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多CP】敲敲你心門18


昨天寢室跳電…………


*看CP,本章有微高喬!不過小高沒出場!(WHAT)



CP:安喬(微高喬)


 

標題:在真愛面前,理智算什麼!


 

3204


  安文逸只比黃少天晚了幾個小時過來而已,這時黃喻兩人已經轉場到外頭去晚餐約會了,他卻站在3204的玄關發愣。


  客廳擺著幾個大紙箱,都是已經封起來的,看樣子是在剛才就整理好的……難怪喻文州會要他快點過來。


  幫他開門的羅輯不知道在顧慮什麼,神情有點小心翼翼的感覺,「你總算來了。前天開始一帆看起來就怪怪的,你們是不是吵架了?」


  安文逸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只好說:「嗯,有點誤會。」


  羅輯也不是八卦的人,點點頭表示了解狀況,打了個呵欠後就回去房間裡了。


  「對了,一帆在房間裡。」臨走前,他看著還站在原地的安文逸,向他比了比自己房間斜對面的那扇門。


  「謝謝。」


  安文逸站在喬一帆的房門外,抬手敲了幾下門,裡面很快傳來一句「請進」。


  「是羅輯嗎?我這裡已經整理得差不多了,等等就可以去準備晚──」喬一帆正擺弄著自己留在書桌的東西,一邊說一邊緩緩抬起頭,這才看清站在門口的人是誰,「安哥……?」


  安文逸推了推眼鏡,覺得有點難過,又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那種感覺。


  「恭喜你錄取了。」


  他還記得喬一帆要去考試的那天,兩個套間的人都特地早起來為他送行,喬一帆那緊張卻又感動的表情似乎還在他眼前揮之不去。喬一帆臨走前,他還送給他一枚學習御守,他本來是不相信這種小東西能帶給人運氣的,可是他就是想為喬一帆多做一點事,哪怕根本不是他的風格。


  喬一帆此刻正把那枚御守繫在他隨身的包包上,注意到安文逸的視線後還有點緊張地想遮掩。


  「一帆,你討厭我麼?」安文逸靜靜地看著喬一帆不知所措的樣子,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情緒,這麼問他,「討厭到不願意見到我,也不告訴我你錄取了,而且還提早收行李要搬去H市?」


  「我沒有!」喬一帆反射性喊了出來。


  「……那你是什麼意思呢?」安文逸往前踏了一步,在喬一帆退開之前先抓住對方的手腕,「為什麼避開我?」


  喬一帆低下頭,也不知道想了些什麼,過了良久才又抬起頭來面對安文逸。


  這一看卻是把安文逸嚇了一跳,對方的表情看起來好像快哭了似的,他伸出手想替對方抹抹臉,喬一帆就開了口:「在英傑出國之前,我去給他送行,他說我很遲鈍。」


  安文逸當然知道高英傑是誰,他知道喬一帆此刻提起他一定有他的理由,於是緩緩放開了對方,讓他繼續說下去。


  「我問他是什麼意思,他看起來好像很沮喪,搖搖頭,說了一句『你要保重』,就離開了。」喬一帆垂下眼,「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在煩惱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直到在某次我去逛超市,看到了一對馬克杯,英傑當時也給我買了一個,說是打折促銷所以多買的,我突然就明白他想說什麼了。」


  「不只馬克杯,英傑在好多地方都給了我暗示,但是我卻一次也沒有發現,直到他離開我才注意到。而且我還發現,我好像也喜歡他。」喬一帆吐了口氣,好像在鼓勵自己說下去,「我真的……很遲鈍。」


  這時,喬一帆抬起頭來,安文逸突然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他不知道喬一帆想說什麼,不過他隱約覺得拒絕他的可能性比較大,這讓他很想離開這裡。


  可是他怎麼忍心丟下看起來好像快哭了的喬一帆?


