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黃喻周喻】槍王&劍聖,任君挑選。(選擇篇)


我還是打周喻了……我還是打周喻了!

不過因為黃喻的本命光環,最後變成了這樣……

然後因為靈感的不定時來訪,我的生理時鐘又亂掉了……


*作者有病……(我都累了)

*周→喻←黃





(上)


CP:黃喻、周喻


 

  周澤楷和黃少天一直是聯盟的兩個極端。


  一個是要煩死人的話多,一個是疑似自閉的話少;一個外向得讓人想毒啞他,一個內向得讓主席每每望著他的臉痛心疾首;一個畫風總是歡脫,一個畫風總是神秘加上神秘的平方。


  這兩人幾乎沒什麼相同的地方,少數相同的一點大概就是行動力超群──別看黃少天那樣,他可是個懂得把握機會的獅子座男性──還有都是戰隊的王牌核心。


  ……這樣繼續下去我都以為我在打周黃了,現在就進入正題。


  其實這兩人還有一個讓人不忍直視的共同點,一個一般總被視為只要一觸發就會揚起一陣難以平復的腥風血雨的共同點,一個總會被言情小說用到爛、爛到不能再爛還是會有人看的共同點,一個很容易引發「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流血事件的共同點。


  是的,聰明的你一定早就猜出──他們喜歡上同一個人了。


  就是藍雨的隊長喻文州。


  黃少天暫且不提,周澤楷是怎麼喜歡上藍雨的隊長的呢?據本人的說法(加上江姓副隊長的翻譯)是,不知怎地就喜歡上了。


  純情的槍王戀愛經驗不滿一,雖然某個話癆劍聖也差不多,但對方可是有「近水樓台」的隊友優勢,和遠在S市的槍王比起來機會多了去,在知道周澤楷喜歡喻文州後黃少天可沒少把他倆的日常生活拿去跟對方顯擺,不久後周澤楷就把黃少天的手機號碼和QQ都拉黑了。


  但其實黃少天也很苦逼,因為喻文州根本只把他當作「比隊友還要親密一點的好朋友」,就算他近水樓台,但月亮還是遠遠地掛在天邊吶!有首歌歌詞怎麼唱來著,「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我明明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黃少天第一次聽到這首歌就覺得這他媽的太虐他的心了。


  於是這兩人真要說起來,誰也沒比誰好。周澤楷不肯承認知道自己喜歡喻文州後就把黃少天列為第一危險人物;黃少天也不肯承認知道周澤楷也喜歡喻文州後在那天待在鏡子前整整兩個小時。


  後來兩人都想: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必須行動!


  一定要比他先搶得先機!


  兩人在微妙的地方展現了微妙的默契,同時想到了同一塊去,黃少天想打破這層關係,周澤楷想建立一層關係先。感覺上黃少天好像會搶先,但當他去了喻文州的房間看到對方正在QQ上和周澤楷聊天時,心裡真是不只一次閃過了「我操」。


  事實證明,在通訊軟體十分發達的現在,近水樓台也是浮雲。


  於是怎麼著,寶貴的先機就讓周澤楷佔去了。


  但黃少天不急,他一直不是個急躁的人,他會等待最合適的時機,把自己未能搶到先機的劣勢補過。


  於是,現在是周澤楷的回合。


 

×


  周澤楷:……去找你?


  喻文州:好啊,既然周隊想來G市玩,我一定會盡地主之誼的。


  周澤楷:好。


 

  周澤楷看著被刷上去的聊天紀錄,心裡沾沾自喜。在和對方榮耀了一個小時,又在QQ上閒聊了半個小時後,喻文州似乎總算是習慣了周澤楷每句必不超過十字的設定,周澤楷趁機說休假想去G市玩,他知道喻文州這樣的個性不會拒絕。


  於是,第一步達成。


  周澤楷在螢幕前不自覺地勾起嘴角,笑得那叫一個春心蕩漾……咳咳,是「興高采烈」,烈得讓想來向自家隊長借點東西的呂泊遠快睜不開眼,在心裡痛批了這個殘忍的世界後決定還是去找吳啟吧。


  然後約會……出遊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在寫作神助攻讀作豬隊友的幾個隊友幫助下周澤楷總算得以盛裝走出房間,拒絕了孫翔的髮蠟後踏上前往機場的路程。


