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周喻】槍王&劍聖——我都要。


注意!這是三人行啊!三個都在一起相親相愛的意思啊!不喜勿入啊!

我第一次打三人行……OOC麻煩……小力一點打……


*大家都OOC,喻隊最嚴重(對不起)





結局──相同的愛。

 


CP:黃喻、周喻


 

  喻文州笑了。


  那一直以來都顯得高深莫測的笑容讓黃少天心裡升起一種強烈的不安,但他不知道的是,喻文州只是維持著表面的笑容,實際上內裡已經十分不淡定了。


  呃,所以他們真的都喜歡他?喜歡他這個男的?為什麼?看黃少天老是嚷嚷著藍雨沒妹子,他還沒懷疑過這人是彎的直的……難道說這也是讓他放鬆下來的手段麼?那他真是大意了。


  至於周澤楷……周澤楷到底為什麼會喜歡他?為什麼?他不是隊裡有個和他在戰場上很和得來的孫翔、還有在私底下也很和的江波濤嗎?為什麼喜歡他?喻文州覺得腦子快不夠用了,全部亂成一團,他簡直都要不相信這個世界了。


  逃避不是喻文州的風格,但他此刻卻是緩緩後退了幾步,看上去還真有那麼一點想跑路的意思,然後他就發現黃少天的表情變得十分恐怖,下一秒他的背就撞上了一堵肉牆。


  「周澤楷你怎麼會在這裡?你跟蹤我們?你想幹什麼?該不會是想跟著隊長一直到我們分開就想辦法對隊長這樣那樣吧?你無恥、你卑鄙、我鄙視你、我看不起你!」黃少天一個箭步把喻文州拉到自己身旁,用充滿敵意的眼神看著周澤楷。


  周澤楷則是淡淡地說:「不放心。」


  「什麼叫不放心啊我會保護隊長的好嗎──等等你這傢伙不會是在說我和隊長單獨在一起你不放心吧,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我才不會對隊長怎麼樣好嗎!」


  「……誰知道。」


  「喂喂喂你以為你是誰啊我可是隊長的好朋友兼隊友啊是好伙伴你懂嗎!你這傢伙根本就是間諜吧!把隊長交給你我完全不能放心啊!所以隊長你還是選我吧!」


  喻文州還在思考是不是要趁現在跑、哪個路線比較好的時候,黃少天就突然把個燙手山芋丟到他面前,他就算想無視也沒辦法,只能伸手接住……


  「我……」喻文州勾起嘴角,卻已經笑不出來了,他不敢說對這兩人絕對不會有那方面的想法,可是這不代表他就真的喜歡他們到願意和他們在一起──而且這種「不選他就要選我」的氣氛是怎麼樣!他可以說他是直的然後結束這回合嗎?


  然後耳畔突然響起一道聲音:「不存在此種選項,請重新選擇。」


  …………我……


  雖然只是在心裡想,喻文州還是強制壓下了髒話,再次面對這兩個讓他感覺胃痛還有點頭痛的人,不知道該如何措辭。


  「很抱歉,我……對你們都……」沒有那種意思啊。


  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術士瞬間被劍聖和槍王包圍住了,後退幾步卻靠上了牆,面前的兩人先是互瞪了對方,然後又看向他,表情嚴肅,雙槍和光劍蓄勢待發。


  黃少天先開口了:「隊長你……兩個都要?」


  喻文州噎住了。


  正想開口反駁,周澤楷突然握住他的手,深情款款地看著他,「我……有機會?」


  「那個,你們誤會了、我──」


  黃少天瞬間抓住他另一隻手,又離他近了點,學著周澤楷用那種「我對你的感情盡在不言中」的表情看著他,甚至還吻了下他的手指。


  周澤楷不甘示弱,也吻了下他的手。


  這陣仗真的把喻文州嚇住了。但是撇過吐槽,他卻都能感覺到兩人對他的心意──他們是什麼時候開始一直這樣看著自己的呢?他居然完全沒有感覺,還只是想和兩人當朋友。周澤楷主動來找他的時候,他想他是很高興的,因為他和周澤楷的確互動不多,但他一直覺得對方是值得交的朋友。


  黃少天呢……從他進了訓練營起這個人就一直在他的身邊,一直對他很好,上刀山還是下油鍋都好像願意為他闖,這就是為什麼對方能如此打動自己的原因,這個人恐怕是唯一一個走進自己心裡的朋友。


  然後他又恍惚了,真的要選一個的話,他能選誰?黃少天和他最要好,但這人是他的朋友;周澤楷是他想結交的對象,但此對象非彼對象啊……


  那,都拒絕呢?就像自己一開始所想?


