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周喻】我男神是癡情不是癡漢!02


因為孫二翔生日也快到了,這篇可能會讓他露面多一點,順便送他一個CP……不過分量很少就是了,畢竟主角還是小周和喻隊XD



11/24周澤楷生賀

 


CP:周喻


 

  在江波濤的房間內,周澤楷乖乖端坐在對方面前低著頭,一句話也沒說。雖然周澤楷平時就是這樣子,但在現在的江波濤眼裡卻看出了那麼一點心虛的意味。


  「小周你……喜歡喻隊?」江波濤將這句話問出口的時候都覺得有些荒謬。可不是嗎,誰能想到聯盟第一臉,居然沒搭個女神,而是喜歡上了別隊的男神。


  不過周澤楷十分乖巧十分低調地點了點頭,外加一聲不鹹不淡的「嗯」。


  這下就算是江波濤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勸他?周澤楷又不是小孩,也不是年輕氣盛的青少年了,該怎麼做他自己心裡清楚,他考慮到的周澤楷未必就會忽略。那支持他?江波濤那能言善道的舌頭此時卻像是打了結一樣,加上他一抬頭,發現周澤楷已經毫不扭捏地和他對上了視線。


  周澤楷一開始也是很擔心的,他原本是想先藏著這份感情,雖然也不認為會藏太久,但至少能讓自己想清楚一點。卻沒想到遇上喜歡上喻文州這個意外,又遇上了被江波濤發現這個更大的意外。


  然後江波濤問:「小周你打算怎麼辦?」


  周澤楷本來還用不解的眼神看著江波濤,後來才明白了──初戀、遠距離戀愛、同性之愛,他還真是把戀愛的BE條件全都湊個整整齊齊。


  而且還要加上一筆,單相思。


  他敢用杜明封在櫃子裡的寒煙柔手辦打賭,即使是喻文州這樣的心髒,也絕對不會想到自己居然會喜歡上他。


  那自己該怎麼行動?一,暗示、二,追求、三,直接告白。


  第三個太無腦了,簡直是往槍口上撞,周澤楷在心裡浮上第三個選項的同時就把它給抹除;第一個選項是來亂的吧,依周澤楷那眾所皆知的毛病,他要怎麼暗示對方?等喻文州搞清楚他都退役了;結果這麼一考慮,居然是二最靠譜。


  想是這麼想,行動還是有困難。


  初戀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經驗值零,意味著不懂拿捏,意味著一切的一切都得靠攻略和前人的智慧一步一步慢慢來。


  江波濤顯然十分理解周澤楷的問題所在,他看周澤楷考慮得差不多了,才開口道:「需要我幫忙嗎?」


  周澤楷瞪大眼。


  「我不會介意這種事的,你不用太見外,小周。」只是這個對象有點麻煩。江波濤默默扶額,「只要不影響比賽就沒關係。」


  周澤楷堅定地點了點頭,「是敵人,就打倒。」


  帥氣值滿分。如果周澤楷喜歡的是個姑娘,要拿下絕對是分分鐘的事……但對於個爺們來說,這種顏值八成只有拉仇恨的功用。雖然江波濤不清楚喻文州會不會也是這樣的人。


  然後江波濤伸手奪過周澤楷的手機,周澤楷沒想到他會有這種舉動,大爆手速也沒能搶回來,只能眼睜睜看著江波濤把他剛設的螢幕保護程式給換回系統圖片,再將手機丟還給他。他連忙伸手去接。


  「既然想追到人,就不能聽杜明的話了。」江波濤十分無情地批評了自己隊友的行為,「偷拍的照片你可以私底下留著用,但是要設手機屏幕就得堂堂正正。這麼說你懂我的意思麼?」


  周澤楷點點頭。


  然後江波濤把人拉到鏡子前,「小周,你看看你這張臉,你有更好的條件和本錢,就算對象是男人,也沒道理讓你自卑。抬頭挺胸!有自信一點!」


  周澤楷挺直背脊,就連翹起的一搓頭髮都立得筆直。


 

  給人做好心理建設後,江波濤看了下接下來的賽程,下下一次比賽剛好是對上藍雨主場。


  於是這段時間除了訓練,兩人還多了額外的作戰會議要開,周澤楷也就沒有在休息時間蹲到一旁刷微博了,讓杜明又再次成為輪迴訓練室裡的獨特風景,在角落一個人寂寞寂寞就好。孫翔曾經欲言又止地想過去找江波濤,結果被吳啟和呂泊遠聯手拉住。