  江波濤在這過程中一直以一種「兒子長大了」的複雜眼神望著對方從容英勇赴戰場的背影,讓身旁一票隊友感受到颼颼的寒意和雷。


  在上飛機前給喻文州去了訊息後,周澤楷懷著初次約會的純良心思上了飛機,想起了和喻文州的初次見面。


  那次是和藍雨的比賽,輪迴還不算什麼強隊,但在聽見喻文州笑吟吟對他說的一句「打得不錯」的時候,他卻覺得這句話好像格外不同,喻文州是真的看到他的實力而由衷說出這句話──當然也不是說沒有人看到他的實力,實在是喻文州的笑容太過耀眼了。


  周澤楷知道自己長得好看,都長到這麼大了還沒這種自覺是活不下來的。但在那個瞬間,他卻覺得喻文州才是最好看的。


  然後他開始關注藍雨,關注喻文州。他當然早就知道對方的手殘,過去只覺得這是個了不起且有毅力的人,現在卻會有種替對方感到心疼的感覺,一開始有這種想法的他還狠狠被自己雷到過。後來他越來越不滿足只是觀看對方在賽場上和記者會上的表現,想要見真人,可是這又哪有這麼容易,而且他們也沒什麼交集,就是在職業選手群裡也沒說過幾次話,倒是黃少天因為話多和誰都說得多。


  黃少天……黃少天?


  當時覺得這是個良好橋梁的周澤楷頓時豁然開朗了,開始和黃少天聯繫,對方一開始只是嚷嚷著競技場走起,之後也會開始說些瑣碎的事──反正打著打著他就會自己說起來了──而且大多都是和喻文州有關,也不用他特別問了。


  一開始他還會覺得挺輕鬆的,久而久之就感覺不太對勁──這傢伙提起喻文州的頻率實在太不正常,然後周澤楷總算發揮了長到這麼大難得才能一用的心機,發覺這是黃少天挑釁自己來了。


  來自情敵的挑釁。


  這是個強勁的對手,還有自己無論如何也難以解決的優勢──這傢伙離喻文州近,還是個話癆,兩人的交流怎麼算都多過他這個就算手打字聊天也是句句簡潔的別隊人。這讓剛想通的周澤楷鬱悶上好一陣子,直到某次比賽前的握手。


  他們要過多長的一段時間才能離得這麼近,甚至能碰到對方?周澤楷發現自己十分埋怨這樣的距離,他想要每天都能看見對方,不是視頻、不是在電視上,而是像現在一樣能碰到彼此,能真正說話的「碰面」。


  周澤楷忌妒黃少天,忌妒得不得了。但他總算沒再消沉,而是下定決心要做點什麼改變,於是當下他果斷拉黑了黃少天,開了江波濤的對話窗口。


  僅一夜的時間,周澤楷就學會了如何用簡短的文字和行動拉近與喻文州的距離,這還要感謝中途加入幫忙的方明華。


  周澤楷想著想著,想到了那兩名靠譜很多的隊友傳授給他的「教你如何追到心髒的一百八十招」,定了定心神,然後開始複習等一下要說的話、要做的事,總之一切都得循序漸進,只要還在自己掌控範圍內,就沒有問題。


  槍王黑得發亮的槍管指向了舉著法杖、笑容可掬的術士,前者自信地笑著,頗有能一舉攻下對方的氣勢。


  然後劍光閃起。


  在他的射程內,舉著光劍的劍客擋在術士前,儼然一副要為身後人擋下所有子彈的架式,光劍冷冷舉在身前,襯托出身後的劍聖凜然的氣質。


  ──只要還在自己掌控範圍內,就沒有問題。


  下了飛機的周澤楷在看到來接機的喻文州身旁還跟著那個他一輩子都不想再見到的人時,心裡的真實活動完全如上所示。


  「周隊。」喻文州朝他笑著招招手,拉著跟在身旁的黃少天,「少天這幾天也沒什麼事,我就讓他也一起來了,周隊不介意吧?」


  「什麼問題怎麼會介意介意什麼啊!本劍聖這麼棒的導遊哪裡找!我告訴你啊你可別小看我我在這裡也待了好幾個年頭啦!不會比隊長差──啊啊不過當然還是隊長最好了──總之接下來的幾天我們會好好款待你的!你就拭目以待吧!」


  ──你就拭目以待吧。


  光劍後,劍聖揚起一抹冷冷的笑,彷彿騎士般的身影,極其強勢地橫在槍王與術士之間。



(下)


