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葉喻點文】不能再相信中文了。


 @焚琴煮鶴。 姑娘點的文!無法想像心髒談戀愛的樣子,打得有點四不像,希望你不介意><……!


*喻隊出場很少……





兩百粉點文



(上) 


CP:葉喻


 

  富有節奏的鍵盤敲擊聲在安靜的室內響起,聲音甚至還有越來越集中的趨勢,原本昏昏欲睡的陳果看向訓練室裡的人,卻發現他們此刻也是一面敲擊著鍵盤和鼠標,一面往另一邊看去。


  葉修一如往常地叼著菸,手下靈活地操作著,臉上也掛著那副要死不活的表情,眼神卻是無比專注,菸灰從未落在鍵盤上。


  這好像是很平常的事──就算現在是夏休期,某人也不可能就這麼放棄榮耀的時間──但敏銳點的人卻都看出了不對勁……這不過是幫公會搶個BOSS,也沒有其他職業選手來干擾,實在不用葉修這麼飆手速,而且葉修一飆,其他來幫忙的人自然也會配合著飆,然後其他公會會長就哭了……他們這是來搶BOSS的嗎?他們這是給人當陪襯來的吧!


  陳果自然也知道他們在做什麼,疑惑地問離她最近的喬一帆:「這傢伙今天怎麼回事啊?」


  這下,訓練室裡的所有人都看向了葉修,像是現在才注意到外界的事情,電腦上也是榮耀介面,但明顯和葉修他們不同。畢竟他們不可能一隊的人都去網遊搶BOSS,這次是因為有急需的材料,葉修才領著幾人親自上陣,目前看來已是沒有懸念了,陳果才敢去問喬一帆──他也是被拉去搶BOSS的一員。


  「我也不清楚……」喬一帆回想了葉修剛才的表現,「前輩的發揮一直很穩定,但是好像打著打著就提速了……」


  這次夏休只有羅輯回家去,安文逸的父母好像已經完全不反對兒子的職業,覺得暑假待在俱樂部也是種義務,讓安文逸能不回家就不回家,搞得陳果哭笑不得。現在陳果這麼一問,其他人也都故作鎮定,實則偷聽起來,手上的動作卻還是很流暢。


  「大概是心情不好吧?」蘇沐橙光明正大點,直接湊了過來。她這次沒被叫去幫忙搶BOSS,不過也一直在關注著情況呢。


  「心情不好?他?」陳果不自覺提高了分貝。


  「老闆妳控制點,老夫戴著耳機都聽得一清二楚啦!」魏琛這時也拿下耳機加入談話。


  「老魏你好意思麼,身子都快歪過去了!偷聽也有點偷聽的素質。」方銳在一旁涼涼地說:「在我看來,老葉這是把BOSS還是其他公會的臉面當作某人在打了吧!」


  「方銳你大爺,你比我好哪去了?整個人都躲到這邊來了以為我沒看到?」魏琛也跟著贊同:「嗯,這要不是怒火中燒,就是欲求不滿。」


  「你們兩個!」陳果各自給兩人一掌,想了想又多送魏琛一掌。


  看他們又鬧了起來,喬一帆無奈地又瞥向自己的螢幕,發覺葉修居然一個人挑了BOSS,讓認真的喬一帆感覺有點不好意思。


  喬一帆拿下耳機,看葉修在檢視BOSS掉落的物品,就先不去打擾他,想著要不要去給葉修倒杯水,就聽見旁邊的安文逸低聲說了什麼。


  「……難道是因為那通電話……」


  「什麼電話?」喬一帆反射性問了句,就見安文逸好像嚇了一跳,轉過來看他的時候表情寫滿了驚嚇。


  喬一帆先是不解,後來往自己身後看去,發現陳果等人正用「求詳細」的眼神看著他們這邊。


  安文逸很快鎮定下來,雖然他不是個八卦的人,但此刻被這麼多雙眼睛瞪著,他也只能在心裡向葉修表達了歉意,老實招出自己在來訓練室前無意間在外頭聽見的談話內容。


 

