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槍王&劍聖——我選劍聖。


票數幾乎是一面倒,黃喻最多、然後周喻……好吧我說實話,最多的是通吃……

所以我真的打了通吃結局(哭),不過等放完周喻再說,這篇是黃喻,OOC麻煩小力一點打……

最後,希望不會被屏蔽啊……我沒打什麼會被屏蔽的東西吧我想……





結局──潛伏的愛。


 

CP:黃喻(微周喻)


 

  喻文州笑了。


  黃少天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然後就見喻文州閉了閉眼,嘴角彎起的弧度竟像是在苦笑。


  還搞不清楚這變得有點言情的劇情是怎麼回事,喻文州開口了:「看來我是弄巧成拙了啊。」


  「……啊?」黃少天愣了,他完全不懂對方的意思,卻嗅到了陰謀的味道,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其實我的計畫是,以陪周隊的名義找你出來,然後在最後一天的這個時候,和你說一件很重要的事……」喻文州張開雙眼,往後退幾步靠在牆上,直視著黃少天震驚的表情,「不過我沒想到你會先來找我……那時候我只覺得或許我有點機會吧,但是之後的事……就都不在我掌控當中了。」


  那所謂「之後的事」也不用喻文州多提,黃少天馬上就知道這是指他和周澤楷在公交車上的較勁。


  黃少天無法控制地感覺背脊一陣涼意,這個人把什麼都想好了,連告白都像是在布置戰術──這樣的心髒,他壓得過嗎?


  「隊長你……」黃少天感覺喉嚨乾澀,想說卻說不出話來,過了許久才艱難地問:「你想和我說什麼重要的事?」


  「你覺得呢?」喻文州依然笑著。


  黃少天覺得耳邊傳來天使吹號角的聲音,漆黑的背景被粉色渲染,玫瑰花花瓣從空中掉落,好像全世界都在祝福著他熬出頭的這一刻……


  這瞬間,那什麼壓不壓得過的問題都不重要了──他只是喜歡這個人而已,無論如何他都會一直喜歡著對方。心髒又如何?壓不過又如何?他又不是戰術大師,只要抓到機會,撲上去不就好了麼?搶得先機才是最重要的!


  劍聖舉起光劍,一個三段斬到了術士面前,後者還沒反應過來,而劍聖就在對方的下一個操作前開了大招──


  黃少天一時激動,一掌拍在喻文州身後的牆上,那聲音聽得喻文州都忍不住瞇了下眼,擔憂地看向黃少天;而此時靠近喻文州後,腦子裡只剩下「親下去吧抱下去吧壓下去吧」的想法的黃少天完全沒有痛覺,遵循著本性,低下頭吻住喻文州。


  雖然黃少天沒有談戀愛的經驗,但是他一直都對接吻有相當的研究,甚至還學會了用舌頭把櫻桃梗打活結死結平結蝴蝶結,就是為了這一天。


  黃少天的舌頭和喻文州的在口腔內翻攪著,溫柔而帶著侵略意圖,喻文州幾乎要把持不住,努力攀著黃少天支撐自己,讓後者十分滿意。


  喘息聲加劇的同時,黃少天感覺喻文州居然已經開始反著挑釁自己了,他一手拉著黃少天的衣領往自己的方向帶,一手輕輕在他後背畫著圈……黃少天連忙推開喻文州,後退了幾步。


  喻文州反應很快地扶住牆壁讓自己不至於直接坐到地上,雙頰泛紅。


  看著這樣的喻文州,黃少天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一手拉了拉衣領散熱,「我說隊長你你你這是什麼意思啊要是我沒把持住要怎麼辦還是說你是故意的?這裡還在外面啊還是公共場所啊這樣不太好吧!雖然說是月黑風高了沒錯但我們也要有點素質啊第一次不要就玩野戰這麼刺激吧?!」


  知道對方這是在為自己著想,喻文州輕笑了幾聲,「我沒想到少天的後頸這麼敏感吶,真是不好意思。」


  聞言,黃少天眉頭一挑,也笑了。


  「……隊長,剩下的回我房間繼續好嗎?」


 

×


  隔天,黃少天和喻文州一起去了周澤楷住的旅館,站在周澤楷房門前。正要敲門的黃少天抬起手,然後就見房門直接從裡頭打開了。


  「……?!」


  雙方都嚇了一跳。周澤楷沒想到這兩人會如此主動地過來找他,而黃少天和喻文州則是因為注意到對方不只全副武裝,連行李都拿在手上了,明顯是要跑路。


  「周隊,你……」喻文州正想說什麼,就感覺腰間一緊,他轉過頭,看向黃少天,然後對對方露出安撫的微笑,「少天,沒事,讓我和周隊說幾句話。」


  黃少天瞪向周澤楷,明顯很不放心,不過最後還是撇撇嘴,「給你們二十分鐘啊,多一秒鐘都不行啊,這是我的極限了!然後周澤楷你最好別給我動手動腳知不知道!隊長,如果這傢伙對你做什麼你就大叫啊!我會在門外隨時準備破門而入的!」


