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多CP】敲敲你心門19


CP:黃喻、韓葉、包羅


 

標題:此處才是完美大結局……的前兩章。


 

3203


  「你悠著點行不行,地板都快被你磨出個洞來了。」


  葉修從筆電前抬起頭,抖了抖菸灰,看著眼前那個不知道吃錯什麼藥,從半小時前就在客廳裡走來走去的室友。對方甚至什麼也沒說,整個人就是自帶文自泡的狀態,客廳都快被淹沒了。


  一聽見葉修的聲音,黃少天就像打開了什麼開關一樣撲到葉修隔壁的沙發上。一個大男人這樣重力加速度撲上來的力道可不容小覷,葉修感覺自己整個人連著膝蓋上的筆電都震了一下。


  至少他沒繼續在那亂走了。葉修試圖安慰自己。


  然後黃少天就認真地、一臉深沉地,問了葉修這麼一個問題:「老葉,你覺得文州是不是不愛我了?」


  葉修看了下客廳掛著的日曆,非常冷靜地開口:「你倆不是上星期才鬧分手然後又和好的嗎?」


  「可是我覺得他好像不愛我了。」黃少天托腮嘆了口氣,眼神哀傷。


  「……」我是要打死他然後繼續工作,還是繼續幫他解決問題搞得我一個頭兩個大後,看他倆恩愛還得繼續投入工作?怎麼看都是前面那個選項最好啊,還一勞永逸,可是韓文清回來後會把他送去警察局……葉修抹了把臉,問:「又怎麼了?」


  「他不答應搬過來和我一塊住!」黃少天忿忿地說。


  葉修還在等他接話呢,卻發現對方明顯一臉「很過分對吧?你覺得很過分對吧?還不快點附和我?」的表情。


  「……完啦?」


  「這真的是太過分了對不對!老葉你一定也這麼覺得!」黃少天索性「善解人意」地幫葉修發表了感想,「他說什麼不能讓羅輯同學和那個包子兩個沒什麼生產力的人單獨住一塊,至少也幫他們整理下順便分攤房租,就拒絕了我!」


  「……你搬過去不行麼?」


  「你以為我沒想到啊,他卻說怕我干擾到羅輯讀書!」黃少天咬牙切齒起來了,「這是什麼意思?他嫌我吵嗎?我哪裡吵!本少這麼溫柔體貼活潑開朗樂觀積極還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的好男友好老公要去哪找啊!他居然嫌棄我!我覺得我的世界都要陰暗了我都不相信愛情了嚶嚶嚶……」


  「…………」葉修突然覺得坐牢也沒那麼差,總比憋死自己好。


  「你白癡麼?」葉修終於忍不住了,「只是要分房租的話非得住一起不可嗎?我們這套間和隔壁就差幾步路的距離,這問題你都沒想過?」


  黃少天一聽這話,覺得自己的某條名為「心髒」的筋脈似乎被打通了,「老葉你啥意思?」


  「我問你,難道我們公寓還有人會來查房不成?你住隔壁房付這間套間的房租也沒人會管你,你想幫忙打掃的話,掃把拿著往隔壁走幾步不就到了?你之前要去給文州做飯不也這麼幹的?」葉修繼續耐著性子解釋。


  「……那文州他……」


  「我不管這是你倆的情趣還是喻文州個人興趣,也不管是你要自己把自己打包過去還是要把喻文州綁架過來,反正你該幹啥幹啥去,別在這妨礙我工作。」葉修見他已經明白後,就直接揮揮手表達了他一點也不想要對方繼續待在這裡影響他工作效率的強烈心情。


  「──好!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謝謝你啊老葉,你真夠意思!」黃少天眉開眼笑地拍了下葉修的背,踏著愉快的步伐出門去了。


  「……」葉修將筆電暫時放在桌上,拿出手機快速地撥了一串號碼,「喂?」


  對面的人似乎很驚訝他會打給自己,沒有在第一時間要對方別干擾自己工作,而是問了句「發生什麼事?」。


  感受到人性溫暖的葉修都想直接給韓文清親一個了,語帶憂傷地說:「老韓,我突然覺得我好想念你……」


  然後電話掛了。


 

