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葉喬】看見04


剛剛和室友一起講鬼故事,感覺……好想睡OAO(WHAT)


*大眼法海設定!





CP:葉喬

 


10/7喬一帆生賀


 

  門鈴聲響起的時候,陳果還在呼呼大睡,這時間本就不是正常人起床的時間。被吵醒的她有點不悅,用有點大的手勁開了門,然後在看到門外的人後被嚇了兩跳,睡意都被嚇跑了。


  第一跳是因門外的那人有著一對大小不一的雙眼。


  第二跳是因他手上抱著明顯失去意識的喬一帆。


  「小喬?」她驚呼出聲,「這是怎麼了?」


  「他剛才在工作的便利商店裡昏倒了,我問了下店長住址……」王傑希覺得手有點麻,雖然這少年並不是很重,但要抱著一名成年男性還是有點困難的,「他是住在這裡嗎?」


  陳果抓了抓頭髮,帶著王傑希走到喬一帆租的屋子。


  等王傑希把人放在對方臥室床上後,陳果發現王傑希的臉色瞬間變了,不知道在看著哪裡,皺了下眉。


  「王先生?」走來的路上她就知道王傑希的名字了,很久沒以先生稱人的陳果感覺有點彆扭,「有什麼問題嗎?」


  「……沒事。」王傑希轉過頭來看著陳果,「我今天工作上應該沒什麼要緊事,如果妳不介意,就讓我在這裡照顧一帆吧?」


  「咦?」陳果有點驚訝,「可是你……」你跟他很熟嗎?陳果一瞬間很想把這句話吐出來,不過考慮到對把喬一帆從有段距離的便利商店抱過來的王傑希不太禮貌,於是欲言又止地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拒絕。


  「是這樣的,我是個醫生。」王傑希從一直掛在手臂上的公事包中掏出他的執照,「就當是我職業病發作吧。」


  陳果一看,總算放下心來,「啊,那就好……小喬拜託你了啊,有什麼事就去給我敲敲門,我會馬上過來。」


  「好的。」王傑希禮貌地點了點頭。


  於是陳果又打著呵欠走回自己的屋子,走到一半突然感覺有一陣強風颳過耳旁,讓她原本就凌亂的頭髮更像是雜草堆一樣。


  「……算了,睡覺去……」


 

  而送走陳果的王傑希則是靠在臥室門口,先是確認了喬一帆一時半刻還不會醒,才又開始重新環視起這間屋子。


  王傑希並沒有陰陽眼,但是他的感覺很敏銳。在踏進房間裡的瞬間,他就知道這裡有什麼「東西」,只是那時候陳果還在,他不太方便表露,怕對方將自己當作神棍。


  然後王傑希再次看向床邊,發現有一團模糊的輪廓漸漸浮現,勉強能看出是個個子不矮的男人靠在床邊。


  沒有陰陽眼的他既然「看見」了,那就代表是眼前的「人」想讓他看見的,而能做到這點的鬼魂絕對不弱。王傑希如臨大敵地瞇起眼,心裡有點擔心對方會不會拿還在昏迷的喬一帆當作人質。


  然後那個鬼魂「發聲」了,有些空洞的嗓音迴盪在室內,搭上對方那極其嘲諷的語氣,讓人分外不爽。


  「我去不是吧,現在的道士都大小眼嗎?」


  王傑希沒有理會對方的廢話,「你必須離開這裡。」他以十分堅定的語氣開門見山地說,已經做好對方會負隅頑抗的準備了。


  沒想到對方卻說:「好啊。」


  「…………」王傑希一瞬間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你會離開這裡?」


  「這不是你要求的嗎?」那個人有點好笑的說:「是哥死太久了嗎?怎麼現在的人這麼奇怪啊,一個老是被鬼纏的突然想讓鬼纏,一個要人走的又一副依依不捨的樣子──」


  「並沒有。」王傑希皺眉,覺得事有蹊蹺,「既然你不排斥離開這裡,為什麼要害得這孩子被吸走陽氣後才要走?」


  一般的鬼魂沒有什麼人性,如果身旁有個能讓自己強化力量的「人」,一定是等把對方的陽氣都吸乾了才滿意,眼前這個鬼卻不像。但是對方應該知道自己待的時間已經足夠造成活人的困擾了,他實在有點無法揣測這鬼的心思。