  「……啥?你不是認真的吧,難得的休假,你居然不先來找我?」


  「是啊,我不高興,怎麼辦?」


  「你有事要留在俱樂部?喂,該不會又是為了……你別裝訊號差!這招你上次用過了……少天也不在你房裡吧,他要是在一旁嚷嚷我能沒聽見?能不能老實交代啊?」


  「呵……怎麼,哥擔心自己男朋友爬牆也不行麼?」


  「我去……居然直接掛電話。」


  葉修沒有回撥,在外頭把嘴上的菸抽完後就緩緩踱步進訓練室,態度也依然十分正常,在開始搶BOSS前還真沒人看出他心情不好……


 

  訓練室又恢復寂靜,只有兩台電腦前依然有人在專注著榮耀,一人自然是話題中心的葉修,另一人則是無論何時都安分做自己的事的莫凡。


  這時除了跟著來看熱鬧的包榮興,其他人都是瞬間懂了葉修到底是哪裡不對。


  「我靠!那傢伙居然有女……不對,男朋友?」


  「而且黃少天……不會吧?喂,不會是那傢伙吧……」


  「你覺得藍雨裡的除了黃少天誰最有可能和他有一腿?」


  「果然是那傢伙!上次和藍雨那場他倆握手的時候握得特別久!我就知道那不是我的錯覺!」


  「而且葉修那晚沒回旅館啊!」


  「他們到底什麼時候勾搭上的?」


  「細思恐極……」


  「重點是,聽起來對方好像還劈腿了啊?」蘇沐橙拉回了話題,「真看不出他是這樣的人……」說著,雙眼微微瞇了起來。


  「沐沐妳冷靜。」陳果感覺有點不好,這是要私下解決仇恨的表情啊,這妹子不會是想單挑人家吧?


  「能受得了老葉的那就是神了!」魏琛搭著方銳的肩膀,「所以目前對他最不離不棄的也只有榮耀女神啦,注定脫不了團,葉修大大真可憐──」


  方銳和魏琛一搭一唱,「就是,居然還妄想比哥倆早脫團,這就是報應!」


  「你們兩個注意下限啊!如果這事是真的,你們身為隊友不能給人這麼落井下石的吧!」陳果忍不住又給了兩人各吃一記正義鐵拳,有點擔憂地看向葉修的背影,開始思考今晚晚餐吃好點好了,多少安慰這傢伙一下……


  「我看倒不像。」唐柔突然插了嘴,這妹子自然也沒回家去,讓唐爸好是寂寞,偶爾會打電話來問她榮耀的事順便聯繫感情,然後唐柔聊一下就會把電話丟給陳果,自己又回去榮耀了。此時她卻是放下榮耀跟著分析,可見這妹子心裡還是有著八卦之魂,陳果好是欣慰。「如果是他……劈腿也不會搞這麼明顯的吧?」


  「唔,這麼說也是。」陳果暫時放下欣慰,也跟著思考起來。


  這兩個心髒談戀愛就讓人無法想像了,要是劈腿那談話內容得更高端才行啊,哪能這樣隨隨便便就讓路人聽出來了呢?這不合理,就算那路人是安文逸。


  「沐橙。」


  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就見話題的主角摘下耳機,朝他們撇來一眼,「你們這是在幹啥呢?都沒事做了?」


  陳果乾笑一聲,有種做壞事被抓包的感覺,「沒什麼,就是聊聊。」


  蘇沐橙也連忙接上,「叫我有什麼事嗎?」


  「喔,能不能去幫哥買包菸?」葉修伸手往口袋裏頭掏了掏,掏出張皺巴巴的毛爺爺。


  「好啊。」蘇沐橙二話不說就接下毛爺爺出了訓練室的門。


  陳果忍不住也給葉修送了一拳過去,「出了這個門你會死嗎!還讓人給你跑腿,多麻煩!」


  「老闆妳這話就不對了,我這是在等人呢。」葉修可憐兮兮地晃著手上空蕩蕩的菸盒說。


  「等人?」陳果一臉狐疑,「誰啊?」


  葉修意味深長地看了看剛才在旁邊八卦的幾人,笑著說:「妳說呢?」



(中)

