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葉喬】看見05


我居然也有被催稿的一天嗎……有點怕怕的怎麼才上個廁所就過十二點了(#)


*兩年後設定(怎麼有種既視感)

*交代一下葉神為什麼會對小喬這麼好(該不會有人覺得是一見鍾情吧喂(誰害的





CP:葉喬

 


10/7喬一帆生賀


 

  聽見開門的聲音後,陳果連忙從沙發中爬起來,到隔壁屋的門前按下門鈴。


  喬一帆開了門,看著站在外頭的陳果,一瞬間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陳姊,怎麼了?」


  「喏,王先生要我拿給你的。」陳果把手中的書遞了過去,「說起來小喬你借這種書要幹嘛啊?而且王先生不是醫生嗎,怎麼會有這種書?」


  喬一帆知道陳果沒有八卦的意思,只是單純好奇,於是淡淡回應:「只是有點好奇所以才借來看看的……王先生家裡似乎是……嗯……」他給陳果一個「妳懂」的眼神,後者果然馬上反應過來。


  「原來如此。沒想到這種環境下還能養出醫生呢。」陳果表示感嘆,和喬一帆又聊了幾句後便回自己屋去了。


  剛把書抱回房間裡沒多久,電話就響了。


  看著來電顯示,喬一帆彎起嘴角,然後按下接聽鍵,「英傑?」


  「一帆,你回家了吧?」高英傑雀躍的聲音從話筒另一端傳來,「老師給你的書收到了嗎?」


  「嗯,幫我謝謝前輩。」


  「那樣老師一定會說你太見外了。」高英傑對於好友的習慣表示無奈,沒想過自己也是這個性子,「最近你感覺怎麼樣?」


  知道他問的是什麼,喬一帆望著自己的手掌,遲疑地說:「感覺比較能控制自己的氣了……」


  「那真是太好了!」高英傑由衷為朋友感到開心,「前輩說雖然你資質有限,但是要想辦法不讓自己受到陰氣影響、還有保護自己還是很足夠的,一帆你這麼努力,一定能做到。」


  喬一帆表情柔軟了下來,「嗯,我知道了,謝謝你。」


  「不用謝我啦。」高英傑的聲音染上一點不好意思,「對了,你最近打工還順利嗎?會不會覺得太累?」


  「不會,放心。」喬一帆說了些最近在便利商店發生的趣事給高英傑聽,後者對他的幾個前輩表示了無奈,喬一帆又忍不住多說了些,等他回過神來,已經講了將近半小時。


  「英傑,不好意思,我先掛了。」


  「嗯,有空再聯絡!」


  喬一帆看著手機上結束通話的介面,突然嘆了口氣。


  距離葉修自己不聲不響地離開已經過了兩年,這兩年喬一帆一直在向王傑希請教能讓自己不受到鬼魂影響的方法,但這一點也不容易,尤其王傑希說他八字輕,很容易吸引鬼魂接近。


  「不過……」王傑希當時有點猶豫的臉孔在他面前浮現,「你的身上纏繞著一種難以驅散的陰氣,這是足夠強大的死魂才能造成的,基本上不會造成什麼不良影響,反而能讓其他比較弱小的死魂不敢靠近你。我想,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我可能也不會那麼快察覺到這個死魂的存在。」


  不用王傑希明說,喬一帆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自己身上的氣自己是無法察覺的,因此他才沒有感覺。


  這個鬼明明很關心他。不管是不是像對方說的那樣,因為自己是他死後第一個能說上話的人、還是因為對方把自己當作了室友,但這份關心是真真切切的。


  可是,為什麼不告訴他呢?


  為什麼不告訴他不靠近他是怕自己被他影響?


  為什麼不告訴他其實他一直默默在關心自己?


  為什麼不告訴他……為什麼不多告訴自己他的事呢?


