一個屋簷的喻文州調整了自己的工作時間後,就開始學習拿捏與室友相處的技巧和距離,這時身為室友之一的喬一帆倒是先怯怯地湊過來問他:會不會做菜?


  喻文州不用多花什麼腦力就想起自己在獨居的時候曾想學著下廚的經歷,非常誠實地告訴喬一帆自己一竅不通,後者思考了下,告訴喻文州他平常比較忙,希望喻文州能幫忙分擔點家事,如果不會做菜,幫忙買菜也行。


  喻文州說他的工作在家裡也能做,主動攬下3204的各種大小雜事。


  然後就在那個禮拜,喬一帆帶他去菜市場教他如何挑新鮮的蔬果和肉類,就撞見了一個人在和魚販討價還價的場面。


  雖然自己在外頭住過一段時間,喻文州的氣質卻絲毫沒受任何影響,只是他的價值觀相對一般貴族子弟已經是大方很多。但他也從未見過像黃少天那樣的人。


  黃少天面紅耳赤、中氣十足地指著擺在攤子上和魚販身後冰桶裡的魚各種挑剔,挑剔完了又開始說自己是如何如何辛苦「養家」,當中不下百次地指責對方的魚賣得太貴了,根本不合理。


  喻文州看著周遭一些菜販、肉販對那個魚販露出同情的表情,大概知道對方常常這麼殺價,那個魚販估計是新來的,沒想到居然會踢到這麼一塊鐵板,而且還是塊很吵的鐵板。


  喻文州看著對方在收獲了打折的兩條魚後顯得格外滿意的樣子,飛揚的神情、活躍的神態,無一不吸引他的視線。


  他一直知道自己的性向問題,但對一個人有這麼強烈的想法倒還是第一次。


 

12


  他當下就想:就是他了。如果有機會,一定要認識這個人。


  不。


  喻文州笑了笑。就算沒有機會,他也會製造這個機會。


  侵入政府的電腦他都不怕了,怎麼可能會怕一個看起來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


  他沒想到的是,在他深入理解這個人之後,他卻一點也沒有對對方的任何一項行為反感,反而是越來越喜歡。


  對方藏在大方之後的細心、粗線條之後的敏銳、豪氣之後的溫柔,都讓他喜歡得不得了。


 

13


  喜歡到等他一回頭,才發覺自己居然已經和他走了這麼久。



评论(2)
热度(53)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