 

  「那,少天,我走了。」


  喻文州拎著一個背包,在鏡子前喬好帽子和口罩後轉過頭去讓黃少天給他戴上墨鏡──他另一隻手還在忙著穿鞋呢。


  「隊長你夏休真的要去老葉那裡嗎……真的不陪我和瀚文嗎?!」黃少天怎麼可能不開口說話,而且一開口就是這種彷彿失寵的幽怨語氣:「我也不是在抱怨你,可是老葉實在太過分了,都剝奪我們隊員間培養感情增強默契的時間,隊長你想想他這是何居心啊,這一定是陰謀!」


  「我也不會整個夏休都在H市,會回來陪你們的。」喻文州好笑地拍拍黃少天的肩膀,他知道對方只是隨口抱怨下葉修──這幾乎是黃少天的本能了──他也就沒有太認真回答。


  「你說的啊……等等,隊長你不會等到剩最後一兩天才回來吧?」


  「少天再見。」


  關門。


  「…………操,今天就去找老葉PK!每次都拐隊長!隊長是我的還是你的啊你這沒下限的老王八蛋──」


 

×


  喻文州摘下帽子搧風,慢條斯理的動作看起來有種難以言喻的優雅感覺,讓路過的人多看了幾眼這個感覺有點文青也很可疑的路人。


  「這個時間就算有訓練也應該結束了。」喻文州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不過就算沒有訓練他也應該還在玩榮耀吧?」


  和葉修談遠距離戀愛最方便的地方就在這裡,你永遠不用擔心大老遠奔波過來還要打電話找人(而且葉修也沒手機),反正這傢伙九成九會在電腦前,那零點一還是吃飯睡覺的時間,不過這時候當然可以剔掉這個選項。


  此時喻文州離興欣也不遠了,一條街的距離而已,他稍作休息後就又開始往前走,但卻沒走幾步突然有種危機感,連忙朝旁邊閃了一下。


  長髮飄過,一個在大熱天還裹得緊緊的姑娘站在他旁邊,手上拎著個塑膠袋。


  「喻隊好,真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你呢。」姑娘用熟稔的口吻打了招呼,「該不會是和黃少來H市玩吧?行李也太少了,而且這方向過去也沒有旅館的喔。」


  喻文州笑了笑,「嗯……沐橙嗎?」看起來要認出眼前的人就耗費他不少功夫,這都包成一團一團的了,要不是對方開口,他還真不知道這是誰,「我並沒有和少天一起來,畢竟來找男朋友,還帶別的男人來恐怕不太好吧。」


  蘇沐橙上下打量對方幾眼,頗像是家長在審查自己兒子未來的媳婦,最後她語氣開朗地說:「剛好我也給葉修買完菸啦,一起回去吧!」


  看起來是過關了。喻文州點點頭,客氣地走在蘇沐橙後方。


 

×


  走到訓練室外時,蘇沐橙嘴裡叼著路過順便買的巧克力棒,懶懶的站姿看起來頗有幾分葉修的神韻。她還沒抬手敲門,門就從裡頭打開了。


  包榮興一看到蘇沐橙就嚇了一跳,「嚇!何方妖孽,居然到這裡來撒野,不知道這是我包榮興的地盤嗎!」


  「包子,是我。」還叼著巧克力棒的蘇沐橙有些含糊地說。


  「妳是誰?是個姑娘……?」包榮興搔搔頭,沒有羅輯在身邊給他解惑(吐他槽)他覺得有點不習慣。


  「是蘇沐橙。」喻文州有些看不下去地替嘴裡還有食物的姑娘回答了。


  「哦哦!是妳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懂的包榮興點點頭,然後又轉向喻文州問:「那你又是誰?奸細?」


