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多CP】敲敲你心門08


天,我又忘了時間了……(汗)



CP:黃喻、包羅


 

標題:你在煩惱什麼?告訴好鄰居吧!


 

3204


  羅輯做了一個夢,他夢見自己躺在一片柔軟的草地上,身周都是溫暖的氣息,溫暖得甚至有點熾熱。


  他喟嘆了一聲,不知道自己到底多久沒有這麼放鬆過。


  但這時一陣刺耳的鈴聲把他從睡夢中揪起,在腦子還不清楚的時候他還以為是自己設的鬧鈴,差點就要跳了起來,然後他先是感覺自己腰間一緊,身邊的空氣也十分不流通。


  一轉腦袋差點沒把自己嚇死,包榮興的頭就垂在他頸後,對方的雙手還是攬住自己的,像是把懷裡的人當作抱枕了。而且羅輯發現他們還是蒙在被子裡睡的,難怪空氣如此稀薄,他都快悶死了。


  昨晚他倆看鬼片來著,然後呢……羅輯按著頭,發覺自己不能想起完整的過程,他昨晚似乎沒看多少地方就睡了。


  對了,剛才的鈴聲到底是什麼?


  包榮興把羅輯抱得緊緊的,後者拚了半條命才把被子掀開,電視機已經是黑屏,看來包榮興應該有記得關,畢竟如果是喻文州關的話,一定會順便把他們兩個有床不睡的傢伙給跩到床上去。


  為了讓他們在假日多睡點,喬一帆會比較晚準備早飯,在早餐時間之前先去菜市場買菜順便晃晃,喻文州都會陪他一起去,也給喬一帆減少不少負擔。


  羅輯一看時間,才七點半,他們應該還沒回來,他還能再睡個回籠覺。正想踹開包榮興去床上睡,羅輯又聽見了那刺耳的鈴聲。


  原來是門鈴。


  抓了抓睡亂的頭髮,羅輯在一片狼藉的地板上找到自己的眼鏡戴上,視線頓時清晰不少。他這才往門外走去。


  一開門他就愣了,他想過是買完菜回來的喻文州和喬一帆、想過可能又是送錯包裹的快遞、再不然就是來催電費的,就是沒想過門外的人會是黃少天。


  「啊……羅輯吧?你早啊。」黃少天講話突然不利索了,讓羅輯更是懷疑自己是不是認錯了人,「那個……喻文州在嗎?」


  喻文州?羅輯又愣了,喻文州已經和鄰居打過招呼了嗎?而且黃少天……黃少天怎麼會特地來找他?羅輯開始回想他上一次看到黃少天是什麼時候,大概是兩、三年前,黃少天剛搬來這裡,被葉修拉過來認識鄰居的時候……之後黃少天就開始被壓榨,和羅輯他們的作息時間也不太相同,更何況羅輯是假日也不會踏出房間的人,身為鄰居居然整整兩年多都沒見過面了。


  這次突然的來訪……感覺不太單純啊……


  「他和我另一個室友去買菜了。」羅輯照實回答。


  「哦……」黃少天好像反而鬆了口氣,「我能進去嗎?」


  羅輯真是摸不著頭緒,不知道黃少天此行到底是為了什麼,該不會是想等喻文州回來吧,可是看對方的反應也不太像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進來吧!」


  讓黃少天在客廳隨便坐後,羅輯就鑽進廚房要為客人倒水,然後被貼在冰箱上的包榮興給嚇了一大跳。


  「你要嚇死人了!待在這裡幹嘛?」


  「啊……?噢,小弟啊,早安!」包榮興朝他一抬手,然後又回去磨蹭冰箱,「我肚子好餓啊……怎麼冰箱打不開呢?」


  羅輯翻了翻白眼,把包榮興拉離冰箱,「我不會做飯,一帆也還沒回來,你先忍著點,我等等給你倒水,你就去客廳待著吧。」


  「哦……好……」包榮興意外地聽話,點點頭後就緩緩往客廳挪動。


  羅輯突然覺得這樣的包榮興有點像隻大型犬,感覺似乎也挺可……咳!他連忙甩甩頭,專注在倒水上。


  「──啊,黃少也在客廳……!」


 