  喻文州認真地看著眼前的兩人,過了許久才舒出一口氣,他沒有笑、也沒有其他任何表情,鄭重地說:「我知道這要求很不合理,但要我選你們之中的誰,我並沒有任何頭緒……」他頓了下,「可以……讓我試試看嗎?試著……去接受你們其中一個?」


  兩人互看了對方幾眼,過程只有短短十秒,但兩人在這當中卻是完成了一次火力十足的較勁。


  『聽到沒?隊長沒打算現在就選啊,你要和我搶人?你搶得過我嗎?要不要現在就退出啊也給隊長省了事?這樣多皆大歡喜?』


  『你怎麼不退?』


  『憑什麼是我退啊!怎麼想都是你該退吧!你能常常陪著隊長嗎?打電話聊QQ還是玩榮耀什麼的都不能算啊,我想的話開個門隔壁就是隊長了啊!還能提醒他別復盤了去睡覺你能嗎?你能照顧好他嗎?』


  『…………能!』


  於是當兩人轉向喻文州,眼裡再也沒有堅定以外的情緒,兩人都被彼此給點燃了戰火。


  「隊長,你一定會選我的!」


  「選我。」


  被作者坑死的喻文州先是被黃少天抱住了左半身,又被不甘示弱的周澤楷抱住了右半身,雖然他感覺自己快無法呼吸,卻還是無奈地伸出手,拍拍兩人的背。


  「……乖。」


  然後兩人抱得更緊了。喻文州仰頭四十五度角望著天邊的明月,感覺自己未來的生活似乎會過得十分辛苦。


  ……而且,你們是狗嗎?能不能有點出息,槍王、劍聖大大?


 

×


  「喂喂喂周澤楷你剛才說什麼啊?我完全聽不懂,你可不可以開QQ讓江波濤翻譯一下?我說你這樣還能不能行了,搞不好連隊長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吧?你從實招來,當初在QQ上約隊長的是不是江波濤?這傢伙真不要命,我一定要找他PK!」


  黃少天還想多說幾句,旁邊突然伸出一隻手拿走了電話,他嚇了一跳,看到喻文州另一隻手揉著惺忪的睡眼將話筒移到耳旁。


  「小周啊,是我……嗯?這樣嗎?可是之前不是說好了……哦,我記得雙人床是可以睡三個人……不、等等,你確定要──唉,好,我知道了,我和少天說一下。」


  軟綿綿的嗓音混著一點無力和恍惚,黃少天摀住鼻子,簡直要把持不住了。


  喻文州轉向黃少天說:「小周讓我們今晚過去和他一起睡。」


  「啥?!我都已經答應陪他住旅館、還答應讓隊長你去陪他睡三個晚上了,他還想怎麼樣啊?現在就反悔?不行不行隊長你還是和我回去──」


  喻文州伸出食指抵住了黃少天還想說些什麼的嘴,笑得十分勾人,「少天,別鬧,我想睡覺了。」然後指著時鐘,現在是半夜兩點。


  黃少天壓抑住了想直接壓倒對方的衝動和呼之欲出的鼻血──他們說好在喻文州選了誰之前都不能越線的──但這真是他媽的太痛苦了。然後他看著喻文州依然笑著的臉,知道對方這是起床氣發作了,不然平時喻文州都很體諒他們。大家都是男人,能懂的。


  下一秒,喻文州就被黃少天一把抱起,他嚇了一跳,趕緊抱住對方的脖子。


  「為了表示不小心吵到隊長的歉意,我就來為隊長代步吧!」這人說著這樣的話,還能笑得十分燦爛。醒了一半、但起床氣還沒退去的喻文州橫了對方一眼,卻抵不過睡意,只好乖乖靠著對方的胸膛。


  然後房門被打開了,周澤楷看著黃少天的舉動,嘴唇緊緊地抿著,朝黃少天伸出雙手,意思十分明顯。


  「別想,都這麼配合你了,才不會讓你抱隊長呢!」


  「你抱危險。」


  「什麼意思啊,你抱才危險吧!欸欸欸手給我收回去,你想幹嘛呢!」


  縮在黃少天懷裡,喻文州瞇起眼,看著很幼稚地吵起來的兩人──其實能和周澤楷吵架的黃少天也挺厲害的──突然抿起唇笑了。


  你們在我看來都是一樣的,熱情卻又冷靜、感性卻也理智,我知道你們不會喜歡我向你們道歉,但我還是會對無法在你們當中做選擇感到歉意。不過對於你們喜歡上我這件事,我真的由衷感到高興。


  謝謝你們喜歡我,無論是什麼原因。





  後來喻文州就這麼和這兩人相親相愛下去了。(不等等)


  有人要幫我寫肉的話很歡迎,我會以身相許的。(節操呢)


  據說作者打完這篇後就被殺人滅口了。



评论(15)
热度(34)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