  喻文州嘴角一抽,饒是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與包榮興溝通,他此刻甚至還想念起了黃少天。


  「是你大嫂。」蘇沐橙總算解決了嘴裡的零食,將喻文州拉進門,沒繼續和包榮興耗在外頭。


  「欸?!大嫂……可是那傢伙是男的……還是他是姑娘?」包榮興在門外猶自思考著,最後也不知道是得出什麼結論,「我完全看不出來啊,老大太了不起了,不愧是老大。」


 

  此時的喻文州呢,還在被那「大嫂」雷得有點不知該如何反應,蘇沐橙就已經把他拉到葉修的位置旁了,訓練室看似平靜,但其實所有人早已將眼尾往這裡不停瞄了。


  葉修似乎不知道喻文州已經在他身後了,還在那玩榮耀──黃少天不知怎地突然一直發給他對戰邀請,打了又打,沒完沒了似的。


  正考慮要不要乾脆把人騙去外頭爆裝備讓對方別再來煩自己,葉修感覺自己肩膀被拍了一下,對方的手還沒挪開,就這麼放在那。


  蘇沐橙要是回來了,直接把菸放著就會離開……現在陳果也從不隨便打擾他玩榮耀了,除非是都要吃飯了這貨還不知情才會來叫,不過也不會是這麼溫柔的叫法……稍微想過之後,葉修摘下耳機,轉過頭去,對上喻文州滿是笑意的雙眼。


  葉修瞪大了雙眼,有那麼一秒他似乎是愣住的,不過卻又很快就回到原本的樣子,「來啦?來得挺快。」


  「打完那通電話後我就出門了。」喻文州像是沒發現什麼一樣平靜道:「告訴少天我在這裡了,他應該就會記得自己和瀚文有約了吧。」


  葉修此時手卻已經又放在鍵盤上了,「這還用你說麼?」話音未落,對話框上就出現這樣的句子,然後黃少天就下線了。


  「其實你可以不必答應他,大不了把我搬出來說就是了。」喻文州笑著看葉修也退出遊戲。


  「後輩討教怎麼能吝嗇呢?而且……」葉修也笑了笑,點開QQ的好友列表,一路往下拉一直到某個名字出現在喻文州眼前,讓他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是黃少天的ID,名字卻被打上了「情敵」兩字。


  「情敵的挑戰也不能拒絕啊。」


  葉修補上這句的瞬間,喻文州便湊過來快速地在他唇上點了一下,離開的時候兩人都聽見了身旁許多惋惜的氣音,「沒拍到啊!」、「靠,閃這麼快」、「葉修快親回去啊你是不是男人」之類的聲音層出不窮。


  「開玩笑,這怎麼能讓你們看?」葉修接下蘇沐橙給他買的菸,好像十年沒抽菸一樣迅速抽出根菸來、把菸頭點著了,才拉著喻文州走出訓練室,也不忘朝陳果喊:「老闆那我休假去了啊!」


  「靠!」陳果氣,但也沒法。現在的確是夏休期,她可是個有良心的老闆,但看到葉修那得瑟的嘴臉就是不開心。


  「好了好了,果果別氣,下午陪我去逛街好不好?」唐柔立馬來順毛。


  喬一帆則是還呆呆地望著兩個前輩離去的身影,感覺信息量略大,雖然剛才就知道兩人的關係,實際上看到這樣的動作還是……


  「哎,老大你要走啦?大嫂也走啦?」去趟廁所回來的包榮興剛好看見兩人要離開,便順勢打了招呼。


  葉修似乎踉蹌了一下,「是啊,我和你大嫂回去辦件重要的事,先走一步了,訓練室就麻煩你了啊包子!」


  「好咧!」


  旁觀的安文逸看了看這亂七八糟的一團人:陳果和唐柔已經在旁邊嘰嘰喳喳談論起下午的行程,蘇沐橙也在中途加入、魏琛和方銳罵罵咧咧地回去榮耀了,嘴上卻還在念叨著這得來不易的八卦、包榮興一進訓練室就大喊「我代替老大來幫助你們了!」、喬一帆似乎總算回過神來,然後又被包榮興給嚇了一跳。


