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你好,這裡也是性轉篇番外。


 @初始之地 姑娘點的梗唷,希望你喜歡!

這篇的時間點大概在第三章,兩人去逛街那裡。不過番外跟正文當然是要分開的,番外和正文有關係,但正文和番外沒關係啊!(這什麼#)


*性轉。





CP:黃喻


 

  黃少天抹抹額際的汗水,亦步亦趨地跟在喻文州身後。


  還沒走幾步,喻文州又回過頭,一臉猶豫,墨鏡後的雙眼擔憂地看向黃少天,不知道是第幾次開口:「少天,果然還是我幫你拎一袋……」


  黃少天同樣不知道是第幾次回絕:「不用啦,幫女朋友拎包拎購物袋是應該的!隊長妳慢慢逛慢慢看啊,看到什麼喜歡的就儘管告訴我,我買給妳!」說完還忍不住看向一旁的櫥窗,覺得自己特別帥。


  喻文州扶著額頭,明明她也沒怎麼曬到太陽卻感覺頭很暈──剛剛在她好說歹說下黃少天才不情願地答應不幫她撐陽傘──黃少天是對她很好沒錯,不過她很懷疑對方是不是已經忘記自己原本是男的,根本不需要這樣照顧。本來黃少天也沒這麼過火的……想著想著,喻文州發覺自己居然微妙地吃起自己的醋了。


  「隊長?」看著不知道為什麼發起呆來的喻文州,黃少天湊近對方,剛好捕捉到對方眼裡略過的某種情緒。


  喻文州很快回神,態度自然,「少天,不好意思,我覺得我有點累了,可以先坐著休息一下嗎?」明明只是一直在走路、手上半點東西也沒拿的喻文州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這樣的話。


  黃少天絲毫沒有懷疑,漾著大大的笑容道:「當然沒問題啊!」


 

  在路邊坐下後,黃少天把手中的袋子擺在一旁,然後拉著衣領搧風;喻文州無奈地翻出面紙給他擦汗,動作溫柔細心。


  在路人眼裡就是這樣的一個場景:路邊坐著一個在大熱天全身裹緊的可疑男子,還有一旁和男子戴著同款墨鏡的纖細美女,光是從那半張臉就看得出臉絕對不難看,而且這美女還用她漂亮的手在幫那個可疑男子擦汗,後者稍微拉下口罩,咧著嘴對美女說了什麼,美女便輕聲笑了起來,隱約說了句「別鬧」,語氣卻軟得很。


  燒!


  該燒!


  單身狗們撇過頭,臉上似乎滑下兩行清淚,還有人貌似一邊走一邊揉著眼睛,心裡悲憤著怎麼那種人也有美女愛,世界太不公平了。


  而沉浸在兩人世界的喻文州和黃少天則是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剛好頭上有樹蔭擋住了大部分陽光,兩人也不太想馬上離開,索性伸展雙腿、放鬆了下來。


  「隊長,妳想吃冰嗎?」黃少天不知道看到什麼,突然問了一句。


  朝對方的視線望去,果然有個冰淇淋車在那,被幾個小鬼和小鬼的家長團團圍住,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太出來。


  「好啊。」喻文州看了下黃少天,很快同意,「我要……」


  「香草的是吧!」沒等喻文州說完,黃少天一邊確認口袋裡的零錢一邊說:「我知道隊長妳想吃什麼啦,口味都沒改過,不知道妳怎麼會那麼愛吃香草的……」


  喻文州笑了笑,「那少天這次又想吃什麼?巧克力?」


  「哈哈哈,隊長我去買冰淇淋了啊……」


  捧著黃少天遞給她的甜筒,喻文州看著對方在太陽底下被照得模糊的輪廓,一瞬間感覺自己好像回到了十年前,他們很要好的那段時光,也是常常跑出來晃,然後在熱得半死的時候買個冰淇淋消暑。


  想著想著,喻文州忍不住勾起嘴角,她當時也沒想過自己會和這個人走在一起,牽著對方的手,甚至還有了想牽一輩子的念頭。


  「隊長妳笑什麼呢?」黃少天愣愣地問。他的隊長笑起來真好看啊,就和還是男人的時候一樣,但現在的笑容中又多了柔情和婉約,看得他移不開眼,說話都變得不怎麼流利。


  「沒……」反射性要答「沒什麼」的喻文州看著半發愣的黃少天和對方手裡逐漸融化的冰淇淋,又綻開笑容說:「想你呢。」


 