  在輪迴眾人的默契配合之下,作戰會議一直十分順利,雖然改不了周澤楷寡言的毛病,不過江波濤自認他已經把能給初學者的經驗都傳授過去了,他經驗也比周澤楷多不了多少,但就憑著他良好的社交技巧足夠讓周澤楷知道該怎麼去和喻文州搭話了。


  於是在打完比賽後,藍雨和輪迴兩隊一起在附近的餐館要了包廂聚餐,兩隊人一團一團玩在了一起。江波濤看著被黃少天纏住的喻文州,嘆了口長長的氣,看上去好像做了什麼壯烈的決定,轉過頭去拍拍周澤楷的肩膀。周澤楷似乎明白了什麼,對江波濤投以感激的眼神。


  然後江波濤去把黃少天領走了,周澤楷順理成章地在喻文州身旁坐下。低下頭正瀏覽著手機。


  喻文州稍微偏了偏頭,看到了幾張輪迴眾人的合照,他也有意和看起來孤零零的周澤楷搭話,就順勢問:「周隊喜歡拍照麼?」


  周澤楷聽見喻文州的聲音就緊張了起來,但還是沒有忘了回應:「嗯。」


  「要不我們也來一張?」喻文州笑了笑,「不介意的話,等會兩隊一起拍吧,難得出來聚次餐,留個紀念挺不錯的。」


  周澤楷點點頭,他努力讓自己的眼神看上去不要那麼急切,開始擺弄手機。


  喻文州靠了過來,肩膀碰上了周澤楷的,等周澤楷調好角度,露出一如往常的溫和微笑。周澤楷看著自拍模式中手機螢幕上的自己,覺得心都要跳出來了。


  拍完後他感覺手幾乎都要顫抖起來,但還是穩著手調出那張照片給喻文州看。


  「呵呵,周隊果然怎麼拍都很好看。」喻文州笑道,「你手機清晰度挺高的,等等也幫少天照一張吧?哎,少天去哪了?」


  喻文州環視了下包廂,黃少天和盧瀚文正把江波濤給圍到角落去,不知道在聊什麼東西,江波濤似乎注意到喻文州要叫黃少天的舉動,又硬著頭皮主動和黃少天搭話,讓後者又開始嘰嘰喳喳,加上包廂內其他人也都玩瘋了,喻文州的聲音竟沒辦法傳到黃少天那裡去。


  喻文州回過頭,有點惋惜地說:「看來只能等會再說了。」


  周澤楷往江波濤那裡看去,戰況慘烈,江波濤卻還是朝他這裡拋來一個眼神,臉上寫滿「我只能幫到這裡了」。


  周澤楷覺得這朋友真是沒交錯,為對方的犧牲奉獻掬了把淚後又繼續回頭面對喻文州。


  雖然喻文州不是黃少天,但是只要對方有要和他說話的意願,他也是可以想辦法讓對話繼續下去的。他知道周澤楷只是個性內向點,並不是不好相處,也十分有耐性地和對方交談。


  他們不過聊了十幾分鐘,周澤楷就覺得自己又更喜歡喻文州一點,雖然有時候對方也會不明白自己的話,但對方連遇上自己「嗯啊喔」的回應也沒有讓氣氛冷掉,而是想辦法讓話題繼續下去,或用合理的方式理解他的意思。


  他有種和江波濤說話的感覺,記得一開始對方也對他有點沒轍,但是江波濤的語言技巧很足,或許他不懂周澤楷的話,但要矇個意思出來還是很容易的,久而久之就是真的熟悉了。而現在的喻文州就像是過去的江波濤。


  原本還憂心忡忡的周澤楷放鬆了下來,他自己也沒發現自己態度的轉變,喻文州卻是注意到了。


  「我還擔心不能像江副隊一樣和你聊天呢,看起來我做得還挺成功。」喻文州其實也鬆了口氣,但並沒有表現出來,「周隊你可以不用那麼拘謹的,也不用太緊張。」他伸手拍拍周澤楷的雙肩,雙眼透露出鼓勵的笑意。


  周澤楷頓時被這會心一擊打得摸不清東西南北,只能聽見自己說:「不是周隊。」


  「嗯?」喻文州先是被這突兀的四個字弄得有點摸不清頭緒,隨後才接上腦電波,「那我也叫你小周吧?」


  周澤楷覺得有些飄飄然,他半個月前還在處於單相思的狀態,甚至連追求都沒有想過,今天卻已經拿到喻文州和他的合照,而且喻文州也把對他的稱呼改為了「小周」。


  江波濤注意到周澤楷的狀況,這才真的鬆了口氣。


  犧牲沒白費,助攻十分成功。江波濤垂下雙肩,然後又一次抬手揉了揉有點發疼的耳朵。



评论(13)
热度(65)
  1. 鹤屋南北佐光與聲 转载了此文字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