  最後,他看向了從頭到尾都乖乖地坐在電腦前的莫凡,正覺得佩服,卻不自覺發現對方居然在看連續劇,還是蘇沐橙在追的那個。


  ……今天一天信息量太大了,凡人們還是好好休息吧,呵呵。



(下)

 

  三女在旁邊聊了好一段時間後,陳果才像想到什麼一樣拍了下桌子:「等等,他們看起來完全不像感情出了問題啊!那通電話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小安聽錯了?」


  安文逸一下從旁觀者被拉進局裡,「我很確定我沒聽錯。」這麼勁爆的事,他絕對不可能會聽錯的。


  魏琛雙手環胸,看著他們幾人,臉上似乎寫著「愚蠢的凡人們」。


  方銳再次和魏琛形成猥瑣二人組聯盟,笑道:「你們太天真了,怎麼能從片面意思去理解呢!那兩人可是心髒啊,其中一個還是心髒之首!」


  「那你說該怎麼理解?」陳果早就對這些垃圾話免疫了,不過如果忽略掉她額際的青筋會更完美。


  兩人對視一眼,一個「我去抽菸」、一個「我去廁所」就跑了。


  「真受不了……」陳果嘆了口氣,心裡越想越好奇,但又不想去問葉修……她怕聽了對方的回答她會忍不住掐死他。


  「不過葉修今天是真的不高興呢。」蘇沐橙坐在陳果旁邊,托著下巴。


  「咦……」想到葉修今天的表現,除了打BOSS那段時間的突然提速外實在沒什麼能表示對方心情不好,但如今說出這句話的是蘇沐橙,陳果也不得不相信,「真煩,這貨怎麼連談個戀愛都這麼複雜。」


  「呵呵。」蘇沐橙只是笑笑,不表示意見。


 

×


  此時回到上林苑的兩人,一個坐在床邊摺衣服、一個在浴室裡洗澡,兩人都自然得彷彿前輩子都是這麼過的模樣,渾然不覺自己的行為已經讓人對中文失去了信心。


  葉修洗完澡的時候,喻文州才剛摺好對方丟在床上的衣服,結果一打開衣櫃看到堆得亂七八糟的衣物後,喻文州頓了幾秒,最後默默去把裡面的衣物全部挖出來,把需要洗的丟在地板上,其它的重新摺好,最後再分類放回對方衣櫃裡。


