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傘修】歸02


好想睡,簡直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





CP:傘修


 

  「先生……先生……」


  被頻頻叫喚的他睜開雙眼,看到一個面露焦急的陌生男子,「太好了,先生你沒事吧?對不起啊我不小心撞到你了,你要不要去醫院?」


  我又被撞了?他四處張望,然後在那個陌生人身後看到一輛停放在路旁的……自行車。


  ……靠,我居然被自行車撞?我居然被自行車撞?!


  「不用了,我沒事。」


  「可是你……」


  看對方欲言又止地盯著自己,他便不解地低下頭,這一看卻是嚇了一跳,自己身上的衣物血跡斑斑,完全不像是被自行車撞過的樣子,而且這血量……就算是不懂醫護的人也知道這絕對足以致死。


  ……不是在天上看的時候還好好的嗎?難道所謂「變成人類的樣子」就是讓我忠實地還原自己死前的樣貌?你不會早點說啊!坑死人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剛才去殺人放火了吧!


  他覺得青筋都浮起來了,只好裝作很虛弱地說:「不用了……那個,我妹妹她等等就要過來找我了,你走吧,不然以她的脾氣,一定會要你賠償的。」


  那人一聽,雖然對他所謂的「沒事」十分懷疑,還是向他道謝,然後快速騎著自行車逃離現場。


  他嘆了口氣,正煩惱要怎麼把這身衣服換下,就摸到口袋裡有幾張鈔票。


  ……這是我自己的?還是那個天兵天使給的?他疑惑地瞧了瞧也沒瞧出什麼,只好硬著頭皮想辦法去買件衣服穿再說。


 

×


  冒著被警察抓走的危險買到一套衣服後,他拎著原本自己穿的血衣,考慮要怎麼解決它。


  丟垃圾桶?不,萬一被什麼人發現以為有人掛了那該怎麼辦?據天兵的說法,死了就是死了,他不能隨意竄改我在人間的資料……所以如果那件衣服被拿去化驗,發現是一個已經死掉的人……


  ……說起來,我死了多久?


  他突然想到這個很嚴重的問題,剛剛他醒來的地方應該就是事故現場,可是他沒看到任何類似血跡的痕跡,而且那個陌生人也沒認出他來──如果他死的時候對方有來圍觀應該會知道他──所以他可能死了有幾天或幾個禮拜了?


  明明感覺只是睡了一、兩天啊……


  他將手插進褲子口袋,慢悠悠地在街上閒晃,路上看到什麼順眼的店家就停下來看看,想試著回想自己是不是和這裡有什麼聯繫,結果逛到腳都痠了還是想不到什麼。


  他下意識轉向旁邊,卻發現旁邊沒有人。


  這時候他才覺得奇怪,這已經是第二次了,他好像一直覺得旁邊應該要有誰在,而且是複數……到底是誰?他兄弟姊妹?他朋友?還是其他什麼……


  他突然在一個路口停了下來,但是他駐足的地方並沒有任何店家,只有一台破爛的攤車,明顯被棄置很久了。


  他心念一動,走上前去。他覺得這裡對他一定有著非凡意義,但是他還是想不起來……想著想著,他也開始有點沮喪了,甚至還想撞牆看看能不能把失去的記憶給撞回來,省時省力。


  這時,身後突然傳來腳步聲,慢慢地朝他這裡走來,伴隨著有點含糊的喃喃自語,還有一點菸味。


  「果然不在了……嗯?」


  聽到這聲音,他感覺自己身體瞬間一個激靈,心裡有個聲音叫他快點回頭,卻又有另一個聲音叫他不要回頭。兩道聲音交雜在一起,讓他腦子裡嗡嗡作響。


  這是誰?是自己的誰?是應該要待在他身旁的其中一人嗎?


  有了這個想法後,他咬牙,不顧心裡的另外那道聲音轉過身去。


  那是一個看起來有點邋遢的男人,頭髮像是隨便抓一抓就走出來了,雙目無神,臉似乎有點虛胖,下巴還明顯有一點鬍渣,穿著有些寬鬆的T恤,一副就是要出來倒垃圾的樣子。


  不過這些只是瞬間的,當看到轉過頭的他時,對方瞪大了雙眼,嘴裡叼著的菸也掉在馬路上,好像見了鬼似的。


  ……咦,這麼說起來,他真的是我認識的人囉?


  他朝那個陌生人招招手,「哈囉?你──」


  「──沐秋?」對方一個劍步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臂,聲音和雙手都有著明顯的顫抖。


  沐秋?


  這是……我的名字嗎?


 

  葉修發現自己太衝動了。


  眼前的人和他的好友長得一模一樣,他一個沒煞住就像餓虎撲羊一樣衝上去抓住對方……看這人反應不過來的樣子,是被自己給嚇到了吧。


  葉修連忙鬆手,道:「抱歉抱歉,我應該是認錯人了。」


  「咦?認錯人?」他感覺有點反應不能,這人也調適太快了吧,剛剛才那麼激動的樣子,現在就能淡定下來,還用婉惜的表情看著地上的菸……


  「嗯,認錯人了,不好意思哈,年輕人。」葉修再次從口袋裡掏菸出來,一手指著自己身後那條路,「為表歉意,哥請你吃飯怎麼樣?」


  他覺得有點奇怪,不過也大概猜得出葉修的顧慮:他覺得自己是他認識的人,但是又不敢相信──因為他已經死了──對方這樣的反應更是驗證了他們互相認識,但如果直接和對方說明對方搞不好會把他當成神經病。


  於是他點點頭,「好啊。」


  朝葉修走了幾步後,他發現一個悲哀的事實──這人怎麼這麼高!他覺得不應該是這樣,好像有哪裡不太對?


  「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


  「什麼?」葉修沒有回頭。


  「我看起來幾歲啊?」


  葉修依然沒有回過頭來,抬頭對天空吞雲吐霧,用慵懶而堅定的語氣道:「我看大概十七、八歲左右吧。」


  靠!難怪!眼前這人看起來應該也三十了,自己居然才十七、八歲?


  這傢伙該不會是他哥吧?歲數也差太多了……難道是他爸?不,這個好像更不可能……


  「你剛剛怎麼會站在那裡?」葉修突然問。


  「哦……」他搔搔臉,決定還是給眼前的人一點希望,「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失憶了,醒來就發現在不認識的地方,所以就在附近亂晃,看到剛才那個地方覺得好像有點……印象,但是想不起來。」


  葉修猛然煞住腳步,轉過頭來看他,似笑非笑,「失憶?你該不會是哪家離家出走的小孩吧?是考差了被爸爸打了還是打破鄰居的窗戶被媽媽罵了?」


  ……靠!這人有夠欠揍!


  他花了十二萬分的力氣才忍下朝葉修臉上踢下去的衝動,卻不知道葉修在轉過身的時候,拿菸的手一陣顫抖。


  退役之後,連菸都拿不穩了麼?遊戲職業選手給身體的壓力果然很大啊。


 

  兩人在一間麵館前停下來,這間店看起來也有些歷史了,不過外觀依然裝修得整齊漂亮。


  「重新裝潢過了啊……」他看著看著,突然不自覺喃喃。


  葉修轉過頭來看著他,眼底似乎有著什麼情緒。


  「呃,那個,不好意思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脫口而出了……」他連忙拍拍葉修的肩膀,「走吧,說好要請我的喔!」


  葉修點點頭,把菸給擰熄扔了,率先走進店裡。



评论(2)
热度(9)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