  周澤楷鬱悶極了。


  他看著前頭說得正歡的黃少天──而且絕對不是他的錯覺,這傢伙一直用挑釁的眼神望向他這裡──拉住了喻文州跑這跑那,偶爾停下問他的意見,不過他也知道這只是為了讓喻文州不起疑而已,對方根本就是想把他當空氣來著。


  他原本背得滾瓜爛熟的一百八十招連一招也不剩,只剩下滿滿的「幹掉黃少天以達成約會目的」,怨念讓他在心裡刷頻刷得那叫一個精彩。


  喻文州當然注意到了,他也不會是不顧別人心情就自己玩起來的人,雖然隱約感覺這兩人有點奇怪,但他當下並沒有多想,而是轉向周澤楷,「小周,你訂好要住的旅館了嗎?」


  聽見喻文州的聲音頓時從紅血狀態拉高了一半血線的周澤楷馬上抬起頭,朝喻文州點點頭。


  真是比治療還好用呢,喻隊。如果江波濤在這裡一定會有如上感嘆。


  「哪裡?」喻文州接下周澤楷遞來的手機,看了下旅館的位置後點點頭說:「那附近好像也有條美食街,現在……也不早了,今天就先去那附近吃點東西吧,怎麼樣?」說完便問了其他兩人的意見。


  而他們又怎麼會有其他意見,飛快地搖著頭,好像只要搖頭的頻率比對方慢就輸了一樣。


  於是他們上了公交車。因為有段距離,喻文州上車沒多久就睡著了,也不忘提醒黃少天到站的時候叫醒他。不過和他相處多年的黃少天當然知道對方根本不是為了睡覺而睡覺,有周澤楷在,他怎麼可能放著人和黃少天單獨說話?除非他倆有仇。這八成是喻文州覺得他和周澤楷之間有矛盾,所以想讓他們兩人在車上解決吧?


  他們三人坐在最後頭並排的位置上,喻文州原本想讓兩人更好談話,讓他倆坐在一起,但兩人都不同意,硬是讓喻文州擠在中間,喻文州固然無奈,卻也拿這兩人沒有辦法,而且這樣的舉動還更堅定了他認為這兩人鬧矛盾的猜測。


  本來想裝睡聽兩人說話,等到有不對再醒來調停的喻文州,因為前一天晚上復盤搞得太晚──黃少天不止一次埋怨對方連夏休期都要復盤這件事──居然真的睡著了。


  黃少天看向周澤楷,對方沒有像他一樣了解喻文州,此時只是愣愣地看著喻文州的睡顏發呆──這可是視頻看不到的景象──殊不知自己的行為已經被黃少天貼上一百個「圖謀不軌」的標籤,右手輕輕一攬,不動聲色地讓喻文州靠向自己的肩膀。


  周澤楷抬起頭,剛好對上黃少天抬起的下巴,對方的表情十分挑釁地寫滿了「你這S市來的外人快給本少滾回去重學國語別在這騷擾我隊長」等字眼,周澤楷抿抿唇,大手一撈,也把喻文州攬了過來。


  這樣的碰撞似乎並沒有吵醒喻文州,黃少天知道對方是真的累了,可是看喻文州還在周澤楷臂彎裡就覺得十分不爽,伸出手想把喻文州撈回來,結果周澤楷右手一出,精準地格擋了。


  黃少天瞪著對方,雖然隔了層墨鏡,但殺氣還是毫不受阻地傳達到了周澤楷那邊。而周澤楷又怎麼會害怕,靜靜地回望著黃少天,收回的右手卻攥緊了拳頭,似乎隨時準備攔阻對方。


  然後黃少天手握成拳,朝周澤楷揮去──


  周澤楷的右手也毫不遲疑地伸出──


  黃少天右手停留在半空中,伸出食指和中指,比出「V」的手勢;周澤楷則是照樣手握成拳,動也沒動。


  兩人僵持幾秒,最後是黃少天先收回手,小聲碎碎念:「我靠怎麼今天右手這麼不給力啊我的右手你是怎麼了本來不是很乖很聽話的嗎本劍聖平時有虧待你嗎你為什麼要在這時候拖我後腿……」周澤楷則是彎起嘴角,心安理得地繼續將喻文州攬入懷裡,默默在心裡給自己十分爭氣的右手點讚。