  不用忙啦,反正之後還是會被弄亂的──話才剛到嘴邊,葉修想了想,還是決定先別說話,看著對方整理好衣櫃,視線甚至還往魏琛床上那堆亂七八糟的衣物撇去。


  「文州。」葉修終於開了口,「老魏的你就別忙了,他邋遢得很,你收拾完估計不過半天他就能還原成原來的樣子。」


  喻文州笑了笑,似乎毫不意外葉修就站在他身後,「你不也是嗎?」


  「是啊,不過我可以撐兩天吧。」


  「那是因為你很少回房間。」


  「別這麼說,我也算是老人了,需要休息的。」葉修也坐在床上、喻文州的身邊,肩上還披著毛巾,「而且我男朋友這麼賢慧幫我整理怎麼能不接受呢?才不給老魏佔便宜。」


  喻文州嘆了口氣,「以前沒什麼機會,但我多少還是想報答一下魏隊的栽培。」


  「這應該要少天來做吧?他幾時栽培你啦?」


  喻文州笑而不答。


  「……行了行了,你別這麼看我。」葉修無奈,轉頭往床頭邊抓了一把,卻沒摸到自己進浴室前放在那裡的菸盒。


  「少抽點吧,對身體不好。」喻文州依然笑道。


  「剛買的,不抽多浪費。」說歸說,葉修終究沒有在喻文州面前找菸,下一秒話鋒一轉道:「你是故意的吧?」


  喻文州聳聳肩,「這話回敬給你。」


  「呵呵,明知道哥最防的是誰,還偏偏挑他啊?文州你心真髒。」


  「哪裡,我還要說感謝葉隊,讓我看見兩個聯盟第一人一起喝茶聊天的畫面呢,真是難得一見。」


  「聽說那裡的咖啡不錯,不過我不喝咖啡,你下次可以去喝喝看。」


  「上次我和少天去看的那部電影還沒下,我覺得挺不錯的,你下次也能去看看。」


  葉修首先破功,笑了出來,「文州,你吃醋了?」


  「沒有。不過你沒向我解釋,所以我覺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喻文州搖搖頭,伸手去幫葉修擦頭髮。


  「哦,那次打完比賽,本來小江說要陪我去喝茶,臨時被拉走了,就找小周來……雖然我也不需要,真是悶死哥了。」想起那天兩人對話幾乎沒個幾句就會尷尬,葉修就想對周澤楷舉手投降了。「還是和你一起愉快些,下次一起去唄?」


  喻文州沒回答,「那葉修,你吃醋了嗎?」


  這下葉修安靜了,喻文州倒也沒有一定要得到答案。當時他想既然是興欣比賽,他多少還是去現場盡一下身為男朋友的職責,不過他沒告訴其他人,自己去看了比賽,出來之後本想去找葉修,就看見對方和周澤楷一起走了,他跟著走一段路後覺得一個大男人還這麼偷偷摸摸未免太好笑,就沒追究也沒多問。


  不過他自然記上了這筆,連續推了葉修幾次約會,理由清一色都是「少天讓我陪他挑新鍵盤」、「少天讓我陪他復盤」、「少天睡不著我去給他泡牛奶」,還有越來越離譜的趨勢……雖然都是事實。而且那天晚上他去泡牛奶的時候碰巧遇上盧瀚文,就幫著泡了兩杯。


  葉修也不扭捏,直接說:「是啊,吃醋了。開心沒?」


  喻文州手上動作沒停,依然在幫葉修擦著頭髮,直到被對方抓住手腕,「談不上開心不開心,不過你似乎不太意外我會來呢。」


  「……誰讓你誰不找,偏偏找黃少天,簡直是故意來氣哥的。」


  「找少天比較有說服力不是嗎?」


  話音剛落,喻文州就被葉修壓倒,雙唇隨即被吻上,喻文州一愣,卻也沒愣太久,攬住葉修的脖子,配合地完成這次接吻。


  「現在聽你叫少天的名字就覺得不開心。」分開的時候,葉修卻沒退開,和喻文州交換著氣息。


  「你不開心?嗯,看得出來。」喻文州失笑。


  葉修卻還是那一號表情,就是剛和戀人接吻,依然波瀾不驚,彷彿一點感覺都沒有一般,讓人摸不著喻文州那句話是怎麼來的。


  「那你怎麼補償我?」


  喻文州狀似思考地偏了偏頭。


  「以身相許?」


  「准了。」


 

×


  陳果:「我去!我真的完全搞不懂這兩人啊!」


  魏琛:「搞不懂才是好的啊老闆,我們乖乖說人話就好。」


 

  黃少天:「我靠我靠我靠,結果隊長真的在夏休期結束前一天才回來!老葉你好意思嗎你,出來跟我P──不對,你有種就給我滾出來,咱們來真人PK啊!敢不敢敢不敢敢不敢?」


  盧瀚文:「……黃少,隊長說他有事跟你談談,叫你去他房間找他。」



评论(4)
热度(49)
  1. foka佐光與聲 转载了此文字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