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葉喬】看見03


*大眼法海設定。





CP:葉喬


 

10/7喬一帆生賀


 

  喬一帆之後就很少再見到葉修,見到他的那幾次都是他打著呵欠走進房間,在看到喬一帆後又搔搔頭說「走錯了啊」然後又穿牆出去,喬一帆想他以前應該就住在這裡,感覺好像是自己佔了人家的床一樣,雖然他自己也很清楚鬼根本不用睡床。


  而且他在這附近活動的時候都沒遇過什麼東西,以前多少會有幾個路過的想來讓他絆一跤或突然從旁邊的櫥窗裡出現嚇他一跳,但他都沒有遇到過。


  他覺得應該不是因為這附近連隻鬼也沒有,因為他的確有感覺到……葉修所說的那種「氣」。他也說不上來,好像自己的感覺變得更敏銳了,但卻連隻鬼也沒碰見,他想問葉修,卻又找不到他。


  這天,喬一帆剛洗完澡,正想解決一下從便利商店拿回來的快過期的食品當作宵夜填肚子,就看到葉修又一臉恍惚地晃了進來。


  這次他在對方要走掉之前抓住了他的手腕。這是他第一次主動去碰一個鬼,那冰冷的感覺讓他一抖,卻還是沒把手鬆開。


  被拉住的葉修也是嚇了一跳,「你居然還能碰到我?」


  好像很久沒聽他說話了。喬一帆覺得自己的心態有點奇怪,不過當下他還是甩甩頭說:「你為什麼要躲我?」


  喬一帆不笨,他可不會真的以為葉修只是出沒時間和他剛好錯開了。鬼最喜歡出沒的夜晚他可都在家裡,沒道理一個禮拜他連次鬼影都沒見著。


  「噗。」葉修先是被他的話震驚到,然後又笑了出來,「一帆你不會是真被纏上癮了吧?哪有鬼躲人的道理?」


  這倒也是。喬一帆羞愧得臉都紅了。


  「別想太多,哥要去睡了啊。」葉修打了個呵欠,沒等喬一帆反應過來就又穿過那面牆離開了。


  喬一帆看著空蕩蕩的掌心,覺得自己好奇怪。


  人家都不來纏我了,怎麼反倒是我想纏著人家?他將手握成拳,然後又緩緩鬆開,冰冷的感覺消逝無蹤,他卻覺得很失落。


  這次葉修乾脆整整一個月都沒出現。


 

×


 

  請走又想來櫃台拿菸的店長後,喬一帆繼續坐在櫃檯前發呆。


  這時候沒什麼客人,就算有也不會像人潮多的中午或下午讓店員忙不過來,光看這一班只要請一個人就知道了。所以喬一帆在櫃檯前發呆的行為倒是不會被定義為偷懶,他沒拿手機出來玩就已經夠讓魏琛感動了。


  喬一帆覺得自己有點奇怪,葉修也很奇怪。已經快兩個月了,葉修完全沒有出現在他面前,他有幾次在屋子的每個角落都晃了一圈也沒看到對方,但是他感覺得到葉修在屋裡。


  他真的在躲自己。覺得腦子有點昏沉的喬一帆扶著額頭。


  能把氣息藏得這麼好的鬼,居然會動不動就搞錯自己睡哪,然後又莫名其妙改回來,有點智商的人都知道有問題,可是喬一帆也想不通對方為什麼要這麼做。


  而且他也不知道怎麼讓對方出現。想到這裡他都忍不住苦笑,以往他總是想著怎麼讓鬼離開他,現在居然是想讓鬼出現了。他說不出自己是什麼心態,或許他只是想知道葉修為什麼不會像一般的鬼一樣纏著他,或者只是想和他好好說點話,也或許只是對這個鬼有點單純的好奇。


  但前提是,他要抓得到對方才行。


  喬一帆感到有點挫敗,怎麼自己難得想接近的鬼剛好躲自己躲得遠遠的,而且他除了這鬼叫葉修外其他都一無所知。


  想著想著腦子又發暈,喬一帆有點幼稚地想:不是說要當我室友嗎?哪有一個月都見不到面的室友啊!


  「你被纏上了?」


  突然有第二人的聲音讓喬一帆嚇了一跳,他抬起頭,然後又結實地被嚇了第二次。眼前的人拿了瓶水放在櫃台上,那雙大小不一的眼睛近看實在有點嚇人,但喬一帆很快收斂了這種心情。


  他拿起礦泉水瓶,嗶了下條碼後才想起對方剛才說了什麼,「客人您……剛才說什麼?」


  大小眼嚴肅地多看了他幾眼,「你的身上有不尋常的氣息……是很厲害的死魂,應該纏你超過三個月了吧?」


  聽到這句話,喬一帆的第一個想法卻是:啊,我已經搬來這裡三個月了嗎……


  不過他還是不太能確定這人是不是神棍,只是淡淡地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這是找您的零。」


  「我有辦法把它驅走。」大小眼又說,他發現喬一帆沒什麼特殊的情緒,於是補上一句:「這不是我的本業,我不會和你收錢。」


  這讓他感到疑惑,「既然如此,為什麼你要幫我呢?」


  「纏著你的死魂力量很強大,這對你來說很不好,它會吸取你的陽氣,你會漸漸發現自己越來越力不從心,身體和精神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嚴肅地說完這些後,他看著臉色終於變了的喬一帆說:「不過還行,他好像對你的影響還沒有很大,但這還是很危險的。」


  「不,我什麼事也沒有。」那種暈暈沉沉的感覺又一次讓喬一帆感覺不適,他還是對那人說:「可能是您搞錯了吧。」


  這下大小眼──王傑希真的覺得有點不對了,一般人知道自己被鬼纏上會有這種反應嗎?


  不過出門前占一掛果然是對的,看來他還是得幫助這名少年才行。或許他只是不相信自己說的話呢?這麼一想倒也合理。


  「如果你不相信我,至少也把這個先拿去吧。」他掏出一個東西給喬一帆,後者一看,不就是平安符嗎?


  「真的不用,謝謝您的關心。」喬一帆偷偷朝門口望了下,他第一次這麼希望能有客人進來。


  王傑希知道對方是不會接受自己的幫助了,但他還是有點擔心,他一看喬一帆就知道這少年八字輕,是很容易被纏上的體質,可是對方擺明了不接受他的好意,他也沒有辦法。


  他嘆了口氣,「死人不該造成活人的困擾,如果你需要我幫忙,就打這支電話,我會來幫你的。」他留下自己的名片,然後轉身就走。


  喬一帆聽見那句耳熟的話,反射性就想反駁對方,卻發覺自己連話都說不出口,眼前一黑,就沒了知覺。


 

×


 

  如果王傑希真的跑去打葉修──


 

  王傑希:「覺悟吧,快點離開這裡。」


  葉修:「啊哈哈哈大小眼哈哈哈哈哈哈……」(捧著肚子笑)


  王傑希:「…………」


 

  然後葉修就魂飛魄散了。(不)



评论(9)
热度(22)
  1. foka佐光與聲 转载了此文字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