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多CP】敲敲你心門17


CP:黃喻、韓葉


 

標題:做件好事怎麼這麼困難。


 

3204


  經過葉修一夜的開導,舌頭都快說爛之後,黃少天終於想通,決定要自己去找喻文州談談。


  於是現在黃少天坐在3204的客廳沙發上,對面是微笑著將茶端上桌的喻文州,對方還若無其事地問他怎麼了,態度自然,卻讓他感覺無比苦澀。


  「文州……你說我們認識多久了?」


  從黃少天進門後,他就沒有說半句話,喻文州被這樣反常的黃少天嚇得不輕,試圖想保持冷靜等黃少天自己開口,卻見黃少天只是默默坐下、默默捧起他泡的茶、然後默默丟出了這個問題。


  喻文州想也沒想就回答:「一年多了吧。」


  說出來的時候他才有種奇妙的感覺。一年,居然已經一年了,他從來都不覺得時間過得如此快。


  回想起這一年來,他的身邊幾乎都是黃少天在陪伴著他,早上有早安簡訊問候、中午有人會關心他的午餐、晚上也有專人到府包辦晚餐,不過一般還是喬一帆在負責,黃少天這時就會在廚房幫忙,然後在他們吃飯的時候看著喻文州傻笑,大多數也會說些話炒熱氣氛,讓羅輯有好一段時間不想去飯廳吃飯,還要麻煩喬一帆把他的晚餐端到房裡去。


  然後包榮興也會跟著進房吃飯,喬一帆看著他們兩人覺得有點尷尬,就會默默端著自己的晚飯到客廳去,給他們兩人空間。喻文州起初還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之後,有安文逸陪著喬一帆去客廳吃飯,喻文州也不再覺得愧疚,大膽地在飯廳和黃少天放閃光放不停。


  現在想想還覺得挺好笑的,多大的人了還總是這麼肉麻。更何況那個時候,他們都還沒在一起呢。


  「文州,我們分手吧。」


  然後黃少天──那個陪伴了他一年、他還有意繼續和對方過下去的黃少天,無比認真地對他說了這麼一句話。


  今天不是愚人節。


  黃少天也沒有在開玩笑。


  ──他說他想跟我分手。


  喻文州的思考凝滯了,他的腦袋反射性就開始回想最近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但卻沒有想到會讓黃少天突然說出這樣的話的可能原因。反射性的思考過後,他的腦袋又變得一片空白。


  他以為他足夠冷靜去面對任何問題,如今卻因為黃少天的一句話而失去思考能力。他應該要為這件事感到高興才對,但這個人才剛和他說了分手……


  「文州。」黃少天終於繼續說了下去:「我知道你很久以前就喜歡我──這麼說好像有點自大,應該說我清楚你的性向,因為我也是。」


  喻文州眨了眨眼,像往常一樣認真聽黃少天說話。


  「我交過幾個女朋友,但都只是為了逃避自己喜歡男人的事實罷了。」黃少天搔搔頭髮,「我不敢和我爸媽攤牌,自己先搬了出來,決定順其自然,如果真的能遇到個讓我動心的姑娘就娶了……如果是爺們,對方不是和我一樣的話,我是不會出手的。」


  「所以文州,你懂我的意思麼?打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你對我也有點好感,我在等你說出口,哪怕是透露一點點也好,但是你沒有。」黃少天直勾勾地看著喻文州,眼裡卻沒什麼忿忿的情緒,「我知道你在顧慮什麼,一直都知道。文州你和我是一樣的,你在害怕,你信不過我,但是你喜歡我,而我也是,我真的很喜歡你。所以我一直待在你身邊,就是想向你證明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


  喻文州閉上眼,心裡一陣一陣地抽痛。


  「你向我告白後,我以為這代表我有資格去了解你了,可是你從來沒有和我多說你的事情。我一直在等你,文州……你總是溫柔地包容我,我能和你說所有關於我的事,只要你想知道。難道我對你而言不是這樣的麼?」


  「不是。」喻文州終於開了口,聲音卻乾澀得好像好幾天都沒喝過水一樣,沒有平時的那種柔和,「少天,我不是那個意思。」


  「總而言之,我決定了。」黃少天斬釘截鐵,「我要和你分手。」


  喻文州開了口,卻不知道能說什麼。他抿緊唇,低下了頭,腦袋又一次亂成一團,被黃少天這甜蜜而殘忍的自白衝擊得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突然擱在桌面上的手被熟悉的溫度包裹住,喻文州抬起頭來,看到黃少天握住了他的手,朝他一笑,「所以,在我重新向你提出交往前,你願意讓我好好了解你麼,喻文州?」