  「你可別以為這次你贏了就能得瑟了啊,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隊長都會是我的,絕對會是我的,毫無疑問會是我的,懂不懂?你比我了解隊長比我和隊長認識得久比我清楚隊長的習慣嗎?想回S市現在還來得及啊,要不要我給你訂機票啊?別說我不夠意思這點小忙我還是幫得起的,隊長那裡我可以幫你解釋解釋怎麼樣?」


  「……還,不一定。」


  光劍與雙槍交戰數回合,擦出激烈的火花,劍聖與槍王也在身體上(剪刀石頭布)和精神上(垃圾話)交手數次,最後結果是兩敗俱傷。


  周澤楷被對方對喻文州十分了解的自信給狠狠傷害到了,他和喻文州的不熟悉是硬傷,不能碰。


  而黃少天呢,剛才周澤楷堅定的表情即使透過層層變裝依然毫無阻礙地閃到他了,他被帥得一臉是血。


 

×


  吃完飯後,兩人送周澤楷到對方訂的旅館外,三人又聊了下後面幾天的行程便揮手道別,喻文州準備回就在G市的家,黃少天準備回雖然離這裡有點距離但也不會太遠的俱樂部,兩人先和周澤楷告別後,又一起走了一段路。


  期間黃少天的嘴完全沒有停過,劈哩啪啦地說起今天去的哪個地方還不錯啊哪天再一起去吧、和周澤楷一起行動簡直和兩個人行動沒有差別啊、然後說喻文州在公交車上睡那麼久一定是很累了回去就別看復盤資料多休息一會吧等等等……


  然後喻文州停下了腳步,黃少天也跟著停下,他疑惑地看著喻文州。現在還沒到他們分開的地方啊,他有自信能在那之前把想說的話說完的,怎麼喻文州突然就停下來了呢?


  喻文州抬起頭,有點猶豫地看著他,黃少天在接觸到對方那種眼神的瞬間就覺得不妙,還來不及制止,對方便悠悠地說──


  「少天,其實在公交車上的時候,我並不是全程都睡著的。」


  …………


  我靠。


  原本恨不得快點和周澤楷分開好讓他跟喻文州相處的時間能更多一點的黃少天,此刻卻是無比希望能抓著那個渾蛋一起來面對被喻文州抓包的事實。


  不過喻文州會在這時候和黃少天說,就已經體現出他對黃少天和周澤楷的不同……畢竟他和黃少天認識得久,而他並不想在剛剛那樣的情況下攤牌讓周澤楷感覺難堪,對方是來G市玩的──好吧可能有些額外目的,不過暫且不提──要是現在就搞得尷尬了那之後幾天該怎麼辦?


  但黃少天不一樣,而且喻文州覺得這種事情實在不能拖,應該要早點攤開來說清楚講明白,他也打算在最後一天和周澤楷好好談談的。


  「……隊長你,從什麼時候開始醒著的?」黃少天小心翼翼地問,語氣盡量做到平靜,希望喻文州只是在懷疑階段而不是真篤定他們對他有什麼特殊情感。


  喻文州又怎會不懂黃少天的這點心思,他淡淡地回答:「大概從少天把我拉過去的時候吧。」


  ……這不能忽悠了。該聽的不該聽的都被聽見了啊!說起來,他們好像沒說過什麼該聽的話……


  「隊長,我……」黃少天不安地看向喻文州,發現對方的眼裡還是一片平靜,但這反而讓他更加不安起來──他完全看不出喻文州此刻的想法。


  他這才知道,他對喻文州的了解,都是對方默許他了解的,喻文州如果真的想藏,他完全無法猜出對方的想法。


  這個認知讓他感覺背脊竄起一股涼意。


  但是,不能輸啊!雖然和預想的告白場景不同,可是如果此時他不做點什麼,那不就是等周澤楷來做點什麼了嗎?不能允許,絕對不能允許,憑什麼呢,他好幾年前就喜歡上喻文州了啊,憑什麼被後到的那傢伙捷足先登!看不穿對方又怎麼樣,可能並不了解對方又怎麼樣,至少他和喻文州認識了整整十年的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他為了告白的那天一直等待機會的那十年也是不會改變的,現在就是個機會。


  是機會,那就要把握!


  「──隊長,喻文州,我喜歡你。」黃少天沒有再閃避,堅定地看著他的友人、隊長、和他暗戀了十年的對象。


  成敗,就看對方的反應了。


 

  而喻文州卻是笑了。





  到底喻文州會選擇誰呢?

我選劍聖。

我選槍王。

我都要。



评论(36)
热度(66)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