  包榮興一到客廳就看見有個人霸佔了他本來拿來睡覺的沙發,撇開瀏海看去,突然覺得這人有點眼熟。


  「你是……那個……老大的另外一個小弟是嗎?」包榮興豁然開朗地擊了下掌,給自己的記憶力點讚。要知道他雖然沒有像羅輯那麼誇張,但也已經好一段時間沒看到這個人了。


  黃少天這才注意到客廳裡出現的另一個人,「啊,你是那個什麼包子嘛!好久不見了啊你好──等等你剛才說什麼?誰是葉修的小弟啊!我是他室友好嗎!室友你知不知道,就是住在一起彼此互助互愛的好朋友……我靠,我怎麼從來沒在葉修身上看到這一點,難道他真把我當小弟啊?」


  「能為老大服務是你的榮幸。」包榮興故作嚴肅地拍了拍黃少天的肩膀。


  「我去你的。」黃少天鬱悶。


  「你來幹啥?」包榮興這才想到這個問題,他疑惑地將視線瞥向廚房,「難道來找我小弟的?」


  「我不是來找羅輯同學的啦……不過也算是吧。」黃少天一邊搔頭一邊碎碎念:「看來傳說中的另一個室友不在啊,說的也是,要我選去菜市場的人選也絕對不會找這傢伙──啊啊怎麼辦!這裡就連一個靠譜的人都沒有嗎?羅輯同學看起來也什麼都不懂啊!我咋這麼苦逼!」


  「你有煩惱。」包榮興深沉地說:「告訴我就對了,看在你和老大也是舊相識,我不會和你收諮詢費的。」


  「誰和他舊相識!」黃少天不屑,「和你說也沒用啊,我這是青春期的煩惱,你懂不懂?我明明交過女朋友啊我應該是直的才對怎麼會喜歡上男人呢這不科學──蒼天祢為何要如此殘忍地對待我──」說著說著又回到自己的世界去了。


  「你單相思啊?」包榮興居然抓住了重點,「那還不快點上,還在這想東想西的,是不是男人?等你想通人都被搶走啦,我瞧不起你。」


  「你不懂啦!這嚴重程度不一樣的!他是男的!」黃少天也不管對方會不會把此事暴露出去了,對方的話一定程度戳到他點上,加上最近的焦慮讓他口更直了,「雖然我不是很在意,可是對方不一定不在意啊!我也想先和他做朋友刷刷好感度什麼的,可是萬一我、我把持不住暴露了怎麼辦?他會不會躲我?我都快憋死了啊這種話和老韓說也不是和老葉說更不是,安文逸看起來好像也有什麼心事,我只能來找你們了啊!」


  「既然不介意,那就試試嘛!」包榮興打了個呵欠,漫不經心地說:「不用想那麼多啦,想這麼多有什麼用?你說想先和他做朋友,這麼矯情幹嘛,直接用行動表達出來啊!你喜歡他,你愛他,那就不要猶豫,做就對了,這才是真男人!」


  黃少天怔怔地看向包榮興,顯然沒想過對方居然會有如此驚人的發言。在他看來這就是一個沒腦子的人,成天幹一些沒腦子的蠢事,但如今這麼看來,對方似乎也並不是真的沒腦子嘛……


  「你該不會也有個喜歡的人吧?」他猜測。


  「喔……算吧!」包榮興點點頭,「你要記住,要有韌性,但不要死纏爛打,讓對方看到你的誠意就對了!這都是至理名言啊!加油,大哥我看好你!」


  「你誰啊!」黃少天沒好氣地說,「好啦,那我也沒事找你們了……謝謝啦。然後那個羅輯啊,我不喝水了,先回去囉!」


  「喔……好!」聲音從廚房傳來。


  黃少天走向玄關,離開前轉頭看向包榮興,一顆挑染過的腦袋垂在沙發上,看起來無精打采,他卻已經覺得這人不簡單,是值得欽佩的高人。


  「那什麼,你也加油啊!」


  包榮興的回答是揮了揮手。


  黃少天走後,羅輯才一臉複雜地走回客廳,端著兩杯水,一杯給了包榮興,一杯自己抱在懷裡。


  「你……剛才那些話是認真的嗎?」


  「啊?你說剛才那些喔?那是昨天看的那部片男主角的台詞啊!不過那個配角太沒用了才半小時就掛……」


  羅輯不知道該說什麼,放下水就回到房間裡。


  「嘿……有沒有覺得我很帥啊小弟?」


  包榮興半閉著眼,也不知道在對誰說話。



评论(6)
热度(18)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