  認識了陳果和便利商店的大家後,喬一帆以為這些人就會是這輩子對他最好、最讓他難以忘記的人了,但沒想到他最痛恨的鬼,居然也對他如此好,好得他覺得……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回報。


  但人家壓根沒要自己回報,直接就沒影了。


  不過喬一帆沒有放棄,就算已經兩年不見,他幾乎要忘記葉修的「氣」了,但他還是想相信自己還能遇到對方。


  所以他為此努力著,他不想讓葉修再避開自己。


  他要向葉修證明,他也能夠保護自己,他不用對方擔心,他可以和葉修正常相處──即使葉修是鬼。


  闔上厚重的書本,喬一帆揉揉眼,現在已經差不多到了他就寢的時間了。


  然後他抱著棉被,眼睛瞄向放在床頭的照片,軟軟地道了聲:「晚安,爸媽。」


  晚安,葉修。


 

×


 

  喬一帆做了個夢。


  他看見面前有個小孩從一旁跑去,那孩子的模樣看起來很熟悉……他偏頭想了想,不就是小時候的自己嗎?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喬一帆看著附近,似乎是小時候曾住過的社區。


  他看見自己跑到社區內的綠化公園,然後似乎看到了什麼,在公園椅旁停下。接著他瞪大了眼,有個半透明的人躺在公園椅上,似乎在睡覺。


  不,那不是人,人不可能是半透明的。


  「叔叔!」小喬一帆拉了拉對方的衣袖,「你不可以霸佔椅子,還有人要坐這裡的!快點起來!」


  「誰吵哥睡覺?」睡在長椅上的人半瞇著眼,看起來好像下一秒又會睡去,「是個小孩?年紀輕輕就掛了啊真可憐……」


  「叔叔你在說什麼?」小喬一帆露出不解的表情。


  那個叔叔似乎才覺得不對勁,伸出手揉了揉小孩的臉頰,「我……」似乎想說出不雅字眼的他及時停住,改口:「我說現在的小孩都有特異功能啊?你不怕我就算了,還敢來抓著我?」


  「為什麼要怕你?」小喬一帆眨巴著雙眼,「雖然叔叔你顏色很淡,跟家裡那個姊姊一樣,不過你的脖子沒有歪一邊,看起來一點也不可怕啊!」


  對方好像被這番看似天真的言論給嚇住了,「……你,看得見啊。」


  「我看得見叔叔啊!」小喬一帆笑瞇了眼,好像覺得對方的這個問題有點傻,「雖然好像爸爸媽媽都看不到……叔叔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對方露出有點複雜的表情,拍拍小喬一帆的頭,他也注意到附近的人在看到這孩子跑過來的時候就下意識遠離了這裡,馬上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其實能看見的人並不算很少,但這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人,幾十年沒和人說過話,他都覺得語言有點生疏了。而眼前這個孩子,卻是他過了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能說上話的「人」,傻傻的,卻認真得有點可愛。


  「叔叔有練過,小朋友不要隨意模仿。」他朝對方眨了眨眼。


  後來他們聊了一整天,回去後小喬一帆就發高燒,而且怎麼也退不下來,喬一帆在旁邊看著那個「叔叔」盯著忙得一團亂的父母親,還有小喬一帆臉上怎麼也消不下去的熱度,臉上是他讀不懂的表情。


  去看了下醫生回來後,小喬一帆似乎總算好上一些,喬母雖然還是有點不放心,但對方的確沒有再燒起來,讓她能安心回房睡覺。


  然後喬一帆看著那個叔叔彎下腰,摸摸小孩的臉,很輕很輕地說了聲「對不起」。


  畫面模糊了,喬一帆反射性想伸出手,想碰到那個人,但他什麼都來不及做,就陷入一片真正的黑暗中。


  然後喬一帆想起來了。


  那天發高燒後,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忘記了。


  包括在公園裡霸佔整張長椅的叔叔、包括他與那人的第一次相見。


 

  原來他在很久以前,就見過葉修了。



评论(2)
热度(18)
  1. foka佐光與聲 转载了此文字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