  「安哥……對不起,我沒有早點注意到你的心意,讓你浪費時間在我身上……」喬一帆說著,伸手就要去把背包上的御守拿下來,然後被安文逸阻止。


  「你還喜歡高英傑嗎?」安文逸直直地看著喬一帆。


  是──喬一帆開了口,卻沒把這個字說出來。明明只要說出來就可以了,安文逸不會為難他的,就算會傷害到他自己,對方也絕對不會為難他……


  原來他明明就清楚得很,他明明知道安文逸有多喜歡他,他卻只是心安理得地接受對方的好意,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真的很卑鄙啊,安文逸這麼好的人,他憑什麼讓對方浪費時間在自己身上呢。


  於是喬一帆堅定地回答:「對,我──」


  他瞪大了眼,眼前是安文逸放大的面孔,對方突然又伸手攬住他,將他抱入懷裡,然後吻了上來。唇舌相觸之間,只有淡淡的柔情,沒有多餘的暗示或欲念──這是一個溫柔而又冷靜的吻,就像安文逸這個人一樣。


  不對。喬一帆推開了安文逸,腦子嗡嗡地亂成一團,他聽見了自己急促的心跳聲,想伸手去按住,想叫它別跳得那麼快,卻只是愣愣地維持著推開安文逸的姿勢。


  「道別吻。」安文逸沒有露出什麼受傷的表情,只是禮貌地退開了一步,「很抱歉造成你的困擾,那個御守你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我已經把它送給你,它就是你的東西了。」


  說完,安文逸直接轉頭離開了喬一帆的房間。


  「再見。」──他彷彿聽到對方這麼說。


  喬一帆看著對方離開的背影,突然很想抓住對方的手,叫他別走……然後呢?他難不成想讓安文逸永遠留在自己身邊嗎?他才剛拒絕了對方,有什麼理由這麼做?


  喬一帆握著那枚御守,感覺心裡空落落的,好像自己放掉了什麼重要的東西,讓他覺得好難過。


  比發現自己和高英傑擦身而過時,還要更難過。


 

×


  喬一帆離開的那天沒有看到安文逸。


  大家都來送他走,就連沒什麼交情的韓文清也請了假陪著他和一堆親友團坐車到機場,羅輯甚至還紅了眼眶。


  他看著面前的這些人,自己在不知不覺間竟已經和這麼多人有了這樣的羈絆,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但是最讓他難以忘懷的人卻不在這些人當中,而且也是因為自己。喬一帆抿抿唇,有一瞬間很想打電話給安文逸,和他說聲再見也好,那天他沒有回應對方,他們甚至沒有正式地道別。


  順利登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後,他想到了那個離別吻,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哭了出來。


 

  到了H市後天已經有點黑了,喬一帆先隨便在自己事先訂好的酒店休息,決定隔天就開始找住宿的地方。畢竟他太衝動了,這時候學校宿舍還沒開放入住,也只好自己再去找個公寓和別人分攤房租了。


  就像之前那樣。


  隔天喬一帆找半天卻沒什麼收穫,不是沒房間,而是他找不到路。喬一帆有點苦惱地算了算自己這些年積攥的存款,雖然能讓他住酒店住到宿舍開放,但是這種奢侈的事喬一帆是做不來的,更何況他又不是不用繳學費了。


  喬一帆嘆了口氣,愁眉不展地蹲坐在路邊。


  他不知道怎地又想起安文逸。那天他去考試結果迷了路,也是蹲在路邊無助地想找人幫忙,後來他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拉路人問路,而是先打電話給了安文逸。或許對方在那時候就已經帶給他莫大的安全感,好像有他在就沒有什麼事需要擔心。


  他還記得安文逸聽到他說自己迷路後就念了句「怎麼搞的」然後很快幫他整理好路線圖,問清楚他在哪後就仔仔細細地告訴他該怎麼走、搭幾路公交車,甚至路上的地標也盡可能詳盡地告訴他,就怕他又迷一次路。


  喬一帆把臉埋在雙膝間,心臟又不由自主地疼痛了起來。


  ──直到一陣冰涼的感覺貼在他臉龐。


  喬一帆抬起頭,看到有個人背著光站在他面前,背著一個大背包,手上拿著一瓶礦泉水。他看不清對方的表情,只見那人抬起手,似乎是在推眼鏡。


  「找合租嗎?我這裡兩人套間還差一人,有沒有意願?」


  一聽見那熟悉的嗓音,喬一帆終於忍不住撲了上去。


  「一帆。」提前偷跑到H市的安文逸抱住喬一帆,一向平靜的語氣裡有著一絲難以察覺的喜悅,「我們終於可以做室友了。」


  然後喬一帆推開安文逸,他看著對方漸漸沉下的眼神,在對方臉上落下一吻,「這是重逢吻。」



评论(10)
热度(9)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