  喻文州失笑道:「好,知道了。」


  門關上後,他看向周澤楷,然後被對方的表情嚇了一跳──周澤楷摘下了墨鏡和口罩,露出一張憔悴的臉,像是一整晚都沒有睡,還用十分委屈的表情看著喻文州,看得他罪惡感頻頻升起……話說你這傢伙昨晚偷聽好像也不太對吧。


  周澤楷的確只是他計畫中的一部份而已,雖然那時候他並不知道對方居然喜歡他──不然他絕對不會這麼做──但利用了對方也是事實。喻文州嘆了口氣。


  「周隊,很抱歉,我……」


  「不用道歉。」周澤楷搖搖頭,雙眼未曾離開過喻文州,「是我……輸了。」


  他終究還是輸給黃少天,輸給他們兩個的那十年。說起來也是,他憑什麼追到喻文州呢,或許對這個人來說,他就只是個輪迴隊長,如今也不過是多了個暗戀者的身分,搞不好他們以後碰面,真的連句話都說不上了……


  突然變身韓劇男二的周澤楷背景瞬間黑暗了,還從上頭打下了聚光燈壟罩在他的身上,那孤獨而頹然的身影──看起來還是帥得討人厭,而且那憂鬱的氣質讓他看起來更帥了。喻文州對於黃少天沒有看到這一幕感到有絲慶幸。


  「周隊……不,小周。」喻文州輕描淡寫地說:「我對你沒有那樣的感情,但是要作為朋友,我相信我們還是可以相處愉快,只要你不介意。」


  如果在昨晚以前,聽到喻文州這麼叫他,周澤楷應該能興奮地繞著旅館跑二十圈,但在當下他只覺得這一聲「小周」簡直是刺在他心上,讓他的傷口變得更加嚴重了。


  「因為……認識不深……嗎?」他這麼問喻文州。這一直是他很介意的一點,他也一直認為這會是難以解決的問題,但此刻他只想聽喻文州的想法。


  認識不深,但他喜歡上了對方;反過來想,他卻無法樂觀地相信喻文州也會喜歡上他。


  「這種事……很難說啊。」喻文州撇過頭,不去看周澤楷的表情,「如果我先遇到了你,說不定……但誰知道呢?」


  周澤楷低下頭,深呼吸了幾口氣,然後走向喻文州,在對方反應過來之前一把抱住對方。


  「一下……就好。」


  原本想推開對方的喻文州放下手,改為拍拍周澤楷的後背,「嗯,沒關係。」


  不久,他感覺肩膀一片濕潤,卻只能裝作沒有察覺。


 

  在黃少天想撞門之前,房門又再次搶先他一步打開了,周澤楷和喻文州兩人十分和平地走出門外,還展開如下「歡迎下次再來玩」、「來S市?」、「也行啊,到時就麻煩小周招待了」的對話。黃少天覺得有點反應不能,我說你們反應好像哪裡不對吧?一個甩人的一個被甩的感情還這麼好這麼正常是怎麼回事?


  「喂喂喂你們給我等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啊?隊長你們在裡面到底都說了些什麼,為什麼氣氛會這麼和樂!啊也不是說我想看見什麼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場景啦,不過這實在太奇怪了吧,周澤楷你剛才那要死不活的樣子呢?你們在裡面到底幹什麼了?」


  不等黃少天繼續說下去,喻文州突然彎下身來在對方嘴角一吻,堂堂劍聖瞬間被手殘的術士弄得一招進入僵直狀態。


  周澤楷平復了下自己的心情,對還在僵直的黃少天鄭重地說:「照顧他。」


  黃少天甩甩頭,咧開嘴笑著,簡短回答:「那還用說!」


  我用兩年的時間熟悉你,用一年的時間確認自己的感情,又用了七年的時間去真正滲入你的生活。但在這之間我對你的感情卻一直沒有淡下過,而是越來越深,讓我無法想像,如果你沒有選擇我,我會變得怎麼樣。


  還好在不知不覺間,這份感情就已經潛伏在你我的心裡,生根發芽。


 

  喻文州和黃少天目送著周澤楷走進機場,兩人相視一眼,在心裡嘲笑了自己這言情又少女的行徑後對對方伸出了手,交扣在一起。


  「走吧,隊長!」


  「好的,少天。」



评论(8)
热度(32)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