  黃少天正因為這句話陷入僵直狀態,突然感覺到手指有點冰涼……低頭一看,他的冰淇淋都開始化了,滴到了手上。而喻文州卻是不知何時把自己的冰淇淋給吃完了。


  喻文州輕聲笑了起來,黃少天便忿忿地一邊碎念著一邊去舔滴下來的冰淇淋,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還在嚷嚷的黃少天當然也有在注意喻文州,他發現對方的笑聲很突兀地停止了,抬起頭正要問,就見對方頭低低的,雙手捧著腹部,似乎還有點顫抖……


  「隊長?隊長妳怎麼了?!」黃少天二話不說把他的冰淇淋貢獻給地板,蹲下身去想看清喻文州的表情,卻只看到她抿緊的唇線。


  「隊長妳是不是哪裡痛?!肚子麼?」黃少天伸出手想幫喻文州揉揉肚子,後者卻一直朝他搖頭。


  「隊長妳到底怎麼了?難道這冰淇淋有問題?!靠,以後不買這個了,我已經記住那老闆的臉了,隊長妳放心!」


  「啊……隊長妳是不是很疼啊?要不我帶妳看醫生去吧?附近好像沒醫院……不然妳在這等我一下我去打車?不行啊妳沒在身邊我會擔心啊……可是隊長妳現在還走得了嗎……隊長妳千萬別逞強啊妳坐下我再想想辦法!」


  「啊……有了!」


  突然就痛得昏天暗地的喻文州覺得連張嘴都有點困難,黃少天的聲音在她耳邊更是吵得她頭疼,下一秒她就感覺自己的身體騰空、落在一個溫暖的懷抱裡,稍微睜開了雙眼,看見的就是黃少天的側臉。


  黃少天口罩都還沒戴好,雙唇也抿得緊緊的,墨鏡和帽子都戴得嚴嚴實實,但喻文州就是知道對方在墨鏡底下的表情。


  「……少天。」喻文州感覺疼痛似乎稍微緩和了,無力地舉起手摸摸黃少天的臉,「先……送我回去。」


  「可是……」正想反駁的黃少天一見喻文州的表情馬上蔫了,「……我知道了,不過妳忍耐點啊。」


  然後黃少天就這麼抱著喻文州去路邊打車,惹來不少關注。


 

  司機正好是個大媽,看喻文州一臉痛苦地挨著黃少天,而黃少天報的路名又不像是去醫院的路,便好奇地多問了幾句,黃少天此時心都懸在喻文州身上,不想說話,卻還是在喻文州的提醒下回「吃冰肚子疼了」。


  司機大媽便說:「哎呀,該不會是大姨媽來了吧?你怎麼不知道你女朋友啥時候來呢,還給她吃冰!這很疼的!」


  黃少天一愣,連忙問:「大姨媽是啥?所以冰沒有問題嗎?那我要怎麼做才能讓她不疼啊妳教教我吧,看她這樣我難受啊,妳一定要幫幫我!」


  本來以為這小伙子話少的司機大媽愣了下,隨後也侃侃而談起來:「這我經驗多了去了!大姨媽就是生理期啦,你女朋友沒告訴你?我跟你說……」


  喻文州稍微抬起眼,看到的就是黃少天專注的表情,而且是非常專注、就連打榮耀也鮮少出現的那種專注,此時他卻只是在聽一個大媽講解生理期要注意的事,讓她感到好笑之餘也忍不住感動了。


  她閉上眼,輕聲道:「少天,放心,沒事的……」


  黃少天緊繃的神經終於稍微鬆懈下來,雙眼瞄了喻文州一眼,見對方睡著,便又脫下外套蓋在對方大腿上──喻文州穿著他挑的雪紡裙,而且車上還開著冷氣呢。


  司機大媽看在眼裡,便笑了笑,心裡想著「年輕真好」。


 

×


  「啊啊啊隊長隊長你快把冰淇淋放回去!這一個禮拜你不准吃冰的東西了!不准就是不准!徐景熙你那什麼眼神,一邊去!隊長啊你過來我給你熬了熱湯……我靠瀚文你來幹嘛這不是給你喝的!」


  「……黃少這是怎麼了?」


  「不知道啊,莫名其妙……隊長你知道嗎?」


  「…………做惡夢了吧。」


 

  喻文州,男,二十五歲,想到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评论(4)
热度(41)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