×


3204


  「事情就是這樣,請你成全我們吧!」


  羅輯和包榮興並排坐在一張沙發上,對面則是黃少天和正在打掃就被抓過來的喻文州,後者手上還拿著拖把,卻沒有什麼不自在的樣子。


  羅輯還沒回答,黃少天又加緊說:「羅輯同學我看你儀表堂堂滿面正氣一定是不會拆散我和文州的對吧?文州會繼續和你們分攤房租的,就算他付不起了我也可以幫忙,而且他一樣每天會來幫忙打掃、如果是伙食問題,我們3203也歡迎你們來蹭飯!怎麼樣怎麼樣?是不是覺得百利無一害?你現在是不是很想答應我?」


  你倒是讓我說句話啊渾蛋。


  「欸小弟,這傢伙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吵死人了。」包榮興突然湊了過來,用十分不低調的音量和羅輯咬耳朵。


  羅輯耐著性子解釋:「黃少希望喻先生能搬去3203住,不過喻先生還是會為我們的房租和環境整潔負責,而且我們也可以去隔壁解決三餐。」


  包榮興也不知道是聽懂沒,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後說:「那意思是不是我們可以住四人套間卻付兩人份的錢?」


  「唔,是吧。」


  「還有免錢的管家用?」


  「呃……」人家就在對面啊你這樣說真的沒問題嗎!沒看黃少天都快要撲過來掐你了嗎!


  「而且可以蹭飯吃?」


  「嗯……」


  「那很好啊!就答應吧!」包榮興終於捨得看對面沙發的兩人了,還顯得特別大氣地說:「我們已經討論出結果了!那什麼……你們剛才商量的是什麼來著?」


  羅輯拍了下自己的額頭,接下包榮興的話:「我是覺得沒關係的,喻先生你就搬過去吧,打掃什麼的就不用了,不過其他的事情……」羅輯用他國寶級的腦袋估算了下自己目前的經濟能力,得出的結論是:他絕對養不起自己和包榮興。


  「行!你們的房租和伙食我們包了!」黃少天十分痛快地拍了下桌子。


  然後羅輯就眼睜睜看著黃少天拉著喻文州(和那支拖把)衝進了喻文州的房間,乒乒乓乓了十幾分鐘後又拉著喻文州和一箱行李(和那支拖把)衝出來,向他們道別之後就把拖把擱置在玄關走人了。


  羅輯無奈地撿起拖把,打算接下喻文州未完的工作,先把客廳打掃一下再說,卻突然想到一件事。


  「包子,你是因為有人分攤房租、負責食物和打掃才想答應的嗎?」他還以為對方會很有骨氣地拍案而起,大喊自己身為男子漢可以自己負責之類的話。


  他長腦子了?


  包榮興整個人躺在沙發上,懶懶地朝羅輯拋來一眼,「當然不是啦!我身為男子漢哪需要人這麼施捨!」


  ……看來他挺了解包榮興的。羅輯不知道要不要高興。


  「但是你需要吧。」包榮興這麼一說後,就打了個呵欠,抱著沙發上的抱枕睡覺去了,聽說他昨晚打了兩場架,還沒好好睡個覺就被黃少天給吵起來了。


  羅輯聽他這麼一句話,彷彿好像他平常那樣只是隨口丟出來的一句無腦的言論,他聽著卻覺得感動不已。這意思是包榮興總算也會為他設想了嗎?


  「你先別睡,起來起來,我還沒給你上藥。」羅輯突然想到什麼,連忙把包榮興又拉了起來,後者雖然不停抱怨但也還是乖乖脫下上衣等羅輯抱著醫藥箱回來,半垂著眼看羅輯在他身上的傷口忙活。


  這時候突然門又開了,黃少天拉著喻文州又跑了回來,嘴裡還唸著:「我靠老韓居然和老葉是那種關係我覺得我的世界觀被毀了──」


  喻文州笑笑地沒說話,然後黃少天進了客廳後被眼前的景象嚇得抱怨聲也沒了。


  包榮興裸著上身半躺在沙發上,羅輯則坐在旁邊、趴在對方胸口不知道在幹嘛,這個角度看上去真是特別完美,足夠讓黃少天腦補出各種不同版本的八卦。


  「……我操。」黃少天看向喻文州,「文州,我覺得我的世界觀又被崩毀了一次,我們先把你行李放在這,然後去別的地方晃晃吧?」



评论
热度(15)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