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話都是全職高手同人^^
葉修、喬一帆、喻文州我男神ww
 

【葉喬】看見02


我真的不懂那些怪力亂神的東西><~所以請把這篇當作是個「架空的架空」!(啥)

對鬼的看法大多是受到護玄老師的作品影響,沒看過的話可以去找找看,「因與聿案簿錄」,真的超棒的喔XD!





CP:葉喬


 

10/7喬一帆生賀


 

  喬一帆坐在櫃台旁,看陳果和那個據說是他未來店長的人在一旁抬槓,兩人關係似乎不錯,像現在陳果已經不知道第幾次把店長的菸給掐下來說「公共場所禁止吸菸你不知道嗎」。


  突然旁邊遞來一罐飲料,喬一帆反射性說了謝謝,抬起頭來就看見一個短髮的女孩子對他笑著。


  「你是一帆?」唐柔在他身旁坐下,「果果他們就喜歡這樣瞎鬧,你不用緊張。」


  「嗯。」好漂亮。喬一帆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頭,然後又馬上抬起頭說:「妳也是這裡的員工……?」


  「嗯,我叫唐柔。」唐柔朝他伸出手,喬一帆看著那雙漂亮的手,不自覺先蹭了蹭自己的衣襬再伸手握住,對方被他侷促的樣子逗笑了,「以後我們就是同事啦,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


 

  他因為比較晚到,只有晚班和早班讓他選,時間要不是很晚就是很早,不過這對生理時鐘早就被打亂的喬一帆來說不算什麼問題,他想反正家裡沒有鬼,於是就選了早上那一班。


  「好好幹啊年輕人!」店長魏琛拍拍他的背。


  「呃是……」


  「你別嚇著小喬了!」陳果捶了下魏琛的肩膀,對方佯裝很痛的樣子收回手,「這傢伙很沒下限,小喬你要注意一點啊。他要是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找他算帳!」說完還不忘瞪對方一眼。


  「看看妳都把我說成怎樣了……」魏琛嘟囔著。


  喬一帆看看陳果,又看看魏琛,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對這樣的場面有點習慣了,現在甚至還覺得有點好笑。


  他看著手中還沒喝完的飲料,想自己應該不會再搬走了吧。


  沒想到一回家就有驚喜等著他。


 

×


 

  剛洗完澡的喬一帆擦著頭髮,坐到電腦前刷幾下網頁。他從明天開始上工,現在還不到他睡覺的時間。


  他習慣性地看了幾篇最近的新聞,專挑事故或自殺案件、反正就是有人死的那種新聞看,都沒看到在這附近的,於是默默舒了口氣。


  沒多久他就關上了電腦,在螢幕黑下來的瞬間好像看到什麼從自己身後閃過,喬一帆眨了眨眼,螢幕卻還是一片漆黑。


  換作是一般人應該都會不以為然,畢竟那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可能也就是自己看錯了,但喬一帆可不是一般人,他死死地盯著螢幕,覺得後背一陣涼。這可不是錯覺,會有這種感覺就代表自己身後有什麼阻隔了正常的空氣流通,而那個「什麼」一般不是會讓人太愉快的東西。


  喬一帆面如死灰地轉過頭,他以為自己終於能暫時擺脫了,沒想到才第二天入住就遇到他一輩子都不想再看到的東西。


  的確有人站在他身後──不,不是人──對方看到他轉過來還有些訝異地眨眨眼,然後搔搔頭髮換了個位置,卻發現喬一帆也跟著他轉了頭,眼睛還是盯著他看。


  於是他指著自己,驚訝地說:「……你,看得見啊。」


  看不到!我什麼都看不到!喬一帆在心裡對著對方大吼,但他知道一直逃避也不是個事,不管這裡怎麼會有鬼,既然對方出現了他就不可能無視對方,於是只好無奈地點點頭。


  不過他對於對方的用詞感到奇怪,那些鬼魂都是在發現自己看得到他們後才開始耍他玩,但他之前都沒看過這個鬼,怎麼會有這種反應?


