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你好,我是藍雨隊長喻文州(♀)06(END)


*性轉注意。

*隊長隊副你們這樣沒問題嗎?





標題:別管中間的波折,反正是HE就好啦!


 

CP:黃喻


 

  當天晚上,黃少天還是覺得有點不放心喻文州,於是留在對方房間裡睡──雖然他為此掙扎很久──如果喻文州突然又痛起來他也好處理。


  其實很想說根本沒必要這麼做,但喻文州感覺得出黃少天有事要跟她說,就默許了這樣的行為,然後把想打地鋪的黃少天給抓上床。


  「隊長妳這樣不行啊,身為女孩子要有警戒心,怎麼能讓男人上妳的床呢!」黃少天忍不住開始教訓對方各種女孩子要注意的事,搞得喻文州一瞬間以為自己原本就是個姑娘,而眼前這人是她老媽來著。


  不過喻文州很快回擊,她抿著唇笑,問黃少天:「就算是我男朋友?」


  會心一擊。


  真正的會心一擊。


  黃少天覺得現在心跳的頻率就像是第一次和喻文州接吻一樣,心臟的鼓動聲吵得他有點煩,心跳得好像快跳出胸腔來了……


  「隊長……文州啊。」黃少天拉住喻文州的手,猶豫了下後,還是攬住對方的腰,「妳很在意我媽說的話麼?」


  這要追溯到幾個月前,黃少天拉著喻文州去見家長,面對黃少天父母咄咄逼人的態度,喻文州始終笑著冷靜面對,黃少天就像是在賽場上一樣拚命地想護住他,讓他覺得自己什麼都不用怕,直到黃少天的母親說出那句話──


 

  「女孩子有什麼不好,溫柔可愛、能生小孩,還帶得出門!少天啊,你怎麼就喜歡男人呢?」


  他想到了黃少天和他告白的那天,他也是這麼問對方:「你怎麼就喜歡上我了呢?」


  黃少天堅定地回答他:「沒有為什麼,就因為你是喻文州啊。」


  他這樣理性的人,從來就不需要什麼甜言蜜語,但是他看見黃少天支支吾吾了半天卻還是吐不出一句話,最後只說得出這樣一個看起來是在哄人的答案,他卻能感受得出對方是發自內心。


  就算這句話有多甜,甜得讓他在聽見黃少天的母親對他說那句話後、在他看著黃少天被女粉絲包圍著的景象後,更是心痛。


 

  然後他就想:「如果我是女生的話,是不是就不會有那麼多讓你煩惱的事了?」


  「如果我是女生……就好了。」


 

×


  喻文州也是個自尊心甚高的男人,他卻會有這種類似妥協的可笑想法,可見他有多喜歡黃少天。


  因為在看著他旁邊站著哪個女孩子的時候,喻文州總覺得,這比身邊站著一個男人還要和諧得多。


  但偏偏,他看得見的都只有站在身旁的喻文州。


  看對方那全心全意的模樣,喻文州也沒想過是不是自己遮擋住了黃少天的視線──他是個理智的人,但並不代表無情,這麼想等於是踐踏了對方的感情。


  直到她變成了女生,黃少天為了她東奔西跑,兩人的手在外頭從來就沒牽得那麼緊過,黃少天也沒了那小心的樣子,喻文州才開始想……這樣對他是不是比較好?


  和一個女孩子交往,對黃少天……是不是比較好?


 

  「妳不要太自以為是了!」


 

  黃少天很久沒有那麼嚴厲地對他說話了──上一次這樣是什麼時候呢?好像是他在藍雨失利的時候,在記者會上說了「都是我的責任」?


  那時候的黃少天,也是這個表情吧?


  黃少天突然將喻文州抱得死緊,喻文州倒抽一口氣,感覺身體完全使不上力去抵抗黃少天,而這樣的黃少天也讓她無法反抗。


  「文州,我聽妳的,不只因為妳是隊長,而是因為我相信妳,相信妳的判斷、相信妳的想法都是對的。可是這不代表我的感情也要因為妳而被左右──我喜歡妳、我愛妳啊,妳到底懂不懂?」


  妳懂不懂?


 

  「就算你是我們的隊長,那也不代表就一定要把戰隊全扛在肩上,你需要的只是帶領我們,而不是把我們當作是易碎品一樣保護!我們也可以保護你,我們也能承擔責任,這樣說你懂不懂?」

 


  喻文州顫了下肩膀,對黃少天說:「痛……」


  黃少天嚇了一跳,連忙鬆開對方,緊張地看著喻文州,「文文文洲啊對不起我太激動了妳有沒有怎樣?肚子又痛了嗎哪裡痛給我揉揉?還是我再去拿毛巾來幫妳熱敷一下?」


  喻文州搖搖頭,「不,我沒事……」


  痛的是你吧?


  你對我的感情如此之深,我卻想著這些自以為對你好的事,沒想過對你來說什麼才是對你最好……


  「少天,對不起。」


  黃少天一愣。


  「不要跟我道歉啦,文州妳懂就好了。我還真擔心妳開不了竅,明明妳聰明得很怎麼有些事就是想不明白……哎好我不說了妳別掐我後腰。」


  「總之,文州妳在我眼裡比什麼都好啦,剛起床撒氣的時候很可愛、安撫我情緒的時候很溫柔,我要不是擔心妳的情緒,怎麼會不敢把妳帶出門呢!」


  「不能生小孩又怎樣,小孩煩死啦,我才不要小孩呢,要妳就好了……這些話妳一定沒聽到對吧?我那時就是這麼跟我媽說的,她鼻子都要氣歪啦,真怕下次回家會被打斷腿哈哈……」


  「我爸媽八成只是看我護著妳所以不爽而已啦,我這幾個月一直短信轟炸他們,他們總算鬆口願意再見妳了,我很厲害吧!而且我媽就喜歡妳這樣的孩子啦,我還真怕之後妳會把我爸媽搶走……」


  「反正文州妳不用擔心……我會保護妳的。」


  喻文州緊緊抱著黃少天,聽他說話的頻率越來越慢,稍微抬眼一看,發現這人基本上是半睜著眼在跟她說話了。她失笑,然後輕輕地說了句「少天,我想睡了」,對面那人馬上精神抖擻說了最後一句話。


  「晚安,文州。」


 

×


  一早醒來,喻文州迷迷糊糊睜開雙眼,看見的就是黃少天一臉僵硬的表情。他有點不解地揉揉眼,對方居然直接就退開跳下床了。


  「……少天?」


  喻文州先是瞄了下時間,確定上午的訓練時間還沒到,才又轉頭過來看向黃少天,等對方給自己一個交代。


  黃少天這樣子,他在前天也看到過──不會吧?


  他又往下看,胸前坦蕩蕩地,坦蕩得連點遮蔽物都沒有……他挑了下眉,也跟著下床,走到黃少天身前,「少天?你該不會……」


  「隊、隊長你聽我解釋!我真的不知道啊我醒來你衣服就不見了絕對不是我──好吧可能是我,這幾天都沒碰你一下啊所以好像做夢了哈哈……隊長你放心我現在就去浴室解決!你才剛變回來呢,我不會──」


  沒等他說完話,喻文州直接將自己的雙唇送了上去。


  「可是怎麼辦,我也是呢。」


  黃少天怔怔地看著喻文州的笑臉。


  「現在不用擔心我會懷孕了吧,少天?」


 

×


  「所以你們到底要不要來訓練啊──!」



评论(5)
热度(55)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