  那個看不清楚表情的人似乎轉過頭,看樣子應該是在看著躺在床上的人,「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哥再怎麼強也不能控制自己不去影響他……」然後他一頓,「不過,連不出現在他面前這件事都控制不了,的確是我的錯。」


  王傑希稍微有點放鬆下來,看樣子對方應該沒有要對喬一帆不利的意思,雖然他說的話讓自己有點聽不太懂。


  「無論如何,你還是得離開。」


  「知道啦!」對方朝他搧搧手,動作漫不經心,「不過我都跟這孩子相處三個多月了,讓我告別一下應該不過分吧?」


  王傑希遲疑了下,不過對方又馬上補上一句:「拜託你了。」


  「…………給你十分鐘。」


 

×


 

  「還裝睡?那個大小眼出去了。」葉修有點好笑地看著喬一帆。


  果然對方在下一秒馬上睜開雙眼,抓住葉修的手說:「你要走?」


  「剛才不是說了嗎?」


  「為什麼?」喬一帆知道還有十分鐘的時間,於是在對方還沒來得及補上廢話之前又飛快丟出疑問。


  葉修臉上又浮現出無奈的表情,「你沒聽到嗎?繼續待在這,你可能會掛掉喔。」還壓低聲音,似乎想造成威嚇的效果。


  然後他就看著喬一帆一直盯著他看,沒出幾秒,在他覺得不太妙的時候,眼裡開始積蓄液體。


  「喂喂喂,你不是吧?這麼不捨得哥走?」葉修伸出手去抹了抹對方滑下來的淚,溫軟的手感讓他有點捨不得放開,「想不開也不是這樣的,珍惜生命啊少年。」


  「我才不會死!」喬一帆撲抱住葉修,「我都被鬼纏了十幾年了,現在還不是好好的,憑什麼被你纏幾個月就掛了!」他一急,語氣也不若以往那般客氣,讓葉修有種看到對方的另一面了的感覺。


  「你還不懂嗎?」葉修沒有安撫掛在他身體上的人,只是淡淡地說:「因為你不排斥我啊。」


  因為你不排斥我,所以我能隨時近你的身。


  因為你不排斥我,所以我很容易就會被你身旁的氣吸引。


  因為你不排斥我,就算我開始吸取你的陽氣你也不會反抗。


  因為你不排斥我,所以我也開始……不想離開你。


  「一帆啊。」葉修遲疑了下,還是伸手去摸了摸對方的頭髮,「你是個好孩子,我覺得我挺幸運的,死了幾十年後第一個遇到的就是你這樣的良心。」


  「雖然沒能好好認識你有點遺憾,不過說不定等哥投胎的機會來了之後,還有機會能遇到你呢?哎,說起來那時候你就會比我大了呢!」


  「到時候我應該也忘了你了,不過你不會忘了我的吧?嗯?」


  喬一帆哭得說不出話來,他明明和眼前這個鬼一點也不熟,可是他卻如此不想讓對方離開,他說不上這是個什麼心情,但是心痛得要命的感覺卻是十分清楚的。


  很痛啊。


  葉修也沒有執意要讓他接受,只是最後溫柔地在他髮旋印上一吻。


  冰涼而短暫的吻。


 

×


 

  很久很久之後──


 

  葉修:「說起來哥也真夠倒楣的,偏偏就遇到了個真法海。」


  王傑希:「…………你是白蛇精嗎?」


  葉修:「哥是鬼啊,大眼你拆散我們之後就忘了?」


  王傑希:(感覺心累)



评论(4)
热度(19)
  1. foka佐光與聲 转载了此文字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