  ──手背傳來的體溫像是要把他灼燒了一般。


  「欸欸欸文州你你你怎麼哭了!」黃少天從來沒見喻文州哭過,這一下真是把他給嚇到了,「你不用擔心啦我都說了我喜歡你我才不會隨隨便便就離開你了這是真的!喔不其實我早就想說我愛你而且愛死你了你相信我──文州文州你笑一個唄,別哭,我看了心疼啊嗷嗷嗷都快疼死了快給我個笑容治癒一下……!」


  「……少天。」喻文州隨手抹了把臉,語氣平穩,「我是LY大學資訊系畢業的,大你一歲,不過我們科系幾乎都在不同教學樓上課,你可能多少聽過我,但沒看過我。我本來也不知道你,是葉修和我說你是我學弟。」


  黃少天靜靜地看著喻文州,這一刻他們的角色好像顛倒了過來,喻文州滔滔不絕地說著話,黃少天則是安靜地在一旁聽著。


  「不和你說我是同性戀,是因為怕你接受不了。之後也沒說……是說不出口。」喻文州垂下眼,「我習慣藏著這件事,我不希望讓它影響到我,無論是判斷還是我看上的人。少天,我也是真的喜歡你,不是普通的好感,更不是錯覺。」


  兩人交握的手緊了緊。


  「……至於我和葉修的關係,充其量來說只能算是孽緣。」說到葉修,喻文州眼神不自覺開始渙散,想起了那不堪回首的往事,「我大學加入了辯論社,學長們畢業後不久就當上社長,負責帶社團活動,偶爾也會去校外比賽……那次我們與其它大學的辯論社比賽,第一輪就抽到了XX大學,遇到葉修,然後就被刷下來了。」


  好慘。黃少天突然能理解喻文州為什麼不想承認自己認識葉修了,這種情況下的認識大概沒人會想承認。


  「我想……應該就這樣吧,少天你還有什麼想問的麼?」喻文州看向黃少天,手指撓了撓對方的手心。


  黃少天被嚇得放開了手,搖搖頭,「其他的我都知道啦!」


  「哦?說來聽聽。」喻文州也笑笑地收回手。


  「喻文州,比喻的喻、文學的文、九州的州。性別男,生日是二月十日,水瓶座O型,家鄉在G市,家裡有一父一母無兄弟姊妹,目前二十五歲單身……喔不對。」


  黃少天越過桌面,捧起喻文州的臉,噴出的氣息散在喻文州的臉上。


  「在三秒前已經死會了。」


 

×


興欣咖啡廳


  韓文清看葉修又喝了一杯咖啡,不耐煩地直接將一杯水遞給對方,後者臉還正埋在電腦前,就這麼接下水喝下一口,結果差點噴在螢幕上。


  「我去……老韓,我惹到你了嗎?你至於這麼嚇我?要是害我電腦報銷了你以身相許都賠不起啊。」葉修放下水杯抹了抹嘴,不過發現水比較有止渴的效果後又捧起來繼續灌了幾口。


  「哪有人口渴喝咖啡的。」韓文清鄙視他。


  「你這麼說就不對了,我不只渴還累得要命,昨晚都沒睡呢……」工作告一段落後葉修才捨得把頭抬起來,看著對面那個被他拉出來約會卻一直被晾在位置上的人,「老韓你是不是寂寞啦?抱歉抱歉,哥這就補償你。」


  韓文清一掌拍開對方湊過來的臉,卻在葉修一臉沒趣地坐回位置上後又拉著對方的領子往前傾,在葉修眼下的黑眼圈上落下一吻。


  「先回去睡覺。不是都多雇了員工了,逞什麼能。」


  葉修笑了笑,「呵呵,老韓你這麼體貼啊?那如果我說我走不動了,你願意把我抱回去麼,霸圖健身房的王牌陪練?」


  韓文清怒極反笑,「有何不可。」


  於是葉修真的被一路扛回榮耀公寓了。還被不少人拍下傳到網上,事後他極度否認有這麼一回事。



评论(2)
热度(14)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