  「你知道我看得見你?」


  對方懶洋洋地「飄」到他床上坐下,他驚訝著這個鬼的身體比他見過的都要完整,除了顏色有點淡之外真的跟「人」一樣。


  「你身上有味道。」鬼大哥皺了皺鼻子,「臭得要命。那些東西只會和看得見自己的人玩,要不就是冤死鬼去找害死了自己的人玩,我看你應該不是後者。」


  喬一帆抽了抽嘴角,「的確不是。」


  「你叫什麼?」鬼大哥懶懶地半躺在床上,有些透明的白襯衫被掀起一角,「很久沒人住進來了,剛好來的還是個看得見的人,認識一下唄?」


  喬一帆發現這個鬼和他之前遇到的都不一樣,雖然有點遲疑,還是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喬一帆,一帆風順的一帆。」


  「一帆啊?這名字挺好的。」鬼大哥笑了笑,「我叫葉修,修理的修。這下咱們就是室友啦!」


  有鬼和人當室友的嗎?喬一帆微愣。


  「那個……為什麼我之前沒看到你?」


  葉修偏頭想了想,「你說你昨天搬進來的時候嗎?我看你和房東忙著,就沒出來打招呼了。」


  原來你那時候就在了啊……


  「不是,我搬進來之前有先到這裡來看看。」喬一帆想了下,補上一句:「晚上的時候。」


  「你膽子真夠大的。」葉修笑了笑,「哥是有修練過的,氣息很淡,不然如果被哪個路過的法海發現,我不就魂飛魄散了嗎?」


  可是我就連一個法海都沒遇到過。喬一帆在心裡嘆了口氣,然後又問:「這裡只有你一個?」


  葉修奇怪地瞥了他一眼,「你和房東不算人啊?」


  不,不算人的是你吧!


  在喬一帆反駁前,葉修才又懶懶地說:「那些東西會怕我,因為我的氣和他們不一樣,這也省得我還要他們搶地盤了。」


  喬一帆有點好奇地問:「氣是什麼?」


  「這我還真不好解釋。就是圍繞在身周的氣息唄。」看他一頭霧水,葉修只好努力想詞彙,「像是鬼如果出現在你附近,你會感覺一陣冰冷對吧?那就是一種氣,不過並不是氣息越濃就代表那個鬼越厲害了,真正厲害的鬼是像哥這樣,能讓氣息收放自如,除非我離你太近,否則我想的話,你是不會察覺到我的存在的。」


  喬一帆有點悶地說:「但我看得見。」


  葉修勾起嘴角,卻不是在笑,「那是因為你的氣不排斥它們,它們有的死了很久,有的才剛死,都不知道該怎麼和活人溝通了,它們只是寂寞而已。」然後他看著喬一帆的表情,又說:「不過死人是不該造成活人的困擾,你也不用想太多。」


  「那……」喬一帆看著對方似乎被光暈柔和了的側臉,不知道為什麼,問出了這樣的話:「你會寂寞嗎?」


  葉修一愣,露出一副讓人看了想扁他的笑臉,「不是吧,你被纏上癮了?」


  「才沒有……」喬一帆也覺得有點窘。


  「一帆啊,看在你是哥掛了幾……年以來第一次接觸的活人,哥給你個忠告。」葉修似笑非笑,「永遠別可憐它們,也別給它們半點同情心。它們已經不是人了,不會感謝你,也不會體諒你。」


  喬一帆有點懵。


  葉修聳聳肩,突然朝旁邊滾幾圈,然後就滾穿了牆壁,聲音卻又從牆壁那端傳了過來:「好好睡吧,明天還要打工不是?」


  喬一帆朝床鋪走了幾步,伸手撫著那面牆,感覺到一絲冰冷,心裡卻沒有那種不安的感覺了。


  他閉上眼睛,怯怯地說:「晚安。」



评论
热度(18)
  1. foka佐光與聲 转载了此文字
© 佐光與聲 | Powered by LOFTER